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3.心好塞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z市到j市的高速还没正式通车,司机走得比较偏,路况不好而且时有颠簸,再高的警惕性和不适应感都得在这样长时间枯燥乏味,没有半点风景可看的路程中败下阵来。

    宋小蝉勉强撑了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后到底没忍住。阖着眼皮半梦半醒堪堪就要入眠时,司机师傅猛地一个急刹车,她脑门立马磕在前座椅背上。那瞬间差点以为自己还在丧尸的包围中,下意识就要抬手扔冰锥——

    扔了半天没听见动静,才想起自己早就没异能了。然后又想起来她还退了队,现在正在去往j市的铁皮车上。

    扯掉碍眼的帽子,她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抬眼一看周围,大多数人和她一样睡眼惺忪地抬头望着前面的司机。旁边那个男人同样被从睡梦中吵醒,此时正皱着眉头超不爽地瞪着前方。边瞪还边有功夫略侧过脸睨她一眼,然后伸手拽走自己被睡熟的她无意识压在剩下的衣角。

    ……假装没收到对方白眼的宋小蝉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动手的呀,脑海里根本没有相关的记忆好嘛!

    看窗外的景色根本没到j市,司机急刹车后没有重新启动,反而把车停在路边不动了。宋小蝉的座位比较靠后,她后面那排的人搞不懂状况,见车一直不开,司机又不像特殊情况要下车,于是直起身子不满地嚷嚷起来:“为什么不开车?我赶时间啊!一点钟必须到……”

    一个“到”字忽然顿住卡在喉咙里半天,又默默地吞了回去。那人一张脸憋得通红又猛然苍白,只因车门一开,忽然从门口上来一个脸生横肉面色凶恶,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善茬的男人。他不仅眼神不善地盯着那个喊话的男人不动,手上还拿着称手的武器一直在比划,直盯得他硬生生把自己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和此时的司机一样缩在座椅上猛出冷汗,再也不敢出声。

    而他身后仿佛泥地里拔萝卜般一连带起一串,接二连三又上来四个男人,个顶个地膀大腰粗肌肉狰狞。宋小蝉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些人是做惯了“这种活”的。

    几乎是第一个男人出现那刻,一整车人便全部陷入恐慌。没有一个人敢尖叫出声,末世后这种拦路劫财的事情绝不少见,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从最开始的愤怒叫骂,到现在已经成了麻木。即使近几年来各个幸存区和基地都在大力打击类似事件,可因为数量太多实在无法杜绝,区别只在于对方除了要钱以外还要不要别的。

    这一带比较偏僻,有人见义勇为的可能性不大。这行人显然为财而来,他们人太多,实力看起来也不弱,而且带了刀刀见血的武器。

    铁皮车内的空间太狭小,宋小蝉没有了冰系异能,纯靠力量上去跟人硬拼对她非常不利,赢的可能性不大,还有可能引发恐慌连累其他人。毕竟她也不是没试过救人救到一半,结果人质因为自觉获救无望,从身后给了她一刀博取敌人欢心的事情。

    也是因此,在领头的男人一面耍戏法般将手里的刀抛来抛去,一面露出一个凶狠无比的微笑,笑眯眯地安抚大家“你们不要担心,哥几个就是缺钱,别的都不差”时,她所做的,便是把自己的脸往衣领里越埋越深越埋越深,只露出一双慌张的眼睛,好像真的怕得要死的样子。

    ——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够等待那个最好的时机扭转局面,一击制敌。

    宋小蝉打的算盘是越低调越好,等对方分散开来走到她身边收钱,她就有机会可以逐个击破。

    可她万万没想到还有一种情况是歹徒甩着刀玩,边玩边说:“今天收获不错,我也懒得一个个翻,你们直接告诉我吧,这车上谁最有钱?”

    然后乘客甲乙丙丁和司机不约而同有序统一地回头:“……他!!!!!”

    依旧面无表情不知道是面瘫还是酷炫狂霸拽的邻座:“……”

    瞬间暴露在所有歹徒的目光之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迫躺枪的宋小蝉:“……”

    他们说的明明是男他啊男他……二话不说就过来抓她是什么鬼?这群人都是文盲么妈蛋!

    *

    这是过去的宋小蝉绝对不可能想象到的场景。

    就算在她的梦里,觉醒冰系异能后,也极少再出现像此时一样,被一群除了带刀的普通男人压制成这样的情形。

    她已经很久没试过这么狼狈。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此时和她一样坐在房间里眼神放空,神思不属的男人。

    宋小蝉望着窗外艳阳高照的天色,又瞥了一眼窝在墙角看似气场沉寂萎靡不振的男人,咬紧牙关,憋气憋了半天,到底没有质问出声。

    事实上,她本该不必这样狼狈。在对方走过来抓她和下车之前,她曾经拥有两次突然袭击跟制敌的机会——只要那个男人在那些歹徒走过来时首先表现出反抗的意思。只要他暂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即使只是两秒钟,都足够她用自己藏在背包暗袋里的匕首首先摁倒前面两个歹徒。

