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末世仙路 第二十三章 迷途

时间:2018-06-13作者:山道士

    附近十公里基本没有什么大型动物,都被父亲毙掉了,毕竟聚集地近六千人的数量对食物消耗极大,而到目前为止,还并没有找到能够替换掉肉食的食物。

    所以到目前为止,罗宁仅发现了一只两米左右的猫,或者叫虎!但随手就被毙掉了,完全找不到感觉,所以罗宁准备迈出十公里的范围,大灰狗也表现的很兴奋,现在应该叫哲思,对哲思,取意自这厮,也不知道谁取的,反正就慢慢的流传下来了,哲思是赞成的。

    动物的实力进速极快,但有迹可循,是在原身实力的几何叠加,也就是说末世前越强大的动物,它的实力就越强,而很幸运的是,学校位于县城中心,周边并没有什么大型动物,所以像大黑狗这种实力就是接近顶点了,而老爸更是无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片土地仍旧被人族牢牢掌握!

    果然,迈出不过两公里里就有了发现,于动物的疯狂长体型相比,植物变化的是生长速度,但从体型上来说只有几倍的增大。

    所以在这一片仅是草丛夹杂着几颗树木的地面上是藏不住什么大型的动物。

    一只大黄狗正悠哉游哉,像是末世前的柴犬,在罗宁刚发现它时,它也发现了他们。

    “汪,”一身嘹亮的吠声想起,像是再警告两人,对于罗宁它倒是并无畏惧,这种两脚动物它吃过几次,弱小的没有一点威胁。

    但对于大灰狗它是有些畏惧的,对方的体型略胜于它,来自东方神秘的田园犬系列,顾盼之间,神采奕奕,全然没有将它放在眼里。

    罗宁实在是懒得看这两狗之间眉目传情了,身形一跃之间,向前而去,狗肉又够所有人吃上一天,巨大的毛皮能够两宿舍的人睡,都是财产。

    看着直奔过来的罗宁,大柴犬有些疑惑,从来没有那个两脚动物是跑向它的,难道这人是一百的?疑惑虽疑惑,龇牙咧嘴间却是没有半点留情的念头。大不了吃了他,再跟那家伙打一架,它自信虽打不过,也能走得掉。

    望着伸过来的狗头,罗宁叹了叹气,这些动物智商还是一点未变,跃起身形,一掌印在狗头上,大柴犬瞬间倒地没了声响。

    是变强了好多啊,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程度,感觉皆随心所欲无所阻碍。

    哲思凑过来磨头蹭尾的,展示着自己对小主人的滔滔敬仰之情,罗宁差点没一掌印它脑门上,这厮的毛发粗糙,极不舒服;罗宁的力量虽强,体型却差距太大,总觉得自己像个玩偶,没点主子的气度。

    再次忘了眼辽阔的世界,这曾经人类统治的星球,短短时间内就再没了人类的痕迹,世界辽阔,却不知方向在何处。他有些心绪暗淡了!

    取出绳索缚于猎物上,再系在哲思身上,罗宁准备回去了,力量早已体验过了,心情却并不如何兴奋。

    将猎物交给屠宰组,学校众人现在分工倒是很明确,分划了筑屋,裁缝,厨师,倒是建立了点点系统。

    交了后,便准备回去了,罗宁是有自己的独栋小屋的,虽然不大,学校现在采用贡献点,他排第二,完全有资格!

