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7.麻烦了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吃饱喝足休息了一晚,窗帘缝里漏进来第一缕晨光时,生物钟准点的宋小蝉已经满血复活从床上翻身坐起,刷牙洗脸后捏着兜里交了一晚食宿费后剩下的钱,还有那张写了地址的小纸条,迈脚就准备出门干正事。

    j市是国内现今人口最多的市区,通过某些人在近几年来不断的努力,末世后接二连三崛起的各大势力到此时已隐隐有统一趋势。所以现在的j市尽管比不上末世前,大街上却也热闹无比人来人往,一派生机勃勃之象。

    她之前都在z市,已经很久没见过大早上有这么多人了。宋小蝉揣着一兜摸着很多花起来特别少的钱一路边走边看,鼻间忽然钻进来一股食物的香气时,她抬眼望向这一条街上唯一一家门前排着长队,还有许多人都在门口眼巴巴看着流口水的包子铺,肚子里顿时咕噜噜一阵响,一时间就有些迈不动脚。

    ……她饿了。

    但是十块钱两个的包子对现在的她而言真的有点贵。

    现阶段还没有多少人有那么大的能量和足够的钱把银行业务重新办起来,即使有的也只是邻近城市之间的借贷交易,而且数额一般不会特别大,所以她目前能支配的钱也仅有手上这一部分而已。

    现期的货币面值和末世前等值,同样按分角元计算,物价比却不同。尽管各大幸存市和基地都从很早开始重视粮食种植问题,目前物价最贵居高不下的除了药品以外,其次就是各种吃的。

    按她的食量,这种半个巴掌大的包子她一顿得吃七八个才七分饱。宋小蝉昨晚数了数,劫匪摸走了她有小几百,她身上只剩六百三。昨天一晚的住宿晚餐用了一百,这几天吃饭住店还得花钱。她过去几年挣的多花的少,偶尔异能队放假才有时间出去打牙祭,更多时候都是跟着啃干粮喝清水,就这已经不错了。那会儿虽然也有吃有喝,此时面对热乎乎白嫩嫩的肉馅大包子不知怎么就有点忍不住,怎么看都想吃。

    她一时下不了决心,能填饱肚子的绝对不知这一种,而且肯定还有更便宜的。站在门口望着包子呆了几秒,正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去买几个解解馋时,店内卖包子的似乎看不下去门口这群流着口水“只会看买不起包子的穷鬼”,拿着擀面杖,围着大围裙就出来赶人。

    出来的是个壮年男人,长得五大三粗而且表情凶狠力气极大,一只擀面杖挥得虎虎生风。有个看起来年纪很轻穿得破破烂烂的小男孩也许是被吓住了,愣着没有后退,被他推了一把摔倒在地,既惊又痛,跌坐在那儿大哭起来。旁边也没人去拉他一把,反而有人扯着他说自己是他父母要对方给自己几个包子赔偿一下,被大厨一棍子吓得缩回去,挤在人群中,再也不管在地上哭得声音细细的小男孩。

    受环境条件所限,在这种时期下还开得起旅店饭店的人不是跟市里的势力有点关系,就是本身有钱任性大腿粗,识相的人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这个时期本就人情淡薄,最离谱的时候亲爹亲妈都有可能卖了儿女换口吃的。宋小蝉因为站得远没有受到波及,对于他们这种行为,她虽然看了一眼,却也没有热血到马上出来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不能欺负弱小巴拉巴拉”。

    宋小蝉不是没有过热血上头,路见不平便立刻拔刀相助,把挑衅者打得狗啃泥老老实实道歉认错的时期。她同样也经历过被救者一见自己有实力打扮干净,扭头就开始抱大腿求笼罩,不得允许便撒泼打滚甚至威胁不带她走就死在她面前的经历。可她也更加没忘记自己做出那一系列时期的前提,都是她还有冰系异能跟异能队这两条粗大腿做后盾——而她现在除了这个倒退回末世前水平的力量异能,还有兜里那五百三十块钱,别的什么都没剩下。

    大环境如此,在不伤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尽量不去“恃强凌弱”,这已经是某些强者眼中的“公平”。此时还想继续要求“人人平等帮助弱小”,反而会让人觉得天真。

    即使她只是站在一旁没出声,拿着擀面杖的男人还是发现了她。宋小蝉的脸上过于冷静,看起来又不像什么有钱的人,之前也跟那些人一样站在那里光看不买,那男人瞥了半天同样白她一眼,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穷鬼看什么看”,一扭身气势汹汹地回了包子铺。

    刚刚被赶散的人群重又围了过来,期待有个过路人看不过眼,或是想显示自己的财大气粗,把包子全买了让大家随便吃——据他们说昨天就有一个土豪做了这种蠢事。

    哭泣的小男孩见没人理他,也没哪个女人善心大发给他买一屉包子来饱腹,擦了擦眼泪立刻收起刚才委屈脆弱的模样,重新挤进人群中距离最近的角落。他眨着刚刚哭过泪汪汪而且微微发红的眼睛,咬着手指头一脸可怜相。宋小蝉听见旁边的人轻哼一声,语气不满又不屑地冲旁边的人说:“你看着没?这小子精着呢!看那女的压根不管他而且要走了,立马换了张脸。我跟你说他昨天就靠这招骗了两个你还不信,你自己都快饿死了,管他干啥呢!”

