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33.心慌慌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花了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连着三个房间敲过去居然都没回应。她在走廊上愣了一秒,第三个房间便忽然伸出一只胳膊直接把她拉了进去。

    突然袭击来势汹汹, 她下意识反手一劈, 听见喊痛声才回过神。对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睡衣被她劈了个正着, 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她:“你居然敢对我动手!!”

    “……”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宋小蝉默了默,不想回答这种永远都在中二期少女的问题, 左右看了一圈就往外走:“其他人呢?到点吃饭了。”

    宋向晚此生最恨在她面前落下风, 见状立刻拦在她面前,眼睛一瞪:“别想跑!你还没跟我道歉!!”

    她忙着找人懒得计较,随手将她推开, 边往外走边从善如流地道歉:“哦。我力气太大了, 打到偷袭的你, 不好意思啊。”

    “……”

    宋向晚气得想挠她一脸道, 无奈自己胳膊细拧不过她。见她把门一开要往外走,头脑一热卯足劲喊了声:“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么!”

    她脚步一顿,她立刻好似抓到什么把柄语气得意起来:“你别以为我跟你一样蠢,你想打听什么我都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只要你求我,做到我满意为止, 那你要问的事情, 我通通可以告诉你。”

    宋小蝉回头一看,妹子翘着下巴比任何时候都得意, 似乎的确有点料藏在肚子里。她沉默几秒, 都有点不忍心击碎对方的沾沾自喜, 憋了一会儿到底没忍住:“你觉得我想知道什么?”

    “哼!反正是很重要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告诉你的!”

    “……”原来宋家的基因是有遗传的。宋小蝉一直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现在发现原来这一家子人的智商都不够用……她揉了揉眉心,瞥着对面那个得意洋洋的妹子,“那你觉得如果我用拳头威胁你说的话,你能在我手下撑多久不说?”

    环着胳膊忽然脸僵掉的宋向晚:“……”

    大获全胜的宋小蝉默默滚出门继续找人。

    一出房间就就碰上来找她的王成林,说是陆沉他们已经到地方了,让她把宋向晚带上赶快过去。她只好又折回房间给里头那个换了套衣服,抓着她往食堂赶。

    任何挣扎在绝对的武力下都是浮云,王成林一路保持敬畏的目光看她把宋向晚拎到目的地。

    后者被拖了一路心都碎了,金大腿一出现立刻扑上去嘤嘤嘤。

    陆沉被她糊了一身鼻涕眼泪也十分冷静。宋小蝉一边佩服对方的忍耐度,一边在他饶有兴趣的目光下给出一个笑容,顺手拍了拍身边脸色微僵的沈湛以示安抚——某人立刻蹬鼻子上脸,反过来牵着她的袖子不放。

    算他识相,没在这种场合作死。她假装没看见周承宣扫过来的眼神,跟在他后头亦步亦趋地坐下。身后的沈湛自然也坐在她旁边。

    这是陆沉一行人来j市的第一餐,虽然这几年一向提倡节俭,菜色和分量却也尽可能丰盛。席上坐着的基本上都是男性,只有宋小蝉和宋向晚两个妹子。

    大厨准备了一些自己酿的酒,华夏的酒桌文化自然少不了。周承宣长袖善舞滴水不漏,推杯换盏间气氛相当不错,连陆沉脸上都多了几分难辨真假的笑意。

    她坐在周承宣身边当背景,沈湛缩在她旁边当花瓶。两个人都努力吃吃吃假装隐身,不过她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吃到一半,还是有人眼神飘过来问:“这位之前没见过呀,怎么都不给我们介绍一下?美女一直吃菜多无聊啊!来我敬你一杯,咱们喝两杯嘛!”

    说话的是跟着陆沉来的三人里的一个,叫做赵正军。此时眯着眼在她身上打量了几圈,眼神颇有些猥琐。

    周承宣现在看着是大boss,不过林子大了总有几只鸟不听话。赵正军下午才见过她,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这会儿说话不过是不清楚她的底细看着好捏,想挑个软柿子杀杀他们这边的威风。

    对面唯一清楚她底细的只有宋向晚,小姑娘被她刚才折腾狠了这会儿眼神又鸡冻又紧张。估计很希望有人出来虐虐她,又怕回头跪了波及自己,于是抱着陆沉的胳膊乖乖当个洋娃娃。

    周承宣清楚她的性格,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立刻明白她的意思。假意打了个圆场就好似喝多了一般坐下来休息。反倒是沈湛看不惯有人欺负她,立时就要站起来替她出头,被她拽了一把还有些不高兴。

    对面有几个人眼睛一直盯着他打转他也没发现。宋小蝉把他往下一摁,见他略失落地瞥了她一眼,总算偃旗息鼓了,这才把注意力转到面前,笑吟吟地应付起赵正军来。

    “赵先生哪里的话,我们下午才见过。我酒量不好,平时很少喝酒,今天就以茶代酒,敬几位一杯,希望未来几天大家能够合作愉快,更上一层楼!”

