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49.让我去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刨除别的乱七八糟不说, 宋小蝉一行人的目的地本就是b市,如今这一通倒腾, 人是到了, 却也跟本次行动的目标陆沉结下了梁子。

    幸而他们早知道陆沉这个人交好不了, 所以也没有太过吃惊。尤其是看起来出发前就私下得了其他消息的赵峰十分坦然自若,四人好容易暂时逃出陆沉的势力范围, 跟留守后方的刘伟泽接头后, 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他们怎么回去,而是:“咱们怎么进去?”

    苏正言在救宋小蝉之前和之后这段时间话都极少,看他略微复杂的表情, 大抵还沉浸在“我喜欢的妹子和喜欢我的妹子掐起来了但原因竟然不是我”这种既惊又疑的情绪中。因此赵峰虽然眼神也扫了他, 但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沈湛和宋小蝉身上。

    宋小蝉这一路主要充当肉票吸引敌人火力, 知道的消息实在不多。反倒沈湛这时候神色略严肃起来, 看着靠谱不少,沉吟片刻问道:“我们一定要去?”

    说着话时,他目光显而易见扫过了身旁此刻有点傻呆呆的女票。赵峰也看出他目中掩饰不住的担忧,却也只能苦笑一声:“咱们这次出来是为什么你也清楚, 而且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便咱们现在想抽身而去, 陆沉那边也不会善罢甘休啊。”

    他说得十分诚恳, 宋小蝉也听懂了,环视四周苏正言刘伟泽都默不作声好像早就知道,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她忍不住蹙眉开口:“这次出来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换种子?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

    毕竟徒手扔包子给人留下的阴影深重, 宋小蝉脸一沉众人表情都有些紧张, 唯有沈湛躲也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给她解释:“都怪周承宣那个家伙!他说他告诉你了不让我们说,说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来,也不会让我来,所以我就没说了……”

    宋小蝉:“……”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啊,这么说来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情况也没被这些人玩死真是她命大了啊:)

    她瞅着专坑自己人的蠢男票那一脸可怜巴巴心惊胆战,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反手一煤气罐呼他脸上。却也忍不住沉了脸,盯住看起来什么都知道却扮猪吃老虎的赵峰:“所以我们这趟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眉头乱跳的赵峰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尽量用一种很平常很自然的口气告诉她,“其实没什么,就是来找一样东西的。”

    宋小蝉当然不会被这个答案糊弄过去,两眼微眯盯住他不动:“找什么?”

    “……”不要用这个眼神盯着他嘤嘤嘤,他好怕她反手一巴掌把他呼墙上……赵峰只觉胸腔里那颗小心脏砰砰乱跳有点承受不住,只能拿眼神拼命示意一旁努力缩成一团装死的沈湛:……塔姆快来安抚你女票啊!!憋躲在那里不出声信不信我拉你下水!

    眼神如刀子似的戳的沈湛站立不安,只能弱弱地伸出两个手指头捉住宋小蝉的衣角,眨巴着黑亮亮的大眼睛很谨慎地形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只不过有点厉害的东西。”

    宋小蝉乜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他便如被人捉住尾巴似的大大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补充:“一个能让人……重新拥有异能的东西。”

    “……”

    哦就是这个啊,确实很普通。也确实很容易找啊。

    宋小蝉沉默片刻,在对方仿若大狗般水汪汪可怜巴巴的眼神中,摸了摸男票凑下来给她的狗头。

    她不怪他,他没有错,毕竟当初脑子进水答应跟他在一起的人应该是她:)

    是她傻:)

    沈湛以为女朋友已经原谅自己,在其他人诡异的目光里把腰弯得更低,胳膊也悄悄搂住她,眼眸里泛开一片细碎璀璨的光。

    在场众人恐怕也只有他还有心情秀恩爱,宋小蝉勉力平复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摸着男友蠢乎乎的狗头半天说不出话。

    *

    经过一场毫无悬念的一打三战役后,宋小蝉总算从几人嘴里套出了自己想要的讯息。周承宣的确了解她,要是早知道此行是为了找这种东西,她绝对不会过来。

    按赵峰的说法,这是一种末世初期开始研究的药剂。原本是对付丧尸病毒,后来发现对异能有抑制作用就停止研究。当时据说已经全部销毁,不知为何留下了一部分。后来有人误食了一次,竟然短暂地激发出本已消退的异能,所以才重新进入众人的视线。

    赵峰说这个药剂本来是在j市发现的,上回陆沉来过后便莫名消失了。周承宣怀疑对方也知道了它的作用,又因为这个药剂的特殊性不好声张,所以才让他们假借换种子之名过来。他们一早知道钟诗柔已经被收买,一半是顺水推舟,一半是想探探底,所以没有揭穿。却不想陆沉那里的有如铁桶般,而且对宋小蝉这么看重。他们人手太少险些跟丢了,如果不是刘伟泽,估计要救出他们都很费劲。

    宋小蝉:“……”

    所以这帮人如果玩脱了她可能就真出不来了?

