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3.么么哒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即使宋小蝉已经表态, 按理说,王成林等人还是该带她去询问一下事发时间她在做什么, 以确定她是真的和宋家人没牵扯恰好遇上, 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毕竟沈湛周承宣他们还没带她正式亮相, 之前食堂和基地大门前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在场还有很多人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此, 她的速度并不快, 几乎没等王成林开口,刚踏出去两三步,被风一吹凉飕飕的脑子就彻底冷静下来。宋小蝉舒了口气, 就势停在原地等他们过来, 不走了。

    知道大势已去, 宋文斌郑春秀等人或沉默或叫骂也开始吵嚷起来。本该是顶梁柱之二的裴向文被人拎小鸡似的抓在手里只会喊疼, 她都有点怀疑自己之前怎么瞎了眼看上这货。

    宋睿哲不愿偏帮父母也无法和他们对立。陈筠心一直缩小存在感装背景板,宋夏语不甘心就这样放她离开,却又怕这个一根筋起来只会用武力的妹妹真的动手——

    她之前也不是没做过这种事。

    所以尽管气得简直要扔高跟鞋了,她依旧没敢直接翻脸, 色厉内荏地在原地跳脚:“你在胡说些什么!爸妈和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你扪心自问,之前跟男同学出去玩疯整夜夜不归宿的是谁?替你隐瞒还被爸妈误会的是谁?拿着家里所有的钱一声不吭跑了的是谁!交往男朋友不到三天就想着跟人做那种事的又……啊!”

    她话没说完, 身后忽然飞来一个空的矿泉水瓶, 砰地一声准确无误地击中她的后脑勺。

    宋夏语毫无防备,突然被砸中, 瞬间捂住脑袋尖叫一声。见状, 郑春秀立马不哭了, 和宋文斌一起赶到女儿身边察看伤情。见只是普通砸了一下没什么事,三人才松了口气,宋夏语回头看见后面那个脚步慢悠悠的人,气得不行:“是你扔的?你凭什么打人!”

    乖女儿被砸,宋文斌二人气得不行。前者嘴笨只会吓唬,后者这几年好日子过惯了许久没受这等挫折,一拍大腿简直气疯了,差点冲上来揪着他骂:“就是!你什么人?!无缘无故打人算什么道理!还有没有王法了!天爷啊……我就这么一个乖女儿,平时乖乖的从不惹事生非,现在走在路上都被人打,这是什么道理喔……你们这是啥基地!我要去告你们!!”

    母女二人纵使身形不同年岁不对长相各异,瞪眼叫骂的模样却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果然亲母女,一毛一样。

    难怪她跟这两个人做不成母女姐妹……默默围观又恰好被“就这么一个乖女儿”剔除在外的宋小蝉拍拍胸口,庆幸般地松了口气。

    罪魁祸首依旧一副“有钱帅比”的模样,脚步也不紧不慢,见她们这么问,他脚下不停,轻飘飘地瞥了对方一眼,一脸高冷:“手滑了。”

    “……”

    态度辣么嚣张酷炫,明显不准备负责。不过谁叫这位在这里的确有横着走的资本?一时间知情或不知情的围观人士都因为他的态度沉默了,就连本来想出面的王成林在看见他的脸后也站住不动,而怒火中烧的宋夏语却没有察觉这点。

    她平时在异性面前表现都很得体,这会儿被宋小蝉刺激了一次又被他砸了一回,就好像点了引线的爆竹,只差没把鞋脱下来砸人:“手滑能扔人头上?你有病啊!”

    他已经在大部队面前站定,闻言眉毛都没动一下,下巴微扬态度冷淡,很干脆地承认了:“对。你能治?”

    围观人士:“……”

    宋小蝉捂了捂眼睛:……凑表脸!

