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二十九章 拼命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妈的,拼了,不成功,便成仁。”我心中狠狠的说道。

    我已经被这鬼弄得快成个神经病了,再这样下去,就算鬼不杀我,我自己也会被吓死,与其这样,还不如冲进去和他拼死一搏。

    在我已经做好准备要冲进房间中的时候,突然,我<u>口袋</u>中传来一阵震动之声,我的电话响了。

    我的手猛的一哆嗦,吓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暗骂谁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这个电话,倒是让我脑子稍稍清楚了一点,我一手抓着门上的钥匙,一手拿出电话。

    然而,接起电话的一瞬间,我的脑中却是嗡的一响。

    “秦阳,你是不是在那栋楼里面,你现在千万不要进去,千万不要进那栋楼。”电话是中年大叔打来的,我听到中年大叔很是紧张的声音,愣愣问道:“为什么。”

    中年大叔道:“你快来我这里,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明白了,记住,千万不要进入那栋楼。”

    我咕噜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四周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听到我的心跳之声。

    我说大叔,我要是进去了怎么办。

    大叔在那边一愣,然后说道:“你已经进去了?”

    我说我现在就在楼里面,而且,很快就要进入房间了。

    “马上出来,马上出来,你会死在里面的。”大叔猛的一声大吼,好像很激动,说话震的我耳朵一阵生疼。

    我听清楚了大叔话语之中的紧张,我此时也感觉到了恐惧,这四周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暗地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而且,看的我背后发毛。

    “好,好,大叔,我马上出来。”我说道。

    我挂了电话,正当我要抽出钥匙,往外面走的时候。

    突然,插在门锁之中的钥匙,竟然自动的转了起来,我的手就放在钥匙上,可是我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控制住那旋转的钥匙。

    公寓钥匙是十字形的,只要转动两圈,立马就能打开,而现在,我没有动手,那钥匙却带着我的手,自动的在门锁里面旋转,而且,已经旋转了一圈。

    霎时之间我感觉身后流出一阵冷汗,整个人在那一瞬间蒙了,什么都想不到。

    是鬼,<u>一定</u>是里面那鬼,她在开门,她要让我进去。

    我大口喘着粗气,钥匙一寸寸的将门打开,只剩下最后半圈的时候,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手拿开了钥匙,转身朝着电梯就跑去。

    可是,等到跑到电梯旁边的时候,电梯的灯哗的一下黑了,一向正常的电梯此时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连续按了好几下都没有回应。

    “咔嚓。”就在这时候,我身后,房间门缓缓打开的声音传来。

    我立马感觉一道冷风从背后传来,我的后背一阵发麻,就像被人给脱了衣服一样。

    “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哪里~”

    空洞且悠长一般的声音在整个楼道里面回响,我背过身子,眼睛盯着眼前的电梯,我不敢回头,我已经听出了,这声音,正是昨晚我看到那红色旗袍女鬼的。

    现在,说不定她就在我的身后,我一回头,她立马一口朝着我的脖子咬下。

    电梯银光闪闪,顺着电梯的倒影看去,我看到了一个红色身影飘在我的身后,距离我不足一米,身上穿着一件<u>血红</u>色的旗袍,两只眼睛高高凸起,一脸血纹,那长长的头发,能够把整个身子包裹住。

    我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你到底是什么鬼,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从没有和你有过冤仇,我认识你吗?”我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我知道,现在问这些问题可能没什么用,但是,除了这个方法,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我没有睁开眼睛,我不知道红旗袍女鬼现在在做什么,但是,我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飘在了我的脸上,毛毛的,很痒。

    是头发,我身体一阵发麻,这是那女鬼的头发,现在她已经到了飘到了我的身前,而且,正在用她那恐怖的脸正对着我。

    我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息,我的眼睛闭的更紧,我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她,不要去想象她,这样我的恐惧会少一点。

