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2.呵呵哒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末世对于人类的影响极大,除开人口锐减,此时的男女比例已经下降到三十比一以外,对经济、科技、交通、教育及其他方面造成的毁灭性损失更加无以计数。

    令人庆幸的是,人类并没有在丧尸日复一日的围攻中走向灭亡,反而有更多的人因为困境不断进化出新的能力,并且在其中一部分人的组织下开始对丧尸进行反扑。

    宋小蝉至今都无法忘却三年前那一次人类与丧尸之间最大的战役。也正是因为那次的险胜,好不容易从丧尸手下得到喘息机会的人类,才得以在之后的日子里短暂地休养生息。并且最终积蓄力量,对丧尸展开全面的扑杀和逆袭,从而像现在一样,重新占据地球上大部分的地盘,将大部分或者更多的丧尸彻底消灭。

    而她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之前组织并指挥带领人类走向最终胜利,之前出现过的那个最牛掰小队所在的城市,j市。

    宋小蝉提着箱子上了去往j市的第一趟铁皮车。出于对这种时候还有女性孤身上路的好奇和惊诧,许多人在她上车的第一时间便投来意义各异的注视。她并没抬头,上车前她已经把惹眼的大箱子换成了背包,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后,宋小蝉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她来得比较早,这趟车没有具体的发车时间,没过一会儿车上坐得差不多了,司机才开了车。

    宋小蝉现在所在的z市末世前曾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却也因为人口众多,丧尸大潮出现后第一时间受到波及,几乎没有怎么挣扎就被迫沦陷。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末世后第二年,石油煤矿等能源受环境气候影响,纷纷面临无法开采即将枯竭的窘境时,世界各地忽然接二连三探测出了一种新能源为止。

    科学家在进行过多次研究实验,确定它的无害和无限可循环性后将它取名为“eny,并且迅速将这种能源代替原有其他能源投入使用。而作为国内探测eny资源储存量第二大的城市,至此z市才被从丧尸手中解救出来,之后又花了一年多时间,才渐渐恢复了生机。

    尽管变异兽和丧尸都消灭得差不多,在经历过一次末世后,出于对安全和能源的考虑,飞机地铁这类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仍旧没有恢复使用。目前大部分人的代步工具都是公路疏通后,穿梭在城市之间的铁皮车。

    z市和j市距离不算很远,也有五个小时车程。时间尚早,大多数人都在车辆的颠簸中开始补眠,宋小蝉今天穿了一件棕色的羽绒服,也和其他人一样戴上帽子,把背包压在身后,脸埋在衣领里假寐。

    她旁边坐着个四十多岁面容憨厚的大叔,提着一个手提包,一上车就开始睡觉。鼾声连汽车马达声都压不住,像打雷一样响。

    大多数人都像宋小蝉一样养糙了,早就已经适应能在任何环境下入眠。可她身后那人不知道是睡不着还是睡不惯,一直动来动去调整姿势。

    现在的铁皮车只不过是之前的长途客车包层铁皮换了启动装置,靠在座椅上就能清晰感受到身后人两条腿的移动路线。宋小蝉一会儿被人捅捅肩胛骨,一会儿被人撞背脊,再过了不多时连后脑勺都被狠狠磕了一下。

    再快的入睡程度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开启睡眠模式,她气得直起腰把背用力往椅子上一撞,简直想拆了座垫扔他脸上。然而还没等到她动手,对方就已经十分不耐烦地先对她发出一声讽刺:“你有病啊?”

    “……”

    丫丫个棒槌!你才有病!

    宋小蝉捏着拳头炸了毛,差一丁点就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直接切换战斗模式。可她手才刚一抬,就听耳边再度传来对方比刚才更不耐烦的声音,再仔细一听,这声音又似乎不是朝着她?

