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46.睡一晚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陆沉泡妞技能不算点满也在点满边缘了, 然而他实在没有接触过宋小蝉这个类型。他末世前没有在妹子身上吃过瘪,末世后也绝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这样一番言论逼得哑口无言。

    ……她居然怀疑他跟沈湛有一腿!而且是他单方面暗恋!

    有没有搞错!!?

    就算有一腿难道看起来不该是沈湛更在意他?为什么是他想尽办法努力吸引沈湛的注意!

    陆沉表示不服!(不

    眼见宋小蝉一副“卧槽我难道说中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陆沉”表情, 任由自己的脑洞奔流到海不复还, 陆沉虎躯一震立马黑了脸想把她的思维拉回正常人范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还是你其实是在故意激将我, 想让我在你身上验证一下自己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宋小蝉一脸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你自己不知道, 居然还要在我身上验证?你难道不怕验到一半我恢复药效一巴掌下去, 从此你就算想喜欢女人也‘有心无力’了么?”

    陆沉:“……”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实在是见过宋小蝉一个肉包“吧唧”一声兵不血刃砸晕敌人的情形,画面感太足他有点心虚,都忍不住想让下属再来给她注一剂药水以求心安。

    陆沉轻咳一声, 觉得自己再也不能随着对方的思绪继续策马狂奔海角天涯, 干脆无视她那张肆无忌惮“来啊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啊”的脸, 正色道:“不管你现在怎么耍嘴皮子, 你们都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上。你心里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抓你们过来,不过你放心,只要你那个男朋友还有点儿在意你想救你出来,只要他配合我们, 我也懒得多费口粮养着你们。”

    宋小蝉想说“没有啊其实我一点也不好奇”,被陆沉眼神一杀瘪瘪嘴收了回去, 老老实实配合他演出“哦”了一声。想想又说:“那为了保证你们行动的安全和基础, 你记得让他们发饭的时候注意一下我的食量。我吃不饱很容易作妖不配合的啊,我闹起来自己都怕的啊。”

    “……”

    陆沉选择置若罔闻闭口不言维持住自己冷面无情的外表, 冷哼一声起身出去了。

    走到一半想起不对这里是自己房间他出去干啥, 又冷哼一声回来让人把宋小蝉带去了隔壁的房间看守起来。

    宋小蝉在被人搬来搬去的过程中用目光同情了一下有这样头领的手下, 被后者毫不留情地无视掉并关进了小黑屋。

    这房间就没有隔壁陆沉住的那么温馨豪华还有被褥了。细链子换了更粗的镣铐,又被喂了一杯不知掺了什么料的水,她坐在硬邦邦的床板上,背靠着空无一物的墙壁,反而终于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其实她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若无其事。无论如何,对一个向来习惯以拳头解决一切的人,力量的缺失对她而言就像穿了一件掉了纽扣的衬衫,任何时刻都要防着被人暗算走光却无法预料的可能性。更不要说还得整夜都跟令自己失去力量的陆沉呆在一起。

    幸好她嘴没被堵上,运用自己的聒噪和嘴炮技能终于让陆沉放弃了最初的想法,否则……

    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睡到半夜爬起来一屁股坐在陆沉脸上闷死他的:)

    陆沉应该感恩上苍给了她一张会说话打嘴炮的嘴,不然他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女主一屁股坐死的反派。

    还有沈湛,陆沉有求于他,他的待遇或许会比她好一点儿,毕竟他除了暴走期,其他时候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对他没有多大威胁。也不知道周承宣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说不定这次他是故意让沈湛跟出来的。但他有什么理由呢……

    宋小蝉胡乱地想着,渐渐抵抗不过刚刚那杯水的药物作用,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睡熟后有人进过屋子看了看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看,沉默一瞬又转身离开了。

    ……

    被关起来啥也不要做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意外地过得十分愉快。

    当然这只是对宋小蝉本人而言。

    即便她每日吃的饭菜份量少吃不饱而且为了抑制她可怕的力量还加了料,她仍旧有办法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把给她送饭菜的人骚扰得心生绝望生无可恋再也不想来第二次。耳塞也阻挡不了宋小蝉无人能敌的嘴炮能力,等到陆沉身边的手下几乎都被虐得心如死灰宁愿出门打丧尸都扒着墙角不肯进门时,几天没露面的正主才终于出现了:“听说你想见我?”

    宋小蝉嚼了一口干巴巴的菜,无辜地问:“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陆沉盯着她若无其事的脸,顿了片刻没有说话。沉默半响不怒反笑:“你想激怒我?为什么?你希望见他,想确认他的安全,但又知道我不会答应,也不想求我,所以想让我把你从这里撵出去?至少换一个地方,你还是有可能见到他的是么?”

