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1987,请回话 第二十四章 飘摇的稻草人

时间:2018-06-13作者:桦啦啦的雨

    2004年3月23日——星期二——伤心的雨下个不休——成若黎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重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总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他

    啦……他还在开吗

    啦……去呀

    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致谢强,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果,愿你没有白白受苦。

    no26

    下课铃声响起,对于讲台上站着的数学老师庄妍毫无影响。她也不管下边学生们脸上明显流露出的疲倦,继续评讲着试卷。

    她一直是属于那种举止正常、穿着得体却极度苛刻的老师。这不,尖酸刻薄的打击又开始了——

    “成若黎,你和李茂茂在那儿挨着头说什么?呵呵,你俩考了满分怎么的?靠摆龙门阵就能考大学了吗?瞅瞅你们那无知的蠢样子,看着我就心烦。”

    “胡子志,人丑就要多读书,一天到晚就看小说,真是狗改不掉吃屎。”

    “还有你,小王八蛋,听课听课。”

    边说她边拿着细细的竹鞭走下来,让几个孩子摊开手,一下一下用力打下去。

    成若黎只觉得手板心一胀一胀的,特别疼,疼到入骨入心。

    全班清风雅静,空气里只有竹鞭抡起又落下的“刷刷”声。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相同的一幕几乎每天都在高二(8)班上演,只是对象偶尔不同。

    所有学生心里不由都怀着一种微妙的愤怒,控制着不让它喷薄而出。

    终于消了点火气,转过头,庄妍又抓到谢强正趴在桌子上,数学卷子叠着一张纸,隐隐约约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整张纸涂涂改改已经面目全非。

    她一步蹿过去把男孩的耳朵扯住,用力往上边一提,一拧,推着他的脑袋前后晃动。嘴巴里念念有词地骂着“蠢猪”“笨蛋”,没错,她对于这个数学长期只能维持在40分左右的学生早已经深恶痛绝,谢强也一直是她不分场合的抨击对象。

    最开始谢强只是忍着,一米八的身子像一个随风飘摇的稻草人,太阳穴青筋直跳,拳头死死捏着垂在两边裤腿。

    庄妍拿起他的画纸、卷子、数学书、练习册,三两下撕得粉碎,右手一扬,纸屑天女散花一般撒出去,遍地都是。

    “捡起来拼好,不然以后上数学课就给我滚出去。”她手一指地上,命令不容置疑。

    谢强认命地蹲下身子,一小点一小点去捡,有的纸屑太小,他只能用指甲去抠。

    男孩的头深深埋着,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手和地面反复接触,慢慢变得黑脏,他仍然隐忍继续。

    成若黎看不下去了,这个沉默的大男孩平时已经把自己缩成一个灰色的影子,如今暴晒在众人的目光底下,他弯下腰捡拾的,应该还有尊严。

    她不顾手上的疼痛未缓,不假思索也蹲下去帮着捡,看也不看老师逐渐变成猪肝色的脸。

    李茂茂、“书口袋”、串熠……越来越多的同学加入捡纸屑的队伍,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动作不停。

    “你们干什么?要造反啊?”庄妍的竹鞭再次打在课桌上,“刷刷”作响。

    无人被吓到,无人停下。

    哪怕是一贯事不关己的胡蝶,也一样。

    教书这么多年,她祥和的面容下始终都藏着一颗冷酷暴虐的种子,也知道学生对她的怨恨随着时间的推移根深蒂固。

    她并不会因此反省自己,毕竟绝大多数孩子缺乏抗争的勇气,所以她自始至终站在权威顶点。

    像眼前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发生。

    她扫了一眼玻璃窗外十多个往里边儿张望的脑袋,更不可能示弱。

    “谢强,站起来。”她喊。

    “我叫你马上站起来。”她又喊,声音变得危险。

    “你没长耳朵是不是?狗东西。”

    “果然是有妈生没妈教的东西,人话都听不懂。”她恶毒地嘀咕一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