    基地自家人都知道这位是真有病,平时谁都不敢随便刺激他。再加上之前的一些事,往日里都当尊大佛敬着,可宋夏语不知道。

    她以为对方拿他开玩笑,气极了一脑袋披肩发都要炸成狮子王,手指头抖了半天说不出话。见状,一向秉持“女儿生气就是自己生气,女儿受委屈就是自己受委屈”的郑春秀二话不说,把头一低,嗷嗷喊着“我跟你拼了”,和之前跟邻居大妈打架一样,卯足劲像颗身形硕大的炸弹般向着对方直冲过去。

    这一下要撞实了没几个人受得住。这位要在他们面前出了事,在场的人可能都要有点小麻烦。

    王成林等人一时间脸色都变了,无奈他们反应过来时郑春秀已经冲了出去,这么短的距离再想拦住她就来不及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往前一顿猛冲,临门一脚,忽然有谁横空插-进来一只胳膊,随手一拉帮她改了个方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拉完以后顺势挡在某人身前,木着张脸被迫接受万众瞩目的宋小蝉:“……我是他的保镖。”

    所以她拦住对方的理由只是因为如果他在她面前被打了,那她是要扣钱的……

    宋小蝉看见她低头就知道不妙,抬脚就赶了过来。和刚才一样,这次又是宋睿哲第一时间跑去扶起维持不住平衡扑倒在地的郑春秀,陈筠心愣了一下也跑了过去。最该过去的宋夏语却站在原地,一脸心痛,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大义凛然:“那是你亲妈啊!你居然这么对她……妈的心里该有多痛啊!!”

    压根没有去扶郑春秀的意思。

    宋文斌也背着手站在原地,一脸不满地看着她。

    她也没说不是啊,她就是不认而已。见状,宋小蝉早就淡定了,此时仍旧默默地看着他们不接话。该说的她刚才已经全说了,如果不是这个姿势正对着他们,她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身后那人似乎觉察到她心内微妙的情绪,沉默一瞬,忽然向前迈了一步从她身后走了出来,直接对上眼神愤恨的父女二人。

    他比宋夏语宋文斌都高,这样看对方完全是俯视,脸上却依旧一副高冷酷炫的神情,语气也很平静,说了一句:“你骂人。”

    “……”

    对方有点懵,显然没联系上自己刚才说的话,以为他说的是之前的事。宋小蝉则木着脸假装自己是背景板,压根一点一丁点都没听懂他的重点而且已掉线。

    见他们不说话,他顿了顿,又说,“我从来不打女人。”

    他说得很自然,宋夏语弄不清楚对方是在解释还干嘛,没有立刻接话。他等了半天,发觉始终没人给出多余反应,抿着唇,慢条斯理地把后半句说完:“但是你不是女人。”

    “……”这句她听懂了。

    宋夏语低头看了眼自己34d的不能描写部位,把胸一挺,彻底炸了。

    *

    这货不犯蠢不装死的时候简直帅灰起。只差浑身上下贴满“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几个大字。

    然后人家还真的不敢上来打他。

    ……啊啊好羡慕!

    没有身份限制可以毫无冷却时间各种放大招,旁边还有宋小蝉这么个拉仇恨挡攻击的,事情的结果当然显而易见。这么一只粗大腿金大腿站在那里,不去抱反而拼命攻击,带走他们的王成林都有些不忍直视,差点想说你们既然都能进来偷东西,怎么就没时间去研究一下基地里的人员构成,以及在这里谁才是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人呢……

    宋小蝉的不在场证明有沈湛一句话自然轻松解决,从此她的身份也就顺利定义在“boss的好基友的保镖”上,通过在场八卦人士在基地里宣扬开来。宋家人包括陈筠心在内都被王成林带走,虽然不至于真的弄死,做一段时间苦力应该是不会少的。

    他们被带走前,沈湛神色莫名地瞥了她一眼,似乎在问她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就算要打招呼她也不会再在这个地方做蠢事好么?她也懒得问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家情况的,瞟了他一眼,也不看那些人了,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后勤中心迈步。

