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6.沈先生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包子之所以是包子, 其中有点就是从来不记仇。别人打了你左边脸,气了几分钟, 过一会儿又忘了疼, 下回还是伸左边。

    纵使已经脱离包子性格很多年, 宋小蝉生气依旧永远不过三秒,一口气从三楼下到一楼她大脑就清醒了。

    虽然还是心塞周承宣拿她当道具刺激沈湛, 可那股分分钟掀桌友尽的气头一过去, 回头看见眼底透着些紧张,抿着唇快步追上来的沈湛,她也没了之前那股不管不顾先冲他发顿脾气的心思, 反而在心底叹了口气。

    要是她现在还没弄清状况的话, 那就真是傻了。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 这货被她揍了两三次居然还能瞎了眼或者审美独树一帜地看上她。他的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

    她干脆停下脚步, 目光落在后头那个人身上好好研究。宋小蝉平时不穿高跟鞋,这货净身高比她高了足足二十厘米,杵在她面前简直像堵山,能够帮她完美挡住除正午之外所有时刻的阳光。他人高腿也长, 腰细脸也俊。周承宣对自家好基友绝对没得说,不管穿什么都衬得人身姿挺拔玉树临风。脸蛋又白, 白里还透着点红, 嘴唇形状特别好看,小眼神端着那么一扫, 让人魂都要颤一颤。

    再看看她自己, 小时候营养跟不上, 不胖但是矮,身材也一般般正常人范围。五官普通清秀而已,异能队里摸爬滚打好几年,压根没时间跟宋夏语她们一样千方百计做保养。一张脸看着白,实际上肤质一般。腿就算了,连手指头也细细短短的一截,跟他那种又长又好看的钢琴家手指根本没法比。

    他怎么就看上她了?

    沈湛被她打量得有些无措,下巴端得越发高了,走路的姿势却差点傻乎乎地同手同脚。好容易发现不对调整过来,看似镇定地走到她跟前,目光却无法在她身上停顿超过三秒,四下飘忽,紧张到无法掩饰自己很紧张。

    藏在发际的耳根红了一片,熟透了一般。

    弄得她也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结果说完就后悔了。明明心里想的不是这句,可又说不出补救的话。眼睛里一半懊恼一半沮丧,却依旧没敢看她。只是略略垂下来望着地,里头如同盛着一片星光,眨啊眨,眨得其他人也跟着心跳起来。

    两人正好停在一楼的台阶下,这里从前是花坛,末世后被毁得七七八八,现在干脆一半种花一半种菜废物利用。她嗅着旁边蔬菜和泥土的气息,看了看面前那个下巴紧绷的人,他看她一眼又挪开,拳头握紧,好像刚刚被迫“摸”了周承宣胸肌的人是他不是她一样。说句话就挫成这样,宋小蝉都替他捉急。

    只是……

    在意识到自己之前误会了些什么后,现在的她其实并不想面对他。

    她觉得自己也需要一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冷静一下。更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在无意识中,也给了别人错误的暗示,随意得过分了。

    宋小蝉抿了抿唇,尽管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软,还有点微微的酸涩,语气却很十分平静:“沈先生跟着我有事么?还是你现在要出基地,需要我保护你?”

    “……”

    她之前没叫过他,一直都是“你你你”。中文博大精深,明明一个称呼一句话而已,二人听来都是不同程度的一愣。好似随着这样一句话,瞬间就扫清了两人之间所有曾有过的所有暧昧,理得清理不清的乱七八糟通通扔走,留下的只有他们最初也是理论上唯一的雇佣关系。

    他是雇主,她是保镖,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沈湛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说不出话,拳头松开又捏紧,嘴唇抿得那么用力,眸子里却亮了一簇小火苗。很难过也很失落,一边灼着自己,一边烧着她。

    宋小蝉被这样的目光望得有些不舒服,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今天才过了多久就发生这么多事,她本来对这方面脑子就不够用,这会儿更觉得混乱。沉默几秒等不到他的回答,干脆抛开不管,直接转身离开:“沈先生不愿意说就算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如果需要我工作,按之前说的那样电话联系就好了。回见。“

    话音轻飘飘地落在风里,随着她的转身,一下子便消散了。也许是吃惊也许是错愕,也许是自尊被挫的愤怒,在她望了他一眼然后离开时,身后并没有传来半个字。

    他始终停在原地,没有冲上来阻拦,也没有拉着她的胳膊质问她为什么突然态度大变。她的脚步一步步往前,越往前越冷静,越冷静越无法忽视心底某些复杂的情绪,好像做布丁的时候错把盐当成了糖,吃进去了就吐不出来。

    ……刚刚还在嫌弃别人进展太快啊。

    她摇了摇头不敢再想,用力吐出一口气,没有回头,脚步却越发地快了。

    *

    他绷着脸回了三楼。门一开,周承宣已经回到桌后办公,见他出现,立马撑不住挥着胳膊求助:“诶,快来给我揉揉腰,我自己揉不散,淤青了都要,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下手这么重……对了,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难道已经搞定了?”

