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4.为什么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万万没想到, 原来沈湛那张面瘫脸下居然藏着这么一颗不安分的心!

    沈湛也万万没想到,他不过就是告个白而已, 妈哒不答应就算了还要被一顿胖揍赶出门外……什么仇什么怨啦这年头告白也要被打喔!qaq

    而且又关周承宣什么事啊……这两个人不是都信誓旦旦告诉他之前的订婚只是假的假的么, 难道他才是被骗的那个?

    脑补完年度狗血大戏的沈湛站在门边心塞至极。他做不出撒娇卖萌泪汪汪的表情扒在门上求放过, 又不能就此一走了之。内心纠结与外表高冷形成巨大反差,无奈这种表里不一性格在常年日积月累巩固之下几乎坚不可摧。尽管他非常想在此时不顾形象地扑上去挠门求重来, 沉默半响后, 终究只能慢慢地回身下楼——直到大门在寂静的楼道里发出一声无人阻止的轻响,将他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开来为止。

    门后的宋小蝉也随着这么一声动静,微微舒了一口气。

    坦白说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不知道如何描述才最准确。这种折腾人的情绪, 就好像夏天闯进久无人住的房间蒙了一头蜘蛛网。那蛛丝又粘又细又缠人, 偏偏夏日里出了汗, 一时半会又理不清。她站在门边立了片刻,恍然惊醒自己已经这样傻了很久,外头许久都没传来别的声音了,才想起捡起一旁歪倒的拖把, 继续闷头拖地。

    她把里里外外拖了个彻底,洗洗拖把又来了一次。直到地板上铮亮铮亮几乎可见人影, 才抹了抹额上的细汗收了手, 拿过抹布又去打扫卧室和厕所。

    之前没注意,后来才发现客厅大门后贴了张基地注意事项。公寓的热水供应时间统一在午间十点到十三点, 夜间六点到九点这两个时间段。供电从早上六点开始, 晚上十一点断电。供水不断。住户按实际入住人口分电分水, 一旦超过规定额度,则需要另外缴纳费用才能继续正常使用。

    大多数人现在不要说电视,连手机都没几个。娱乐活动很少,水电的限制时间和数目并不过分。之前在z市那边,住的地方都没这么多,这种配置已经算出手大方,宋小蝉也能理解。只是她动作比较快,打扫完以后浑身热乎乎的,出了一身汗也没水洗澡。没办法,只好用刚领来的电水壶烧了一壶水,草草擦了一遍,就穿了衣服从厕所里出来。

    出厕所前余光不经意一扫,忽然瞥见自己中午急着出门没来得及洗,扔在小盆里的一摞衣服,恍然间有些明白沈湛当时出来为什么脸色那么奇怪。

    只是蠢事是她自己做的,也不能指责对方眼神乱瞟耍流氓什么的。况且提到这个名字,刚平复了一会儿的心情又跟烧滚了的开水般咕噜噜冒泡。

    她顺势往沙发上一坐,松了松筋骨,一抬胳膊便瞥见电话旁那张龙飞凤舞的纸条。想起对方刚才那副异样表现,还有季心蕊看见他时的诡异反应,她屏住呼吸,不知怎么就开始给他找这样那样的理由。

    会不会他刚才也是受刺激了,不过这一次没跟之前那样犯病,只是脑子短路?所以她其实可以这么想,假如那时在他面前的的不是她是别人,比如周承宣苏正言,最不济钟诗柔王成林之类,他都会冲上去对着人家一边蠢笑一边亲额头,最后还会告白?

    ……好吧。她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这种不靠谱的理由连她自己都不信。

    可她又不能冲到对方面前问:你刚刚到底是犯蠢还是犯蠢还是真的犯蠢……

    越想越复杂,一会儿觉得是这样,一会儿觉得又是那样。在沙发上呆了半响想不出个头绪,犹豫了一瞬,干脆决定出门求助。

    宋小蝉觉着他不可能是真喜欢上了她,毕竟他们才认识多久。第一次她就把他揍了一拳,第二次故意把棍子扔他面前吓唬他,第三次又把他吓了一跳,之后还把他当沙包一样扛来扛去背来背去……按理说只要是个自尊心强的汉子都不会喜欢她这种态度,之前在异能队有个特别大男子主义的人被她救了一次,不但没有感恩,反而虎着脸背后不知道说了她多少句风凉话,后来被周承宣好好教训了一顿才老实下来。

    所以他应该也不会口味那么独特吧?

    她边下楼边在思考这个问题,结果越想越没底,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却不知道自己刚揪着呆毛抬腿出门没多久,觉着这个距离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前脚便有个人绷着张脸,以一副霸道总裁帅灰起的风格,光明正大地尾随在她身后行着宵小之事。

    她走得快,他就跟着快。她沉思着慢下来了,他也跟着慢。一路上努力做出风轻云淡“纯属顺路”的模样,看看天看看地偶尔才看一眼前头的妹子,好让外人看起来自己这幅表现不至于太突兀——可是谁会觉得这一幕不突兀!