    被扔在身后的家伙也不生气,立马跟了上来。不紧不慢地缀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既不会被甩掉,也不打算追上她。

    她起初想说他吃饱了撑着跟着她干啥,想想这货刚才还帮自己出了口气而且打脸爽歪歪,犹豫一秒后,索性放下不管,反正后面没长眼睛看不见。

    到了后勤仓库,报完名字一看,要拿的东西还挺多。被子毛巾盆盆桶桶,还有一袋衣服。

    周承宣当年订婚时帮她买过衣服,对她的喜好和尺码都很清楚,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挑的。宋小蝉左手提衣服右手拿桶,伸手想先把被子抱怀里再去拿杂物时,身旁有只手却抢在她面前把被子提过去。见她看他,还眉头微皱略嫌弃:“你这么矮,抱着这个能走路?”

    “……”呸!

    她翻了个白眼,也没不识好歹,拎起另外一袋杂物,在后勤人员微妙的注视下走了。沈湛一米八的个子提着被子在后面跟。一边跟,一边老大爷似的念,“你要不把衣服也给我,啧啧都拖地了。你这么矮那么多东西干啥。行了我不说了……=皿=”

    宋小蝉瞪完他继续走。结果他消停了没几秒,没头没尾忽然又冒出来一句:“你救了我三次了。”

    然后呢?

    她没吭声,等了几秒也没等到后半句,有些疑惑地回头一看,他背对绚烂的霞光,停在那里不动。大片大片深深浅浅的红色在天边蔓延,而他站在那里,睫毛微垂,似乎猴子说抿着唇不说话。

    ——而那张脸,竟仿佛也像这晚霞一样,慢慢地红了。

    *

    憋到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你救了我三次所以我要以身相许#这种台词……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对着这么一张坦然无辜,明显对自己无意的脸说出来。

    沈湛之前从未在这种事情上头疼过,甚至他以前觉得自己估计这辈子都不会遇上能跟他看对眼的人。活了二十多年头一遭遇上个让自己心里砰砰跳的妹子,偏偏妹子眼里压根没有自己。不得不说,这的确是十分让人扼腕的事情。

    两人费了千辛万苦好容易回了宿舍,路上因为想太多而精神恍惚的沈湛还不小心被楼梯绊了,结果就在自己暗恋对象面前摔了一身灰。

    ……啊啊真是不想活惹!

    他外套围巾上全是灰扑扑的一片,连头发和脸上都有。一路上各种羞愧纠结小媳妇似的提着被子跟着半天,再也没脸提以身相许这件事了。

    宋小蝉心眼大神经粗也没往别的方面想,当时把弱鸡从地上拉起来后嘲笑了一句就继续往前走。她急着要回去整理东西,这几袋东西对她来说虽然不重,但勒着手掌心还是挺不舒服的。到了门口后,她先把钥匙摸出来开门,把东西往客厅边上一放,转身给他拿了条毛巾:“自己去擦擦。”

    这里住宅的大致结构都一样,沈湛对环境不陌生。只是看摆设和他那里不同,也有些新奇。虽然之前也不是没来过,不过那时候她还没住进来,除开之前她洗澡那次意外,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进来。

    新奇之外还有点拘束,一看见浴室他就想起中午发生的事,面瘫脸有点绷不住。幸好她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把毛巾递给他以后就开始整理房间。

    沙发之前擦过很干净,宋小蝉拿了把扫帚扫地,见他拿着条毛巾站在那里傻望着她不动,好像没反应过来她给毛巾干嘛用的,她眉毛一皱有点小嫌弃:“让你洗脸你还不去?站这里发呆干啥,要我给你洗么?”

    “……”

    沈湛默了默,脑子里忽然出现许多不能描写的甜腻画面,他立马状似冷静头也不回地回身钻进洗漱间,只是那速度就跟后头有人追着踩他尾巴似的。

    说他一句他就脸红了,这货什么时候羞耻心这么重了?

