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1.渣渣渣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她眯了眯眼,朝人群中一看,除了抱着她的母亲郑春秀,她爹她姐她姐夫她闺蜜她小弟一二三四五一个不落全都在。其他人情绪各异,只有她小弟站在离她最远的地方神情复杂。倒没有其他人那么激动,看模样反而有些纠结和愧疚。

    爹是亲爹,妈也是亲妈,弟是小三岁的亲弟,姐是大一岁的亲姐。就连姐夫都是小时候青梅竹马了几年的前男友。这帮人连陈筠心都带来了,也真是……嗯,乐善好施乐于助人,热情洋溢,值得称赞。

    这么一想,她不由就想笑。

    上回他们对着她这么激动已经不知道是多久前的事了。好像是有天她被推着打前锋出去找食物,结果拖拖拉拉不愿意走的宋夏语不小心惊动了丧尸,她妈急得要死,眼看她姐就要扑街领便当了——一个“手滑”就把她给推过去。

    她寡不敌众,不小心被丧尸咬了一口,之后就昏迷不醒,觉醒冰系异能。

    一般人被咬觉醒异能的可能性非常小,当时还是末世初期,很多人都对这种事不太清楚。而且异能觉醒跟丧尸化的过程差不多,她昏迷了两天,那家子人发现她被咬了,自然早就慌得跑了,根本不见踪影。

    也是她命大,或许还有小弟的功劳。两天一夜醒了以后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死,除开衣服内袋里藏着一块小小的眼熟的面包,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她那时还是个软包子,看见这一幕,绝望得连眼泪都挤不出来,差点头脑一热把自己直接送到丧尸堆里一了百了。可摸到这块面包后,却咬紧牙关硬生生活了下来,之后更凭着自己的双重异能,一步步摸爬滚打,居然成为当时基地里为数不多的双系三级女性异能者。

    到了此时,当她的名声渐渐传出去以后,当初因为太过慌张“不小心”把被她一个人丢在丧尸堆里跑了,再回来找就找不到的那一家人,自然又适时地出现。在一番激动不已涕泗横流的发誓表态之后,他们又成为了“完整的一家人”。

    这“亲密”的一家人,在几年后她消失异能跌落云端后,自然又一次分崩离析变回之前的样子。她拿着自己挣的钱一个人跑了,他们看样子立马就追了过来。而现在这架势应该是恰好“不小心”在这边惹了什么事,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适时出现救场,于是才会久违地对着她再度兴奋起来。

    同样的招数用三次,她就算是个包子也不愿意被人三次咬在同样的地方咬完就扔啊。这群人还把她当傻子呢?

    宋小蝉勾了勾唇角。这个细微的弧度被死死抱住她不放的郑春秀看在眼里,顿时眼睛一亮。大嗓门一嗷嚎得更厉害了,简直恨不得贴在她身上不下来了。

    她嘴里不提她拿了钱跑路的事情,只顾着说他们找了她多久多久,路上遇上多少事有多苦,饿了多少天过得怎么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她女儿他们感情有多好似的。

    在她眼里,估计觉得这会儿还跟以前一样。只要她这么一哭,宋小蝉必定就会投降。虽然每次都把眉毛皱着很不高兴,却是老老实实让出头出头让拿钱拿钱——“比鹌鹑还蠢,比乌龟还孬”。

    她到现在都忘不了自己亲妈背后说她的这句话。

    那种嫌弃厌恶又洋洋得意的表情和腔调,做梦都会想起来。

    这个家里只有她弟一个人真心把她当家人当姐姐看。她那时愿意重新回去挂个名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理由是他,后来走的时候没把钱全部拿走也是因为他。如果他愿意,她当时走的时候绝对把他带上。

    宋小蝉很清楚,没有自己在,就算这些人手里握着钱,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去找活干挣钱养家。只是她没想到他们连着几天都忍不住,她一走就追了上来。