    “你妈没告诉你出门之前先吃药么?大脑不清醒先照照镜子自己清醒一下,想倒贴也搞清楚站在你面前是什么人。像你这样的,我宁可睡一辈子男人都不会动你一个指头,太委屈自己了。”

    “……”

    我惹还是个同!宋小蝉在心里默默想这个人嘴好毒,然而全车人却在这一瞬间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刚刚才结束一通电话的男人。

    他长着一张极其极其好看的脸,肤色很白,鼻梁高挺而且眉目清秀,眼眸深得像是世界上最深的那片海洋。黑到极致反而显出一抹捉摸不透的幽蓝,估计大部分女性在看见这双眼睛时都会觉得自己愿意溺死在这片海中。这个人浑身上下毫无死角,仿佛连他的眼睫毛都镶了钻石般闪闪发光,浑身上下只写了两个字:帅比!

    或者有钱!大帅比!

    因为他手里拿着一个手机。

    一个手机!!!!!←有三分之一的人眼神写着这行字。

    天了噜末世以后通讯塔都塌了!全世界五分之四的通讯卫星都炸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用上手机!现在跪下求包养算晚么晚不晚!!!←剩下三分之二这么说。

    一整车的人都在心底嗷嗷叫,连之前鼾声震天宋小蝉以为到点才会醒的邻座大叔都奇迹般地醒了过来,此时正睁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一脸谜の渴望地望着她身后那个人,的手机。

    ……你们够了啊!

    事实上车子里大多数人现在都是这个状态,只除了她还一脸木然地想自己到底要不要跟对方那双还在顶她的大长腿战斗到底。

    她的腰真的好难受惹。

    如果放到五年前,这个款型的手机扔在大街上也未必有几个人愿意低头捡一捡。可是今非昔比,而且那个手机的当事人似乎还对于自己手里这个东西一脸不爽不满意伐开心。见邻座大叔眼神灼灼地望着他,的手机,面容英俊的男人微微皱起眉不知想了些什么,忽然很是礼貌地问了他一句:“不好意思,我有点晕车,可以跟你换个位置么?”

    宋小蝉:“……”说话那么中气十足的人会晕车?

    铁皮车后面那扇窗户封死了打不开,闻言,被点名的邻座大叔兴高采烈地回答:“当然没问题!”

    然后他们两个就在全车人的注视下换了位置——即使坐在窗边的她压根没有开窗。

    屁股重新挨着座椅时,感觉自己就像完成了一个什么神圣而盛大的仪式,转移到她身后的大叔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他哈哈笑了两声为这次换座仪式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随即重新陷入睡眠,发出比之前还要舒畅的鼾声。

    回过头瞟完那一眼后,宋小蝉便恢复了原来的姿势,继续把脸像只仓鼠一样窝在衣领里装睡。

    宽大的帽子挡住了她的眼睛,也拦住了某些人投来的视线。五年间练就的灵敏感官让她可以清楚感觉到身边那个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三秒,眼神中除了打量还有让人浑身不舒服的评估。三秒之后,他才忽然有了动作。

    ——那个人忽然附身过来,以一个看起来很亲密,实际上距离很远的姿势将手臂穿过她眼前,把紧闭的窗户拉开了一道缝隙。

    清凉的风随着他离开的动作从窗缝里挤了进来,也吹起她额前的碎发。他动作很快,其他人都没注意,等他彻底和她拉开距离,宋小蝉才努力调整呼吸,顺势在这样的凉风中慢慢放松自己紧绷的肌肉,重新回到之前看似无害的假寐状态中。

    对方突然靠近那刻,她浑身鸡皮疙瘩几乎都在那一秒炸了起来。自从在刷经验打丧尸糙汉子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后,宋小蝉已经很久没被什么人在这种状态下毫无防备地靠近。无所适从的暴躁感和不适应几乎令她在第一时间跳起来摸武器,身旁那人想来也十分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异动,所以坐回原位两秒后,他才会在没有任何人说话的情形下忽然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嗤笑,仿佛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和自以为是。

    宋小蝉抿了抿唇,到底没有开口说话。

    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过了这五个小时自然就会分开,就算过程里有点小摩擦,也没必要计较太多。

    她这样想着,也在心底学着他刚才的模样发出一声毫不在意的嗤笑,重新闭上了眼。没过多久,便好似真的睡熟了一样。

    ……

    这个时候她是真的觉得到站以后两个人就不会再见面的。

    两个小时以后宋小蝉才明白话永远不要说太满。

    不能说太满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