    可他没有。

    即使他神色沉郁,即使他双唇紧抿,表情倔强又冷淡,仿佛在跟什么念头做着激烈的搏斗。在半秒钟的沉寂后,却忽然放弃抵抗,连多一句的言语都没有,以沉默却毫无反抗的姿势,拒绝了对方的强制动作,然后其他人期待的目光里,自己一个人,主动地下了车。

    这是宋小蝉意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的情景。

    尽管如此,她并不死心。更艰难的局面她都试过,宋小蝉抿紧唇,仍旧想在对方过来之前做最后一次的尝试。她以为只要底下那个男人发觉有人反抗而且很有可能将事况反转,像他那种气场的家伙,就不可能在那种时候还什么都不做受制于人——然而动手前一秒她却透过车窗看见了车外错落站着的七八个歹徒,还有对方望回来的那双淡然无波的眼睛。

    她也许能打赢车上的四个壮年男人,却打不完底下的八个。

    她也许能打赢车上的四个壮年男人,但是旁边没有一个人会帮她。

    司机不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关车门,其他人也不会忽然茅塞顿开想到我要去帮忙。他们的眼睛都在发光,在说:快把他们带走!他们被抓走了我们就能回家了吧!这次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简直太幸运了!

    双拳难敌四手。

    宋小蝉沉默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屈服。

    也是因此,此刻她才会这样憋闷。那感觉好像有人抢了你的东西,你可以还手却忘记还手,或者跟人大吵一架吵输了。反复想你明明可以赢明明不会输,可又无法把时间拨回那个场景再来一次。

    憋闷感仿佛一群蚂蚁在脑子里乱爬乱啃,尤其她对面坐着的那个家伙明明被摸光了身上的钱和手机,期间还被人吃了几次豆腐,可他依旧一脸生无可恋像在梦游。比起之前打电话开窗的架势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宋小蝉翻了好几个白眼都没收到任何反应,烦得想把墙皮抠下来了。

    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观察周边的环境。他们所在的是一处废弃的大仓库,窗户很高,只有一扇大门,外头上了锁。这个劫匪团共有十二人,都是附近乡镇里跑出来的混混,一两年前就在这一带抢劫为生,有时候还劫点色。

    因为他们头脑比较灵活,平时做一票换一个地方,本身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实力也不弱,这一带也偏僻,所以一直没人管得了。现在时间还早,其他人把他们带回来以后就继续出去“干活”,只留了三个人在这里看着他们。

    宋小蝉虽然在异能队里摸爬滚打了五年,可这些人都是没有过异能的普通人,也看不出她表现出的害怕是真是假。所以她只是被搜走身上的东西,简单捆了手脚,反而是另外那个从上到下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像只虫子似的靠在墙上发呆。

    这个仓库封得很严实,窗户又很高,两个人就算借助外界力量上去了也不一定能安全下来。她看了半天,感觉自己还是只能从外面看守的三个人下手。

    外面只有三个,她一个打三个问题不是特别大,不过这人再怎么讨厌,她不至于把别人扔在这里自己跑。于是挣断绳子后宋小蝉一个人在原地拧了半天,还是只能蹲在那里跟他打商量:“喂,你想不想出去?我有个计划,不用你帮忙,你愿意配合我就吱个声。”

    “……”

    宋小蝉等了半天对方连眼神都没过来一个,继续放空发呆。为了不被外头的人听见,她声音的确很小,但是总不至于他也听不到吧?她皱了皱眉,又重复了一遍:“听到了么?你待会什么都不要做,只要什么都不说然后跟着我跑,ok?”

    “……”

    这种时候了还发什么呆!宋小蝉简直给跪。不管他回不回答她都得走,她再没有犹豫,直接在他身边蹲下,两手一用力崩断他身上的麻绳。

    幸好这些人还没掌握高科技,直到此时对方终于抬起眼看她。这双眼睛近看果然像能吸魂,宋小蝉深呼吸一口气拔开目光又叮嘱了一遍:“你等会看见我跑就跟着跑,往不同方向跑。这一带变异兽很少,你往深一点的草丛里躲,注意别碰到蛇。跑远一点再找地方躲好,确定安全再想办法回市区。这把刀你拿着,虽然没什么用但聊胜于无,再跟这次一样束手就擒我也没办法。”

    她那把刀是特别定制的,藏起来很难发现。这些劫匪口味重对妹砸的兴趣没有对汉子大,所以她才会轻易过关。宋小蝉把刀往他手里一塞,扭头想回原位引人过来。没想到她刚一动,身后那人忽然拉住她的胳膊,把刀往回一塞:“我不要。”

    这个男人声音的确很好听,音色低沉又有磁性。

    ……但是再好听也没用啊,劫匪面前他刷脸危险更大好么!宋小蝉回头翻了个白眼:“我拿着也没用,你留着。”

    结果对方出乎意料地顽固,再次把刀塞回来:“不需要。”

    “……就当我拜托你拿着防身好么?”

    男人目光坚定:“不好。”

    “……”

    她被堵得几乎要掀桌,差点要把刀直接拍他脸上,结果就在此时屋外看守的人不知怎么也被惊动,直接打开门喊着“喂你们在做什么”冲了过来,被迫握着刀直接加入战局的宋小蝉简直一脸血!

    泥垢了啊!这么娘们唧唧肯定是个受……不要以为她不敢动手!分分钟糊你一脸啊好不好啊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