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绝壁是真爱 1.逗你玩

时间:2018-06-13作者:纪子期

    破晓时分,天边初初露出一圈金边的时候,宋小蝉十分英勇地拎着个硕大无比的箱子,一个人从宋家那扇大门里走了出来。

    现在已经十二月了,因为没有植物点缀,庭院里光秃秃的一片,比剃了头还干净。屋子里其他人大都还在睡梦之中,或者压根没回来。她提着箱子还没下台阶,便看见有人一大早就在院子里打扫卫生。

    拿扫把的妹子穿着件浅绿色针织毛衣,衬得她肤色白净很是秀气,充满青春气息的小清新范扑面而来,只可惜手上那把扫把不太合适。

    而她本人对于这个场景似乎一点都不尴尬,明明眼神避无可避跟她直面对上了,却还能一脸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当做没看见,两眼盯住脚下一块,继续抱着扫把扫扫扫。

    宋小蝉瞟了一眼对方也没吭声。她手上那箱子竖在那里足有半人高,本来就没指望她会帮忙,但走出来看见对方无动于衷时,还是有点想冷笑。

    这个长相清秀细胳膊细腿的妹子叫陈筠心,是她之前跟着搜救队时顺手捡的。宋小蝉那会儿还是朵心软的圣母,见她孤身一人没了父母实在可怜,两个人性格也很对头就把她带了回来。

    虽然救了她,宋小蝉也没把自己当救世主,而是尽力帮着她找活干找地方住。两个人也算当了一段日子的闺蜜,只是这段时间她才知道对方压根不需要她帮忙,而且随便什么时候都能一跃而上翻身做地主。两年过去她果然养了条白眼狼,眼看她一夕之间忽然落魄,对方立马机灵地改了风向二话不说同她划清界限。

    尽管是意料中的事情,到底让人齿冷。她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盯着对方看了许久,直看得她恨不得缩在扫帚后头,柔弱得如同一朵缀在枝头被风吹得颤颤巍巍的小白花,才不紧不慢地收回目光,抬脚下了台阶。

    旅行箱的车轱辘滚动声从台阶响到大门口,一路上宋小蝉都没再回头。本来觉着这一路出乎意料地顺畅,临门一脚正前方忽然走来一对男女,勾腰搂背好不亲热。看见她顿时眼前一亮,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小蝉,这么早就走了呀,要不要我们送你过去?刚好我和向文有空。”

    大早上就这么闲,是算准了她会在这个时候走,赶着上她面前秀恩爱么。宋小蝉握着旅行箱拉杆,瞥着面前这个五官精致笑容明媚的女人,想了想,无比自然地笑了起来:“好啊,难得姐和姐夫说要帮我,我怎么会拒绝呢?既然这样,麻烦姐夫先帮我把这个提到前面去,我朋友待会过来接我。”

    她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笑容僵了一瞬才恢复如初,随即拽着后头尚在纠结的男人走上前来:“……就这么点小事,你都要走了,我们当然不会推辞了。向文你来帮她提吧。”

    男人被连着推了几把,还是有些不甘愿。人是过来了,眼神却扭捏着不敢看她。宋小蝉一脸坦然地把拉杆往他面前一送,笑得很是灿烂:“麻烦你了姐夫,就提到那边可以了。啊,箱子好像有点重,你小心别闪着腰。”

    “……哦,好。”

    估计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见她好声好气跟他说话,裴向文愣了愣,手上的动作便慢了半拍。宋夏语看不惯他在宋小蝉面前晃神,暗自瞪了他一眼立刻接嘴:“没事,就这么点大的箱子,你别忘了你姐夫可是异能者,几十几百个丧尸他都没看在眼里,更不要说这么个小箱子呢,是吧?”

    是啊,五年前还只会跟在她后面捡吃的,好不容易从她手里捡了个大功劳一跃成为异能小队队长,没过几天又被人打脸,不仅丢了职位还被逐出异能队,上一个身份是她前·男·友的前·异能者。

    宋小蝉双手抱胸笑而不语。

    一向爱面子要强的裴向文被这话激得老脸一红,飞快地扫了一眼宋小蝉的脸色,见她笑得毫无异样,才松了口气粗声粗气地转过脸跟宋夏语说:“还用得着你提醒我!”

