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32.嘤嘤嘤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末世后的势力构成比较复杂, 虽然都是以j市这边为首,但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有野心, 这个叫陆沉的就是其中一个既有实力又有头脑的代表人物。

    他所在的h市从整体实力上看稍逊j市, 但本身手段了得治下严明, 选举人才也不拘一格只注重实力。尽管个人作风颇为霸道桀骜,但许多想凭一技之长出人头地的人都会选择去他那里搏一搏。

    宋小蝉之前曾经耳闻过他的大名, 听来的话毁誉参半, 真正见面时却有百闻不如一见的感觉。别的不说,这个男人远比她想象中更神秘莫测,也危险许多。她从前不管对上谁都没怕过, 此刻跟他走在一起, 即使两个人距离不近, 对方的目光也并没有放在她身上, 可她无时无刻都有种被猛兽冷冷注视的心情。

    与之相比的是沈湛的异样。他在外人面前本身就是一张下巴朝天看谁都瞧不起的面瘫脸,此时情况更甚从前。连宋小蝉都能看出他眸中掩饰不住的冷淡防备,更不要说其他人。就算她一路都在努力握着他的手安抚顺毛,沈湛也勉力压下大部分情绪, 无奈h市来的人本就对陆沉十分推崇,哪里会放过这种小细节。

    这些人容不得别人对陆沉半点不敬与不屑, 自然瞧不上他这幅强自压抑的模样。王成林等人上不了台面只会在旁边边紧张得发抖边围观, 两边的气氛越来越僵,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她努力挑话头试了半天没有效果, 干脆自己也不说话, 反正打起来她也不怕他们。

    只是眼看要到目的地, 还是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

    前面不怕后面不怕,就怕在这里功亏一篑功败垂成,所幸最后这段路也是平安无事。一行人心思各异地到了目的地,他们这几天安排下榻的是一处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旅店,根据他们来之前的要求收拾了两个单间一个三人间。她是半路出家不清楚具体情况,又不能揪着状态不对的沈湛出头,只好趁他们在大厅休息时拽着王成林私底下问。问完以后又从他那里拿了钥匙,随后才把一群哑炮和爆竹领上二楼。

    “这段时间几位都住这里,房间之前打扫过。这几天如果需要清理房间或是其他问题和需要,随时可打电话给这位王先生。各位先看看有没有少了什么?”

    他们之前来过,地方熟门熟路,号码都不用给了。尽管如此,宋小蝉还是把房门分别打开给他们看了一遍。

    领头的陆沉自始至终面色沉静看不出情绪,宋向晚不敢说话,剩下三个虽然因为沈湛的态度不太高兴,但看他们老大的意思也没吭声。她这才舒了口气,把钥匙挨个交到他们手里:“房间里有热水,几位一路上辛苦,先洗个澡休息一下,五点我们再去吃饭。”

    其他人拿了钥匙不动,都在看另一个方向,那边的人却在看她。那道视线令人芒刺在背,她被盯得微皱了眉又无法忽视,努力平复一秒,才保持镇定若无其事地回望过去。

    后者目光锐利逼人,眸子里像是染了墨。明明一双眼睛冷漠无比,却对着她似笑非笑地勾了唇:“那假如我有什么需要……能不能打给宋小姐?”

    “……”

    那两个字尾音一拉长,听起来整个意思都变了。他身后那三人眼神瞬间意味深长,宋小蝉眉毛一皱,心里越发不舒服起来。

    沈湛现在的状况不对,望着陆沉的眼睛非常诡异,她怕有点状况刺激到他,因为这点事跟h市的人闹崩又实在不划算。这一路上被人莫名其妙气场压制这么久,那边那几个人又把她和沈湛当弱鸡,看过来的目光一直恶意满满,她本身就有点不痛快。要不是想着这件事是周承宣再三叮嘱的,而且主事人是沈湛,她说不定早就忍不下这口气了。

    想到这里,她尽管不太高兴,却依旧在宋向晚的瞪视下露出一个勉强真心实意的笑容,语气坚决地说:“那当然。如果是陆先生的需要,我一定会比别人更‘认真’对待的。”

    后者似乎没有发觉她略加重的字音,反而露出一个肆无忌惮的弧度,眼神也毫不收敛地在她身上扫了一圈。颇满意地扔下一句“那就好”,手指勾着一小串钥匙,长腿一迈干脆利落地转身进了房。宋向晚狠狠瞪了她一眼,也跟着进去了。

    剩余那三人提着行李也追了进去,没几秒便出来了。瞥了一眼他们几人,冷哼一声也回了自己房间。

    显然还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她也不在意,陆沉一走她就安心了,也不在乎对方是什么脸色。