    想到这里,她平静地捏碎了一块板砖。

    “……”

    瞅见这一幕,赵峰眼皮都开始跳了:“小、小蝉啊你别紧张……大伟都是老功夫了,我那就是开开玩笑,怎么会跟丢呢?再说咱们这不是救出你们了吗,哈哈哈……”

    “……”刘伟泽都不忍心说话,只站起身往外头看了一眼,沉声说,“我们该走了。”

    几人也不啰嗦,点点头行动起来。他们在这里磨蹭这么久,陆沉的人不是傻子,早晚会找到,只能不停地换地方。赵峰那虽然有周承宣的安排,只是陆沉的势力已经覆盖整个b市,一时间倒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这样奔波躲了两天,无法找到突破点,也不能这么空手回去,情况一时间也陷入了僵局。

    宋小蝉其实还有一个疑问,既然这次行动这么重要,为什么周承宣一定要带上沈湛?她并不觉得周承宣是那种为了让她来会不顾好友安危的人。

    她总觉得赵峰还瞒了些什么,却莫名不想在此刻问出口。

    还有就是他们要找的药剂,让宋小蝉突然回忆起自己最初来到j市的理由。还记得她当初跟宋家人闹翻以后第一个选择就是去j市,一个原因是自己最熟悉那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曾经那个任务里,她保护的任务目标给她的那张纸条,和他说的那句话。

    那时候他分明告诉她,如果有一天她丧失异能,就去纸上那个地址。

    她当时因为遇上了周承宣和沈湛,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没顾忌上这个。但如果把这件事联系起来想,这一行负责探路的六人,有卧底钟诗柔,掌控走向的赵峰,实力不俗的刘伟泽,搞科学研究的苏正言,吸引火力的她,还有身份不明的沈湛,这样算起来,这件事就很不同寻常了啊……

    宋小蝉隐约能将线索连成一条线,却无法补充上面几个关键的地方。她知道这件事肯定跟周承宣陆沉等人有关,甚至看起来被“无缘无故”牵连进来的沈湛,也有可能在当中扮演了一个较为重要的角色,可她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发展。

    宋小蝉十分不喜欢这样蒙在鼓里被掌控的感觉,就算是她曾经的好搭档周承宣。

    尽管心里已经脑补了很多事,她仍旧只能在此时安安静静听从赵峰的指挥。这个人很显然只以周承宣的意愿为重,她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对方撕破脸。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用余光扫了眼抱着自己胳膊打瞌睡的沈湛。

    他显然不知身边的女朋友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想了什么,这几天的奔波让这只弱鸡有些吃不消,往日里白嫩的脸上都浮出了两只黑眼圈。此时几人正在一处地下室里,能力最强的刘伟泽出去找食物,苏正言不擅长这些也插不上话。脑瓜子灵活的赵峰面上也有些疲惫,在角落不断地思索着什么。

    这几天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之前赵峰原本打算去找安排在陆沉身边的暗线接头,却不想因为沈湛二人的逃跑,陆沉又将自己基地的人彻底清理了一遍,有嫌疑的不论真假通通一起处置,他们便好像被斩了触角的蜗牛再无他法。

    宋小蝉默默地观察了片刻,确定对方面上除了凝重和疲倦的确没有再藏着其他东西后,她忽然淡淡地开口说:“让我去吧。”

    “……”

    赵峰和苏正言还没反应过来,挨着她打瞌睡的沈湛却突然惊醒,炸了毛一般跳起来:“我不许!”

    就算她的话说得不清不楚,没头没尾,他也知道她要做什么。

    她心里有点酸软,有点舍不得,但在从前那么多次行动里习惯了一个人来往习惯了掌控局面习惯了正面刚的宋小蝉,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了。

    既然弄不懂,想不通,那便主动出击吧。

    她这个人从来只愿意站着死,不愿意躲着生。

    宋小蝉握住他的手,有力地,温柔地绽开一个笑容:“我知道他在等谁,也知道我们在找什么,让我去吧。我能回来。就算回不来,还有你救我。”

    “……”

    她神色十分平静,却也十分坚定。沈湛握紧了她的手,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不松手,不松手,她就不会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