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42.钟诗柔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揪小菜的沈湛还在默默闹别扭。

    宋小蝉走到身边时, 他的表情就像被抛弃在家的大狗,眨巴着雾蒙蒙的大眼睛终于等到了回家的主人, 随后却委屈地呜咽一声扭过头, 反倒比之前更加不高兴起来。

    想来是刚才和苏正言说了两句, 被他看了个正好。宋小蝉摸摸鼻子,原本问心无愧, 此刻被他这么一弄, 莫名也有种自己太不仁义,冷战这么久却与情敌谈笑风生的心虚感。

    咽下心内蠢蠢欲动的情绪,她抿抿唇问他:“你饿不饿?”

    方才吃饭的时候赵峰不知是有意无意, 把沈湛那份也递给了她, 让她一并送过去。宋小蝉自然不会拒绝, 两个人僵持许久又不打算就此撒手, 总有个人得先低头示好。她原本打算打着顺驴下坡就势和好,谁料这家伙梗着脖子硬要面子,目光清清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竟真的咬定牙关不放松, 拿着饭盒便走了。

    那分量比他平时吃得少得多多了,之后也没回来加。宋小蝉留了些吃的半点没派上用场, 此刻见对方神色委顿又强撑着坐在这儿不动, 一副“我不是饿只是为了待会上路积攒体力”的模样,她便忍不住想摸摸他的头。

    如果是平常他肯定一脸高冷地凑上来求摸求蹭求顺毛了。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 大型犬果然轻哼一声, 冷冷淡淡地挪开了自己的尾巴啊不腿。

    宋小蝉也不恼, 只在他身边坐下,并不在意对方过分难看的脸色。

    他们的行进速度不算太慢,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到达s市。这一趟的任务是转运物资,只待他们到了s市与那边的人汇合便要立刻折返。

    这一路碰上的丧尸和变异兽并不多,只是周承宣口中那个有些“不安宁”的因素让她有些在意。宋小蝉不担心自己,只是怕身边这个皮薄馅大好揉捏的包子一不留神出了事,故而虽然他一副想发脾气又憋着不想她真的走开的傲娇表情,她仍是忍不住多交代了几句:“待会出发后你一定要跟紧我,如果我不在就跟着赵峰。苏正言虽然性格软弱了点,但也算可靠。那个刘伟泽我不太熟悉不清楚,只是钟诗柔对我敌意很深,要是你们两个人落单,千万小心她下黑手。”

    “……”

    赵峰是周承宣的亲系,可以信任,另外几人则不尽然。沈湛略怔了怔,下意识回过头冲她瞪眼,“你想去哪里?”

    末了才想起来板着脸补了句:“……我谁也不跟。”

    他脸有点红,皱着眉又说不出别的话,想来并不喜欢被她抛下——或是交代这类像是要把他抛下才会有的话。

    宋小蝉想摸摸他发亮的眸子,那双平日里清清冷冷的眼睛一生气起来,就像是太阳一般灼人烫手。但奇异地,因着他这样明显强烈又生动的情绪,这几天来心内那些隐隐骚动的不安和忐忑微妙地被抚平了许多。她忍不住弯着唇笑了一下:“你不生气了?”

    沈大爷这才回过神,梗着脖子扭过头,一副“还在生气不想和你说话”的模样。恨不得把不存在的尾巴也翘起来,以此表达主人愤愤不平不爽又委屈、迫切渴望被顺毛的心情。

    依稀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他酷炫狂霸拽得像个大少爷,脑门上都恨不得写着“此人天下第一无人能敌”,现今在她面前却露出了仅容一人看见的柔软。宋小蝉没忍住真的摸了摸他头上近几日没睡好而翘起的呆毛:“我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我答应了周承宣要看着你,除非你已经不想看见我了。”

    他被无端摸了一把呆毛有些恼火,听见周承宣云云更是不高兴。恼怒的眉头提了一半,生生被后半句噎回肚子里。

    实在说不出“才不要看见你”这类违心的言辞,默了默,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在她悄悄把手伸过去握住自己的手指时便不觉服了软。满身的气势松懈下来,捏着她的指头深沉地叹了口气:“我不喜欢你和那个家伙凑在一起。”

    宋小蝉笑眯眯地回答:“我也不喜欢和别人凑在一起。”

    他哼了哼,“我也不喜欢你和那家伙说话。”而且不跟我说话。

    她从善如流地顺毛:“我以后只跟你一个人说话。”

    沈大爷被摸得舒服,翘着尾巴哼哼:“那也不准看别人,只能看着我。”

    “……”宋小蝉眯了眯眼,“那别人做的饭我能吃么?”

    “嗯?”沈湛倒是认真想了想,这才忍痛点头,“可以,但是等回了基地以后,就只准吃我做的!”

