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41.冷战了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b市近海, 以前是个物产富饶的大城市,末世爆发后因为人口密度大, 先经历了丧尸大潮, 后来又遇上了海洋生物变异, 可以说是幸存最少的城市之一。

    在异能小队时,宋小蝉接过很多这里的任务, 对这一代的地形环境都比较熟悉。而且周承宣也一再强调真的只是一些小问题, 那些对沈湛异能虎视眈眈的人因为之前那次打击已经大伤元气,这段时间又忙着应付他在其他方面动的手脚分-身乏术。路程短再加上队里其他人也各有特长,理论上说并不会出事, 所以她才同意和沈湛一起过来。

    结果没想到别的地方没出事, 后院先起火了……

    为了求快, 他们的车走的大都是山野小路, 路很偏僻不好走,车子十分颠簸。六个人当中体力最弱的是钟诗柔,不过她因为平时锻炼得多,也没出什么问题。沈湛因为各方面的原因, 这两年也算得上是养尊处优没吃过苦头,虽然晕车晕得脸色苍白, 第一天出发时还吐了好几次, 但咬咬牙也坚持下来了——就是自始至终臭着一张脸压根不理人。

    特别是对宋小蝉。

    赵峰之前还在时刻警惕情侣光波,发觉两人迟迟没放大招不免有些吃惊, 这天实在憋不住, 趁着其他人做饭搭帐篷干别的没注意这里时, 悄悄问她:“你们是不是闹什么别扭了?怎么一直没看你们说话……”

    说完这句话就被某人不动声色一个眼刀戳在膝盖的赵峰缩缩脖子,默默把自己和妹砸之间本来就远的距离又拉远一点……

    ……他刚刚绝壁是问错问题了!这种吃醋的程度看起来哪里像冷战啊混球!

    宋小蝉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间的刀光剑影,只是默默地戳了戳地上的草根,悠悠地叹了口气。

    还能闹什么别扭……

    她瞥瞥一路上因为之前的事情不敢靠近自己,但一直眼神复杂只要她往那边一看就立刻望向别处的苏正言,又瞄一眼从头到尾面无表情冷若冰霜不看她的沈湛,揉揉眉心,也是有些头疼。

    这一路上她跟沈湛说的话没超过三局,相较之下钟诗柔对苏正言的态度比他们更像一对正常的情侣,至少她除开赶路以外的时间都在努力刷好感。

    也实在是凑巧,另外加入的三个人里有两个她认识,剩下一个负责开车的也是和苏正言一起吃过饭,叫做刘伟泽。也幸好他的性格比较沉默,看见这番情形也没有乱插手问起以前吃饭的事,否则局面估计更乱。

    这种气氛尴尬又令人纠结,原本不是什么大事,无奈宋小蝉这个人其实一紧张起来反而比平时更加嘴笨。这次出发以后六人一起活动的时间比较多,好容易找地方生个火搭帐篷睡觉,沈湛又故意躲着她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急得她都恨不得一巴掌糊在那家伙脸上:好好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傲娇别扭干什么!她又不是拍拍屁股直接跟着苏正言跑了,听她一句解释会怎样啊妈蛋!

    赵峰问完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对方自以为意会了她的意思,抓抓后脑勺干笑两声也就跑了——再不跑等着被别人的目光烧死啊!他消化不掉武力值这么高的妹子不想挖墙脚,憋瞪他了好不好!qaq

    他一走,不会做饭只会守窝的宋小蝉没事做,又蹲在树下发呆。这几天挨冷脸的次数一多,她也有点坚持不住。甚至的性格虽然看起来傲娇别扭酷炫狂霸拽,但两个人从认识开始,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让着她。就好像一只黏糊糊的忠犬一样,不管遇上什么事,拍拍他的头挠挠下巴就能泄气软掉,从来都是赖在她身边撒娇卖萌求虎摸,不会也不愿意从她身边跑开。

    恋爱以后他们也一直在他黏黏糊糊的讨好下从来没有红过脸,偶尔吃醋摸摸尾巴也很快就消弭掉。她几乎都忘了这个家伙也会因为这样她眼中的小事大动肝火。

    换句话说……她也许从来都没有反思过在这段恋爱关系中,两个人的关系是不是因为互相付出的好感与喜欢程度不同,从而放到了高低不同的不平等位置?

