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五十九章 消失的尸体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这房间里有鬼。”我对徐警官简单的说了一下上次我和中年大叔来的事情,徐警官听完,额头已经皱成了‘川’字。

    良久,徐警官说:“这房子确实很不简单,平常房屋,都是坐北朝南,你看这房子的大门,直直对着北方,和以往盖房子的方式大不一样,现在即便是农村,盖房也很讲究风水,不可能出现这种格局的房子。”

    尸体一直趴在门口,动也没动,里面也没有任何响动传出,这让我心中打鼓。

    要是夏姐说的是真的话,那我上次来到夏姐家里,见到的很可能就是鬼,这房子里面,有鬼。

    徐警官眼睛微微眯起,道:“秦阳,你没有没有感觉到今晚我们遇到的事情很不寻常。”

    “当然不寻常,平常人怎么会遇到鬼,还一遇就是四五具。”

    “我不是说这个。”徐警官晃了晃手,目光<u>闪烁</u>,似乎是在回忆:“你记得吗,村长曾经对我们说过,他说,一个月内,村子里面连续死了六个人,而且,最近死的一个,是在昨天晚上,对不对。”

    我说对,村长说确实死了六个人。

    徐警官的脸色有些难看,道:“那你还记得我们刚刚在那停尸房外面看到了几具尸体吗?”

    我想了想,从房间里面一共出来我五具尸体,所以,应该是五具。

    徐警官盯着我的眼睛,说:“那么,你有没有想过,那第六具尸体去哪里了,我们一直都在停尸房门口盯着,五具尸体全部出来之后,我们还和他们动了手,但是,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第六具尸体一直没有出现。”

    “不错。”

    听到徐警官所说,我一下子想起来了第六具尸体,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村长很明确的告诉过我们,村里一共死了六人,可是,现在只见到了五具尸体,那么,最后一具呢。

    “那具尸体还在停尸房中?”我立马说道。

    徐警官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道:“无论他还在停尸房中,还是已经走了,他都要比另外五具尸体厉害的多,另外五具尸体,很难缠,但是,他们毕竟是死物,没什么智商,但是这一具不一样,他很可能已经不简简单单只是一具尸体,他很有可能还会跟着我们。

    “什么。”

    我立马转头朝后看去,黑夜之中,我感觉浑身一阵发凉,暗地里,好像有两只眼睛在盯着我看一样。

    最后一具尸体,难道真的在跟着我们。

    “我们怎么办。”我低声问道。

    “一切原因,都在这个房子之中。”徐警官盯着面前的房屋,嘴角挂起一个冷笑:“无论这件事是人为,还是鬼魂作祟,一切因果,都来源于这所房子之中,所以,我们进去看看自然就知道了。”

    我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恐惧,这是夏姐以前的家,想到夏姐那温婉如玉的面容,我的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夏姐知不知道这间房子的诡异,夏姐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些事情,现在,我心里突然涌出了无数个疑问。

    还有,最为关键的是,纯阳鸡血石在哪里,神秘青年说过,纯阳鸡血石就在这陈家村里面,可是我至今都是没有见过,甚至,我连纯阳鸡血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要是找不到纯阳鸡血石,我的小命就难保,这件事情一直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进去吧。”

    徐警官对我说。

    “他呢?”我指了指门口爬着的那一具尸体,说。

    徐警官瞥了那一具尸体一眼,道:“他已经不重要了,而且,他也伤不了人了,等我们解决完里面的事情后,出来在收拾他。”

    说完,徐警官一脚将那尸体踢开,尸体也没有反应,我在后面看着徐警官的背影,心中暗暗震惊,徐警官现在身上充满了杀气,比上之前与那些死尸动手的时候更加可怕。

    徐警官的来历我不太清楚,但是,徐警官身上这股杀意,却让我的心砰砰直跳,身上没有背几条命的人,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杀意。

    “这徐警官,以前到底是杀人的,还是斗鬼的。”此时,我心中涌出这么一个疑问。

    徐警官砰的一声,就推开了木门,他将枪拿在手中,就像电视上演的警察和犯罪分子进行对抗时候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进入院子里面。

