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四十九章 第二只鬼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而且,他口中所说的年历,现在应该很少有人用了,他还记得这么清楚。

    我仍然没有说话,我身份证虽然一直随身保存,但复印件很多人见过,保不定这男子就是从复印件上知道我的生辰的,只是,复印件上有生日,这时分应该没有吧。

    反正我就是不说话,今天即便他拿刀捅我,我也不会说话。

    男子看我还不说话,沉吟一阵,道:“秦阳,你可知道,你出生在一个什么时辰,你可知道你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异常之事,你可知道围在你身边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吗。”

    我当然想知道,我连连点头,这些事是我最想知道的,难道这男子知道。

    男子又是道:“你身上三朵阳火,有一朵已经熄灭,另外两朵也到了熄灭的边缘,你可知道阳火是一个人活着的倚仗,你若三朵阳火全灭,你必死无疑。”

    我的脸色瞬时之间变了好几变,这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的如此之多,几乎我身上的所有事情他好像都了如指掌,而且,他看我的眼神很深邃,眼中好像没有什么恶意。

    我咬牙,坚持不说话。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也不知道他今天来找我究竟要做什么,我的底线就是,不说话。

    打死都不说。

    男子看我憋的一脸通红,他却是笑了:“秦阳,你想知道在公寓里面镜子上给你留字的是什么人吗,你想知道那四人死前留下的那一组数字是什么意思吗,你想知道西山公墓里面救下你的人是谁吗。”

    男子接连道出三个问题,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让我惊讶,我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难以想象,这男子从哪里将事情了解的这么详细。

    要说西山公墓和数字还有别人知道的话,那公寓里镜子上的字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男子他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更是感觉到这男子的诡异。

    我连忙抓起桌子上的笔,拿出了一张纸,扯下纸条给男子写字。

    我心想,不说话,我写字总行吧,写字我也不算是说话。

    我问你究竟是谁。

    没想到男子只是随意扫了纸条一眼,直接就将纸条撕成了两半,将碎纸仍在地上,男子道:“秦阳,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今晚是你唯一一个机会,可惜,你好像不太想珍惜。”

    男子说完,转身就朝着点点超市外面走去。

    我连忙跑出柜台,一把拉住男子,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男子,我很想说话,可是,我怕我一说话,又会有更加诡异的事情找上我。

    最终,我放开了男子的手臂。

    男子对我笑了笑,很是诡异的笑,笑完,男子就离开了。

    我看到男子消失在黑夜中,心中一片茫然。

    他到底是谁,知道这么多的事,来到点点超市之中,前来找我,他是故意说出那些话的,他是在提醒我些什么,还是单纯的想让我开口,然后他害我。

    我脑中闪过好几个答案,最终又一一被我排除掉了。

    “哎。”

    我叹了口气,或许真的像男子说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只是,我放弃了。

    我看到桌子上男子留下的桃木剑,心想这桃木剑可能是一个证物,得留下,以后有用处。

    我将桃木剑放到了<u>口袋</u>里面,心中思考刚刚的事。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点点超市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凌晨六点,夏姐出现在超市门口,一进来,夏姐就问道:“怎么样,昨晚他来了吗?”

    我说:“夏姐,你认识那个人吗。”

    夏姐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算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只不过在你没来这里上班以前,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到点点超市里面来一次,而且会说一些奇怪的话。”

    我问夏姐:“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他说话,要是我说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夏姐听完,面色阴沉了下来,说:“你要是和他说话了,会有很恐怖的事情发生,点点超市以前有过好几个店员,几乎有一半都是死在他的手中,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我的手臂一颤,目瞪口呆,良久才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全部都是因为和他说了话,所以才死的。”

    夏姐点了点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和他说话了吧,他很奇怪,似乎总能探测出你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进而找到你的弱点,强行让你接受他的控制,死的那些,全部都是意志不坚定的人。”

    我心说好险,多亏我意志坚定,要不然现在恐怕我就是一只骷髅了。

    只是,想起昨晚那男子说的话,我的心又是有些颤抖,他什么都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

