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五十二章 鬼车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我已经决定好一个人去陈家村,寻找纯阳鸡血石,顺便在看看夏姐的母亲,解开之前的那个谜团。

    然而,等我刚刚坐上公交车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徐警官打来的,这倒是让我有些好奇,徐警官现在找我,会有什么事。

    我接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徐警官的声音:“秦阳,你在哪里。”

    “我要去陈家村。”我说。

    徐警官说我知道你要去陈家村,我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有些不解,我要去陈家村的事情,好像只有夏姐知道,不过夏姐不认识徐警官,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徐警官吧。

    我说了我的地址后,徐警官说让我等等他,他待会就来。

    去陈家村的公交车上并没有什么人,从我上车到现在,整个车上坐的人加起来超不过三个,由此可见,陈家村是个非常偏僻的地方。

    我一边等徐警官,一边想徐警官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他是怎么知道我要去陈家村的。

    约莫十几分钟后,徐警官上了车,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面前。

    我问徐警官:“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也要去陈家村。”

    徐警官的话让我更是不解,我睁大眼睛,说:“你去陈家村做什么。”

    徐警官眉头微微一颤,道:“陈家村死人了,那边来报警,我过去看看,队里警车都出去了,只有和你挤公交。”

    “扯淡。”

    徐警官这个理由编的,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我前脚上公交车去陈家村,后脚陈家村就死人了,我也没有拆穿徐警官的话,静静的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

    因为上次我和中年大叔去过陈家村,路我大概认识,想到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事情发生,因此在车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徐警官坐在我的身边,他的精神很好,一双<u>闪烁</u>着亮光的眼睛不时在车上扫视,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感觉手臂被人掐了一把,我哼了一声‘别闹’继续睡过去。

    不过,我还没有完全入睡,我感觉又是被人给掐了一把,我睁开眼睛,看着旁边徐警官,说:“你干什么,骚扰我睡觉。”

    徐警官‘嘘’了一声,指着前方,说:“你看。”

    我向前面看了一眼,前面什么都没有,平坦的马路,正常行驶的班车,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恼怒的看了徐警官一眼,说:“我要睡觉,你别烦我,晚上还有正事要做呢。”

    可是,这次还没等我躺下,徐警官直接一脚踩在了我的脚尖了,我当下就想大吼一声,却被徐警官一把捂住了嘴。

    徐警官眼睛凝重的盯着我,说:“我让你看,认真看。”

    我知道徐警官平常是个严肃的人,因为是警察的缘故,他脸上表情不是太多,此时看到徐警官凝重的面色,我感觉也有些奇怪,伸出脑袋向前看去。

    我们乘坐的是那种老式的城乡公交,一车约莫能做二十个人,我和徐警官坐在中间靠前的位置,前面几步就是驾驶人坐的地方。

    我看了好几眼,还是没有发现异状,问道:“究竟看什么,你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

    徐警官看着我的眼睛,指了指驾驶人位置,我看到他眼中已经由凝重变成了惊恐,是什么才能让一个警察露出这幅表情。

    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这一看,顿时,我的心中狂猛一跳,我拿手按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喊出声音来。

    我看到,我们面前那驾驶位置靠背顶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哪里就像是空气一样,虚空白一片。

    我感觉自己脑中有些眩晕,偏头看了徐警官一眼。

    徐警官面色凝重,凝重中也有一些恐惧,低声对我说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两个,第一就是这驾驶员个子很小,非常小,他的头不足以高过驾驶靠背。”

    我说是,这种人也是有的,就像潘长江,有一年春晚上,潘长江演过一个小品,就是因为个子太矮,开车没被交警看到给拦了下来。

    我们面前驾驶人的座驾是很正常的座驾,一般只要一米五以上的人基本伸出头没什么问题,而我所看到的是面前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我说:“城乡公交驾驶人一般要求都是很严格的,身高也是一方面的要求,要是身高连一米五都没有,那么恐怕他根本没有资格开这公交。”