    说完不顾宋夏语憋闷的神情,一咬牙便低头去提行李箱。

    她末世前力气就非常大,那箱子看起来特别扎实。裴向文动手前做足准备使足了力气,马步扎得稳力道用得实在。万万没想到他用足了力气,手刚往上那么一提,箱子立马跟着轻飘飘飞起来——他一个收势不住后仰太多,趔趄几步果然闪着腰了。

    男朋友丢脸,宋夏语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都不看看东西到底有多重,用那么大力气做什么?”

    见状,宋小蝉也连忙摆出一副吃惊模样,瞪大眼很是无辜地解释:“诶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姐夫?我的异能刚消失不久,最近对东西的重量都有点估不准……我记得我往箱子里放了很多东西的呀,真的很轻么?你没事吧?要不要叫人帮忙?”

    “……”

    裴向文扶着腰一脸菜色,僵在原地根本说不出话,宋夏语见她拎着那个纵使不重也不算轻的旅行箱挥来挥去耍得虎虎生威,原本想说什么,到底还是吞了下去。只是一张脸青了又黑黑了又紫,半响才挤出一句:“没事,既然这样,那你自己走吧,我们就不送了,以后在外头有什么困难再找我和你姐夫,能帮的我们都会帮。”

    顿了顿,实在不甘心,又故作和蔼地劝慰她:“你也真是,硬要搬出去做什么。都这种时候了,我们一家人不住在一起,别人会怎么想呀。知道的是你小孩子脾气想一出是一出,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呢……你放心,我在家里会多劝着爸和妈,让他们别生你气,你也自己学乖点,别老是惹他们生气。”

    宋小蝉眨了眨眼,“啊,这样么,原来姐是希望我搬回去住呀?早说嘛,那我现在就回去,反正也没带什么东西,回去方便多了。你觉得怎么样?”

    “……”

    对方那张“好姐姐”的脸被挤兑得青红一片,此时此刻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压根不知道怎么接嘴。

    幸好此时裴向文撑不住哼哼唧唧地喊起痛来,她松了口气立马脚底抹油:“诶,你看你姐夫这样,我先带他回去看看,就不送你了,你自个儿小心点,我们先走了。”

    说完没等她回答,闷头就冲进宋家大门。不多时就听见身后陈筠心的惊呼和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之前在的不在的人好似突然间都醒了,挤在一团嘘寒问暖七嘴八舌地关心裴向文的情况,更衬得她刚才出门时的背影有多风萧萧兮易水寒。

    宋小蝉也不在意,重新拎起自己那个混乱中倒在地上的旅行箱,拍拍上面的灰,拉起来继续往前走。

    其实压根没什么朋友来接她,她交际圈子小,被前·闺蜜捅了一刀以后也没指望在这种时代找什么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兄弟或者真爱。

    她是末世后第二年来的宋家,到现在已经四个年头。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跑任务,最熟悉的应该是门口这扇大铁门。

    末世前佣人曾经用眼神表示她还没有这扇专人设计的门贵,末世后这扇门后的人只差没有抱着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她留下来保护他们不要走。

    她曾经是这栋末世房子里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外人眼里最辉煌的时候是她爱情和事业唾手可得,只差一步就能跻身于国内最牛掰的异能小队,虽然本来过了几年活下来的人就不怎么多——却没想到临门一脚,即使是z市数一数二的冰系力量双系异能的她,也敌不过那个三年后异能就会渐渐消失的魔咒。

    所以一夕之间跌落尘埃众叛亲离,在这个亲爸亲妈都有可能把儿女出去挡丧尸的家里,她也觉得是意料之中。

    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那种女主推翻设定就能再来一次重登人生巅峰的重生。

    宋小蝉舒了口气,到底没忍住,回头朝身后那栋依旧沐浴在晨曦之中,看起来无比圣洁好看的房子比了个中指,拍了拍自己临走前特意去某些人自以为藏得隐蔽的地方摸来的一箱子钱券,酥爽无比地笑了一下,大踏步转身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虽然走了再比中指没什么用……但是至少她有钱!

    而房子里头那些人很快就会发现他们连钱都没有了!

    呵呵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