    “一个可怕的人。”最后,我给男子下了这么一个定义。

    越是神秘的人,就越发的可怕。

    夏姐收拾了一阵,说:“好了,秦阳,你回去吧,记得带些东西,回去弄着吃。”

    夏姐每天都让我往回去带东西,时间长了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我光棍一条,确实没有人给我做饭,也就不客气的全部提走了。

    回到公寓里面,简单的收拾吃了一点之后,我就躺下了,把闹铃定在下午三点钟,我想三点钟再去上官家古宅看一看。

    百度上说上官家古宅已经被拆了,而我亲眼见过,还进去过,这只有我再去看一遍,才能知道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又是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暗想昨晚可能感冒了,放下手机,我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身上的凉意越来越重,我给自己加了好几床被子,在床上蜷缩成了麻花状,这股凉意还是不减。

    尤其是后背之处,更是凉意森森,像是放着一块冰一样。

    蓦然之间,我的身子一颤,一个刀片似的东西,从我后背上一直向上,朝着脑袋上化来。

    我的身子一震,暗想怎么回事,身后划我身体的是什么东西。

    我隐隐感觉这个东西像是一个刀片,但是又没有刀片那么锋利,要不然,恐怕现在我整块皮都被划开了。

    “是指甲。”

    妈的,我一下子想明白了,这东西是指甲,有一道指甲,从我的后背上一直往头上拉。

    “她不是已经走了吗。”

    我想大喊一声,可是,我发现我口中现在发不出一道声音,甚至我连眼睛都睁不开,全身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一样,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

    “到底是谁,上官静已经走了,她没有理由在回到公寓里面。”我心中既是恐惧,又是不解。

    蓦然之间,我想到了一件事,上一次,也是在床上,有一个鬼趴在我的身上,想要杀我,可是,后来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吓跑了。

    那次之后,那鬼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房间中还有鬼。”

    我咕噜咽了一口吐沫,我实在是太傻了,以为上官静走后房间里面就干净了,不少人都对我说过,我的身边有好几只鬼,不仅仅只有一只。

    上官静,那小男孩,还有我不知道的,我一直以为上官静走了之后我就安全了,实际上,这只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感觉到身后的指甲已经划过我的肩膀,朝着我的脖子上来了。

    我浑身不住颤抖,努力想要摆脱身上这股怪力,但是,没用,我清楚我现在就是被身后的鬼给控制住了,现在根本没人能够救我,我唯有自己想办法。

    “对了,桃木剑。”

    我想到桃木剑,昨晚,那四十多岁的男子在问了桃木剑的价钱之后,并没有带走桃木剑,桃木剑被我带了回来,就在我的身上。

    我努力鼓起全身的力量,朝着<u>口袋</u>里面抹去。

    这一过程非常的艰难,我咬牙,我感觉我的嘴皮都被我咬破了,那只指甲也不断靠近着我脖子间的大动脉。

    终于,我移了四寸之后,感觉到了桃木剑。

    “拼了。”

    我喉咙中大喊一声,一把捏住了桃木剑的剑柄。

    “呲……”

    在那一刻,我闻道身上有一股焦臭之味传出,脖子间的<u>那根</u>指甲一下子就不见了,而身上的那股冷意也消失了。

    我提起桃木剑,一下子拾起了身子,跳到床下面朝着床上看去。

    这一看,我浑身一颤,在我床上,被子里面,一张恐怖到极致的脸正平躺在枕头上,他脸上的肉已经全部腐烂,鼻孔里面有虫子在蠕动,头发非常长,而此时,那张鬼脸正在用一种恐怖的目光看着我。

    我被吓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连忙将手中桃木剑拿在胸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公寓里面的鬼,这只鬼绝不是上官静,上官静我见过,和这只鬼不一样。

    这只鬼比上官静更加的可怕,凶猛。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我大吼道,也不管他听不听得道。

    鬼慢慢的揭开我的被子,从床上下来,一步步朝着我走来,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在随着他的步伐在移动。

    这鬼的动作,行为,和人一模一样,没有差别,要不是那张脸,没人会把他当做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