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31.很紧张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生命就像一场奇遇, 你永远不知道你从前遇见的人后来会怎样,也永远不知道你下一秒遇见的会是谁。

    在对方咄咄逼人穷追不舍的逼问下, 宋小蝉没有立即回答, 而是抬手默默抹掉脸上不知何时溅上的唾沫星子。她旁边两个人都看见了这个举动, 右边的眉头微皱,左边的恼羞成怒, 立刻反过来先发制人色厉内荏地责问她:“为什么不回答我!你是不是心虚了?”

    是啊是啊她好心虚啊, 抢了她的假未婚夫不说,现在不知道抱上了谁的大腿,还能理直气壮地上来跟她叫嚣, 她真是好怕哦。她翻了个白眼, 对这种人她连生气都气不起来。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在对方眼里都是狡辩, 索性顺着她的性子回:“是啊我跟他关系好好, 每天同出同进形影不离,吃饭回家去哪儿都是一起,整个基地的人都知道,怎么你有意见么?我跟他之间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啊?”

    说完根本不想跟她再纠缠,拉着沈湛的胳膊就想往那边已经看出不对的人群走。没想到宋向晚被她一句一句堵着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眼睛里熊熊大火烧了一片, 恨不得过来咬她,把胳膊往她面前一拦, 气势汹汹地喊出一句:“宋小蝉!!我是你妹妹!你居然这么对我!!我要告诉你爸妈去!!”

    她以为还是小孩子打架呢?多大的人了碰上打不赢总爱找爸妈。在宋向晚心里估计觉得这会儿还跟小时候那样, 只要她爸妈偏着妹妹说是她的错, 她就真的会认了不跟她争。白长这么大个子了。

    宋小蝉怜悯地望了眼瞎长这么高的堂妹,后者却以为她的眼神是示弱,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也不在意她的嚣张形象被“沈大哥”看在眼里,恶狠狠地威胁她:“知道错了那你就趁赶快松手!离我和沈大哥越远越好!我以后都不想再看见你,听见了吗!”

    她被宋向晚瞪了一眼两眼三眼,自己还没炸毛,旁边一只手被她挽着本来在陶醉的沈湛就有点憋不住。察觉到后者有要撅蹄子发飙的趋势,她立马拍拍他的手臂以示安抚。那边那些人也等急了,她也懒得再跟她争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不仅在对方恶狠狠的目光下把毫不反抗如坠梦中的某人胳膊挽得更紧,还好整以暇地看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哼哼。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啊?谁认错了?我怎么没听见呢。想告状你就去啊,他们就在基地里等着你呢。记得啊,去了以后一定要多强调几遍我态度有多坏多坏,行为有多不要脸可恶,好让他们气得不行,立马放下手边的事情过来撵我。别撵出门,这回撵远点撵到天涯海角都行。哦,我不用提醒你,反正这种事你做得多了也知道流程,行那你去吧,认识路不?要不要我叫个人给你带路?我还有正事忙,就不陪你玩了。乖,快去吧!我哪都不去,就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

    看她这种和从前无二的态度跟打扮,这几年过得应该还是很不错的。毕竟食不果腹的情况下还有几个人能保持这种欠揍的脾气?

    宋小蝉觉着自己把沈湛鼻子看天的性格学了个十足十,她此时的态度完全能用“有恃无恐鼻子看天”来形容。宋向晚大多数时候脑子都在短路,但偶尔也能灵光一会儿。在她心里对她的印象,估计还是离家出走前那种又讨厌又懦弱,随便怎么欺负都不还手的肉包子。现在看着她比她还嚣张的模样,一时间竟然也心里没底犹豫起来,没直接嗷嗷叫着像头狮子般冲出去找郑春秀。

    诶,别啊,她还想看她费老大功夫去找宋文斌他们,结果找到以后发现他们混得比她还不如时的表情。到时发现那帮人别说喊过来替她出头教训她,估计就连脱身都很麻烦宋,宋向晚的心情一定会很精彩。

    她正想风轻云淡地再补几句多踩几下她的痛脚,没想到宋向晚不晓得跟谁学乖了,居然知道带救兵。见自己嘴上说不过她又不能一个人去找郑春秀,她嘴一撅,竟然变了脸一副委屈相往回跑了:“陆沉!他们欺负我!你还看着干嘛!”

