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45.嗷嗷嗷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没想到动手抓他们的人是陆沉。

    虽然作者是个断更狗而且剧情已经过去好多章, 不过宋小蝉仍然记得自己当初为什么回来j市。

    ——她是为了那个十万分之一,能够恢复异能的可能性。

    但联系起在车上嗅见的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联想起她许久之前曾经接过的那个神秘任务, 有个过鼻不忘的狗鼻子的宋小蝉着实没有想到, 自己当初那位不具名保护对象所遇见的敌人……抑或队友,原来是这么一伙人。

    越狱失败的后果自然很不太妙。两个人被十分狼狈地抓上车, 由前后左右六人牢牢看守, 送到了目的地。对方带的人手明显十分充足,叫她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弄了这么一出,想看看他们会如何逃生, 顺带打击一下他们的自信心。

    比起这个, 沉寂了一路的沈湛在终于到达目的地, 看见预料之中意料之外的陆沉时, 比起宋小蝉的侧目,他的反应竟然还要平静得多。仿佛这一幕他的心里早有预料了一般。

    这一路原本是没有沈湛的,出发之前却因为他的死缠烂打才带上了他,这一切也是周承宣默许的。宋小蝉忍不住思索后者是否心中早有盘算。如果是这样, 那他所做的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一段日子不见,陆沉这回倒是摆出了十足十的末世前黑道大哥大的模样。两个阶下囚被捆得像只粽子般扔在他面前, 他眼睛也不眨一下, 只摸摸带些胡茬的下巴,挑挑眉问:“谁弄来的?”

    下头立刻有人接上, 凑到他身边人附近耳语几句, 又由对方转告。话说到一半他便不耐烦地挥挥手:“大老爷们这么麻烦, 有什么说什么爽快点。”

    “……”对方默了一默,弓着身子小声回道,“不是您让抓的么?”

    陆沉恍然大悟:“哦,是我让抓的?我忘了。”

    “……”

    #老大今日果然还是一样地英明神武#

    宋小蝉和沈湛是人质当然做不出反应,顶多悄悄说一句妈的智障。陆沉全然无视底下一众人的内心os,搔搔下巴,冲被绑手绑脚堵了嘴的宋小蝉勾勾手:“哟,我瞧这个长得不错。叫什么名字呢?要不要跟了大爷,保管你以后吃香喝辣要啥有啥呢。”

    她不清楚对方这模样是装疯卖傻还是怎么,反正嘴被堵着也接不了话。他旁边的小弟弯着腰有点欲哭无泪:“……爷,老大,这个就是以前炸了咱们基地三次的那个女的,您前些时候还在j市见过她呢。”

    陆沉一径散漫地笑:“是吗?这漂亮一妞,我见了怎么会不记得。就这小身板炸我们基地三次,你当我傻呢我!我跟你说啊讨老婆就要找这种娇小可爱的,你瞅瞅她旁边那个,眼睛瞪得跟牛似的!哟这牛鼻子还冒气呢。可不是成精了吧?”

    你才成精!你全家成精!建国后不许成精不造么!!

    沈湛恨得直磨牙,宋小蝉都听见那声音了。两人余光交换个眼神,心中到底有些疑惑:如今这般的陆沉,同先前在j市见过的那个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沈湛是与他认识很多年的了,却也说不出他身上是哪根筋搭错了还是怎么。后者不欲与二人再啰嗦,懒懒地打了个呵欠,眼神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行了吧,这个女的弄到我房间去,剩下那个给我关后头饿几天,谁也不许去碰他,免得被他附了身。饿他几天看他现不现原形。”

    宋小蝉没作声,旁边的男票头发都炸了要咬人,她背着的手摸了摸他的手指头暂且安抚下去。做了这么多年的任务,她自然从来不敢托大,时至今日手头上仍旧存了点保底的东西。如果是二人独处,只要不给她上药弄麻绳,谁吃亏还说不准呢。

    况且这个状态的陆沉着实有些奇怪,盯着她的眼神像不动声色窥伺猎物的豹子,又仿若目空一切般压根没把她看在眼里,而是注视着别的什么。故而她的确很想找个机会与他私下试探一下,看看在他身上这么短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湛被她顺了毛,握紧拳头没有再动,让旁人安静地压了下去。陆沉在自己的地盘上说话还是很管用的,他说了不许人动他,底下的人即便再垂涎也不敢动他分毫。宋小蝉也叫人带着安安分分地跟在陆沉身后一并去了他的房间。她腿还没让人松开,像只兔子般半拖半跳地跟了一路,再兼前头奔波一路本就出了汗,刚一到地方,陆沉回头一看她便皱了眉:“臭死了,去洗一洗。”

    那口气跟吩咐下头人带小猫小狗去洗澡一样。

    在路上宋小蝉已经做出呼吸不畅的模样迫使对方拿走了嘴里堵着的东西,此时一看身边搀扶自己的二人的表情,立刻开口:“不用别人,我自己来。你要是不怕我耍花样,可以用手-铐把我锁起来。”