    我这话说出,连我自己都是感觉到了心跳。

    我现在倒是更希望这开公交车的司机是违规驾驶,身高太低,可是,要是不是的话……

    我连忙问徐警官:“那<u>第二</u>种情况是什么。”

    我看到徐警官的面色有些惨白,吞吞吐吐的,徐警官说:“<u>第二</u>种情况是,这公交车根本就没有人开,它在自己跑。”

    我咕噜咽了一口吐沫,要不是有座位,我恐怕会直接瘫软下去。

    没有人开公交,这辆公交是无人驾驶公交吗,北京虽然繁华,但是,好像城乡公交还没有发达到这一步吧。

    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想看看前面的架势位置上有没有人,徐警官一下子挡住我的头,说:“别看。”

    我问为什么。

    徐警官凝重的说道:“现在这两公交车并没有出事,它在很正常的往前走,即便是驾驶人有什么问题,他对我们可能也没有恶意,你要是这么贸然的看它,叨扰了它,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徐警官说的对,到底是老刑警,反应能力就是比我强,我现在凡是见到灵异事件,就爱往鬼上想,这有些不好,不但会吓到自己,而且还有可能真的弄巧成拙。

    现在无论前面开车的是人是鬼,他都对我们没有做什么,我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被这么一吓,我已经没了睡意,睁眼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心中期盼快点到陈家村。

    我抬手看了一眼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天色基本已经暗下来了,透过窗户看到外面一片漆黑,看不出到了那里。

    就这样,又是过了十几分钟,徐警官又拍了我一下。

    我说又怎么了。

    徐警官声音有些变了,说:“秦阳,情况有些不对。”

    “不对?”我抬了抬眼,说:“那里不对。”

    徐警官说:“我们从上车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陈家村虽然比较偏远,但一个小时的路程怎么都应该到了,为什么我们现在还没到。”

    我刚刚也有些奇怪,上次我和中年大叔去陈家村,约莫只用了四十多分钟,这次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可是还没有到。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想自己吓自己,于是想着说道:“可能是因为外面太黑了,司机开的慢,安全驾驶嘛,这是很正常的。”

    “确实正常。”

    徐警官转过头看着我,我发现他的脸色有些变化,至于具体变成什么了我也看不清。

    公交车外面已经全部黑了,车里面只有顶上亮着一只暗黄色的小灯泡,和没有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我问徐警官到底怎么了。

    徐警官说:“司机为了安全减慢速度是有可能,但是,你没觉得一件事情很奇怪吗,我们两个上车这么久,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但是,自始至终,这公交车一次都没有停,为什么。”

    我心中猛的一惊,心说是啊,城乡公交虽然沿途站点少,但是不是没有,起点站与终点站之间隔着大概六七个站,现在车上还有几个人,难道他们没有一个下车的吗。

    更加诡异的是,从我和徐警官上车到现在,车上一直都是静悄悄的,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没有,这种气氛弄得我们两个说话都是很小声,生怕吵到他们。

    不说话,也许是所有车上的人都喜欢安静,不停车,也许是所有人都要在终点站下,司机看不到头,可能是他个子太矮。

    我勉强能够找出三个理由解释这些事情,但是,要是将这三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时候,我又想起上次和中年大叔做公交车去陈家村的事情,上次我们两个坐的车,原本去的应该是陈家村,但是,那辆车却把我们拉倒了,而我们途中毫不知情……

    这好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知道,我们今晚,可能碰到大<u>麻烦</u>了。

    徐警官显然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说:“秦阳,我们今晚的<u>麻烦</u>,大了。”

    我咕噜咽了一口吐沫,连徐警官都这么说,那这辆公交车肯定是不对的。

    这样车已经走了这么久,还在一直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我们都不知道这车会把我们拉到哪里去。

    我悄悄回头,看了看坐在我们身后的那几人,现在,整个车上只有六个人,我,徐警官,三个乘客,还有一个司机。

    因为夜色太黑的缘故,我看不清身后人的样子,只是感觉黑夜之中,三双绿幽幽的眼睛在盯着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