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17.虐哭惹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觉着这货大部分的技能点都点在“面瘫气场”上了,他不说话时看着特别有架势。那双眼睛本身眼尾微微上扬,弧度就十分漂亮,眸子黑到极致便多染了一抹幽蓝。聚精会神地盯着某个人时,即使一声不吭,对方也会在他的注视中下意识气弱。

    ……简而言之就是“明明自己没有道理,但是就是能把对方盯到自己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

    当然这个技能仅限于和他不熟的人。

    比如说当年第一次和他见面的宋小蝉,还有此时此刻的苏正言和钟诗柔。

    尽管沈湛一个字都不说,只拿一双眼睛死盯对方,爪子也牵着她的手不放。可他表现出的态度那么直接,除开苏正言吃惊到说不出话以外,钟诗柔则从两人的表现里接收到安全讯号,瞬间放下心来给了她一个无比宽慰的眼神,随即拍拍苏正言的肩膀打圆场。

    “原来是场误会。你看你,虽然我知道你是关心小蝉,可你总把别人想得那么笨,次数多了,人家会生气,其他人也会误会的。而且像小蝉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当然不会让自己傻等呀。好了,既然有人陪就没关系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啊。拜拜。”

    她边说话边拉着苏正言的胳膊,带着他一块走。后者一副深受打击意志消沉的模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只顾看着宋小蝉发呆,神情纠结半点没反抗地被她拽走了。

    话里有话笑里藏针什么的,反正没踩着脸她也懒得回了。宋小蝉眉毛一扬似笑非笑,也朝着对方挥挥手说了句“拜”,沈湛则一脸冷静毫无反应地看着那二人逐步远去。

    直到那二人连背影都看不见,她才撒了手从他爪子里把手抽出来。苏正言没说错,这里正是风口气温很低,十个手指头在一起握久了,彼此都带上了对方的温度,乍然分开时两个人都莫名虎躯一震。

    宋小蝉下意识回头瞟了他一眼,沈湛也恰好低头看她。二人目光一触,她还愣着没什么大反应,他却好似过了电般在原地抖了一下蹬蹬瞪后退三步,随后才面无表情地木着脸,慢慢冷静下来。

    “……”虽然这货刚刚才救了她一把,但她还是瞬间想翻脸咋么破?

    犯得着这样么!被妹子牵过手就原地抖一抖是什么鬼!?她是不是应该帮周承宣高兴一下这货弯得很彻底?

    宋小蝉心塞得很,两个人继续在这傻站在也不是个事。进度这么慢拖了这么久她还没来得及去自己住的地方瞅一眼,按着速度下去何时何地才能迎娶白富美扬眉吐气重登人生巅峰?

    所幸对方愣神只是几秒,发觉她也皱起眉后立刻收起多余的表情。也不多问刚才的事,端着高冷脸直接朝着另一个方向迈开步子,语气颇不耐:“走了。跟紧点。”

    只是速度却比之前慢了许多。

    她连忙跟了上去。

    这一路好歹没再出什么意外。除了之前的苏正言二人,他们竟没再碰上别的什么人。即便有,也是远远望了一眼一脸生人勿近的沈湛,便匆匆避开。

    这里作为j市的基地中心,地方自然比较大。两人七拐八拐走了将近十分钟,才到了距离工作区最近的一栋居民楼。

    他之前都没什么反应,不介绍也不说话,一直领着她爬到三楼才停下来回头看她。沈湛和宋小蝉之间身高差了二十厘米,每回猛然抬头看他时她都觉得自己面前竖了堵山,此时也不例外。

    宋小蝉很不喜欢这种整个人都被盖住的感觉,他刚停下她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调整二人间距离。

    ——她以为对方不会注意,却不知道他自始至终都在悄悄关注她的举动。

    将她后退动作尽收眼底的沈湛眸色微深,宋小蝉却因着这么一分神,恰巧错过了对方眼中那抹稍纵即逝的暗色情绪。再看向他时,他依旧是之前那般冷淡的模样,朝身后那扇门扬了扬下巴:“你以后就住这里,我住楼下。房间里有台内线电话,旁边有我号码。你先去收拾一下,整理好后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吃饭。”

    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钥匙,没察觉他的指腹不小心碰到她手指后,立刻仿若烫着似的缩了回去,连脸颊的肌肉都瞬间绷紧,只顾着握紧钥匙问他:“我以后的工作时间是几点到几点?你不需要我保护的时候,我能不能自己出去转转或者干点别的?”

    沈湛的脸色略有点不高兴,好似嫌弃她还没上工就想着休息的时候怎么玩。虽然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转身走掉。

    “在基地的时候不用你保护,有需要我会叫你,具体时间看情况确定。你可以出去,但要确保我找你的时候能够准时准确立刻赶回来,超过三次以上失职或迟到,我们的协议就自动解除。”

    虽然时间不固定,不过比她想象中的好很多。看在一百块和周承宣那里的外快份上,宋小蝉心情愉快地点点头,挥手开始赶人:“没问题。那我先进去了,待会再打电话给你。”

    “嗯。”

    沈湛转身下了楼,她才开门进去。

    这栋楼是独门独户的设计,面积比较小,是两室一厅,但有一个阳台,家具什么的都很齐,而且打扫得很干净。

    宋小蝉把包放去卧室,在屋子里转了转。客厅果然有台固定电话,边上放着个纸条写了串号码,那家伙的字和他的人一点都不像,工整以外居然十分漂亮,看起来应该练过书法。

    她顺手把纸条塞到口袋里,转身去厕所看看。没想到刚进门就发现里头有个热水器,她拧开试了一下,嗷居然有热水!

    她之前住的旅店都没这待遇!宋小蝉一下子浑身痒痒起来。旅店热水限量供应而且水量很少,她基本上都是攒着洗的,这会儿忽然看见这个,浑身一麻大脑一热,直接冲出去拿了衣服进来洗澡。

    大冬天洗个热水澡比什么都舒服,就算担心洗到一半没水所以用得很小心,她也觉着自己简直是只滚在热汤里的汤圆,舒服得想把肚皮扒开把馅都露出来搓一搓。

    搓澡的功夫把头也洗了。旅店不给洗发露香皂,她之前自己买了还没用完。花了二十分钟把一身的毛都理顺了刷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穿好衣服擦着头发出来——一抬头就看大门边上站着一只要进不进要出不出的红色番茄。

    咦?

    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被抓包的红番茄:“……”

    宋小蝉一愣,红番茄一对上她的目光,整个人立马升级红辣椒,放壶水上去都能立刻沸腾咕噜噜冒泡的那种。他眼神有些闪烁,眸子却亮得仿若夜空里的星辰,而且傻乎乎地僵在那里望着她,好似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是要出去还是进来。

    她还是头一回自沈湛身上看见这么确凿的不知所措的情绪。

    看样子应该是她太久没下来,他上来催她,结果发现她在洗澡,又准备下去,没想到刚好被她发现了?

    这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她衣服穿好了才出来的,他脸那么红干啥?宋小蝉眨了眨眼,头发还滴着水,刚要说话,目光一错,忽然发现对方脸上多出来的两道红线,她呆了呆,默默地伸手帮他指了指:你的纸团是不是扔早了?”

    下意识摸了把脸的红番茄:“……?”

    无辜的宋小蝉:“你又流鼻血了诶……”

    “……”

    ……他这次真的是纸扔早了没堵住!!他刚刚脑子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想!!真的!!!!

    还能不能愉快地刷好感了妈蛋……qa□□q

    四十五度望天,再度被妹子手忙脚乱堵鼻血,心如死灰的沈湛有一瞬间,是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