    “……”

    沈湛也没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用异能自力更生,反而沉默地走到书桌前,接过他手中的红花油。这类常用药品这两年都有生产,毕竟在现在这样医疗器材和药品都不齐全的时候,稍微大点的病都有可能致命,他平时吃的那种药都是周承宣费了老大功夫才留下来的。

    这么想着,面对好基友毫无保留地对自己掀开的衬衫,衬衫下弧度明显的腰线旁偏麦色的肌肤,和上头那块显眼的淤青,他倒了点红花油在手上,双手对搓,抿着唇,稳住下盘沉声静气,一巴掌拍了上去——

    “……嗷!!!!!”

    毫无防备的周承宣瞬间发出了有生以来第一声也是唯一一声冲破屋顶的哀嚎。

    ……路过的工作人员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一巴掌拍得他头晕眼花半天爬不起来。男人的腰关系的可是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啊!!!周承宣嚎完了还在发晕,头回没风度到趴在桌上软得橡根面条,回头看见好基友一张波澜不惊的面瘫脸,有气无力得都快哭了:“沈湛你干啥呢!我我特么是让你给我揉开不是打我啊!你是要弄死我啊…………”

    沈湛冷静地看着他:“帮你擦药。”

    哪有这么给人擦药的……周承宣智商正常,一看对方这样一反常态的表情顿时明白他为什么这幅表现,一时间心都快碎了。

    他只恨自己之前干嘛手贱,如果早知道多了这么一个动作不但会被老搭档狠揍,连相亲相爱二十年的基友都对他柔弱的小腰下了手,那他刚才绝壁不会作死刺激他……妈哒这种蠢货活该打一辈子光棍吃一辈子狗粮!他再也不想带他一起玩了好么!

    本来是想省着异能使使苦肉计,免得这两个人闹翻了回来拿他撒气,这会儿周承宣再也不敢让他给自己活血了。心里想着回头让医疗队那个新进的软妹砸给他揉揉算了,头疼地收好红花油叹了口气。

    一抬头看见沈湛还是木着脸,两只黑幽幽的眼睛死盯着他不放,里头两团黑色火焰烧得他整个人都一激灵。

    纸老虎炸了毛也是只老虎,挠起人来可疼的了。他右边眼皮立刻跳了两下,连忙伸手按住,也不管自己后腰上的伤了,马上朝他露出一张笑脸,假装一无所知地探听消息:“你怎么这幅表情?进展不顺利么?我都牺牲这么大了……呸呸!我是说,你是不是还没告诉她你那些事?”

    差点嘴贱又提刚才那事,看他眼神一利他立马改口。话音未落,对方果然被像戳到心里的痛处开关,绷了许久的脸沮丧地垂了下来,躲过一劫的周承宣悄悄松了口气。

    “还没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知道怎么说这个知道怎么告白……他在心底嫌弃一下基友的双q,面上却端着脸若无其事地给他出主意:“说不出来想办法啊,你们俩之前在那边呆了那么久,难道一点事都没发生?她刚才过来找我的时候脸都红了。你不会亲她了吧?”

    番茄面瘫脸:“……”

    “好了不用回答了我懂了……”

    跟宋小蝉说的时候其实他是开玩笑猜的,此刻真的瞬间想糊这家伙一脸。早知道他真亲了刚才就不下那么大剂量猛药了,这会儿弄巧成拙还被揍了一拳糊了一掌……周承宣也是跪了。

    他捏了捏眉心也炸了:“连你有病人家都知道了你还紧张个啥?又不是不起来喜欢男的,她那性格哪有那么斤斤计较,最讨厌人磨磨唧唧骗她瞒着她才是真的!所以你直接说出来告诉她会怎样啊!!!”

    “……”

    沈湛看了他一眼,想象着那个画面,心口就好像有人敲鼓,砰砰砰一下比一下快。他捏紧拳头在原地站了半响,目光不知落在哪里,几秒之后,忽然转身向外走,只说了一个字——

    “好。”

    他愿意鼓起勇气再试一次。

    因为……那个人是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