    妈哒基地金字塔尖上谁都不敢挑衅专属大boss的吉祥物吃错药,在一个妹砸后面偷偷摸摸跟了一路,路上不知道掉了多少下巴眼镜……也就只有宋小蝉这种做起事来全神贯注的人没有发现。她后面自以为掩饰很好的蠢货还在沾沾自喜,不知道一直以来自己能占上风都是周承宣为了照顾他的智商迁就自己。好容易看见妹子没继续往前走,而是顺着某栋楼的楼梯上去了,他还喘了口气,觉得自己这一段路藏得真漂亮√

    只不过躲在树后看清楚这是哪栋办公楼、宋小蝉进了哪个办公室,他就有点傻逼了。

    ……说好的没问题呢!

    难道二十余年好不容易动回心的妹砸真的跟他打娘胎就认识的好基友在一起了……那他到底应该戳死拉着自己暗恋对象脱单的基友,还是戳死觊觎基友女朋友的自己?

    沈湛躲在树后哭晕了。

    *

    宋小蝉一到地方,熟门熟路地上了三楼。到门口敲敲门,里头一应声,抬脚就进去了。

    屋里果然和她走时一样,只有周承宣一个人,正戴着副外表很斯文实际很败类的眼镜在看什么东西。此时见她出现,他放下文件默默跟她对视。看她木着脸进门,又木着脸在沙发上坐下半天不吭声,一副难以开口又纠结矛盾的表情。他眉毛一挑,一副“就算你不说话我也懂了”的模样,开头都省了直接问:“你们俩又出什么事了?”

    面对老搭档这么一张脸,想到刚才被抱那件事越发心塞。宋小蝉恨不得扑到搭档怀里多蹭几把,转移注意力忘掉那种诡异的感觉。但想到周承宣可能有的反应,她忍住冲动,好半天才绞着手指头,默默地憋出一句:“……我我把他揍了一顿。”

    “……”她明明说的是句很正常的话,可周承宣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她此刻的神情,镜片后的眸子似乎闪了闪,居然诡异地沉默了。

    ……妈哒为什么要沉默!为什么要沉默!她就是揍了他一顿而已!他沉默难道是在表示不满么!!说好一辈子做彼此的小天使呢!现在是要见色忘友翻脸不认人了么周承宣!!

    不晓得为什么就是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宋小蝉越心虚越愤怒,恼羞成怒怒气值uu满槽差点一拍桌子炸毛,熟知她性格也熟知她弱点的周承宣注意到这点,立刻挑挑眉嗤笑一声,一句话截断她蓄力已久的大招——

    “他抱你了?”

    “……”这货难道千里眼么!她努力绷着脸以示愤怒,大声回答:“没有!”

    周承宣完全不管她继续嗤笑:“哦,还跟你告白把你吓懵了?”

    妈哒!!!她一拍桌子:“……完全没有!”

    “然后你想到我和他的关系觉得他一脚踏两船,于是揍了他一顿?”

    宋小蝉木着脸咬紧牙关战到底:“……根本没有。”

    他立马打响指:“全中。”

    “……”

    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周承宣!就算知道就算了!一定要全部说出来么!!

    她鼓足勇气要发飙,一拍大腿把自己疼哭了,抹了两把泪,到底心塞。毕竟头回经历这种事没经验,再糙的妹子碰上这个也有点委屈,再加上看周承宣态度估摸着自己之前肯定也猜错什么了,于是抹着抹着,就真哭了:“他还亲我额头……”

    语气委屈扒拉的,难得有几分这年纪女生该有的软软鼻音。周承宣跟她认识这么多年,几乎就没见她哭过,一时间也有些措手不及。坐在桌后呆了两秒,才想起摸出纸巾坐到她身边,默默地递了过去。看她把鼻头擦得红红,不觉有些局促地轻咳一声,难得心虚地在她面前解释起来。

    “没事啦,我跟沈湛认识好多年了,小时候都一起洗过澡,要在一起早在一起了。我俩完全是很纯洁的基友关系,之前就是跟你开玩笑。你不知道,我跟他认识这么久,头回看他对谁这么上心,你没跟他过来的时候他就成天念叨。他自己不知道,我看得很清楚,所以才故意透了透话……他情商低没脑子,你也知道他表面上看着很厉害,实际就是个纸老虎。小时候性格还很开朗,比现在更蠢,我成天吓唬他他比一般人多了个东西他也信……”

    说一半发现自己被她眼泪一吓唬居然漏底了,再看她擦了半天哪里有哭的样子,周承宣脸色一变立马就想补救,没料宋小蝉不给他机会,直接问出自己心底憋了许久的问题:“那他后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基地里的人为什么都那么怕他,躲着他走?”

    “……”

    酝酿好的话语堵在喉咙里。

    他看了她一眼,目光沉沉,好像阴天的夜晚,幽深黑暗,没有半点光亮。半秒以后,居然就这样一言不发地,也沉默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