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二十三章 死去多年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什么?”

    我听到夏姐说的话,整个人眼珠子一下子凸了出来,两只眼睛直直盯着夏姐,说道:“夏姐你刚刚说的什么,在说一遍。”

    夏姐叹了一口气,说道:“在我只有几岁的时候,我母亲便已经生病去世了,我当时还小,母亲走了之后,我一个人无依无靠,根本生活不下去,便来到了北京,混了十几年,才勉强进入到了点点超市。”

    “你等等,你先等等。”我感觉自己脑袋现在有点晕。

    夏姐的母亲,已经过世十年时间了,那我今天见到的是什么东西,夏欣欣是我亲眼见到的,在陈家村里面,她的房子里还挂着夏姐的遗照,我的眼睛不可能出错的。

    可是现在夏姐说夏欣欣已经死去十几年时间了,这怎么可能。

    夏姐看到我突然变化的脸色,脸色也沉了下来,说道:“秦阳,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事,我母亲的名字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还有,你今天一来为什么脸色就不对。”

    我承认我不是个善于表达内心感情的人,无论我有什么事,第一眼便是能够被人给看穿,夏姐是盯着我的眼睛问的,我想避开夏姐那灼灼的眼神,可是我发现我避不开。

    我不知道该不该对夏姐说今天看到的事情,连我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稍稍想了一想,我打算说一半隐藏一半:“夏姐,我今天看到夏欣欣了。”

    “不可能。”夏姐听到我的话,立马说道:“我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时间,当初是我亲眼看到她下葬的,现在她的尸体都已经腐烂了,你怎么可能会看到我母亲。”

    “我没有骗你。”我说:“我真的看到了夏欣欣,而且,我还在你家里看到了你的遗像,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

    我注意到夏姐脸色微不可额的一变,目光<u>闪烁</u>似乎想要隐藏什么事情,这让我心中更加起疑,片刻时候,夏姐说道:“秦阳,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说,我是鬼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分辨鬼和人,按理说,鬼,是不能够经受太阳照射的,也不会走路的,但是,那旗袍女鬼怎么解释,夏姐又怎么解释。

    我现在甚至感觉我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在我还发愣之时,突然,夏姐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这一个动作,将我彻底愣住了。

    夏姐的手,很滑,很嫩,我眼睛绷得直直的,盯在夏姐脸上,不多一会,我感觉我的脸好像红了,一个女人,主动拉我的手,二十二年来,这是第一次,我以前从没有感觉到过。

    尤其是,像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

    在我还在思考夏姐为什么突然要拉我的手,是不是要对我表白的时候,夏姐说道:“你感觉到了吗?”

    我说感觉到什么。

    夏姐说我的手啊,你感没感觉到,我的手是凉的还是热的,我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听到这话,我知道我想多了,看着夏姐那如玉葱般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很滑,很嫩,我有些心猿意马,暗想就这样一直拉着夏姐的手也还不错。

    “秦阳。”夏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轨举动,大吼了一声,我立马反应了过来,急忙抽回了手。

    “感觉到了吗?”夏姐问我。

    我点了点头,夏姐的手,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热的,我刚刚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滚烫的温暖之意。

    “那么,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不是鬼了吧。”夏姐说道。

    我说我相信,怎么能不相信,夏姐有体温,有实体,又能走路,还能经受太阳晒,最关键的是,夏姐还这么美,这种种迹象都说明,夏姐是个人,活生生的人。

    可是,夏姐要是人的话,在陈家村里面的事情,又该如何解释呢,陈家村内,我是亲眼看到夏姐的遗照,还有,夏欣欣告诉我,夏姐,已经死了。

    夏欣欣,是夏姐的母亲,亲生母亲,夏欣欣难道会诅咒自己的女儿死?

    夏姐道:“你说你见过夏欣欣,你是在哪里见到的,她对你说过什么。”

    我说她对我说,你已经死了。

    夏姐冷笑两声,说道:“秦阳,你被人给骗了,夏欣欣是我的母亲,她死没死我怎么可能会知不知道,至于我死没死,你现在难道感觉不出吗,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分析吗?”

    “我被骗了?”