    但是,我感觉到,那毛茸茸的头发,在我脸上越来越多。

    “你究竟想怎么样,为什么缠着我。”红旗袍女鬼不说话,我又是问出了一句。

    “我从没有想过要对你做什么,你要是能离开我的家,不在缠着我,我<u>一定</u>给你多烧纸钱,无论你需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说完这话,我感觉脸上的头发好像少了一些,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真的那么害怕我吗?”突然之间,一道声音从我耳边传出,我吓了一跳,急忙朝右边移开好几步。

    这道声音非常清晰,我听的很清楚,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道声音和夏姐的非常相像,似乎,就是夏姐的。

    我听了很多遍夏姐的声音,能够分辨的出。

    “难道,这女鬼,就是夏姐?”我心中惊恐的说道。

    我说:“我怕,我真的怕,你是鬼,我是人,我们人鬼殊途,你不要在缠着我了,你走好吗,只要你走,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要是,我要你呢?”女鬼轻飘飘的声音说道。

    “要我,我是人,你怎么要我,你死了,就该去投胎,不要在留在这里了。”我现在急于想让她离开,或者我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冷飕飕的,和一个女鬼对话,我非常怕。

    “你不喜欢我?”女鬼说道。

    “我是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鬼,我和你不一样,你为什么一直要跟着我。”

    女鬼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我绣花鞋,还给我手帕,这些都是你给我的。”

    我脑子已经晕了,这两件东西全部都是夏姐让我带回来的,不对,手帕好像是她自己拿的,绣花鞋则是夏姐说能够救我的命,才让我带回来的。

    这是我拿来救命的,谁说送给你了。

    我说:“那东西,真的不是我有意想要拿回来的,我以为你见了手帕和鞋就会走,但是,我没想到会这样。”

    我把东西带回家,竟然勿让女鬼以为我是喜欢她,这玩笑开到哪里去了。

    猛的,我想起来刚刚来到公寓里面的时候,我每次睡醒,被子都会被人叠的整整齐齐,而且,好像有一次还听到了浴室中洗澡的声音。

    这些,都不会是这个女鬼干的吧!

    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感觉越来越冷的被子,不会,也是这女鬼在床上吧。

    难道,我已经被女鬼给睡过了?

    想到这里,我险些直接晕过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现在已经没工夫去想这些问题了,我说道:“姑娘,无论我做了什么,都不是我故意要做这些,或许我做的一些事情让你误会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这么做的。”

    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想到了夏姐,绣花鞋是夏姐让我带回来的,那手帕也是夏姐让我不要管。

    是不是说,夏姐早就知道这女鬼会看上我,而且,夏姐这么做是故意的,她就是要让这女鬼缠上我。

    这件事情,只有这一种解释,无论如何,这都与夏姐有关系。

    女鬼没有出声,我又是道:“姑娘,你想想,我从没有见过你,又何谈喜欢你呢,而且,我一没钱,而没房,三没车,我甚至从没想过要谈恋爱,典型的丝,我,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你。”

    “是不是,因为我是鬼。”长久时间之后,女鬼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要是我是人的话,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我心说扯淡,这怎么可能,我根本不认识你,既没见过,也没了解过,即便变成了人,也是毫不相干的路人,怎么会喜欢。

    而且,鬼,怎么可能会变成人。

    但是我不敢这样说,我害怕这女鬼像昨天晚上那样,突然暴怒,然后杀了我。

    现在我感觉,这女鬼似乎暂时对我没有杀意,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激怒她了,能躲一天是一天。

    “你很想离开这里?”忽然之间,我感觉一阵阴风从我身边刮过,刮的我心中一阵发凉。

    我说我有事,有个朋友找我。

    女鬼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是阴冷,目光森然的盯着我,说道:“我告诉你,我会每天都跟着你,明天我等着你,你要是敢不来,我立马杀了你。”

    这女鬼,像是有双重性格的人,有时候非常平和,像是一个温柔的大小姐,而有时候,她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就像是昨天晚上,她几乎没有多想,立马就要动手杀了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明白,这其中<u>一定</u>有<u>猫腻</u>。

    昨天晚上,这女鬼是真的想要杀了我,但是现在,她似乎又不急于杀我,一个人,是不应该有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的。

    即便是鬼,也这样。

    我隐约之中感觉这红旗袍女鬼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