    “……”

    宋小蝉一默,没想到陆沉这么敏锐。

    她想翻个白眼说“仁兄想象力不错啊这都被你发现了”,可是陆沉没打算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饶有兴趣的打量她一圈,抢在她说话前开口道:“你不用解释那么多,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东西。你想见他很简单,陪我睡一晚,做些什么你懂的。我手下的人只听我的,除此之外谁帮你都不可能。你想清楚了就来找我,没想清楚就一直在这里呆着。就这么简单。”

    说罢他甚至不想听她回答什么,好像知道自己光凭说的说不过她所以压根不管,扭头就径自走了。

    宋小蝉眼睁睁看着对方头也不回地步出门外,厚实的大门在她面前砰地一声关上。她皱起眉沉吟半响,到底没有出声叫住他。

    不论怎样,至少现在有一点可以确定。陆沉所作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挑衅沈湛,沈湛越不开心越不想看见的事情他越想做。如今事态对她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僵局,要么她想办法恢复力气强硬逃出,要么她答应陆沉的要求。只是……

    宋小蝉皱皱鼻子闻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儿,距离她上回洗澡已经过去几天了。虽然陆沉也会安排人送水过来给她擦擦洗洗,可是面对这样的她陆沉都能说得出口……实在是很重口味。

    或许她可以考虑用身上自带的化学武器熏晕陆沉?_(:3」∠)_

    她翻个白眼,又开始犯愁了。

    ……

    宋小蝉以为这样的僵局还得持续一段时间才能有转机,哪知道没过两日就有人将机会拱手送上。

    这日她正在屋子里百无聊赖地睡大觉,正梦见自己逃出牢笼脚踩陆沉屁股拳打陆沉眼眶,将他揍得天昏地暗哭爹喊娘毫无反手之力,却听砰一声巨响,吓得她以为丧尸研制出炸弹卷土重来一下惊醒了,才对上一张五官艳丽好看、此刻目中却充满怒火的脸,那人还用一根手指头直指她的鼻尖:“宋!小!蝉!你真是阴魂不散!不要脸!!”

    “……”

    宋小蝉眨眨眼,默默地伸出一个手把人手指别开:“谢谢这个词还是留给你用吧,我还没死呢用不上这词呢。”

    好久不见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宋向晚一脸抓狂,恨不得跳上床那高跟鞋nen她了都:“你今天还敢对我这么放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呆的是谁的地方?!我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你!!”

    搞不懂对方来意,宋小蝉一脸茫然看着她:“哦。”

    等了一会儿看她怒气值飚得更高如有实质了,毕竟亲戚一场,她想了想补充道:“你不喜欢我这个反应?啊,这样么,那……我好怕哦。你是不是要杀我?哎呀你闭别这样我真的好怕,有没有人来救我。”

    宋向晚:“……”(╯‵□′)╯︵┻━┻

    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啊啊谁都不要拦着她!!

    为什么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女人突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这个人她以前没有这么嘴贱的啊啊!

    宋小蝉当然不会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被她抱的那条金大腿逼出来的。她就这样保持无辜又天真的表情坐在那里看着宋向晚不动。

    看得出比起她来,宋向晚这个本该老早结束戏份的女配过得滋润多了……肤白貌美穿衣还讲搭配,两条白嫩嫩的大长腿毫不顾忌早晚差异巨大的温差,大大咧咧地露在外面,看得宋小蝉很是羡慕嫉妒流口水:想吃红烧猪蹄了……

    宋向晚还在抓狂着要喊人过来打她,外头的人听见动静已经过了察看了。

    陆沉应该不许外人来见她,怕宋小蝉心眼多找着机会做点什么。宋向晚却误以为这是陆沉对她的另眼相看,完全无视宋小蝉如今糟糕的处境和她手腕上两条伶仃作响的链子,被人拦住要带出去了仍眼神嫉恨道:“你别得意!陆大哥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你离开陆大哥身边,我一定会回来的!!”

    “……”

    宋小蝉想说妹子你憋走啊你能让她离开陆沉她一定每天八炷香感谢你啊……可没等她出声,闻讯赶来的陆沉已经脸色很不好看地走了进来。

    不知是为了替宋向晚出头还是觉着是她想办法把人引了过来,他眉头皱得死紧,黑着脸狠狠盯着宋小蝉说:“你别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我说了,你想出去只有那一个法子。要么你答应,要么等着你男朋友办完事想起来救你,其他任何人都帮不了你!”

    他嗓音沉沉,噼里啪啦炸鞭炮似的说了一串,宋小蝉懵了一下,怎么都觉得他态度有点奇怪。

    陆沉对宋向晚的反应让她觉得很有问题。说好吧也不至于捧在手心里,说不好却容不得旁人动她。宋小蝉默了默,干脆从床上爬下来,一脸若无其事地往他走去:“你真想让我陪你?你不介意我跟沈湛在一起过,还是你只是想借着这样来打沈湛的脸让他后悔?”

    陆沉面色不好看,眉头皱得厉害没有说话。宋小蝉于是走得更近,盯着他黑沉沉的眸子又说了一句:“还有,我几天没洗澡了,味儿这么大你还说得出让我陪你睡觉……你是鼻炎还是有病?”

    “……”

    陆沉没有说话。

    他冷着脸又看了她一眼,忽然捂住鼻子扭头跑了。

    被他抛在身后的宋小蝉:“……”

    ……虽然这个剧本是她想象中会发生的但是她一点也不高兴啊啊!她真的有那么臭么掀桌!她明明每天都擦了身的啊妈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