    旁边那人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没回答。她被那两人用眼风扫一眼恍若未觉,在原地停了半秒,便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连自己都同情不起的人没资格同情别人。如果说可怜,这个世界上绝对有千千万万个比刚才那个小男孩更可怜,甚至都没机会像他一样活到现在能看到今天的太阳的人。

    每个人都在拼命活下去,她不可能帮得了所有人。即使是之前那个跟她同车的男人,她提醒他跟自己一起跑也只是不想同歹徒一样泯灭人性。如果不是他运气好正好撞在她面前,她也不可能做那么多。

    宋小蝉换了家店要了碗面条。面条很素,除了清汤只放了葱花豆角。味道有些淡,她一口一口仔细地吃完,喝掉最后一口面汤后,抹了抹嘴,才在店外如包子店门口般同样聚集的那群人或不忿或渴求的注视下,脚步稳健地走出了早餐店。

    身后果不其然传来鬼祟的脚步声,她没有言语,按照对方预想那般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三分钟后又风轻云淡地从那里走出来,连衣服都没多一个皱褶。这回再也没有多余的注视对她紧追不放,宋小蝉站在原地笑了一下,很快离开了那里。

    与其依赖从别人身上得到的不知真假的希望,不如依赖自己。她五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即便是现在,她相信的也永远只有自己。

    *

    按照纸条上给的地址,沿路打探了一阵子消息后,宋小蝉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这栋j市标志性建筑之一,前·zf机关大楼。

    j市本身就有军队驻扎,领头人也不是吃素的,在末世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迅速掌握情况下达指令。军人身体素质好,在那场风波中受波及的不多,处理速度快,损耗人数也少。之后更是迅速从丧尸手中重新收回城市,从末世来了到彻底将丧尸拒之门外只花了几个月时间,在全国都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成绩。

    给她这个地址的人是宋小蝉在两年前的一次任务中认识的。可以说她之所以要来j市,除开避开宋家那群必然会来撒泼打滚讨债要钱的亲爹亲妈亲姐和亲姐夫以外,就是为了这个人和地址。

    现在才上午十点不到,j市势力以军方为首,办公处就是这栋大楼。现在是上班的点,人员出入都有带枪的警卫检查,管理十分严格。她皱着眉站在墙角看了一会儿,不由有些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混进去。

    给纸条的人是她那次任务的保护对象,那次任务属于s级机密任务,像宋小蝉这样只负责人身安全的打手根本不知道任务目的是什么。她记得很清楚,那一趟往返都意外地平静,除了无法避免的受伤外没有一个人出意外,然而那些人在去过目的地后神情反而更加难看。

    宋小蝉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无意中救了对方一命,临走之前那个人不知本着什么理由,急匆匆地就把这个纸条给了她,还交代她假如有朝一日忽然丧失异能,一定要按照这个地址找上面的人。

    那时异能忽然消失的人还只是个例,她压根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对方临别前神色凝重的那一眼不知怎么一直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她不知道任务目标的名字,也无法查证对方的身份,异能消失那会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纸条。前段日子忽然从衣服口袋里翻出来时,那个眼神一下子在她脑海中跳出来,宋小蝉瞬间就有些坐不住,觉得自己非得来j市一趟,把那种让她眼皮乱跳的诡异心情按下去不可。

    只是来之前并没想到,所谓的“某某路21号”原来是这栋市政大楼。来往排查非常严格,出入必须有通行证。她刷了五年丧尸都只是纯靠武力不动脑子,对于这种不惊动人就能混进去的技能不太了解,站在外头不知发呆发了多久,还是想不出一个头绪。

    末世毁灭得快,科学就发展得更快。丧尸还未完全清除,大海深处依旧存在许多未知的变异兽和力量。科学家以新能源为基础研制出了各方面的科研工具代替旧的,想靠着换装混过人脸辨识和扫描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她站的位置很偏僻,但也并不是全然安全。宋小蝉停留的时间不算很久,然而她正犹豫着自己是该回去好好想一想从哪里突破,还是沿着这里转一圈看看有没有缺口——却没料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已经近四年没让人近过身的她那瞬间居然连躲闪的功夫都没有,直接中招倒地。

    颈后永远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弱点。疼痛过后眼前骤然黑暗。即便脑中残留一抹微弱的意识,也不过是在提醒她刚刚犯了一个多蠢的错误——

    她居然在一栋管理如此周密的建筑周围停留了这么久没有离开,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她的“形迹可疑”好么。

    常年打猎结果马失前蹄被雁啄了眼,多年从事类似工作的宋小蝉都想自己指着自己鼻子骂一声蠢。

    总而言之……这下麻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