    她瞥了一眼想不通,抛到脑后继续干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里头出来,看架势擦得很彻底,连发梢上都有湿气。那几处呆毛被水一捋,软软地耷拉下来,衬得他那双黑汪汪的大眼睛有点傻,像穿了衣服的哈士奇。

    咳。宋小蝉轻咳一声,抛掉杂念专心打扫。只是沈湛进门以后好像格外傻,从洗漱间出来,又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看她扫地。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催了一声:“你傻站着干啥?过来啊。”

    刚刚在里头不晓得看见了什么,此刻依旧脸红红傻呆呆的沈湛看她一眼,默默跑她面前站好。

    “……”宋小蝉拄着扫把翻了个白眼,“你傻啊?我让你过来站我面前的么?你在这我怎么扫?坐下!”

    沙发就在他屁股后面一点,她抬手按在他肩膀上往下一摁,这货也不知道往后退,木着张美色十分的脸,扑通一声就被她按倒了。

    ……这蠢样真的好像穿了衣服的汪。

    她有点心塞又有点小萌,差点伸手摸摸他红通通的耳朵,沙发上那个被妹子一只手摁倒的弱鸡却已经回过神来,并且开始炸毛。他居然被妹子摁倒了他的内心悲愤无比!沈湛立马调回酷炫狂霸拽模式,绷着张脸看起来很厉害实际上很心虚地看了她半天:“……我刚才还没说完。”

    在他缓和的时间里,宋小蝉心跳加速的劲头都过去了。她也不看他了,把扫帚一扔换了拖把开始拖地,闻言头也没抬:“没说完你说呗。”

    ……说就说!不就一句话而已!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他深呼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二三四秒,卯足了劲憋足了力气,拳头都握紧了,要说的话从脑袋滚到喉咙里滚到舌头尖上了——

    “砰砰砰。”

    有人在门口敲了三下。宋小蝉立刻把他抛在脑后放下拖把赶了过去:“来了。”

    鼓足气的沈湛噗地一声破了,瘫在沙发上泪流满面。

    就不能给次机会嘛!!还能不能愉快地以身相许了!!!

    门外是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估计比宋睿哲还小一点。长相很可爱,说话也很有礼貌,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你是新搬过来的姐姐么?你好,我叫季心蕊,我们家住楼上。之前的郝叔叔搬走以后,这里都好几个月没住人了。妈妈说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让我来跟你问声好。”

    宋小蝉有段日子没跟这个年龄的小女孩相处,再加上没想到会有邻居拜访,一时有些措手不及,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她笑:“我姓宋,叫宋小蝉,你可以叫我宋姐姐。我刚搬过来,里头还没收拾好,挺乱的,下次收拾好了再请你来做客。”

    “没关系,妈妈只是让我先来跟你问好,等下次宋姐姐不忙了,我再来邀请你去我们家做客。你喜欢吃南瓜么?我妈妈会用南瓜做好多点心,可好吃了,下次我带过来请你吃。”

    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很讨人喜欢。两人站在门口说了几句,她正准备告辞,目光不经意往她身后一扫,便看见屋内正坐在沙发上,眼神平静望着这里的人。

    在她看来这个场景没什么不对,沈湛要是过来打招呼才叫奇怪。可季心蕊却瞬间瞪大眼。那一秒钟她的表情分明是要尖叫——险险地把那声音掐在喉咙里后,却连道别都顾不得说,结巴着丢下一句“我我先走了”,随即脚步飞快地顺着身后的楼梯飞奔而去。

    蹬蹬瞪的脚步声上了楼,连一句对话都没听见,便传来一下重重的关门声。

    嘭地一声,再也没有别的响动。

    宋小蝉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莫名地,好像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回头去看对方的表情。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将目光移向那个自季新蕊出现起,就收起所有表情的人。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侧脸冷淡得过分——好像又回到了两人之前一同去食堂时的模样。平静,冷漠,没有表情,也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就算是那双刚才还能用黑汪汪来形容,把她萌得不要不要的眸子,此刻也幽深一片。仿佛不管其他人在他眼前做了什么,他都看不见听不见,无所察觉,无动于衷。

