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上天尊 第20章 如此行医?

时间:2018-06-13作者:浪迹天涯

    门卫听到这里吓得几乎魂飞天外,这个考官是临海城医药师联盟的大长老石万草,可是以严苛出名。最看不得那些走街串巷的江湖郎中,这些人就是骗钱的。既不能治病,还败坏了医者这一高尚职业的名声。不由得大长老勃然大怒:“来人,將这欺世盗名、滥竽充数的无赖拖出去打死!”说完一甩袖子就要离开。只听得白浪冷笑三声:“可惜我一身医术,碰到了一个无知之辈,空有百岁高龄,一点胸襟见识也无!明珠暗投,明珠暗投呀!”

    大长老不由得气笑了:“明珠?你告诉我,最后十几道题,答案完全一样,你就是这种明珠?你就这样一身医术?”大长老说到这里,白浪反倒心安下来。原来他不懂!不懂就好,这样效果更好。想到这里,白浪背着手说道:“药方一样就治一样的病?难道你不知道伤寒病和感冒病药方也是一样,不过煎煮的时候放药的顺序不一样?难道你不知道陈年肺痨和新的肺痨药方也是一样,不过煎药的时候温度不一样?难道你没听说过肾脏刀伤和掌伤药方也是一样,不过治疗的时候需要的辅助治疗不一样”

    “所谓医者,你不止应该知道每种病发病的症状,更应该知晓发病的原因;不但要明了每味药材的药性,更要了解他们搭配的奇妙,不但知道治疗时手法的不同,更应该知道不同手法配合几分药性才最佳!”“何况夫为医者,当知天时,晓地理,明阴阳,懂五行。知病情之来由,测患痛之去处。笔下虽无十分文章,胸中却有万张良方。当急病者之所急,难患者之所难”

    “人常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未友为邻。我却要说医之小者,医病医身,医之大者医命医心!”“这张考卷,最后十几题很显然都不算是富贵人常的,我自然知晓千年人参搭配可治,只是有几个穷人治得起?何况那些万年何首乌、金血藤更是有价无市,这样的药方又有何用?”

    白浪说到这里,看着大长老一脸的震惊,心里很是满意。没错当初他听师父这么说的时候,比大长老震惊一百倍好吧。原来不同的病可以用一样的药方,只是这需要多么浩如烟海的医药知识,又需要多么精确的人体知识,不同的病患,不同的严重程度,针对什么药方,如何煎煮,如何服用,服用完做哪些动作有助于药物发挥等等等等。游风云本身就是显赫一时的大医者好吧。白浪在跟游风云关在一起的时候就学医术了,以白浪超强的记忆力也是极其吃力才勉强记得住,尤其是没有任何实战的机会的情况下。另外,他们还要躲避监察使得他们时间就更加紧迫,学习更加困难。好在白浪坚持下来了,他也由此学的一身医术,更重要的是大医之心,大医之德。

    白浪接着说:“不知在下说的可有理?”

    石万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固然不错,相同的药方也可以治疗不同的病,然而,同一个药方能治十几种病,我却是不信!世间怎会有如此神奇的医术?老夫忝为联盟大长老完全没听说过!”白浪大笑了几声,不回答石万草的疑问,反倒是:“前辈,就算晚辈不回答那十几道题,是否能通过这个测试?”“能”白浪接着说:“这就是了,既然如此晚辈又有什么必要在这个环节弄虚作假?哗众取宠不成?其实给前辈演示一番倒也没什么,不过救人如救火,怕是每耽搁一分,城主千金的病情也会耽误。晚辈甚至认为时间已经有点不足。若是前辈当真非要甄别一下真假,等晚辈看病结束不妨在彼此切磋一下医术,如何?”

    “对对对,看我差点忘了,小兄弟请”说完带着白浪向后院走去。后院不是谁都能进的。石万草也不过时因为成名很久的医师,才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上石万草问了白浪姓名,目前住址,方便完事以后他去找白浪请教医术,没错是请教,不是讨教。

    走过一个大花园就到了一排粉红色的房子前面,很显然这个房子就是城主千金的地方了。石万草告诉小厮去通报,不多时只见一个雄壮威武的男人龙行虎步的快步走来。到的跟前时拱起双手说道:“石长老,在下等你多时了。可是有好消息?”石万草回了一礼说道:“不敢说多有把握,只能说我带来这位小兄弟医术不再我之下,而且他所懂有些我不懂,可以一试!”一边说一边把白浪轻轻推到自己前面。“这位小兄弟名叫白浪,刚好路过,可见是有缘分。”白浪赶紧施了一礼。城主赶紧打招呼:“小兄弟快莫如此,老夫独自在,小女的病情就拜托小兄弟了。”“白某定竭尽全力”独自在赶紧一伸手说道:“请!”

    走进独小姐的闺房,真是一片粉红,粉红的桌子,粉红的椅子,当然强也是粉红的。床幔倒是粉红中带着一丝洁白,粉红与洁白倒是相得益彰。独自在赶紧说:“白兄弟,麻烦了。”白浪这才朝床上看过去。只见床榻上一女子紧闭双眼,两个脸颊有些潮红发梢有些干枯。双手微微有些泛黄,看上去有些无力。白浪伸过手去,结果他发现此女竟然迈向气血两虚,浮脉洪而无力,沉脉细滑无力,寸,关,尺,尺脉无力。奇怪呀奇怪,这脉象,再看其双手,手掌大拇指内侧凹陷,指甲月牙减少。白浪沉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向着独自在说道:“不知道独姑娘平时都爱做些什么游戏?”独自在愣了一下说道:“不过是陪侍女们在花园里玩耍罢了,都是一些女孩子们常见的游戏,怎么?可有救”。白浪想了想说:“有救!”停顿了一下说道:“也没救!”独自在听到白浪说有救的时候本来已经欢喜的要跳起来了,但是白浪立刻又来了一句“没得救”。这就好像欢快的飞到天上,被一座大山迎头砸了下来。不由得独自在心中大怒:“你耍我?”“不敢,我接下来要说的,可能城主大人会更生气,所以先给城主大人一个准备,是否准备好听白某讲实情,而不迁怒无辜?”

    a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