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9.抱抱哒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客厅里, 沉默却像乳白色的灯光一样,无声无息地在他们之间弥漫。

    明明坐得不远, 眼神对视时, 她却觉得他眼里横着一堵遥不可及的高山, 让她再也无法从中探知对方的心情。而她心里好像堵着什么东西。这种滋味之前从未有过,在迎上那双黑色的、仿佛布了雾般暗沉晦涩的眼眸时, 就变得尤为强烈。

    这种强烈的情绪让她没有表露出不适时不恰当、对方也根本不需要的同情和怜悯, 反而在他眸色越来越淡,唇边的弧度也越来越浅时难以抑制地开口:“我不会。”

    “……”

    她的口气无比坦然,他听得一顿。面上强撑的不在乎在她的沉默下早就变成糊在脸上的纸面具, 此刻仿佛轻轻一触便能碰到底下胆小又脆弱的真实心情。

    宋小蝉看了一眼他的表情, 抿了抿唇, 把话说得更加直接:“你很清楚我的意思, 不用在我面前逞能说这种话。相反,如果是你本人希望我在知道这些后能够远远躲开你的话,那我当然——”

    他不自知地睁大了眼,她却笑了一下:“也不会听你的。”

    “……”

    沈湛的表情像坐了一次过山车, 由谷底突然升到最高点,松了一口气的神态几乎不加掩饰。发现她笑眯眯的目光时才别扭地扭过头, 忘了自己此时应该回答什么。

    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滟滟地漾开一片湖水, 她那颗小心脏糙了二十一年没发现什么毛病,在他轻飘飘的一眼扫视中居然久违地跳得有些生猛。

    宋小蝉几乎想上去摸摸头, 捏一把这个眼神又蠢又呆的家伙的脸, 动了动手指才压下这种诡异的冲动, 爽朗又直率地冲他笑起来。

    “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开心。坦白说,我之前的确一直很好奇,但是……如果一开始知道是这种事的话,也许我根本就不会问你。我知道让你说出这些真的很不容易,周承宣一直希望我能够当面直接问你,我现在明白他的意思了。”她握着拳头放到唇边轻咳一声,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从今以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不把你当什么雇主了,就跟周承宣一样,以后我们两个就是好朋友,你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找我,不开心想喝酒想打架都可以喊我,我随时奉陪!”

    ……喝酒打架这种事情他为什么要喊她啊为什么要喊她!!

    感觉自己一颗心刚从火锅里捞出来,又刺溜一下扔到水里拔凉拔凉的沈湛:“……”

    前半部分听得人心里暖呼呼的,又激动又偎贴,好像守得云开见月明特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可是后半段是什么鬼啊他为什么要跟一个妹子做好朋友!

    要做好朋友有周承宣那么一个碍手碍脚的不就够了,难道他还会抱着周承宣跟他告白亲他脸说喜欢他么!!

    沈湛被自己脑补的画面恶心醉了,抬头一看宋小蝉依旧一副浑然不知他内心活动,笑弯了眉眼又好看又呆萌的模样,一瞬间忽然有些懂了自己临走前好基友那个同情又可怜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他无法头一回对他笑得这么灿烂阳光这么“天真无邪”的妹砸说”,但是——但是要他说出“好以后我们做一辈子好朋友吧”这种蠢台词他也做不到啊啊啊!qaqqqqqq

    这种感觉简直虐心想哭,他差点真的哭粗来了,好半天才控制着嘴唇干巴巴地应了一句“哦”。结果妹子立马又冲他笑弯了眼睛。

    笑完还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啦,我以后会罩着你的,没人敢再欺负你了!”

    ……谁要罩!谁要她罩了啊!现在也没人欺负他,只有他欺负别人了好不好!!

    酝酿了那么久苦情戏,好不容易说完差点自己也给带沟里,结果说完以后想象中的安抚啊摸头啊抱抱啊一个都没有!只有“我们做朋友”!导演这个剧本不对啊!!

