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13.不开心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末世带来的冲击太大,世界各地各个幸存国家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将经济政治科技等方面恢复到末世前的水平。目前国内依旧以基地势力为主,以最大势力的首脑人员为中心,从他们所处的城市辐射周边市区及其他依附性的小型基地,集体制定计划和策略,分派人员管理联系,组织灾后重建工作。

    大部分的丧尸消灭工作在半年前都已经告一段落。现阶段存留下来的丧尸十分少,即使有也在第一时间被消灭,无法再造成大范围的波动及影响。

    也是因此,在确定安全以后,市区中之前一度废弃的房屋经过大范围的消毒清扫后,也基本都重新派上用场。市区内外每天都有专人巡逻,保障居民安全。

    收容所发放的食物跟消耗的数目根本不成比例,为了谋生活得更好,大部分人都从之前的收容所里搬了出来。或是像之前旅店老板娘那样找回自己之前的房子,登记以后做点小买卖,或是去基地那边申请种植、制造工具等任务,换取果腹的食物,累计积分赖以为生。

    现阶段还能呆在基地心腹区机关大楼那一片的人,除了苏正言钟诗柔这样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负责新资源研发、药品研制等科研工作的技术人员。

    所以宋小蝉真心没想到这货说的“包食宿”里的宿,地点居然就是这里。

    之前那五个保镖被她吓跑以后竟然真的没出现了,她跟在对方后头走了十多分钟。两个人一个全神贯注粗神经,一个昂首挺胸装面瘫,竟然一句对话都没有。

    一百块钱的诱-惑太大,在她心里,只要这个家伙做的不是什么“只身涉险亲入丧尸老巢只为取一滴心头血”这种奇怪工作,她都可以接受没问题。况且他们两个连合同都没签,她过去一看要是情况不对,扭头就跑他也不敢追上来打她。

    ……没错沈湛的确不敢打她。

    即使两个人根本没签合同,他也完全说不出让她走这类的台词。甚至他的脑袋里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有,只怕被她看出来了一顿猛揍。他脚的自己还是想当娶老婆的那一边,而不是揍完以后一辈子都只能当“被娶”的那一方……

    心内泪流的沈湛瞥了一眼身旁软妹的表情,想到前方那条完全看不见希望的黑暗前路,越发心酸且心塞。

    也是因此,两个人十分融洽地走完了这段路,一直到视野中出现看两天前才见过的熟悉大楼,眼见他脚步丝毫没有停留,直接准备往里去了,吃了一惊的宋小蝉才下意识往前一步扯着他的胳膊问:“你住这里?”

    虽然知道这货大腿比较粗,不过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能和“工作人员”“科研人员”这八个字挂上钩的地方。她前不久才在这里马失前蹄被人抓起来又放跑,这两天苏正言来找她的时候都尽量避开没见面。现在进去万一碰上他,那不是自投罗网么?

    沈湛被她拽了一把,隔着三四层衣服都觉得被她碰到的胳膊仿佛二度电击一般。平复了一路都没褪去的热度和酥麻感再次嗖地一下传遍全身,他险些炸了毛直接跳起来,整个人僵了三秒才绷着脸回过头,严肃又高冷地俯视对方:“……有有有什么问题?”

    ……不不不他刚刚绝对不是因为紧张所以舌头打结了。

    她好像也发现了他镇定之下的紧张,松开手后退一步,微微皱起眉看他,“不好意思,之前走得太匆忙忘记问了。你的工作是什么?你在这里上班还是只是单纯住这里?给你当保镖除了保护你以外,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和内容?”

    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如果忘记吃药就会精分算么……

    想太多的沈湛堵住开太大的脑洞,闻言,端着架子十分傲娇地略哼一声,目光示意她先看看周围是什么环境,然后才切回总裁酷炫狂霸拽气场,眉头一挑很是嫌弃地问她:“现在才问这个问题,你不觉得太晚了么?难道你以为到了这里,你还能逃得掉?”

    “……”宋小蝉看了一眼他状似酷炫气场强的表情,也不反驳,只是把提包的袋子在手上绕了一圈握紧。十指关节对捏,发出一阵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咔吱咔吱声,捏完以后才抬头看他,弯唇笑了一下,“逃不掉么?总要试过才知道吧。”

    ……不不是那样听他解释!

    一不小心又开始习惯性嘴贱,沈湛内心跪地泪流满面:“……我的意思是,这里不不不适合聊天,这件事我们进去再谈。”

    闻言把包解开又重新拿在手上,全程坦然自若毫无忐忑的宋小蝉:“哦。那走吧。”

    “……好qaq”

    总觉得刚刚发生的这件事就已经奠定了两人未来的地位……但是他和她之间的基础设定,难道不是“需要跪舔保护最高最棒最厉害的主人大大”跟“虽然杀伤力很高但是在主人面前总是软萌可爱很听话的女仆呸保镖”么!为什么他总有种画风不对想退货的冲动嗷嗷!

    默默在心底吐槽着“属性标错了”“不是160么说好的软妹砸呢”“为什么总在被虐”,沈湛一路刷脸畅通无阻进了大门。原本出入都需要证件,可他这张睥睨天下的面瘫脸一摆出来,不止他自己,连身后的宋小蝉都没人问。

    后头缀着一只不管速度多快爬多少楼都不会喘不上气的女魔头,好容易哼哼哧哧到达目的地,一眼望见半天不见的好基友时,那瞬间他简直像找着亲妈似的,恨不得直接飙泪冲进他怀里求虎摸求安慰。

    好基友救命他捡了一只不晓得到底多厉害而且甩不掉的女魔头回来!现在杂么办嘤嘤嘤在线等很捉鸡!!

    好基友智商180!好基友超厉害好基友最棒!沈湛无语凝噎心塞至极地望着周承宣,期望他能从自己的眼神中读出他内心的渴望盼望希望,好帮他出个主意想想办法,至少告诉他这尊大佛应该怎么处理养呸住在哪里。

    结果他盯着对方看了半天,他的视线却完美越过他的肩膀,一动不动地落在门口那个人身上。

    他的眼神很奇怪,至少沈湛觉得,这种纠结微妙的目光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做任何决定都果敢肯定,从来不会犹豫的周承宣身上。

    可他偏偏一直盯着那个人看了许久,直看到沈湛都忍不住要炸毛你们什么情况的时候,他才微微蹙起眉,眸光幽深,用一种作为好兄弟的他之前从没听过的语气,神色复杂地说了三个字:“宋小蝉……”

    门边那个妹子背着光站在那里。她半张脸浸在阴影中,神情却十分冷静。那双笑起来会弯的眸子里此时黑黝黝的一片,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只是听见他的话后,才冲着沈湛——冲着他身后的周承宣,嘴唇微弯,同样回以一笑:“好久不见。”

    “……”

    她的眼睛依旧好像会发光。

    可不知怎么,那一秒钟,沈湛却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她一笑他便浑身发麻的感觉。

    反而有种酸酸涩涩的心情,好似很小的时候他为了赌气吃多了杨梅酸倒了牙,不知是因为此时好友这幅自己从未见过的模样,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慢慢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

    让人特别特别……特别不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