    “哎,喝什么茶,你这不是看不起我么!来来来,满上满上!大家都看着呢,宋小姐不会叫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吧?”

    听说她喝不了,赵正军眼睛一亮,没等她说完便站起身给她添酒。

    宋小蝉越是推脱,他越是热情。桌面本就不宽,激动起来,赵正军一只手直接盖在她手背上,用力捏了一把,脸上笑嘻嘻地:“就喝一杯而已,你不喝不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陆哥面子!陆哥在这儿,你连敬杯酒都不愿意,难不成是瞧不起我们陆哥?”

    她还没说什么,旁边那货立马就要炸毛——怕功亏一篑,她只好做出盛盛情难却的样子同对方喝了一杯,那边登时一片喝彩。

    两人啰嗦半天,对面那个男人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她身上。他唇角微弯似笑非笑,宋小蝉被他看得浑身紧张,生怕对方说破提前搅局,干脆把后头的戏份省略,做出一副第一杯下肚豁出去的样子,杯子一扣直接进正题。

    “既然敬了赵先生,那其他人我也不能落下。这样吧,我们光喝酒没意思,我从小到大别的都不好,就是掰手腕厉害一点。哪位愿意来同我比一比,输一场喝一杯输两场喝两杯,不想比了就换下一个来,怎么样?”

    宋小蝉喝酒十分容易上头,自己都能感觉到脸颊一下就烫了。外人看来她一杯倒,说话都有点大舌头傻乎乎。周承宣还在装喝醉,沈湛被他压着起不来只能干瞪眼。想找麻烦的眼前一亮当然不会拒绝,赵正军眼睛冒光杯子一放就上来了。

    “行啊!也别说我欺负女的,我先让你掰三秒钟再用力,怎么样?”

    有人犯傻她当然不会拒绝。其他人见有热闹看,立马帮着清出两张桌子来。宋向晚眼神期待,王成林有点担心。她脸红红往另一边一坐,两人手刚碰上,赵正军还想调笑两句占点便宜——

    宋小蝉看着自己的手,傻乎乎地笑:“我赢了。”

    “……”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赵正军压根没反应过来,自然不死心。嚷嚷着刚才自己说话去了没认真,这一回摆开架势憋足劲,用力往下一压——

    “……嗷!!!”

    宋小蝉一脸无辜:“不好意思,我的力气太大了。”

    “……”

    明明手背磕在桌上痛得要命,偏偏面上只有一点红痕,赵正军吃了个哑巴亏,抱着手掌喊痛都没人信。其他人见她轻轻松松就赢了,反而笑他没用,或显摆力气或占便宜,个个热血沸腾袖子一挽都要上。

    宋小蝉来者不拒,一二三四笑眯眯地把h市剩下两个也撂倒了。她用的劲很巧,之前周承宣教她这么打人不会看不出伤,现在一试果然效果很好。

    赵正军三人痛得厉害却没有发飙的理由。掰手腕是他们自己答应的,谁能想到一个看着没什么杀伤力的一六零妹子却有一身不逊于力量异能者的力气?

    那边三人全部阵亡,她出了一口恶气心满意足,酒精上头扶着桌子有点飘。沈湛眉头皱了许久,见状刚要过来拉她起来,宋小蝉面前忽然罩下一片阴影。她一愣,抬头一看,正迎上一双如深海一般深不见底的眸子。

    桌对面的男人冲她微微一笑:“介意我跟你比一场么?”

    他笑得那样坦然自若,她下意识皱起眉。可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拒绝的理由。

    ——直到另外那个人握紧拳头,忽然往前一步,站到她的面前。

    “让我来。”

    他这样说着,回头看了她一眼,抿紧了唇。

    ——宋小蝉忽然心口一跳,莫名在这般的目光底下觉得心慌紧张,不知所措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