    但他不想回去,而是坐在练习场上看大家练武,汗水和努力坚持的眼神对他触动很大。

    你觉得前途迷茫时,人家却连现在都步履维艰,他好受了许多。

    目光搜寻崔雅馨的位置,却先找到了王若蝶,他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t恤,数九寒天,却是汗水裹衣,学校的裁缝还只能对兽皮做些简单的处理,保暖倒还行,做衣大家都只在换洗之后穿的。

    移开目光继续搜寻,崔雅馨也是同样打扮,实在是并没其他的打扮风格了,女孩全身的衣服也是被浸湿,但目光坚定不移,女孩是一个比他更有野心的人,他知道。

    她学习虽不如他,但刻苦更甚一筹,有时候罗宁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家庭幸福,身体健康,头脑聪明。

    移开目光又扫向李悦音,她其实总是温婉的气质,罗宁没想过他能坚持的下来。

    胖子参加了筑屋一组,他对练武是绝望了,实在太艰辛!罗宁劝过他,被骂了一次,骂他永远不能体会他,你是天之骄子,我不想当你旁边的小丑。

    父亲也注意到了这边的罗宁,看着他目无焦点的样子,猜测这小子可能有心事了,但并没有上前劝说的样子,他育子只有三条,多看多学多思考。看众生百态,看喜怒哀乐,学态度,学道理,学人生,再归纳于自生。

    人与人之间,即使是父子,他也会怀疑,只有自己想出来的,才会奉如圭臬!他想就由他去吧,这是好事!

    看了片刻的罗宁,顿又觉得索然无味,佛家三问,你是谁,你要去哪里,去哪里做什么,他仅无一答案。握了握手中的石块,竟捏不碎,不服气,再试一次,仍旧不行,索性一脚踩入了土里。

    踩完之后,又不觉莞尔,自己何必跟一块石头过不去,它那有思想,既来之则安之,无所谓罢了,我所求不也就是个舒心二字。似有所得,却未有所得!

    干脆又练起武来,苦难总是让人更加清醒,也跟清晰的感受这世界。

    转眼已是半年,半年里有人成了婚,做了新郎,做了新娘;准备就这样好好的过下去了,贫苦是贫苦了点,但聚集地的氛围还是本不错的。

    这半年,聚集地的规模扩大也不是很大,大约曾长1500米,宽五百米的方形,但各方面的设施却基本游乐完善,随着对新植物认识的提高,有了自己的草药郎中;织衣行业的进步渐渐取代了末世前的衣服,铁的提炼让各种工具和设施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提炼出的铁却于末世前不一样,韧劲极强,硬度却差强人意。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聚集地在渐渐的恢复元气,但却再无问鼎世界的机会了,半月前附近来了一只巨兽,推测出是牛,高达三十米的身高,如同一幢摩天大楼,还是连体的那种。老罗仅仅只能击退它,却毙不掉它。

    这半年罗宁再进两步,迈入通脉三层,而天赋最好的王若蝶也才迈入淬体三重,父亲惊得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怀疑罗宁是哪位绝世高手附体在罗宁身上了,论天赋在他记忆中已经是第一人了。与他相比,本来尚算妖孽的王若蝶也变得平凡无比!

    近来罗宁已经不呆聚集地了,在这附近之内除了黄牛,他已再无敌手,这让大家无可奈何的世界,对于他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挑战了,武道进境势如破竹般毫无阻碍,父亲言的所有困难都不存在。

    一个人太平凡会觉得压抑,所有的努力都像是没有效果,一个人太妖孽呢,会寂寞。

    现在坚持下来的人全部突破了淬体一层,甚至没有坚持的人也有突破到了一层的,进步加安逸的环境让大家忘记了外面的危险,其实淬体一层连末世前的猫都打不过,它们的实力在二层到三层之间。

    所以,大家想出去,想去看看自己的家,想去看看父母还在不在,即使希望渺茫,校长已经百般劝过了,但仍旧收效甚微,堵不如疏,派罗宁在一百公里外做了驿站,让想走的人去了他那里在考虑,几乎没人再提这件事了,除了她。

    王如蝶到的时候,罗宁正在练习武术。

    “你真的要走?你要知道这附近的大型野兽都被我父亲清理过一次的,所以才不会难到你,事实上你连哲思都打不过!而你要知道,越过这百力范围,像哲思这种层次的家伙并不算强!”哲思配合的叫了叫,踱步之间,神威赫赫,展示着自己的力量,但听到后半句又焉了,这半年来它其实已经没有任何进步了!