    看着面前的夏姐,我的心又乱成了一团麻,陈家村,是中年大叔带我去的,夏欣欣的家,也是中年大叔带我去的,是中年大叔说要让我见到夏姐的真实面目。

    如果说,有人要骗我的话,那只有中年大叔,可是,中年大叔为什么要这么做。

    中年大叔说夏姐是死人,是鬼,想要杀他,也想杀我,而夏姐说我被人骗了,这两人,究竟是谁在说谎。

    还有昨晚的徐警官,徐警官打电话让我去陈家村,是不是也和这件事有关系。

    先前,我基本已经确定了中年大叔所说的话,可是现在一下子,我顿时又不知道该信谁的了。

    是中年大叔骗了我,还是夏姐骗了我,亦或者是,他们两人全部都在骗我。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双手抱着头,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漩涡,将我陷在里面,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夏姐看到我的痛苦,用秀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轻声说道:“秦阳,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可是,那个人<u>一定</u>不安好心,他想挑拨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甚至,他可能是想要你的命。”

    “你<u>一定</u>要小心,千万不要轻信坏人的话。”

    这话,更像是一个长辈对小孩子说的,可是我越听越感觉毛骨损然,我现在连相信谁都不知道,又怎么确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我饿了。”我抬起头来,对夏姐说道。

    “吃吧。”夏姐把饭放在我的面前,我不想在想那些事情,端起碗就吃了起来。

    饭很香,我很短时间便吃完了。

    说实话,我一个人过惯了单身的日子,还从没有人照顾过我,更不要说给我做饭了,而且,夏姐做的饭,真的很好吃。

    “遇到夏姐,或许是我的福分,当然,如果她真的是人的话。”我心中想到。

    短短收<u>拾一</u>阵,时间就已经到晚上了,这时,夏姐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秦阳,你公寓里面的事情怎样了。”

    “公寓?”我今天没有回公寓,不知道公寓中的那东西还在不在,不过,想想就能够知道,那东西既然已经缠上我了,又怎么可能轻易的会让我离开。

    这时候,我想起那神秘男子给我三张符,三张符,现在还有最后一张,神秘男子说,如果在最后一张符燃烧之后,我还不搬离公寓,我就会死在里面。

    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我说:“夏姐,如果我在不搬离那公寓,我有可能会被里面那东西弄死。”

    夏姐怔了怔,说道:“怎么会,你把手绢,鞋的位置全部摆好,它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心中扯淡,上次就是那双鞋,无缘无故从床底下跑出来,又是把我追到浴缸之中,很明显想要杀我。

    手绢就更不用说了,我睡在床上那东西能够趴在我的身上,还用指甲扣我的肉,还掐我的脖子,这他么是什么鬼,色鬼吧。

    色鬼找谁不好,找我这个单身狗。

    我说她是不会离开那个房子了,除非那房子被拆掉。

    夏姐摇了摇头,说道:“秦阳,现在你即便离开那公寓也没用,你知道的,那鬼既然已经跟上了你,你走在哪里,她肯定是跟在哪里,你搬房子,她不会跟你到新房子里面吗。”

    我叹了口气,那鬼能大<u>白天</u>的走,又会怕什么呢,搬房子,只是我心里自己安慰罢了,即便搬走,那鬼就能不找我吗。

    我知道,自从我进入到点点超市之后,那些东西,我已经避不开了。

    “夏姐,我问你一件事。”我盯着夏姐的眼睛,很是凝重的说道。

    “你说。”夏姐说道。

    “我为什么会被这么多鬼找上,据我所知,鬼即便找人,也是一只鬼缠一个人,哪里像我这样,好多只鬼只找我一个人,我又不是什么香饽饽,他们为什么都要来找我。”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要说女鬼是看上了我的男色而找上我的话,那些男鬼究竟是为什么,我虽然不排斥同性恋,但我也不是gay。

    我实在想不通,那些鬼为何总是要跟着我,非得要了我的命,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鬼喜欢的不成。

    夏姐听到我说的话,面色变了变,避开了我的眼神。

    这个表情,让我心中一动,夏姐好像知道一点什么,难不成,我的身上真的有什么东西是鬼喜欢的,还是我本来就能够招鬼。

    夏姐避开我的眼神,说道:“秦阳,有些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是太清楚,但是我要告诉你,一般人,是不会卷入到这样的事情中的,你既然已经被卷了进来,就说明你肯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我一下子就毛了,我本是试探着问一句,没想到夏姐竟然真的回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