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10.作死惹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宋小蝉心塞,沈湛比她更心塞。

    他承认自己的外表在外人眼中是比较酷炫狂霸拽,按好基友的话说是“看见那张脸就忍不住先按地上打一顿”,但归根结底在本质上他还是个根正苗红积极向上,至少犯了错就会想着道歉的正常人,虽然可能道歉的法子的态度有点不太对……

    但是他也管不住自己这张要命的嘴qaq

    比如他今天其实是费了老大功夫才让不情不愿的好基友把自己腿治好,然后第一时间找过来道歉。

    他从小到大就没跟几个人道过歉,更别说等这么久只为这三个字。原意是想解释那天的事情顺便了结自己一桩心事,结果不想两人刚一见面,他话都没说招呼还没打,对方把眉毛一皱很嫌弃的样子扭头就走。

    剧本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沈湛一愣下意识抬脚追。他越追她走得越快,最后干脆加快步伐跑了起来。那速度活似只出了笼的野兔子般嗖地一下窜出去没影了,沈湛目测了一下,平心而论这种程度他根本追不上。

    ……但是追不上也得追啊,他不能在这里白瞎两个小时都说不上一句话吧?沈湛一咬牙,抬腿也追了上去。

    他活了二十多年没见过一只跑得这么快的妹子,腿比人长了一截都白瞎。两人从旅馆里一路狂飙跑了不知多远,他从没试过跑这么厉害,感觉自己心脏快蹦出来了喉咙都在冒火,咬咬牙拼着一口身为男子汉的热血死活不放弃。

    这么多人看着难道他连个妹子都追不上么……本着这种念头,沈湛跟前头那人落下几米远,也硬是把人“逼”进自己记忆中绝了路的死胡同。眼看她前头真的没路,终于停下那两条仿佛永不疲惫的腿,回过头神色不明地看他了,他才有时间扶着墙猛喘着粗气,把自己丢了一半的小命挣回来。

    两人跑了这么长一段路,他这边喘气又咳嗽半条命都丢了,那边仅仅呼吸急促了一点额头上出了汗,此时此刻站在那里压根看不出她刚刚完成了一段长跑。

    被个妹子比下去了这感觉简直堵心。对方站在距离他十米不到的地方,看弱鸡似的面无表情望着他,不动也不说话。被小看偏偏无力反驳,沈湛头回觉得自己以前偷懒啥都不练太蠢货。他努力忍住喉间的痒意放平呼吸,在她的注视里状似自然地直起腰来,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你跑什么?怕我跟你算账?”

    “……”

    说完以后他就看见对方从身后掏出一根长长的,看起来结实有力,刚才在路边依稀似乎见过的棍子拿在手上,随即面色平静脚步坚定,二话不说地朝他走来。

    ……沈湛立马惊呆了。

    ……卧槽刚才是他嘴贱!是他习惯性嘴贱!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啊救命!!!!

    *

    棍子用着还是不顺手,想当初她的冰系异能打起架来可帅了,想要什么武器就能直接上手造,用完以后直接回归大地,简单粗暴无污染。

    宋小蝉清理完后面那几只跟了他们一路的苍蝇,拎着之前顺手捡的棍子回头一看,后面那个明显被人觊觎了美色,准备抓回去这样那样而不自知的人绷着张脸还在发傻。她也不出声叫他,随手把木棍一扔扔到到他面前,转身便准备回旅馆。

    后头那人被她的动作惊醒,瞬间回过神来喊她:“喂——”

    又是喂。

    她没回头,他便直接追上来,神情复杂地跟在她身旁亦步亦趋。宋小蝉不赶他走,他就皱着眉毛不知想了些什么,费了老大功夫才略艰难地憋出一句:“……谢谢。”

    被个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妹砸救了第二次而且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他心里的滋味绝逼憋屈又憋闷。这声五味杂陈的谢谢对她来说实在可有可无,要不是对方明显不打算放过她这个漏网之鱼她也不打算出手。宋小蝉呵呵一声笑纳了,多加一路回答“没关系”,随即加大步伐一下把对方甩在身后。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这是不想客套直接甩人的节奏,懂眼色的最多啰嗦一两句就会走了,没想到他活似一点不通人情世故,被甩了就低着头默默地跟上来,继续在她旁边走。

    挺大的一个人戳在她旁边像只焉头焉脑缺水分的蘑菇,那种酷炫中略带失落的模样引得周围人频频注目。宋小蝉之前不想理他是觉着没必要懒得管,外加这货一出现就没好事,现在一看前面都快到旅店了他还死追不放,她想起旅店老板娘的话,皱了皱眉停下脚步。

    “你跟着我到底想干啥?”

    说对不起!说谢谢!对不起!谢谢!喉咙里堵了一大串话,关键时刻继续死鸭子嘴硬下意识装逼的沈湛一脸淡定:“……没事。”

    “……”她又想翻白眼。

    同昨天相比,他不止腿完全好了能跑能跳,而且从上到下都换了身行头。

    这人本身就长得好,一米八的个子腿长肩宽,有那张脸穿什么都好看。而且他虽然没跟之前一样拿了个手机在客车上傻显摆,这一身金光闪闪的行头也明显不是便宜货。

    之前那种程度的伤势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成现在这样,治愈技能必定几近点满,在她印象里全国上下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不超过五个,更别提他第二天就摸清了她的行踪。

    背景看着这么牛掰,结果身边又不配保镖,她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没脑子还是太有自信。

    想来之前也是,一个长得帅帅帅帅穿得钱钱钱钱的土豪帅比在旅店里站了那么久,难怪吸引了那么多人围观。宋小蝉乍一回头撞上对方那双不酷炫时武力值很高的眸子,不小心也被帅了一脸。她迅速闭眼稳定心神补血回蓝,再开口时也未免有些烦躁起来。

    “没事你跟我后头干啥?有病呢?还是不认得路了等着我继续给你扫清障碍送你回家?”

    道歉!谢谢!对不起!谢谢!

    ……嘤嘤嘤说不出来。沈湛木着张脸继续装逼模式俯视对方:“……嗯。”

    “……”

    嗯你妹夫!

    宋小蝉完全看不出对方心里此刻天人交战般的纠结矛盾,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傻叉了才会把人打跪下而不是直接走人。

    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弄得她憋火没处发,纱布三百六十五度自己作死自己负责!宋小蝉不想猜测到底是怎样一种心理才支持对方做出这种幼稚行为,她干脆冲他冷笑一声,一挥胳膊简单粗暴直接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有病得治别拖着,我不介意用拳头给你治治脑子。再有下回我见你一次打一次,蛇精病。”

    “……”

    蛇精病。

    她骂他蛇精病……!!!!!qaq

    他明明只是想来道个歉!!

    为什么说不出口!!!!

    沈湛捂着痛死个人的肚子泪流满面,眼看对方打完以后干净利落收手就走,想到自己这趟回去以后,不管好基友是自己判断出来还是从保镖嘴里听到他连对不起的对都没说出来……他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不怕被打的)力量!!沈湛把心一横梗着脖子不死心地大喊一声对不起——

    “……我雇你当我保镖五十一小时!”

    ……嗷嗷嗷不是这样的!!!

    前面那个果然被他喊停住的宋小蝉:“……”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了什么的沈湛:“……”

    总觉得,他好像,又要被,打了。

    ……qa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