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0.蠢蠢蠢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周承宣算的时间果然准,她敲过门进去,一眼便看见他坐在床上发呆。那模样仿佛刚醒不久,一头乱糟糟的短发四处乱翘,循声投来的眼神也有些懵懂。

    他实在是个非常好看的家伙,或者该用英俊来形容。那种英俊不同于苏正言学长般的阳光温和,而是十分具有侵略性。尤其是那双眼睛,第一次见的时候她就觉得里头除了黑色还有浅浅的深蓝,不犯蠢不面瘫的时候即使只是半个侧面,也好看得惊人。

    ……就是睫毛长了点。

    一点都没有男子汉气概好嘛!

    宋小蝉暗哼一声,在他的注视下抱着一大堆吃的走到桌边放好,然后才转过身问他:“没事了吧?”

    沈湛默了一秒,眨巴眨巴漂亮的眼睛,手上的姿势不知是想下床还是想把被子再往上拉一些,不上不下地僵在那里:“……没事了。”

    他也不问自己是不是又发病了,估摸着就算记不得,心里也很清楚。她也不多话,指了指桌上的东西:“你先吃着,我去隔壁给你拿热水。这些够了没,要不要再拿几个馒头过来?”

    这些和她刚才吃的差不多,就是份量搁她吃只能吃个七分饱。她饭量有时候比汉砸都大,周承宣一边拿东西一边别有深意地望着她,她也厚着脸皮只作不见。

    吃得多所以力气大嘛!不然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她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她也就顺嘴这么一提,见他眼神一动摇头拒绝了,也没勉强,客气一句就去隔壁给他拿热水。

    一拐弯出了门,身后那道目光才被彻底隔绝在后。大概是因为醒过来后发觉她对他的态度活似变了个人,所以他才一直盯着她。她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之前把人又扛又抱,这会儿乍一对上这么一双无辜的眼睛,即使知道他压根不记得这档子事,她还是略尴尬。

    宋小蝉回周承宣那边提热水,他正跟人打电话。一开始没搭理她,等她拿着壶要出门了,他才忽然放下电话叫她:“后勤仓库那里有生活用品被子毛巾什么的,他们没空送,你去领一套,不认识路就让沈湛跟你一起去。我还给你准备了点衣服,也放那了,你拿好后赶紧去洗洗换了。被其他人误会我看上你就算了,就算被误会了,我也不想人以为我口味这么重。”

    “……我认识路的好么。”她翻了个白眼,两个人太熟也不说些客气寒暄的话,拿着壶继续就往外走,“行了,我待会自己去,哪来那么啰嗦。我走了啊。”

    “嗯。”

    他笑眯眯地目送她离开。等对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门外,才低下头略叹了口气,把屏幕还亮着的手机重新放到耳边:“……看起来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只是个巧合。”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他微微一顿,眉间的蹙起明显深了许多,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有些复杂的笑容,“……好,我会注意的。”

    那头这才满意,断断续续又叮嘱几句,随后挂了电话。收线以后,他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靠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天。窗帘没有完全拉好,稀疏的关系从缝隙间透了进来。他背光坐着,几乎叫人看不清脸的轮廓,却越发显得那双眼睛黑幽幽地,深潭一般令人难以捉摸。

    好半响,他才拉开左边的抽屉,看了眼里头放着的那张黑白照片,默了片刻,到底忍不住又舒了一口气。

    *

    宋小蝉回去时沈湛正在吃饼干,没料到她忽然进来,他手上那个还没来得及扔进嘴里,便抬起头又跟刚才那样呆呆地看她不动。

    那饼干圆圆的很小一个,她之前吃的时候抓几片直接塞,他却老老实实一片一片拿。此时一副被抓包的样子愣在那里,那么小的饼干比着又长又好看的手指头,还有那双睁大以后圆溜溜紫葡萄似的眼睛,跟头上刚睡醒不老实的呆毛,竟然平添了几分呆萌无辜。

    这副表情太少见,如果不是他刚才说话口气挺正常,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又犯病了。

    进门之前毫无准备,没设防又被敌方美色值戳了个会心一击,宋小蝉一瞬间心口砰砰跳头皮麻了几秒才平静下来。见他已经收回刚才那副模样,重新回到外强中干纸老虎般的面瘫气场,才松了口气缓缓心跳,把热水壶放到桌上。

    “我要去后勤领被子,热水在这里,你自己弄泡面。我先过去了,有事你去隔壁找周承宣。”

    他没吭声,又望着她眨眼睛。明明是面瘫模式,那眼睛眨巴眨巴,杀伤力呼呼地往上飙。

    这货吃过药以后人都萌萌哒,虽然语气淡定冷静听着和平时没两样,眼神却截然不同,跟小白兔似的干干净净地看着她,只有语气一贯地酷炫,不是征询而是肯定地说,“我跟你一起。”

    宋小蝉没理他,瞥了一眼,直接扭头往外走:“我一个人就够了。先走了,整理好再过来。回见。”

    “……”

    她无视敌方攻击说走就走,后头那个家伙不甘心地瞪了好几眼都没理。走出去几步还感觉后头有股视线,在她背上拼命戳戳戳,总算恢复了平时一半的水平。

    弱鸡到被人往车里塞都不挣扎的家伙要他什么用。她虽然因为担心他一受刺激又犯病,所以口气和缓了不主动惹他,却也不是肉包子一按一个坑,他说啥就干啥。

    宋小蝉脚步飞快,没一会儿就下了楼。说认得路当然是借口,她就是不想跟着沈湛继续转而已。

    路上碰见几个人问了问路,才知道后勤离食堂不远。她朝食堂方向走了没五分钟,果然看见他们口中“标志明显”的后勤大楼。

    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大楼造型像个大锅盖,还是仰面向上的那种。途中经过食堂,门口一群人聚在一起闹哄哄不知道干嘛,她也没管,盯准目标加快脚步,一心一意地往那里走去。

    ——但她实在没有预料到,人群中会突然有个人冲出来,像颗炮弹似的猛然扑到她身上,只差没挤出几滴眼泪,抱着她好似见到了救命稻草,连声哀嚎:“女儿啊……我可算找到你了……”

    “……”

    她一低头,正对上一张笑起来像朵摘了瓜子的向日葵,哭起来如同焉了吧唧的大菊花,十分熟悉,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脸。

    再抬眼一看,人堆里被围在正中那几个或心虚紧张或恼羞成怒或气急败坏的人,果然……一个比一个熟悉。

    宋小蝉一瞬间觉得,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不该拿走那么多——

    而是应该一毛钱,都不给他们留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