    我看了眼地上那身穿白衣的尸体,又朝身后看了两眼,总感觉那最后一具尸体有些古怪,究竟去哪里了呢。

    手中拿着桃木剑,我跟在徐警官身后,走进了夏姐曾经的家。

    院落很古朴,地面有着一层厚厚的尘土,很久没有人打扫的样子,门框上已经结下了<u>蜘蛛</u>网。

    我一个月前来过这里,上次看到的情形不是这样的,我知道这一次我看到的才是真的,那么,上一次,很可能就是假的。

    徐警官慢慢靠近正门,我跟在他的身后,忽然之间,徐警官停下了身子,向四周看了两眼。

    “不对,快出去,秦阳。”徐警官大叫了一声,伸手就要把我往出去推,可是已经晚了,我刚刚迈出两步,院子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没有任何作用力,院子的大门就那诡异的关上,严严实实,连一条缝都没有。

    我咕噜咽了口吐沫,回过头来,道:“徐警官,怎么了。”

    徐警官的脸色很难看,是非常难看,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秦阳,这次我们<u>麻烦</u>大了。”

    我说究竟怎么了,我还从没看到徐警官露出这么不淡定的面容,即便在鬼车山河那无头男尸干架的时候,徐警官都没有这样过。

    徐警官不淡定,我的心也开始跳动。

    现在整个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夜晚很黑,连个月亮都没有,风呼呼的刮过,我感觉浑身都是在哆嗦,不知道是因为冷的还是别的原因。

    徐警官在院子里扫了一眼,凝重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应该进入一个鬼屋了。”

    说话之间,他已经把手里的枪举了起来,他的枪口是对准正门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感觉他的枪好像在往我身体上挪。

    我说你看准点,别瞄错了。

    徐警官这才稍稍移开了枪,过了一会,我又是感觉,他在把枪口往我身上对。

    我有些生气,心说徐警官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眼睛难道还看不清一个人,我就在这里他看不到吗,一次次把枪口往我身上挪是什么意思,是打鬼还是打我。

    我看到徐警官在连续眨着眼睛,像是困了要睡觉一样。

    我一下子不淡定了,伸手过去就朝他的脸上拍了两下,你这时候睡觉是几个意思,把我带到这鬼地方你要睡觉了。

    可是,在我手搭在徐警官脸上的时候,我的心一惊。

    徐警官的脸,竟然一片冰凉,比寒冰还要冰,你手搭在上面,能够感觉到那股刺骨的凉意,一个人的皮肤绝不应该这么冰的。

    我吓了一跳,急忙抓住徐警官的肩膀摇晃了好几下。

    “徐警官,徐警官,你怎么了,说话啊。”我看到徐警官的眼睛一闭一睁,像是马上就要睡过去一样。

    我心慌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刚刚还是杀气腾腾的徐警官为什么一会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有,他刚刚说的那句进入鬼屋又是什么意思。

    徐警官已经彻底快要眯过去了,我不能就让他这么睡,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鬼地方,明显不对劲。

    我提起徐警官的胳膊使劲掐了好几下,没用,徐警官还是一脸死猪样,最后我直接抬起他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这次倒是有些作用,徐警官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个缝。

    “离开,离开这里,马上离开…….”

    徐警官迷迷糊糊的说了几个字,我隐约听到他让我离开。

    我说放屁,我现在能离开吗,徐警官晕的不科学,<u>一定</u>是有什么外力让他这样睡过去了。

    可是,现在整个院子里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徐警官是警察,要是有异状,他<u>一定</u>能够第一个发现,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在接连试了好几次之后,徐警官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感觉自己有些酸困的牙,把徐警官搬到院子周围的墙壁上靠下,然后,拿走了徐警官手中的枪。

    我小心翼翼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还没有走出两步,立马背后房间之中,一道像是人叫的声音传来。

    我后背一凉,一下子回过头,身后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现在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夏姐以前住的这家里,有古怪。

    我快步走向门口,刚刚走到门口,身后又是一道声音传出。

    “咯咯,咯咯,咯咯……”

    这次,我听得清清楚楚,这是婴儿笑的声音,刚刚出生的婴儿,就是这么笑的,但是,现在是晚上,荒无人迹的古宅里面,听到这么个笑声,我感觉自己头皮发麻。

    “走。”

    我不管了,我想要以极速冲出这院子,哪怕撞破院门也行。

    但是,我连身子都还没转过去,突然,我面前的房间之中,传来一道亮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