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39.醉醉哒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加上之前那两次, 这应该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但她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好像他们之前见过一样?

    宋小蝉抿抿唇, 选了张椅子坐下。被那双沉静的眸子一望, 手有点不知道要怎么放, “你叫什么名字?”

    “林弋。”

    “哦。你好,我叫宋小蝉。”

    小男生的眼睛很黑, 她干巴巴地说完自己的名字就有点接不下去。宋小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过来一趟, 用个玄幻点的说法,就好像是这家伙的眼神一直在对她说过来啊过来啊……

    她坐了两分钟自己都脚的自己是不是中邪了,没办法只好随便说了几句让对方安心久在基地这里有吃有喝有住挺好的话, 凑合凑合就想走——结果她脚才刚迈出去两步, 后头传来一句话, 跟钉子似的一下把她戳在原地, 一动也不动。

    “……”

    宋小蝉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叫林弋的小男生还是一脸冷静。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然而面对这种目光,竟然一点儿再问一次的心情也生不出来。

    ……实在是, 万万没想到。

    *

    虽然是末世,过年过节依旧是国人不可缺少的节目。陆沉等人在那以后没几天就走了, 不过过段时间到了年底, 各大基地的领头人都得来一趟,自然也包括他们。

    宋向晚走之前对她的态度依旧鼻子不是鼻子, 眼睛不是眼睛的, 一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模样。尽管那天救了她, 但她不止没有一点要领情的意思,后来还把抱她起来的赵峰折腾得叫苦不迭,弄得他都后悔死当时自己看她在地上可怜就手贱了。

    过年要准备很多事情,除开工作方面,吃食什么的自然也要好好置办。有周承宣坐镇,基地的种植园动物养殖区一向没出过什么问题。就算那些犯了错被派过去做劳力的人也知道这里关乎自己的人生大事,很少有人做什么手脚。

    因为人数不够事情太多,沈湛都被抓去帮周承宣干活,宋小蝉自然不能例外,自告奋勇去负责后勤的保安事宜,专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刺头。

    沈湛原本有点吃醋那边汉子辣么多天天跟她一起待着,去围观了两次就默默地放下一颗操碎了的心:女盆友太厉害一只手能放倒三个怎么破……要是婚后家暴杂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宋小蝉倒是无所谓,被弄来做苦力的人都是之前犯了错的,大部分人比较老实,小部分不老实的她也有办法。

    像这种自以为是自视甚高的人她以前在异能小队见多了,更别说比起之前那些,现在这几个蹦跶的连异能也没有,她有时一只手都不用就能搞定。

    实力悬殊差距太大,一般人揍个一二三四五次就能老实下来,不过里头不包括几个永远看不懂眼色,不明白现在的情形到底谁占上风的,比如她爹宋文斌,她妈郑春秀,她姐宋夏语,还有两个若有若无刷存在感的。

    比如昨天沈湛出门办事,顺便给她带了几个包子。宋小蝉一早上热了热,捂在口袋里正准备趁热给人带去,结果半路上碰上她爹带着一家子正准备干活。

    郑春秀素了老长一段时间吃不饱,鼻子比谁都灵,居然闻见层层袋子里透出的那股肉味儿,眼睛登时亮了,咋咋呼呼就要过来拉她的胳膊:“哎呦!小蝉这是给你爸和我带了包子啊!这么香啊!夏语睿哲这段时间可饿坏了吧,快来吃几个!不够你姐还有呢,这么大一包呀!”

    面对他们这些家人,宋小蝉的态度一直很明显。他们是偷了东西,基地很公平,分配的任务除了累了点,也没有什么吃不饱穿不暖的问题。

    而且他们本来就做错了事,之前更是一点没把她当女儿看,宋小蝉不是包子做不到以德报怨,她更加不会也不可能插手。

    宋睿哲眉头微皱正要拉住郑春秀,宋夏语却一脸阴阳怪气地在旁边冷嘲热讽:“我才不吃呢,也不知道是有了什么法子才拿来的……之前不是还看她跟个男人在一个么,也不嫌脏……裴向文你拉我干什么?!我说错了么?自个儿亲爸亲妈不要,成天跟着个男人后头跑,我要是她,早就——”

    “早就怎么了?”

    郑春秀被宋睿哲拉住了,宋小蝉往旁边一挪,对方根本没近她的身。反倒是宋夏语一见她过来立刻下意识往后一躲,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涨红了脸,怒目而视的模样反倒比她还生气:“怎么样?你还想打我么?!我好歹是你亲姐姐!这是你亲妈亲爸!像你这样六亲不认的女人早就应该……”

    宋小蝉毫不废话从她身边直接走过去。

    “……宋小蝉!”

    宋夏语被裴向文拽着恨得想咬人,反倒是陈筠心在她经过时弱弱地闪到了一边去,生怕她找上她一样。

    不管身后传来任何声音,宋小蝉始终没有回头。一路从门口走到里头的蔬菜区,没等埋头在菜地里认真除草的人抬头发现她,就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给你的,你还没吃的吧?”

    “……”

    对方明显愣了愣,摘下手套才迟疑着接过她手里的袋子,“谢谢。”

    “别客气。”

    饭菜虽然能吃饱,但是林弋正在长身体的阶段,时不时改善一下伙食丰富营养长得高。

    才没有怨念身高的宋小蝉在他旁边坐下,林弋洗干净手指,慢条斯理地从纸袋里拿出还有余温的包子,白软的大包子跟男孩白皙的手指头放在一起,看着赏心悦目。她托着下巴瞄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万万没想到后来居然神展开成这样了……

    她摸了摸下巴刚要说点什么,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宋小蝉和林弋都回头去看,刚刚才出现过的陈筠心睁着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无措又紧张地看着他们:“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说完也没走,好像受了欺负,眼圈发红水雾迷蒙全身都是戏。

    宋小蝉没吭声,林弋也默默地边吃包子边看她表演。

    两个观众都没有露出预期的表现,陈筠心也不见慌张,略咬着唇愈发可怜:“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就走……”

    “……”

    另外两个观众还是不说话。

    总觉得她的表情更纠结惹。

    宋小蝉跟她毕竟熟过一段时间,没反应也是意料之中。对方看似转身要走,实际一转身就莫名其妙一个平地摔,然后——

    坐在那儿就那样哭了……

    “……”什么鬼?

    她和还在塞包子的林弋默默地对视一眼,也是有点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