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上天尊 第21章 医之大者

时间:2018-06-13作者:浪迹天涯

    花残魂毒

    独自在听到这里,赶紧说:“独某失态了,白兄弟尽管讲来,最多独某舍却这脸皮不要了,任何消息都不动怒。”白浪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好。独城主可曾听说过梅毒?”“梅毒?”独自在的脸上瞬间变化了十几种颜色。从刚才迁怒白浪的惭愧脸色微红,变成了惨白,又变成勃然大怒憋红了脸,最终没有说出来什么。他的全部心神用来克制自己了。梅毒!梅毒!梅毒!梅毒可是妓院的专利,此等下流的花柳病怎么会出现在自己乖巧的女儿身上。是谁害了她,这个人当真是罪该万死。这么多丫环是干什么的,护院是干什么的,奶妈是干什么的?这么多人竟然看不好一个小丫头!看来自己以前是太宽容了,一个个非得好好惩治不行。不过当下之急还是救女儿性命才最重要。

    “白先生,还望不辞劳苦,救小女一救!”独自在说到这里向着白浪鞠了一个大躬。“我刚才说了,有救,也没救。城主大人且听我说来”白浪整理了一下思路:“若是我所料不错,独姑娘乃是中了梅花残魂毒。这种毒表面看去与花柳病梅毒症状一致,这种病一旦染上,莫说是姑娘家,就是男子也难以启齿。其实不然,梅花残魂毒,除了有梅毒的所有症状,还对人神魂有所伤害,轻者精神不佳,重者昏迷不行,甚至身死魂消,就在残魂二字上。”白浪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幸中的万幸是,梅花残魂毒对小姐的名声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刚才进来看见院子里种满梅花便有所猜测,适才观小姐面相,再加上把脉白某有把握这就是梅花残魂之毒。”

    “至于有救没救的话,是因为拼着白某的医术保住小姐一命甚至让她醒来并不难,此便是有救;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治疗小姐的病症需要一味名为天魂灵草的草药,这种草药只能生长在灵魂聚集之处,保存时间极短。何况对常人也有保养神魂之功效,因此更难有成熟的灵草留下来。若是少了这一味药,独姑娘虽然能够醒来,只怕,只怕……”石万草见独自在呆住了赶紧替他问“只怕什么?”“只怕独姑娘即使醒来,脑袋也不大灵光”

    这个时候,独自在恨恨的拍了一下桌子,只见那张漂亮的粉梨木的桌子瞬间成了粉末。白浪本身就是敦厚之人,见他如此懊恼,赶紧接着说:“一时没有天魂灵草倒也无妨,我以金针渡穴之法,可保小姐三年无恙,三年内如能找到天魂灵草在治疗也是一样,只是若是过了三年恐怕就没办法了”

    听到这里,独自在眼前一亮。三年,三年也许就有救了。独家如此大,三年的时间未必不能寻找到。赶紧说道:“如此麻烦先生了!”“金针渡穴之法,非一次可以完成,需连续五次方可。”

    白浪施完金针,由石万草带着去酒楼吃饭。此时石万草可是把白浪当成了宝贝寸步不离,要不是白浪坚决不同意,他可能就拜白浪为师了。一路上石万草给白浪讲些风土人情,不得不说石万草对当地真是熟悉,各种奇闻异事信手拈来。只不过白浪刚好没那个心情去听,他正想着如何甩掉石万草,他还要去刺杀掉张栋那个畜生。对于临海城他几乎一无所知,更何况是那个畜生的住处。还有那个畜生周围定然有不少高手,该如何接近他才能杀了他,也是个大问题。帮助城主千金看病已经浪费了时间,本来它可以请城主出手,但是看到城主因为女儿的病情六神无主的样子,他不忍心,是的不忍心让一个父亲在这个时候去分心管这件事。这大概也是因为白浪从小无父无母。看到别人父母如此疼爱自己的孩子,他无比羡慕,更不忍心打扰他。

    不忍心,就要付出代价。所以刺杀张栋的事他还要重新算计。此时有那里有心情去听石万草讲风土人情?就在白浪内心苦恼外表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时候,他们就到了临海城最大的酒楼——枫香楼。面对着一大桌子的酒菜,白浪完全无心欣赏正在思考如何脱身,只听得楼下大声喧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敢在大街上杀人取乐?该死的畜生,别人怕你们我可不怕!再有这种事情管你是张栋还是别的什么栋,老子先杀了再说!”只听得乒乒乓乓几声,没多久就传来一片哀嚎之声。只听得那人大喝一声“滚!”白浪忍不住抬眼往楼下望去,只见一群人屁滚尿流的跑走了。白浪正暗恨自己没有及时看到那一个是张栋。就听的楼下传来噔噔噔的声音,那个见义勇为的人上楼来了。白浪忍不住好奇回过头来看看这个人是何等风采?

    只见一个细长的身影映入眼帘,这人虎背蜂腰猿臂,好一个壮士。在看这人白狼想起来了,怪不得如此熟悉,原来他就是在城主府跟白浪撞到那人。当时那人哼了一声就走了。现在想来,他那会心情想来很差。那大汉走上楼来,一眼看到石万草在这里赶紧过来打招呼,石万草也就招呼他坐下了。这是白浪忽然眼前一亮,没错这个味道,莫非是天魂灵草?不对,味道太淡了,他肯定碰触过。

    石万草简单介绍了一下白浪,那大汉名为段飞。段飞曾有一年身受重伤,几乎死翘翘了,幸好石万草在场,经过石万草整整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努力,段飞的小名总算保住了。而且修为也没有大退步。段飞这人知恩图报,后来段飞跟石万草就成了极好的朋友。

    段飞坐下,说些闲话。石万草见段飞眉宇之间安有些闷闷不乐,就问他怎么了。这不问还好,刚一问段飞就眉头紧皱哀声叹气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就要讲述他的苦难历程。就在这时候,白浪打断了他。

    a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