    “……”宋小蝉一甩袖子走了。

    “诶诶憋走啊……我只是说说而已……再说我也不会做嘛quq……”

    嘤……好不容易和好,他真的不想再跟女盆友冷战了qaq!

    *

    队里唯一的准情侣恢复秀恩爱模式,情侣光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发射,刘伟泽无动于衷苏正言只作不觉,最难以接受的除了准单身狗赵峰外,反而是一直忍住没来挑衅的钟诗柔。

    苏正言自那回同宋小蝉谈开以后便没了许多估计,虽眼神依旧颇为微妙,但在正牌男友沈湛的打压下,也没了之前那么明显叫外人一看便知的异样。

    钟诗柔追了他也有许久。从前觉得自己同宋小蝉在他心内的差距只有一个高中的时间,此番二人真正当着苏正言的面“正面交锋”,对比情敌方的云淡风轻恩恩爱爱若无其事,越发衬得苦追多年的她凄风苦雨萧瑟断肠。

    再加上苏正言同宋小蝉聊了一次后,她立即又找对方私下说了些什么。也不知是因为前者不同的态度还是如何,钟诗柔目中的不忿在午间过后越积越重。不过一个下午时间,宋小蝉才跟沈湛和好四小时不到,晚间几人落脚吃过饭各自休息,隔着夜幕,她都能感受到从对方目中透露出比夜色更浓重的恶意。

    神经迟钝如沈湛都忍不住在女友身边打了个寒战,摸摸身上的鸡皮疙瘩小声问:“那个女的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宋小蝉不动声色地瞄了那边一眼,同赵峰换了个眼色,回过头叮嘱他道:“今晚是最后一晚,待会休息时你离我近一点,尽量不要一个人落单。”

    被女友看成弱鸡的弱鸡很不高兴地皱了眉,“我才没有那么差劲,要是有危险,我也能保护你。”

    夜间没有星光,郊外唯一一点光线便是车上虚弱的手电筒。那点光落在他眼睛里,仿若浮在水面上的星辰,漂亮得不可思议。他的异能不能用,身体素质又实在不及她,在他面前她总想做那个保护者,却忘了他并不喜欢一直让她挡在身前。

    想来这几句话应该憋了好几天,语气坚定又认真,听得宋小蝉都舍不得戳破他眼中不知哪来的骄傲泡泡。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便到了休息时间。他们一共六个人,守夜一般是三班倒每次两个人。宋小蝉自然尽量和沈湛排在一起,即使前几天闹别扭也不例外。除此之外钟诗柔通常会跟苏正言一班,赵峰便只好和刘伟泽一并。

    今日赵峰二人先守夜,苏正言同钟诗柔第二,宋小蝉沈湛最末。

    他们这次出行开的是辆特制的越野,车厢很大,睡四个人略有些挤,但也勉强凑合。因方便换班,苏正言他们睡在前头,沈湛同她在后头。这几日路上都很安宁,末世训练出的习惯让几人很快进入浅眠,待到赵峰他们回来换班时,一向警醒的宋小蝉便因着前头放低音量的说话声睁开了眼。

    平日几人换班都很迅速,只是今日钟诗柔似乎有些不适,正在小声地与苏正言解释,问他能不能先同沈湛或宋小蝉一起值班,她值下一趟。

    苏正言并没多想,先是正经地问了她几句,见她语气中不乏尴尬,这才识趣没有多问,转而朝后头询问他们。

    宋小蝉原想应声,没料她还未张口,旁边忽然有只手轻轻握了握她的。温热的触感在她手背上稍纵即逝,她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便听见旁边的男人低声回了一句,随即便抢在她前头跟着苏正言下了车。

    倒是比她还要快了几分,如同一直看着她的动作般。

    外头的赵峰似是愣了愣,前头的钟诗柔已经抱着肚子从前排挪了过来,给他们留下了休息的地方。他于是也不好说话,躬身进了车内。

    车厢内一时又陷入平静,只听见清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旁边那人自挪过来后就再没了动静,宋小蝉却睁着眼,再没了任何睡意。

    倒不是不信任苏正言。他虽然于感情上不讨人喜欢,其他方面却果敢决绝,否则也不至于被周承宣安排同他们一起。

    只是……

    她微微皱了眉,目光都不需要往旁边扫,便能感受到那股如有实质充满莫名意味的目光,如同尖利的针尖般朝她密密地投来。

    钟诗柔并不惧怕被她发现自己的恶意,甚至如同炫耀似的,直白而又迫切,将自己的情绪明明白白地展现在她面前。

    如同宣战一样。

    虽然不惧,但这种被人时时惦念的滋味,着实让人觉得……十分地不舒服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