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7.这样么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神经粗不记事, 走在路上还想着回去要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应该怎么处理巴拉巴拉,门一开钥匙一放, 看见卧室里铺得又厚实又软乎的床, 今天跑了一天累了一天的后遗症都出来了。胳膊上腿上背上各种酸痛疲惫各种刷存在感, 她瞬间把别的事情都忘了,衣服一脱扑上去就睡了个天昏地暗。

    她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 人在真正熟睡的情况下是不做梦的。这一觉睡得踏踏实实比什么都舒服, 醒了以后眯着眼在被子里赖了半天都不想起来。

    仔细算算她才来j市几天而已,感觉已经发生了好多事。之前惦记的事情一直没做成,反倒是别的七七八八做了一大堆。等手头上的事情走上正轨以后, 还是得先去查查才行。

    她闭着眼边想边琢磨, 半梦半醒间也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居然闻见一股熟悉又久违的味道从外头传进来, 又酸又甜直冲她鼻子里来。

    ……嗷嗷西红柿炒蛋!她差点没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难道周承宣那个家伙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连饭菜都给她送了一份过来?

    西红柿这类蔬菜在j市因为培育得当,已经重新走回平民可接受的价位。鸡蛋贵点儿,还属于高岭之花的吃不起阶段。之前旅店老板娘为了省钱, 天天拿最便宜的饭菜搪塞她,她已经好长时间没吃过一顿正常又味道好分量足的家常菜了。

    原本睡了这么久就有些饿了, 这会儿宋小蝉几乎瞬间理智脱轨, 捞着被子蹬蹬瞪下了床。凑到门边往外一看——

    他什么时候来的?

    厨房里那个家伙正在往外盛菜,也许是热了, 他把外套脱了放在一边, 露出里头要肉有肉要瘦有瘦的好身材。上面穿着件贴身的毛衣, 下面是条黑色长裤。一头黑色短发被日光一打无比好看,两条又长又直的腿也裹得线条分明。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侧脸线条白皙又好看,更不要说他身上还绑了条她拿来打扫用的粉红小碎花围裙,卖萌指数简直一秒钟破表。

    看他盛菜洗锅的架势,居然比她还要熟练许多。

    下午去后勤领东西的时候看见锅碗,她以为大家都吃食堂也没在意,没想到他这会儿不但电高压锅,连油盐佐料都变出来了。

    不仅如此,他盛菜的动作还很小心没发出一点声音。再看客厅,餐桌上已经摆了两副碗筷,另外还有一碟清炒黄瓜,一份豆腐汤。虽然没什么肉色,放到现在都已经是很不错的菜色。闻这味道,吃起来肯定也不会差。她杵在门边吓了一跳,几乎怀疑他是不是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

    做这些时他全神贯注,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存在。盛完菜顺便把锅也洗了,放下锅铲后好容易舒了口气,拿手背蹭了蹭额上的细汗,转身端起菜碟正要送到餐桌上——刚一回头就看见站在卧室门边,身上裹着条被子的宋小蝉。

    目光对触那秒,他一呆,她也是一愣。两个人的心里似乎同时出现一种热油加了水,噼里啪啦溅了一锅的微妙心情,争先恐后地低了头沉默。

    僵持两秒,还是她忍耐不住肚子里的馋虫,抢在他前面开了口:“这些都是你做的?”

    大约没想到她并没质问自己第二次的不请自入,沈湛顿了半秒,才想起来回答:“……嗯。”

    嗷嗷!宋小蝉的眼睛立刻亮了:“我我我能吃么?”

    他有点难得地拘谨,嘴唇微抿,目光意外地没有别扭高冷,努力让自己显得柔和:“可以。”

    说话的功夫把最后一道菜端到桌上,两菜一汤摆在那儿整整齐齐,闻着香卖相也漂亮,味道肯定也赞。

    她的肚子咕噜噜一阵响过一阵,简直对他另眼相看。被胃支配大脑的家伙全然忘了两人之前的尴尬,差点鸡冻得叫起来。见状,不等他问要不要帮忙盛,她把被子一扔,自个儿就端着碗去了厨房:“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菜,碗筷都是你从底下带上来的?”

    他也去盛了饭在桌边坐下,闻言看了看她,重又低头:“会的不多,你尝尝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太淡。”

    宋小蝉端着碗眼巴巴等他坐下,按捺住流口水的念头说了句“那我不客气了”,甩开筷子就开吃。

    ……妈哒居然这么棒!!

    她眼泪都要出来惹!

