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三十二章 西山公墓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到了大叔哪里,大叔正在啃骨头,看到我脖子上挂着一根红绳,问我挂的什么。

    我说刚买的观音玉。

    大叔哈哈大笑,说你扯什么蛋,从哪里弄来的观音玉。

    我说小摊上买的。

    大叔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我还从没见他怎么笑过,不由得,我的脸色也是有些铁青,说:“笑什么,观音能驱鬼,你不信我信。”

    大叔笑完,摇了摇头,道:“傻子,观音是能驱鬼,但是,你以为什么观音都能驱鬼吗,你从大街上随便买一个观音就想驱鬼,做梦呢吧,而且,观音哪里有说买的,要用‘请’。”

    我不懂这些,佛家似乎有很多规矩,我从小就是什么都不信,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我说你刚刚也说是买。

    大叔说他不信佛。

    我也不管他怎么说,小心翼翼的将观音带好,心里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便静静的等着夜晚的到来。

    中年大叔说夏姐的墓在城市中最西边的公墓里面,那个地方我知道,埋在里面的都是一些有钱人,像我这样的丝是没有什么亲属住进里面的。

    听说在哪里面买一块地要比在外面买一栋房还贵

    如果埋在哪里的王夏真的是夏姐,那说明夏姐<u>一定</u>是家财万贯之人。

    晚上七点多,太阳下去之后,我和中年大叔动身,朝着西山公墓走去。

    大叔临走的时候手里提了一袋包子和一个瓶子,我说做什么用,大叔什么也没说。

    西山公墓,晚上公交车已经很少有去哪里的了,那个地方虽然地价很贵,但都是死人住的地方,所以晚上很阴森,很少有去哪里的公交车。

    我和大叔接连倒了两辆公交,才将我们扔到距离西山公墓五公里外的地方。

    这已经是距离西山公墓最近的一辆公交车了,下车之后大叔说要坐十一路过去。

    我问十一路是啥,大叔说就是你的腿。

    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我和大叔才走到西山公墓外面。

    西山公墓是一座小型的山,所有墓全部都埋在山里面,山下面有守墓的人,我看到那山下两栋房子里面全部都亮着灯,还有两条大狼狗在门口转悠。

    我和大叔隐藏在山下的树林里,朝着山门口大铁门观望。

    大叔看了两眼,说:“我们得翻过那大铁门。”

    我说那里有狗,狗会发现的。

    大叔招了招手,什么都没说,让我跟着他走。

    走到铁门前两百米的时候,大叔抬手就把几个包子扔了过去,两条狗分别吃了几个包子后躺下了。

    我说大叔你真高,连这都想到了。

    大叔则是什么都没说,一脸凝神的看着面前的铁门。

    “这门不对。”看了几眼之后,大叔的面色微微一变,说道。

    我说哪里不对。

    大叔指着铁门上的栏杆,道:“你看到了没有,这铁门是用红油漆刷的。”

    先前我还没注意,经过大叔这么一说,我在一看,果然,那亮光下的铁门,被一层红色的油漆涂过,似乎还很鲜艳,像是刚刚涂的一样。

    “难道是人血?”我当下就想起了<u>白天</u>大叔给我说的由人血涂成的货架,这铁门也是由人血涂成的吗?

    “不是。”大叔摇了摇头,说:“这不是人血,是狗血,而且是黑狗血。”

    “黑狗血?”我眉头一皱,不懂。

    大叔说:“人血是用来招鬼的,但黑狗血是用来驱鬼的,这两者决然不同,这铁门用黑狗血刷过,而且,看样子好像是今天才刷的,这公墓里面怕是有情况。”

    “你的意思是,守墓人怕外面有鬼进入公墓,才用这涂满黑狗血的门挡住那些鬼。”

    “不是。”大叔很是凝重的说道:“我看,守墓人是怕公墓里面的东西从公墓中走出,所以才会用涂满黑狗血的铁门拦住他们。”

    “什么?”我的身子一颤,后背都感觉有些发凉,说:“这公墓里面,有鬼?”