    在全民异能的如今,如手-铐一般曾被淘汰的东西又重新走入大众视野。丧尸已经清理的差不多,又开始内讧的人类需要这类工具帮助他们达成目的,所以在陆沉的基地里这类东西也并不少见。他略沉思一会儿没说话,旁边捉着她胳膊的人立刻自告奋勇:“这个女的力气大,我们给她用了药呢。万一她洗到一半药效没了就……”

    陆沉不耐烦地打断他:“我说让你开口了么?你是觉着我搞定不了她么?给她弄个链子,让她自己去,其他人都下去。”

    “……是,老大。”

    另一人见势不妙,抢先应了,出门找好东西,又把钥匙交给神色不耐的陆沉,这才拉着另一人汗出如浆诚惶诚恐地离开。宋小蝉瞅了眼锁在自己手腕上拇指粗的铁链和升级版的手铐,对方没有目测错,药效太强她腿现在还软著,的确弄不开这东西。

    链子不算长,陆沉是老大,房间里就有个浴室。他查了一遍里头的东西,这才跟遛狗似的牵着她踱到靠门不远的电视桌边上,扬扬下巴:“洗。”

    宋小蝉在山上路上摸爬滚打那么久,就没好好洗过一回澡,虽然不知道后头情况如何,洗完以后浑身清爽自然大脑也能轻松很多。她没傻到拒绝这种事,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一闪身进了浴室。

    隔着条链子门肯定锁不紧,她有胆洗澡也不怕人家真闯进来,扣好门就开始往外脱装备。

    戴着手铐衣服不好脱,外头那人竟跟千里眼似的淡声说了句:“里头有衣服,把你那身破烂也给我扔了。臭气熏天,你一个女的是怎么忍下去的?”

    “……”

    她抿抿嘴不说话,果然看见另一头有套套头衫放在那儿,连贴身衣物都有。虽然尺码不清楚,好歹比她身上的干净。宋小蝉也没犹豫,直接把身上的扯掉扔到一旁了。

    一摸水龙头竟然还是热的,基地老大就是不一样,周承宣那儿都不是24小时供应热水的呢。她一面在心内感叹一面痛痛快快洗了个头洗了个澡。期间把链子绊了一下扯的外头的大爷一个趔趄,差点冲进来跟她打架。洗完以后拿毛巾擦擦头发脸,把衣服一拿过来倒有点犹豫了。

    脱的时候是扯烂了,那穿怎么穿进去呢?

    陆沉等得不耐烦,她只好自下而上硬套进去,留了小半个肩膀拿毛巾搭着盖住了,倒也不算出格。这才出了浴室。

    头发湿着又穿了件不伦不类还算合身的套头衫,自然不可能给人眼前一亮之类的惊艳。陆沉瞥了一眼便皱起眉:“你怎么丑成这样?”

    她翻了个白眼没答应,他便说:“也亏他能看上你。”

    看上她很丢脸了?不好意思真是对不起你了。

    宋小蝉甩了把头发,溅得对方眉头紧锁面色厌嫌地一躲才心甘。陆沉现在的表现总算像是他们在j市时的正常反应,她抖了抖腕上的链子:“你抓我们过来到底想做什么?”

    陆沉挑了个位置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下,翘着二郎腿问:“你刚进来那会儿不是一脸‘原来如此我果然猜得没错’的样子么?”

    宋小蝉:“那是剧情需要我随便说说我其实啥也没想明白。”

    许是觉得反正也到了这个地步那就破罐子破摔了吧,她心里比起之前反而平静很多,表现也没有之前的紧张不安。陆沉不太喜欢她这个反应:“你难道不怕我是真要对你们下手?”

    “我怕啊,所以你看我不是有问必答问啥说啥么。”

    “……”

    她这幅无赖表现让他烦躁起来,在他的设想里,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力大无穷的保障,怎么可能在这种局面还这么镇定,好像一点也不担忧之后会发生什么:“你这个样子跟我想的可不一样。没想到他会喜欢你这么一个跟她一点也不像的人。你真的觉得他喜欢你么?也许他对你的感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呢。”

    沈湛之前说过,陆沉有一个亲妹妹曾经很喜欢他。他现在口中的那个“她”就是她知道的那个“她”么?

    宋小蝉眨眨眼:“我不知道啊,但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好像很关注我跟他之前的事情,难不成其实你并不是因为看不惯他,而是因为你也喜欢他,所以在吃醋么?很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所以一直在试图挑衅他,抓我而不是挑他过来也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力,因为我对他造成的影响应该会更大之类的。”

    陆沉:“……”

    宋小蝉:“不然还有别的理由么?或者你是在帮别人出气——咦你怎么沉默了……”

    “……”

    “难道我说中了_(:3」∠)_……”

    “……”

    卧槽_(:3」∠)_

    宋小蝉捂住脑洞也斯巴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