    好长时间没吃这样正常的饭菜,一分的美味都变成了十分。再加上他手艺是真不错,普普通通只有油盐的蔬菜也做得清爽可口咸淡合宜,连大米饭都蒸得刚刚好。

    她本来饭量就大,瞪大双眼含含糊糊喊出一句“味道炒鸡棒”,说完以后顾不上说话,头也不抬一口气消灭了三碗大米饭,再兼黄瓜西红柿若干。

    直撑得肚子都快出来了,她才心满意足度拍拍肚皮,添了半碗豆腐汤放在面前小口小口十分恬静地喝。

    喝着喝着忽然打了个嗝,结果发现对面的沈湛一面动作斯文地喝汤一面也在看她。她后知后觉地老脸一红,居然被自己呛了一下:“咳……那什么,我饭量稍微有点大……你吃饱了么?”

    他递了杯水过来,宋小蝉连忙接过。相比她的窘迫,沈湛的眼神十分镇定。他心情看起来不错,说话间也没有平日里那种习惯性不由自主的高冷语气,反而刻意放轻了语调:“没关系,我吃饱了。你够了么?厨房里还有鸡蛋,要不要我再去煎两个?”

    “不用了……”

    居然还有鸡蛋,这货到底什么身份啊,难道周承宣把好东西都给自家好基友了么……她想着想着不小心舔了舔勺子,也没注意对方的脸色。一看时间原来六点半了,她居然睡了这么久。他不会是看她睡着了不好叫醒她,才干脆把东西搬上来做饭了吧?

    宋小蝉本来想问,扭头想起自己刚吃完人家总不能现在就赶他走,挠了挠老脸就有点问不出口。

    这会儿吃饱喝足大脑重新接上线,她总算回忆起那会儿在路上冲人正气凛然说的那番话。前脚说完跟人不熟,后脚人家做了菜她又吧唧吧唧开开心心地吃了,两相一对比,啪啪啪地打得有点脸疼。

    她没办法,只好轻咳一声,努力忽视他的注视,转而把空碗叠在一起,端起来往厨房跑:“你先坐会儿,我收拾一下。”

    沈湛仿佛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一样,也没抢着帮忙,反而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坐在那里看着她不动。她被对方看得头皮发麻,总觉得他是不是又要说什么了?她想着之前发生的那件事就紧张,一共五个碗两双筷子三只勺,硬是磨磨蹭蹭磨磨唧唧洗了十多分钟才不甘不愿地出来。

    这家伙脸长得好,就算只穿着件普普通通的高领毛衣坐在那里,光看侧脸都像幅画。她刚走过去他就抬头看她,眼神往这边一飘,宋小蝉鸡皮疙瘩一起来立马虎躯一震。

    ……这次如果他二话不说又扑上来,她真的会踢飞他下半身的幸福的!

    “你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妈哒盯得她说话都不灵光了!

    他瞥了她一眼,眉心那么一皱,她才看出他原来也在紧张。那十根漂亮的手指头在玻璃杯上攥得紧紧的,望着眼神却格外亮:“我有事情想告诉你。”

    她被盯得差点咬到舌头,结巴一下才应了一声:“……哦。”

    冬季的傍晚七点,窗帘外的天空早已一片黑暗。屋内的日光灯有些昏暗,宋小蝉坐在他面前,她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睫毛每对着他眨一次,他就觉得自己心跳快了一点。几句话闷在胸口重若千钧,仿佛这辈子都没有试过比这更令人紧张忐忑的时候。

    不是不担心她在知道这些以后会不会讨厌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但比起这些,他发现自己更怕在这一瞬间,或者这一秒之后——会看见她对自己皱起眉,露出像其他人一样,厌恶又冷淡的目光。

    沈湛不动声色地握紧拳头,深呼吸一口气,尽量把语气放平再放平,让自己的口气里听来没有任何多余的期待或期许,只是平常地说:“……其实我有异能。”

    “……哦。”

    宋小蝉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对她说这么一句话。在这个过程里他的眉心紧锁,显然更加紧张。

    ——可对沈湛而言,第一句话说出口后,在看见她的脸上没有出现别的神色时,他心下反而微微一松。随即就像打开某个开关,第二句第三句紧随其后,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我的异能很特殊。如果说每个人的异能都是元素构造不同的一股能量,我本身没有任何能量,但我能通过自己的意志吸取别人的异能,并且能在短时间内发挥出比他自身大几倍的力量。”

    “……”

    她显然吃了一惊,意料中的沉默没有打断他的话语,怕自己看见她的目光分心软弱,他干脆将目光挪向别处,一口气把剩下的说完。

    “……一开始这种翻倍的效果比较低,之后随着我的不断练习,带来的翻倍效果也越来越明显。不管对方拥有的是风系水系还是治愈异能,只要我想,任何类型都可以吸取。即使对方是变异兽是丧尸都没问题。我曾经用这种方法在那时消灭了非常多的丧尸,不会疲倦不会劳累。他们都以为人类找到了求生的办法——”

    “就在那时,后遗症出现了。”

    他握紧拳头,连自己都没有发觉,原本发亮的眸子在那一瞬间如同烟花骤然炸开般闪过某种情绪——下一秒,便彻底陷入一片死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