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上天尊 第二百零九章 鸠占鹊巢?瓮中捉鳖

时间:2018-06-13作者:浪迹天涯

    原来竟然有人趁机占掉了他的大营!

    他一时间竟然无家可归了,最可恨的是占领他的营地的是一个姓许的无名小子!

    他看着那杆写着许字的大旗,偷偷地笑了。就怕没人来!

    他来到营前,冲着营中喊话:“里面的人听着,这里是我山家的大营,识相的赶紧滚出去,并且留下三天的粮食,不然到时候打起来,别怪我山家不留情!”

    营中人没有回话,反倒是一片笑声。

    一个中年大胡子喊起来:“山阳,你让河家跟流家打起来,自己却收渔人之利,太不地道了!不如让我来帮你减轻一下罪孽!”

    山阳仔细看了这大胡子,他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也没注意过他长得像哪一家姓许的。真正出名的许家只有一个,那就是许山岳!

    但是许山岳是没有兄弟的,儿子也不可能这么大!

    山阳使者问道:“胡说八道,这里是兵法试场哪里来的罪孽,我又没乱杀人!”

    大营里的人笑了:“可是你手里却有不义之财!”

    哦。原来是看上龙血藤了,这就该死了!

    怪只怪你自己不该贪婪吧!

    山阳想到这里,冲着后边挥挥手,后边的人心领神会!

    一个个开始摆出新的阵法。这个阵法不同于他们的不动如山,也不同于进攻的阵法。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阵法!

    大营之中许今生看起来总觉得那是一种召唤阵法!

    虽然他没有见过真正的召唤阵法!召唤阵法,可以远距离召唤某种物品,比如飞剑!不如启动自己的阵法!

    没错,他们一定是在启动自己的阵法!他们的阵法一定就在自己周围可以攻击得到自己!

    许今生想到这里,赶紧大吼:“厚土护佑,快!”

    手底下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许今生如此着急!他们不管许今生为了什么赶紧摆出厚土护佑阵!

    就在他们刚刚好完成的时候,他们的天忽然塌了下来!

    真正的天塌地陷!

    好狠的山阳!在自己的老巢中设置了这种阵法,是要跟敌人同归于尽?

    恐怕不是,八大家之中没有找死的人!

    那么就是为了陷别人于死地?他是如何知道有人会进入到他的大营之中的?

    许今生略微想可想就想通了。

    这跟他当初进入到风浩的大营不是一样的吗?

    贪图人家的阵营稳固!

    结果天塌下来了!正好陷入了人家的陷阱,一时糊涂!

    还好他及时发现了,这个时候许今生他们被压在一个小空间里!阵法王者可不是白给的!修为不能用阵法却还可以。

    厚土护佑阵法在不幸之中保住了他们一命!

    但是,他们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瓮中之鳖!瓮还是自己准备的!

    山家的人大声欢呼着重回营寨。

    失而复得?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在别人手里拿一会,最终仍旧是自己的!

    山家的大营也是别人能随便进的?邀请你都不该来!

    过了整整一天,山阳才挥挥手,这些人才慢慢的启动另外一个阵法。

    阵法启动起来,压在他们头上的那一片天这才慢慢的升起来,一点一点的和天上的月亮重合了!

    原来他们把阵法藏在这里!怪不得没有发现!

    下边大瓮里的人们一个个早已经饿的头昏眼花。只有那个大胡子还保持着冷静!主将还要有主将的尊严,他不能那样!

    山阳呵呵的笑着:“这位许家兄弟,我山家待客不周,多多见谅了!”

    许今生终于发现有人来了:“客气客气,这么好些天了,估计兵法测试的也结束了吧?”大胡子主将问道

    山阳一愣:“好些天了?哦,忘了你们在下边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时间只不过刚刚过去了一天而已!”

    许今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么你山家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山阳摇摇头:“还没有,还有多少家,还有一大家,几十小家”

    许今生问道:“哪一大家?”

    山阳反问道:“换做是你,你知道吗?”

    需谨慎呢个无奈的笑了:“我以为你是最后一个!”

    山阳得意的笑着:“哈哈哈哈,多谢抬爱,不过我会是的!兄台是投降还是退出?”

    许今生说道:“我若是投降,能放过我手底下这谢兄弟们吗?我允许他们投靠你!”

    山阳不解的问:“哦?此言当真,你要知道,若是若是你允许他们投靠你,他们的价值比你就大了!”

    许今生说道:“我本就是穷苦出身,怎么忍心让这些同样苦难的人因我而死!你就说同不同意!”

    山阳痛快的说:“好吧,何乐而不为呢?多个俘虏总是不如多一些手下!”

    当下大胡子对着后边人说:“你们从此就跟着这位山公子,不算反叛,但是再跟其他人就不行了。记得吗?”

    他手底下的人一个个含着泪说道:“公子,我们想跟着您……”

    许今生大怒:“不听话了吗?主将让你们去死,你们也要去的,这就是军令!”

    当下他的手下人一个个眼含热泪,爬出了他们的大瓮!

    整个瓮里只剩下这一只瓮中之鳖,就是那个大胡子主将。

    “现在人已经给你了,想要杀掉我还是收降随你吧!”

    “啪啪啪”,山阳拍了拍手掌:“好样的,这样的主将,我若是杀了你,永远也得不到这些士兵的心了,还丧失了我的军心。你上来吧,记得乖乖的,我就不再捆绑你!”

    大胡子爬上来,内心中长呼了一口气,总算过去了。这一招实在是危险呀!

    紧随着山阳走遍了山阳的大营,每走一步,大胡子都要惊叹一下,这里太奇妙了,竟然还有这样的阵法。天哪,阵法还可以安置在空中!不会掉下来吗?哦,天哪,这也是防御阵法?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厚土护佑阵!

    山阳,你个王八蛋,厚土护佑阵是这么用的吗?你赶紧拆了重新建!根本就不够好!

    山阳冷静的看着这个疯子,原来是个阵法大师,如实醉心于阵法,有所求就好!

    山阳等着大胡子自己安静下来。

    大胡子不要脸的跑过来:“山阳,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吧?”

    旁边一个人佯装生气的说:“你辱骂了我们的主将,该当死罪!”

    大胡子吓得赶紧退一步说:“山阳,你不是吧,这么小心眼,就算别人一时激动,你也不能随意杀人多呀!”

    那个士兵继续说:“我们不管,难道你骂人就随便骂了?”

    大胡子似乎有些气弱:“你们把我关到地下那么久怎么不说!”

    士兵不屑地说:“那是你没本事!”

    大胡子赌气说道:“有本事就可以随意了?”

    士兵蔑视的笑了:“当然……”

    大胡子这个时候也诡异的笑了:“谢谢,看阵法!”

    忽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

    似乎天地再次崩塌了一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