    反正现在领头的是周承宣,他们再怎么不高兴也不可能一分钟把陆沉变成大boss压制她。让宋小蝉紧张忐忑的是陆沉的眼神和气场,又不是这几个没名字的路人甲。而且她有好搭档金大腿,自己没做错什么,沈湛也不过是态度冷淡了一点,干啥要对这种小怪低声下气拜托人家原谅自己别生气?她还没那么蠢。

    走廊上瞬间只剩下他们几个。王成林二人见事情终于结束,腿都要软了。两个人不敢再多刷存在感,道了声歉,便腿哆嗦着一起跑了。她和沈湛也跟着下了楼,只是没走两步,便感觉旁边忽然探过来一只手,一下子牵住了她。

    他的手心冰凉,之前握了一路都没热起来。她被他突然袭击也不吃惊,走出旅店后看了看他的表情,见他眸子里似乎回温不少,才慢条斯理开口问了一句:“现在清醒了?”

    “……”

    嘴唇紧抿神情淡漠的男人顿住脚步,扭头望了她一眼。

    那侧脸好看得像画似的,默了半秒忽然破冰。好像缺爱的小动物般一头扎到她肩膀上,长手长脚一伸过来就像粽叶包糯米,一下子把她整个人裹到了怀里。

    ……宋小蝉短暂缺氧半秒。

    妈哒这么大只还卖什么萌!!

    蠢货耷拉着耳朵,垂头丧气可怜巴巴地求抱求虎摸,宋小蝉也总算没在第一时间给他一个抱妹杀。她叹了口气,幸好这家伙自带清场buff,所到之处其他人都绕道走,也不在乎被人看见。原本想顺着他的意思伸手拍拍背安慰一下,不料胳膊一抬才发现自己错估了两人之间的各种差距,她憋了憋,到底忍不住一头黑线地吐槽:“……你用这个姿势之前考虑我跟你的身高差么?一头熊扎在一只兔子身上撒娇是什么画面?我特么喘不过气了!”

    正在酝酿情绪准备刷苦情戏回忆杀的沈湛:“……qaqqqq”

    ……憋这样!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挣扎的机会!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

    两个人这样那样地蹲在周承宣办公室讨论了半刻钟,等到已经冷静下来的沈湛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意犹未尽的宋小蝉才最终得出结论:陆沉是沈湛末世前就认识的好朋友,他有一个亲妹妹曾经很喜欢他。后来他和沈湛之间产生了一点误会,在这个过程里陆沉的妹妹因为一些意外不幸去世。陆沉以为是他的错,从此两人反目成仇势不两立。中间又发生了一些事,然后沈湛因此离开那个城市,之后再遇见时就是末世。

    而他被后来的好兄弟背后插刀,后来黑化暴走也有他的功劳。

    ……艾玛这种狗血的背景和纠葛放到电视剧里连最终大boss都能胜任,结果他说的时候一脸平淡,弄得她都没法把这部相爱相杀有你没我我杀了你但我爱你狗血大戏脑补完。

    安排两人第二次见面的始作俑者一再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把他安排去接待陆沉纯粹只是意外,不过她和沈湛都不相信。他之前就来过一次,那时沈湛差点都发病了。凭他这个脑子有什么想不通的?故意把陆沉提溜出来肯定是又有什么诡计。

    这样一解释很多地方都说得通了,只是陆沉的态度还是有些奇怪。

    姑且把他对沈湛的刻意忽视和针对都认作是对之前事情的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可对她的过分关注又是因为什么?因为她和他关系好所以也一起针对么?

    宋小蝉脑子里缺根筋还没联系到那方面,周承宣却已经恨铁不成钢地把看了他好几眼。态度明显到陆沉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所以说他还磨磨唧唧不告白纠结个啥?

    三个人叽叽咕咕讨论了半天,时间一晃就到了四点半。怕他到时候又情绪不稳定,她于是提出自己一个人先去,沈湛跟周承宣去食堂那边等着。毕竟今晚是这边做东请陆沉他们吃饭,早点准备比较好。

    沈湛不太乐意,无奈敌不过他们二人的共同镇压。尽管耷拉着脑袋同意了,漂亮的眼睛还不死心地盯着她一个劲眨。

    她最近跟他友情“蜜月期”,容忍度较高,之前被抱没还手就能看出来。此时见他那么黏自己,也只是很镇定地拍拍肩膀给了一个笑容:“我就离开一会儿,不扣我钱吧?”

    “……”

    妹砸永远不懂我的心怎么办在线等好急啊!!!

    ……心塞无比的沈湛趴在沙发上对着对方的背影哭成傻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