    “我,”女孩话未讲完,泪水却先落下,父亲母亲的生死未卜,自己却无能为力,即使她每天都付出了十二个小时的锻炼,聚集地里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过她。

    可是那有什么用,她连哲思都打不过,哲思都是近于淬体五层,就这样她还被称为绝世天才,那罗宁呢,他承认罗宁也刻苦,但她仍旧觉得比不上她刻苦。

    半年她连破两层,他也是连破两层,看来好像差不多,但越望上难度越大,她能感觉到,越往上突破越困难!

    罗叔断言她三十岁能迈入锻骨,可三十年后又能有什么用,一切都晚了,她本来半年都不想等的,可路途凶险他缺乏勇气。所以这次,“不,我不等了,请你别再拦我!”

    她拭去脸颊的泪水,语气变得坚决。

    “这……,”罗宁有些犯难,虽然学校在这100公里的地方设立边界,名义上是让大家再考虑考虑,但其实就是说给你点借口安慰自己。学校在路上每隔三公里建立木屋,沿路猛兽早被教育到绝不敢侵犯木屋,所以只要学生能即使躲到木屋里就是安全的。故成立了三个月的再考虑路也仅有三起死亡事故,没来得及逃进木屋里。

    “不瞒你说,学校虽然开辟这条再思路,但其实是不准备放任何人离开的,虽然有些狠心,但出了这里,路上其实就是九死一生,我倒觉得学校做的没错。”罗宁干脆坦白,实行了三个月的再思路,到目前为止还只有王若蝶走到了这里勒,以往的人都是他回去的时候从木屋里带回去的。

    “那如果我坚持要走呢?”王若蝶的语气有些狠厉,明显对罗宁的话语没有半点触动,反而有些厌烦罗宁的阻挠。

    “额,”罗宁一阵错愕,他本以为自己这番肺腑之言足够让女孩冷静下来,事实上,别人讲的,远不如自己体会的深刻,更莫说像王若蝶这样意志坚决的女孩。

    “那我只有留下你了。”但学校和老爸顶的规矩不可违,聚集地现在每个人都是宝贵的资源,若不是呼声太大,这条路都是不会开启的。

    “那要看你留不留得住了!”女孩踏步出掌,力如海浪击石,整个结实的木屋被震了个粉碎,她却无半点悔意,瞬间欺身到罗宁身前,这掌足以碎石断树。

    罗宁摇了摇头,迎掌接下这一掌,化解力道的同时,力量一震将女孩落回了远处,差距太大,女孩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只是有些可惜了学校建筑队的辛苦成果。

    但女孩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再次欺身而来,攻势如雨打芭蕉般连绵不绝,绕着罗宁而走,攻势虽恨,但攻击力远不如第一招的倾力一击,不过是结合了自己领会的一些窍门在一通乱打。

    罗宁又不忍伤他,漫天的攻势轻轻化下,越打到后面越像两人在连袖跳舞。

    打到后来的女孩更是边打边哭,虽未哭出声,泪水却不停从脸颊划落,罗宁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干脆不接了吧,他远超女孩一个大境界的身体完全能吃下女孩的攻击,于是当了回人肉沙包,挨着狂风暴雨。

    再打了片刻的女孩,看着不再接招的罗宁,也不再出招,只是蹲下来把头埋进胳膊里哭。

    看了半饷的罗宁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干脆坐在旁边看着女孩哭,正襟危坐的样子倒是很认真。

    然后,女孩看了一眼,再看一眼。竟是哭不下去了!

    “学校没禁止哭吧?”女孩小心翼翼。

    “没,”罗宁不明所以!

    “那你让让,我想安静的哭会。”

    “嗯,你哭吧,我不打扰你!”罗宁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回避的意思。

    “你,”女孩杏目圆睁。

    罗宁一脸坦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