    宋向晚只比她小半岁,好几年没见,这说哭就哭梨花带雨的功夫还是一点没落下。宋小蝉对着她的背影望洋兴叹,目光不经意一抬,却迎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这人个子很高,穿了一身黑,被身后几个人捧在前面,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他肤色偏黑,五官不算精致,但轮廓分明线条粗犷,一身上位者的气势和沈湛周承宣截然不同。那双眼睛犀利得让人想起豹子,目光平平往这边一扫,都让人觉得呼吸一窒,十分凌厉。

    这个人气场不一般,她跟他眼神一撞感觉都能噼里啪啦冒火。宋小蝉莫名觉得被他盯着有点不舒服,好像还有点怪异的熟悉感,皱了皱眉便把视线挪向别处。

    哭哭啼啼跑过去的宋向晚对着他就像变了个人,泪眼汪汪又撒娇又卖萌地求出头。她找了一圈没看见她大伯一家其他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着这个男的的。那边又嘤嘤嘤又呜呜呜的,对方的视线便如同捕猎者般牢牢锁定这里不动。她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又想起两人这趟的来意,便往前拉着沈湛要往前走——拉了一把,居然没拉动。

    宋小蝉有些疑惑,回头看他:“怎么了?”

    “……”

    他一开始不知道她和宋向晚之间的关系,后来被她拉了一把就一直尽职尽责地在她身边当一枚优秀的背景板。此时不知怎么脸色忽然有些奇怪。停顿一秒后,都没看她的表情,直接反客为主反过来牵住她的手,往前一步把她挡在身后。

    她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牵着走了。

    沈湛人高腿长步子也大,她腿短,跟在后面趔趔趄趄深一脚浅一脚还没琢磨出来什么意思,他突然停下时险些刹不住车撞上去。头还没抬,立时觉得旁边又投来一束目光定在他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上。灼得她头皮发麻,心里因为沈湛怪异的表现和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陆沉”越发怪异起来。

    h市那边来了五个人,加上宋向晚陆沉一共四男一女。他们这边另外两个接待的汉子也刚到,她之前见过,此时正小心翼翼地站在他们后面不敢出声,恰好比那边少一个。

    这里来往的人不多也不少,宋小蝉头一抬正好撞上对方的眼睛。他本身就高,站在台阶上眯眼看她时越发像只黑毛豹子。她眉毛一皱,愈发觉得诡异:“你好,我叫宋小蝉。请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他本人还没开口,沈湛却先变了脸色回头看她。宋向晚原本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这会儿立马瞪起眼来,碍着陆沉没有太凶,语调却阴阳怪气,“搭讪的方式不要太俗~你以为谁都看得上你那一套呢?嘁。”

    这个陆沉也不知道跟她什么关系,两个人看着很亲密,她却又敢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对着宋小蝉和沈湛发飙宣告存在感。

    宋小蝉撇撇嘴没说话。她也不过是看他一直盯着自己感觉很奇怪而已,他不说就算了。转而看了眼表情怪怪抿着唇沉默的沈湛,又看了看后面根本插不进嘴的那两个,也不搭理一脸小人得志的宋向晚,往前一步帮着他开口想先把这摊子事理清楚。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小蝉,他叫沈湛,那边那两个是于鹏飞和王庆林,这几天你们的行程就由我们几个来负责。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几位跑了这么远也应该累了,我们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放好行李歇一歇,之后的事情再边走边说,你们看行不行?”

    说话间本来想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无奈他握得很紧,一双眼睛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脸色又难看,她也就没挣扎。只是说话的过程里那个叫陆沉的一直拿那种令人捉摸不透又说不清的眼神看她,等到她的话告一段落,他才出声问她:“你叫宋小蝉?”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低,音色偏沙哑,语调冷静又淡漠,听起来冷冰冰的,跟周承宣那种不说话都带着笑的人完全不同。离近了看发现他额角有道并不显眼的疤,很细的一条,加在这张脸上不会觉得突兀,反而平添几分男人味。她浑身好像爬了虫子般不舒服,勉强忍住别过脸的想法点了点头,却是一秒都不想多呆,希望立刻就能转身走。

    对方却好似一点都察觉不到她的不自在,眸光一动,唇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以一种和脸和声音完全不搭调的语气,紧盯着她悠悠然地开了口。

    “啊。我是陆沉。陆地的陆,沉默的沉。”

    很平常没有特别的自我介绍,可他在此时忽然笑了一下,莫名对朝她伸出了手,“你现在不认识我没关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永远记住我了。”

    “……”

    那个人在“永远”两个字上刻意拉长了调子,那种感觉听起来非常地不一样。好像有蚂蝗湿漉漉地附上了脊背,她没有伸出手回握,反而在那一瞬间毫不自知地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