    大叔此时也一脸严肃,说:“恐怕是的,要不然,没必要用黑狗血涂这铁门,而且,西山公墓一直以来多有灵异事件发生,前几个月这里似乎还死了一个守门人,这都说明这公墓不同寻常。”

    “那我们还进去吗?”我有些退缩了,我现在已经招了很多鬼了,不想在给我弄出些什么意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的身体有些奇怪,凡是遇上鬼,那些鬼必然会跟上我,小男孩,红旗袍女鬼皆是这样。

    这还只是两只鬼而已,要是进入这公墓,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大叔摇了摇头,说:“要想弄清楚王夏的真实身份,就必须要进入里面,而且,你没感觉到,王夏被埋在这里地方,本就有些不寻常吗。”

    “她的家人明明知道这里闹鬼,还将她埋在这里,这是为什么。”

    我心说也是,反正都来了,进去看看又能怎样,我是见过鬼的人,难道这里面的鬼,还能比厉鬼更可怕。

    公墓外面有一个公厕,可能是给上坟来的人准备的,中年大叔看了那公厕一眼,说:“去尿尿。”

    我一愣,说:“我又不急,没尿。”

    “没尿也得尿,你的尿能克鬼,记住,多尿一点。”

    “擦。”我心里怒骂一声,我说大叔为什么要出门的时候拿个瓶子,原来是为这准备的,我心里暗骂大叔不厚道,早知道我积攒几瓶拎过来了,现在我又不急,能尿多少。

    我进入公厕里面,臭气汹天,我也不管,闭着眼睛就朝瓶子里放水。

    尿着尿者,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下一凉,一阵冷风从我下身穿过,我感觉自己的身子一颤,下身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摸了一把。

    我吓尿了,我真的吓尿了,当下一把就提起了裤子,手颤颤巍巍的提着瓶子,低头朝下看去。

    西山公墓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这里的公厕还是那种早些时候的坑式结构,一看就能看到底,但是,这公厕四周是封闭住的,哪里会有冷风吹来。

    难道是从下往上吹的,而且我刚刚确实感觉到了有人往我鸟上摸了一把。

    “擦,这他么什么鬼。”

    我被这一出现的情况吓的愣住了,提起裤子就往外面跑,一手拿着瓶子,一手提着裤子,快步跑到了大叔身前。

    “怎么这么快。”大叔看着我提着裤子走出来,说道。

    我自然是不会将我鸟被摸的事情说出去,系好裤子,说:“尿少。”

    “确实有些少。”大叔看了眼我手中的瓶子,皱了皱眉,似乎对我有些不满,随即又是摇了摇头,说:“算了,有一些算一些吧,快点进去,这个点,守墓人应该睡了。”

    月黑风高,我和大叔两个人靠近狗血刷的铁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冷风忽然刮了过去,借着那淡黄色的月光,我隐约之中好像看到有人站在我的身后。

    这个感觉吓了我一跳,我连忙回过神去,什么都没有,我的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在风中颤抖。

    我回过头,暗想是我看错了,逐渐放下了心。

    只是,相到刚刚看到的那一道影子,我的脑中总是有一道灵光闪过,却怎么也抓不住,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一样。

    影子是没有什么异常的,我也没有多想,匍匐着进入到公墓之中。

    守墓人已经睡了,我和大叔进入公墓里面,入目所及,除了一道阶梯小路以外,周围全部都是墓碑,齐刷刷看去,不下几十块。

    月光照耀在这无数墓碑上,我心中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尤其是冷风嗖嗖的从我身边刮过,更是让我感觉浑身颤栗。

    一座座墓碑,代表的是一个人,人虽然已经死了,但是谁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

    看着眼前这一条悠长的道路,我的心砰砰直跳,好像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夏姐的墓在哪里?”我问道。

    旁边中年大叔没回声。

    我又问了一遍,旁边还是没有任何声音,我心一颤,偏头看了看中年大叔,大叔就站在我的身边,但是,他的目光直直看着前方,目光一转不转,好像在看什么东西。

    而且,我看到,大叔的嘴皮在缓缓的抖动,似乎是在说话,只是说的什么我听不清。

    “大叔,大叔。”我接连叫了两声,又摇晃了一下大叔的身子,大叔才猛的反应过来。

    “你刚刚在做什么?”我问大叔。

    大叔目光一闪,避开我的眼睛,道:“没什么,我们快上去吧,王夏的墓就在半山上。”

    “没什么?”我狐疑的看着大叔,我刚刚明明看到大叔嘴皮在动,他肯定是在说话。

    但是,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大叔在和谁说话。

    我跟在大叔身后,看着大叔的背影,越发的感觉到今晚事情不寻常。

    公墓山并不高,但是因为立满墓碑的缘故,这山上只有一条路,除了墓碑之外,整座山,就只有无数的松树了。

    <u>微风</u>呼呼的从我身边刮过,我听到松树被风吹的姗姗作响之声,目光闪动之间,我总是感觉身边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我。

    一条小路,两边无数的墓碑,我走在这条路上,感觉自己的心跳的格外的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