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51.又来了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原以为自己这样装疯卖傻求出路的时间要持续一段日子, 却不想转机来得这么快,且还是相同的气味, 还是相同的配方。

    ……所以说真是傻人有傻福, 就宋向晚这个智商, 抱对了大腿就能在末世里混得这么开心;而她拼死拼活任劳任怨奔波这么久,还要给周承宣那个说话说一半坑人专杀熟的傻蛋干活。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宋小蝉万分不服。

    其实她看得出陆沉这回说要磨她便是铁了心要动真格的, 她也做好了吃苦头的准备。却不想坚持不到一天,第二天下午就有人按捺不住找上门来,一脸的烦躁嫌弃加义正言辞:“怎么又是你!你怎么阴魂不散的?看见我有的东西你是不是都想抢?!”

    “……”喵喵喵??

    是她傻还是人家傻?她倒是很好奇对方这次还能想什么办法把她弄出去呀。

    宋小蝉十分期待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只是她确实没有料到宋向晚讨厌她讨厌到这个地步。陆沉本来安排想饿一饿她, 不给吃不给洗澡让她一个人呆着谁都见不到。但宋向晚不知道想了什么方法, 她走之后外头就开始有人给她送水。

    原本饮用水还是较为奢侈的东西, 像这样的大基地一般也是按人头分水的,但她偏偏有办法弄来很多,而且所有的里面都加了料。

    宋小蝉非常佩服对方这种没脑子又奢侈的做法,更佩服陆沉不知道怎么想的, 居然能给对方这么大的权利让她在自己的地盘横行霸道。

    她原本已经察觉到水里加了东西,完全可以宁愿渴着饿着也不动的, 但她相信陆沉抓她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饿死她, 而且房间还有监控,她也需要打破这样僵持的状态。

    也是因此, 表现出适度的怀疑后, 她就像个已经难耐饥渴的人, 小心翼翼地端起送来的水研究片刻,慢慢地喝了起来。

    她已经饿了两天,体力流失很快,不用装都是一副虚弱的模样。那水里不知掺了什么,总之见效很快,宋小蝉渐渐失去意识晕倒时,宋向晚的声音几乎是同陆沉同时响起的。一个说:“我就是见不得她!我就是要让她消失!永远消失!”

    另一个怒道:“我看你是疯了!”

    再往后她就听不清了,眼睛一闭,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宋向晚这次真是下了血本啊,她这回一睁眼醒过来时,居然发现自己在整个基地最金贵最烧钱的医务室。

    手背上还在打吊瓶。

    吊瓶啊朋友们!末世后的吊瓶有多贵这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就她喝的那加了料的水,居然都足够让她打吊瓶了,这姑娘得多想让她领便当……

    宋小蝉都震精了,她觉着自己也没对她做啥天理不容的事情呀,至于这么狠吗。正好外头有人进来看见她醒了,十分激动地又出去喊了人,下一刻就看见陆沉步步生风地走进来,脸色难看上来就是一句:“这下你满意了吧?”

    她一脸无辜:“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表情更难看,不怒反笑:“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局面,还想骗谁?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你知不知道你喝下去的那东西,再多一点就不用躺在这儿了,多好,还省事!”

    “……”宋小蝉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一时之间都有点儿没跟上节奏。加上刚醒过来脑子不好使,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这么生气?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说你不是本来就想饿着我吗?这个局面明明是你想要的,你这么生气干啥……”

    “……”

    陆沉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表情微微一僵,居然没有继续发脾气,而是硬邦邦地扔下一句:“你好好反省一下!”

    扭头就走了。

    宋小蝉一脸莫名其妙,门外有两个医务人员探头探脑张望了一会儿,才紧张兮兮过来替她拔针,还敬佩地说:“你胆子真大!”

    她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胆子怎么就大了?

    见她依旧懵懂茫然,对方便解释道:“你不知道,你喝的是咱们新研究出来的一种药,本来是治……治病的,但是没病的人喝了就会出现各种后遗症。我们还在研究阶段,暂时没有应对手段。你喝了很多,被送来时大家都以为你要撑不住了,但是老大不准,要我们一定要把你救醒,所以……”

    这么说她还得谢谢陆沉?宋小蝉摁住针孔,干巴巴地跟对方道了声谢。那姑娘就跟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八卦似的十分紧张,说了句“你还得躺会儿再缓缓,不能随意走动”,捂着嘴颠颠地跑了,过了会儿还替她端了碗粥来。

    她今天没吃东西了,这会儿正饿着。等针孔不流血了才扔了棉签开始喝粥,一面喝一面小心地打量周围。

    宋小蝉喝下那些水之前当然想好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她实在不想耽误太久时间让外头的沈湛等人担心,所以才用了最快的办法。

    果然不出所料,陆沉不会放任她死亡,她也如愿进了最有可能拿到资料和药水的医务室。所以此时她必须赶快恢复体力,才能进行下一步动作。

    她昏迷时好像是白天,现在已经暮色四合,也不知是晕了一天一夜还是一个下午。

    这房间很空旷,除了一张小病床就是几个放置普通药物的架子,墙上只有一面窗,出去的门关着,不知道有没有锁,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宋小蝉还不确定房间里有没有监控,当然不会在此时轻举妄动。慢吞吞地喝完一碗粥后,她犹豫了一瞬,试着往外唤了一声,无奈两三天没进食没什么力气,她声音太小,外头半点动静都没有。

    她又踌躇了一下要不要下床,脚在床边晃荡了两下,到底又收了回去。想躺下又没躺,坐在床边双目放空地发呆半响,才等到总算“姗姗来迟”过来收碗的妹子:“你吃完了呀?我给你带了毛巾啥的,你洗漱一下早点休息吧。这些水待会我帮你倒了。”

    “谢谢。”她虚弱地笑笑,乖巧地用毛巾洗脸牙粉刷牙,一切结束后才安然躺下。

    来拿东西的护士妹子悄无声息地关上门出去,没有落锁,脚步一转就进了隔壁的房间:“宋小姐表现很正常,还需要继续观察吗?”

    她面前的男人正在写着什么,听见她说话,目光往旁边的屏幕上一扫,半响,沉沉地应了一声:“一切照旧。”

    “是。”

    对方安静地退了出去,紧接着又有人进来:“向晚小姐吵着要见您,说见不到她就绝食。”

    “……”他面上本来神色端凝,此刻却冷笑一声,“那就让她绝吧,我还真不信她会舍得饿死自己!”

    那人领命退下。他沉默片刻,眼睛又不由自主地落到一旁的屏幕上:一个长得像,一个性格像。原本他还在游移不定,这一次,她还会让他失望么?

    ——而她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当晚凌晨一点五十,万籁俱寂的时刻,科研室突然发出警报:有重大资料与制品失窃。

    而病床上隆起的那个小鼓包,不知何时已经塌许多。

    完全不清楚对方是用何种手法骗过自己的陆沉匆忙赶来,看见意料中的这番景象,半点没有发怒:“吃了那个药,她跑不远,追。”

    “是!”

    众人领命,四散而去。余下他摸了摸犹带余温的被窝,冷哼一声,半个字都没多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