    沈湛心里含着两泡眼泪简直给跪,可为了和妹子的长期可持续性发展,他面上依旧只能不动声色,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般高冷地点一点头:“嗯。”

    宋小蝉习惯了他的这幅模样,完全不在意地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刚刚听了那么久她也有点渴了,一时间折腾这么久都快八点了,他们俩现在也算是谈妥了没有后遗症,她瞥了一眼他的表情看没什么情绪上的问题,就准备赶人下去。

    “快八点了,今天跑了一天了,你快回去洗洗睡吧,别回头没水了。”

    “……哦。”

    他坐在那儿还在琢磨自己那点儿小心思,没想到对方话锋一转直接赶他走了。沈湛一边怨念自己刚才是不是表现得不够惨不够纠结不够心如死灰,一边瞟着她的脸色默默起身。

    临到门口还是有些不死心,木着脸硬把自己掐出一副可怜巴巴生怕对方拒绝的模样,小心翼翼地望着她:“我能抱你一下么?待会下楼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

    莫名停顿一秒后,略显黯然地低头苦笑,好似不希望她误会:“还是算了。”

    汉语文化博大精深,这种欲说还休的方法在古诗词中时有出现,在妹砸面前也屡试不爽。

    他没把话说完,她反而能够自己脑补出全部情节。看了他一眼后,没有犹豫二话不说就来抱了他一下,末了手还在他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

    妹砸的气息扑面而来,头一回在她面前受到这种待遇,他简直觉得自己像被人扔到开水里,心内嗷嗷叫着整个人都烫了。

    ……被被抱了!!!

    她主动的!

    啊啊啊!!!

    沈湛瞬间空血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他浑身软乎乎,在她松开手后几乎是两脚不沾地地出门下了楼,一直到站在自家门口掏出钥匙把门打开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这么喜欢一个人,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一个女孩子简单纯粹、只是安抚性的拥抱,就激动到在床上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可他也非常非常庆幸,幸好因为有了这样一个让自己无法释怀无法松手的存在,才让他在重新回忆那些事情的时候,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被它们拉回从前那段记忆,再也不会被黑暗淹没。

    ——只是因为有她在他身边。

    ……傻到连做梦都要笑出来了。

    *

    经过这么一件事,在宋小蝉眼中,两人的关系可以算是就此缓和且定格了。

    她以前不知道对方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对于他的性格和某些习惯一直有些嫌弃和看不惯。可现在看起来,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他还能保持冷静,除了有点精分有点习惯性高冷有点傲娇有点酷炫以外,一点都没有报社想法地活到现在,实在也是非常不容易。

    要知道他拥有一个那么逆天的异能,虽然异能者越来越少,但只要他想,干掉其他人所有人成为世界霸主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遥不可及的梦,也难怪其他基地的人一直跃跃欲试试图抓他走。

    得知缘由后,从前纠结的很多东西都豁然开朗,反而能够放开心思和对方相处。

    她本身性格就比较大大咧咧,认定的事就不会回头。说好两个人要当好朋友,自然不会反悔。除了平时正经当保镖时更加尽心尽力,对待沈湛的态度也好了很多。这段时间他在她的镇压下一直老老实实准时吃药没发病,周承宣发觉这一点后,除了惊讶以外,还冲着她挑挑眉,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果然有些事情必须靠你出马才管用。”

    宋小蝉白了他一眼没理他,顺手还把跃跃欲试又要跳脚的沈湛一把摁住继续吃饭。这货始终不长记性,就算知道她跟沈湛的关系在那天后有所改进,时不时还是喜欢故意用暧昧的口气或动作混淆视线。她知道他的性格自然不会上当,另外那个家伙明明跟他认识那么久,却十有九中总是被逼炸毛。

    见她那么淡定还把沈湛制住,没了好戏看,周承宣也不觉得失望,瞥着她摸了摸下巴,笑眯眯地提起另外一件事:“下午h市那边又来人了,这回要来三天。我这几天忙着呢没空管他们,沈湛你帮我把他们打发了,就三天。”

    被她点名的家伙原本一边在宋小蝉的看顾下老老实实地扒饭,一边高(mei)冷(zi)脸(zi)地关注她的动静,听见“h市”两个字立马皱眉,不等他说完就想拒绝。他却抢在他开口之前又补了一句:“如果你能办成的话,那我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怎么样?”

    “……”

    要说的话堵在嘴里,沈湛抬眼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又随着他的眼神飞快地瞄了一眼旁边的妹砸,沉默三秒后,一半犹豫一半忍辱负重地盯着他问:“……就三天?”

    周承宣笑眯眯地打了个响指:“就三天。”

    “……好。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

    两人愉快地达成了共同协议。旁边吃饭吃得心无旁骛的宋小蝉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妈哒她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呢……

    是错觉么?

    她眯了眯眼,夹走最后一块周承宣爱吃的胡萝卜,瞥着他嘎嘣一声咬断嚼碎,吧唧吧唧咽进肚子里了——后者眼睛明明望着别处,却莫名打了个寒噤,假装无辜地笑着缩起了脖子。

    ……他这次真的不是想看热闹,是想帮助自己的好基友早日达成目标!

    对就是这样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