    她一直没吭声,其余围观的人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同时被郑春秀的表现吓了一跳,都没说话。

    她妈抱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她爹宋文斌一贯是个在外胆小怕事在内大男子主义窝里横的人,在她面前说话从来都没软过腰。估摸着也是这两天折腾得厉害,这帮人身上的衣服灰扑扑的,人也萎靡了不少。她爹看着她的时候居然激动得眼泛泪光,语气也颤颤巍巍的,喊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蝉儿啊……”

    “……”

    宋小蝉根本不想和她说话,一激灵差点打个冷战,摸了摸胳膊都要醉了。实在受不了他们俩这么磨叽黏糊的架势,身体一侧,那动作看起来慢条斯理,郑春秀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被她推开了。

    外人看来她根本没使多大劲,是郑春秀身子胖,维持不了平衡。所以在原地晃了两步,被见势不妙急忙赶来的宋睿哲扶了一把,她才稳住脚。

    郑春秀显然对她这个动作非常吃惊和不满,稳住脚后拍着胸口大舒一口气,铜铃大的眼睛朝她一瞪,嘴角往下一耷拉,下意识就要发火——

    脸色变了一半才想起来今非昔比,僵了半秒才反应过来,又恢复刚才那副模样,老脸皱得像个核桃似的,拿手指头哆哆嗦嗦地抹泪:“天爷啊……我人老了,女儿也不喜欢我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睿哲你别拦着妈,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让我死了算了啊……”

    她叨叨起来就没完没了,宋睿哲夹在亲妈和亲姐之间,帮谁都不是,便一直咬着牙不说话。见他一点都不配合,这戏长不下去,郑春秀一咬牙,干脆坐到地上撒起泼来。

    宋小蝉冷眼看着不说话,人群中的宋夏语等人这才摆出一副急慌慌的样子冲过来,围在郑春秀身边关切不已:“妈!你别这样,虽然妹妹之前拿着钱跑了,可我相信她肯定是有理由的……没关系,我们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她了,一家人团聚了,这是高兴的事才对。之前的事情不管谁对谁错,虽然钱被拿走了,能把妹妹找回来就行了。我们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地过……你也是这么想的吧,妹妹?”

    她瞥了她一眼没吭声,依旧站在那里不动。不管经历多少事情,宋夏语永远致力于往她身上泼脏水一百年不动摇。陈筠心也怯怯地望着她不说话,看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活似她不说话就能欺负到她一样。

    她爹也跟着过来,抖着手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怒其不争,最后还是选择原谅不孝女的表情,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可惜后头的裴向文不给力,反应慢被人抓住了,嗷地一声就喊了起来:“你们抓我干嘛!没看见他们都在那边么……我又不会跑!我……你才偷东西!我没偷东西!不是我干的!小蝉!小蝉你快跟他说呀!”

    结果被抓他的人掰着胳膊往下一压,疼得哎哟哎哟叫了起来,立马熄了火:“叫什么叫,偷东西还那么嚣张。我管了这么多年仓库,头回看你们这样大大咧咧一家子人来偷的。哟,还瞪我,怎么的,嫌我力气使轻了啊?”

    “……”

    偷东西呀。

    而且是在这个地方偷东西?

    难怪。

    在他说话的工夫,包括郑春秀宋夏语在内,宋家人的脸色集体难看起来,头也低了下来。只有宋睿哲紧抿着唇,臊红了脸,神色羞愧又难堪,却定定地望着她不说话。

    宋小蝉明白他的意思,他肯定试了很多次想阻止他们,可也敌不过这群人集体脑抽,不知道寻摸到什么法子,一定要往这里头闯。

    所以他们刚才那么费尽心思无所不用其极,就是想着让她替他们出头,如果她大腿不够粗的话,还能多拉一个人下来一起罚。又或许……替他们多领点罚?

    胆挺大啊。

    她弯了弯唇,望着宋夏语等人,这一次是真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