    她微妙地紧张起来,想起刚才和宋家那群人纠缠不清,他突然出现时,王成林等人的脸上除了刻意的紧张之外,居然还有些许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之后宋家人被带走,按例她也要去询问一番时,他们也一直拖拉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直到他面色淡漠地主动说了一句“她和我刚才一直在办公楼,这事跟她没关系”,王成林才像大大松了口气般,连话也不敢说,点点头就领着人跑了。

    想到这里,宋小蝉忽然看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做什么才好。

    即便脑中转过无数个想法,外人看来她也只是错愕地呆了一瞬,随即一脸自然地关上门,转过身冲他笑了一下:“好像是她妈妈在楼上叫她,急急忙忙就跑上去了。这个年龄的小孩最活泼了,我跟她一样大的时候还在异能小队里打丧尸。小时候被压抑得狠了,那会儿叛逆期,也是天天跟领队吵架,还是周承宣一直帮我打圆场呢。说起来,你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故作轻快的尾音很快散在空气里,他却依旧神情冷淡一言不发。如同一颗小石子悄无声息地没入深不见底的水里,连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她头一次发现他脸部的线条原来这么凌厉,之前只是觉得他不说话时看着气场很强,现在才明白……原来他真的沉默了,连她都会觉得心慌。

    沈湛根本不回答她的话,好像没听见一样。她深呼吸一口气,还想再说点什么调节一下气氛,让他轻松起来回到刚才那种状态,他却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那双眼睛似乎罩了层灰玻璃,里头藏了很多内容,她看不分明。宋小蝉才刚一愣,便看他勾起唇,很难得地笑了一下。眼尾微扬嘴唇微翘,非常好看:“你救了我三次。”

    竟然又把之前那个话题捡了起来。

    她呆了呆,被他这样突然的反应弄得心跳加速整个人不太好,捂着砰砰砰的心脏差点没回过神来,两三秒后才似疑问似惊讶地“啊”了一声。

    沈湛也不在意,只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长腿一迈绕过茶几,站到她面前。

    这货好像突然开了挂,她莫名没法直面他的眼神,被逼得一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她身后是刚关上的门,半米远的地方有把歪倒的扫帚。对方的目光居高临下气息近在咫尺,她差点下意识夺过旁边的扫帚护在胸前。

    ……战斗力再强也是个妹砸,平日里弱鸡相的家伙忽然气场大开荷尔蒙爆棚,换谁不得心里咯噔一下!

    她心里咯噔噔噔简直噔成一部交响曲,沈湛的动作却慢条斯理。

    他站在离她那么近的地方,不伸胳膊也不干别的,就是跟堵山似的堵在那儿。等她逼急了都要一勾拳把他打出几米远,他才忽然一低头,飞快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宋小蝉猝不及防被亲了个正着,把眼一瞪立马就要挥拳,沈湛顿时眼疾手快托着她后脑勺往怀里一摁,瞬间抱了个满怀。

    “所以我要以身相许啊。”

    ……妈哒这个语气居然顺理成章般很开心!

    空有一身蛮力,无奈身后的门限制了发挥,面前的人又死皮赖脸硬抗着让她揍,一瞬间感觉自己挖了好基友墙角,宋小蝉又怒又气恨不得分分钟帮他切腹自尽!

    她狂躁得门都要踹了,见他死赖不动,直接把人抱起来往沙发上一摔,一拍桌子塌了一半,咬牙切齿炸了毛:“……没吃药你去吃啊!你想过周承宣的感受没有!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么!!”

    “……”

    他告白关周承宣什么事……摔得七荤八素好容易回过神,一抬眼劈头盖脸又是这么两句话,沈湛看着面前那张被她一巴掌拍塌的桌子,两眼一闭,眼泪都快下来了。

    ……救命他只是想活着告个白!!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难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