    假使有一天,他不愿意再用这样的态度放任她在他面前肆无忌惮了,结果又会怎样?

    因为渐渐体会出不一样的心情,宋小蝉的心情比起前两天更加消沉。明天他们就能到b市了,如果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回了基地还没有缓解,估计看热闹的周承宣会笑掉大牙。

    ……不过要是这个家伙没有把苏正言弄过来,估计沈湛的气也不会憋那么久。

    说曹操曹操到,脑袋里刚冒出对方的名字,出发以后一直躲着她走的人也许是看刚刚赵峰来过,自己再过来不会显得那么刻意,拿着干粮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犹豫许久,到底还是鼓足勇气上前:“……我拿这个过来给你。”

    上回被她那么狠低揍了一拳,也不知道他休息了几天,居然那么刚好凑上和他们一起做任务。

    赵峰刘伟泽他们都在不远处,宋小蝉也不好把气氛弄得太僵,接过他递来的干粮,客气又疏远地道谢:“谢谢。”

    她还不饿,拿在手里也没有吃的打算。只是觉得尴尬,想起身换一个地方蹲着,反正沈湛不理她在哪窝着都一样。苏正言也没拦她,她抬脚走了几步才听见后头隐约传来一句话:“有关以前的事……对不起。”

    声音不大,但语气里不容错辨……的确是愧疚没错。

    她曾经非常非常希望得到这样一句道歉,软弱到晚上自己躲着哭,第二天都不敢去他面前质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但那个曾经并不是现在。

    宋小蝉没回头,只是脚步顿了顿,不知对着哪里笑了一下:“没关系。你别太在意,我那时说的是气话而已,其实我早就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

    她渐渐走远了。

    苏正言苦笑。

    原来有的时候听见别人说不在意,比听见对方告诉你她很在意非常非常在意还要更失落。

    可他早已没了失落和在意的资格。并且那个机会是他自己亲手放过的。

    他想说自己后悔,那个人却早就没了倾听他辩白解释的心情。他站在树下默默地看着她的身影慢慢远去,手里还拿着自己刚刚递过去的小面包,不知怎么就想起以前天空还没有这样灰,夏天还有炙热的阳光时的情形。

    他记得自己那时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像太阳一般耀眼明艳的女生,傻乎乎地就想冲过去献殷勤,却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在众人面前出了一个大糗。

    摔倒在地那秒,他以为这个画面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黑历史,以后开同学会都要被人拿出来嘲笑——他根本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有个个子小小神情怯弱的女生会第一时间冲出来把他抱起来,以一个滑稽的姿势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又脚下生风地往医务室冲。

    不知是太过用力还是害羞,她的脸像苹果一样一直红扑扑的,心脏也跳得非常快。那种剧烈的震动好像能够透过她的身体传到他这里,以至于他都忘了自己只是摔跤并不是心脏病发作。

    当时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个场景,怎么会有女生力气这么大又这么直率,看见男生摔倒都能公主抱急得一头汗?其他人都在嘲笑那个女生太蠢都不看是什么情况,他好像不知怎么也跟着笑了起来。可在她红着脸又愧疚又小心地跟他道歉时,对着那样一双明亮的眼睛又说不出这样的话,只能傻乎乎地告诉她自己才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很惊奇。

    他弄不懂自己的情绪。以为喜欢的人坚持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在一起,才发现自己注视的原来一直是她旁边那个脸蛋红红的小姑娘。

    以为只要搞懂心意以后,就算端着架子不愿意表白,她也迟早有点能够像那天一样勇敢大胆地先迈出那一步。

    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种可能,就算末世爆发突逢大变,总有一天一定可以找到她,下一次一定能够把那句话说完。

    却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所有的以为都能实现,世界上怎么还会有那么多求不得。

    ……

    光线太明亮,他忍不住闭了闭眼。

    再睁开眼时,那个人早已走远。

    她目光的落点再也不是他,而她身边同样有另外一个人像是当年的她一样。尽管别扭谨慎在意着某些细节踌躇不前,却比当年的他更有勇气。

    如果那个时候他的选择能够更加果决一点,或是更早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

    苏正言望着不远处那个瞪了一眼自己后果断做出选择的人,和在发现对方到来不由自主露出惊喜的家伙,握了握拳头——

    懦夫才会奢望“如果重来一遍会怎样”。

    他不愿认输,但他不得不承认,早在很久以前,自己就已经一败涂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