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十六章 公寓惊魂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再去殡仪馆的路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老陈要是真的死了,那就有可能他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

    毕竟死人的尸体也不能在殡仪馆里面长时间停放,上次去殡仪馆的时候,记得馆长就曾经对我说过,他会找时间火化了老陈的尸体。

    我现在只能暗暗期望老陈的尸体还没有被火化,毕竟距离上次去也就几天功夫而已。

    让我庆幸的是,老陈的尸体真的还没有被火化。

    殡仪馆馆长将我带到放老陈尸体的冰柜前,看着老陈那几乎僵硬的身子,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从面容上看,老陈是死了,确确实实死了,我甚至用手触摸了一下他的皮肤,冷,冷的发寒,这样的人要是还能活过来,那就是真的<u>活见鬼</u>了。

    不过,我最近已经见过太多的鬼,对老陈这个样子,也不是太害怕了。

    我问馆长:“馆长,老陈的尸体怎么还没有被火化,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你说马上要火化了啊。”

    馆长说:“最近每天都会有人来看这具尸体,我们想可能他有的亲人离得远,可能还没有见逝者最后一面,所以想再等几天火化。”

    馆长的话,让我心中一震,这几天有很多人来看老陈的尸体,是谁,谁会来看老陈的尸体。

    老陈已经死了,我不知道老陈究竟有没有朋友亲人什么的,可是,我能够感觉的到,现在来看老陈的人,似乎都不会太简单。

    “有没有一个女人,长的很漂亮的女人?”我试探的问道。

    “你说的是谁啊。”馆长瞅了我一眼,说道。

    我说的当然是夏姐,但是馆长不可能认识夏姐,而我又没有夏姐的照片,只能给馆长用手比划,说道:“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恩,反正一眼看起来能够让你很惊艳的哪一种。”

    馆长已经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听我这么说,顿时大手一挥,道:“扯,我活了一辈子,什么女人没见过,还让我看一眼就惊艳,不可能。”

    “不过,这两天倒是真的有一个女人来看过这具尸体。”

    一听馆长说话,我一下子激动了,说道:“是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恩,穿的很,很女神的那种。”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夏姐,只有说出‘女神’这两个字。

    馆长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遇到的那个人,不过,那小姑娘长的确实挺俊的。”

    我现在基本已经确定,老馆长说的女人,就是夏姐,因为老陈在点点超市中工作过,要是有漂亮女子来看老陈,也只能是夏姐。

    “她来做了什么?”我问道。

    “还能做什么。”馆长看了一眼老陈的尸体,道:“人虽然死了,不过能让这么多人记挂着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你说的那女娃娃,来这里看了这具尸体一阵时间之后便走了,也没说什么。”

    “我从她眼里看不出来是喜是悲,不过,能看的出,那小姑娘心志挺坚定的,一般人,可是不敢盯着死人的脸看啊,我就看那小姑娘盯着这尸体的脸看了很久。”

    “看脸?夏姐为什么要看老陈的脸?”

    我也往老陈的脸上看去,这一看,似乎发现了有点不一样的地方。

    按理说,像老陈这样死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无论怎么说,尸体上都应该有点死人的症状,像尸斑啊,青痕啊,什么的,可是,老陈脸上却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活着一样,要不是有那层冰霜,老陈,就和睡觉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人,根本难以看出他是个死人还是个活人。

    我问道:“馆长,最近殡仪馆里面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当然没有。”馆长说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可是小伙子,我干这一行这么多年了,我实话告诉你,我见过的尸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从来没出过差错。”

    “这世上,是根本没有那些东西的。”

    我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殡仪馆了。

    老陈死了,老陈是真的死了,那么,我昨天在警局窗户外面见到的又是谁呢,还有,给我留下字的又是谁呢。

    我本以为从殡仪馆中可以得到答案,但是,看到老陈的尸体,又什么都得不到了。

    我靠在电线杆子上站了一会,心想还是回家再说吧,这件事情,一时半会是解不开的。

    回到公寓里面,我随手拉开被子就要睡觉,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哗啦啦一阵流水的声音。

    我的身子一震,下意识的就朝着卫生间看去,我刚刚才回到公寓里面,什么时候去过卫生间,又什么时候开过水轮头。

    想到上次洗手间里面那神秘的带水脚印,我头皮有些发麻,不知道该不该再去关水龙头。

    老陈现在躺在殡仪馆里面,很明显他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所以,如果现在镜子上还出现字,那就不是老陈所写的。

    我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这个房间里面出现奇异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可我现在还没有死,我很想知道,这房间之中存在着的,究竟是什么。

    我起身,刚刚要往洗手间走,突然之间,我的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绊,险些摔倒在地上。

    我回过头一看,这一看,我的脸色顿时被吓的一片煞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放在床底下的那一双小布鞋竟然自己出来了。

    而且,就在我盯着它看的这一阵,布鞋,竟然在缓缓的挪动,挪动的步伐虽然很慢,可是,它在向我接近。

    我现在就在距离床不远的地方,以他的挪动速度,三秒之内,必然会到我的面前。

    “什么鬼东西。”

    我大叫一声,拾起身子便朝着门口跑去,我想要打开门,从房间里面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往很轻松就能够打开的房门,现在我用尽力气却打不开。

    并且,那双小布鞋还在朝我不断走来,眼看就要走到我的面前。

    我甚至从空气中听到了‘咔哒,咔哒。’走路的声音,这不是人走路的声音。

    我心下大骇,头皮一阵发麻,随手抄起门口放着的一根木棍就朝着那双小布鞋打去。

    “砰”的一声,木棍准确的砸在了小布鞋上面,可是,小布鞋连个凹槽都没有,又是朝我挪动了过来。

    “走。”

    我一下子心慌了,我感觉到现在死神离我是这么的近,门打不开,我只有朝着洗手间方向跑去,洗手间内水流哗啦啦的声音还不断传来,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没有什么,比不断靠近我的绣花鞋更加恐怖。

    我冲进洗手间之中,一下子关上了洗手间的门,我不知道现在那双绣花鞋是不是跟了过来,可是我知道,要是它真的跟了过来,现在肯定就在门口。

    我在洗手间里面大口喘着粗气,脸上汗珠一点一点的滴下,我看到了我头上汗珠滴落地面的声音。

    门口没有任何声音,我就站在洗手间门背后,洗手间里面范围非常之小,只能够容下四五个人,白色的浴盆,白色的瓷砖,这里面一切都是白色的。

    我在门背后站了许久,外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我的心在渐渐的放了下来,我稍稍调整了一下心境,想把耳朵搭在门上,听听外面的响动。

    可是,就在这时,在我身后,浴室之内,一声剧烈的水花声突然响起。

    “啪。”

    就好像是一个人被扔进了浴缸里面的声音,我本已经绷紧的弦在听到这异常响动之后,险些直接晕厥过去。

    我颤颤巍巍的回头,我发现我弄错了一件事。

    那就是我是先听到浴室里面的异常响动之后,才看到那绣花鞋移动的,刚刚,因为绣花鞋太过恐怖,我暂时忘记了洗手间才是一切的根源。

    现在心情稍稍镇定下来,我知道,我可能做了一件非常蠢的事,我竟然把自己困在洗手间里面。

    回头,我的目光停在了白色的浴缸里面,此时,那洁白色的浴缸里面被放满了水,我不记得我给浴缸放过水,浴缸里面的水,不是我放的。

    刚刚,那声响动就是从浴缸里面传出来的。

    我一步步走向浴缸,我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仿佛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一样。

    水池里面的水还在不住的流下,我的脚步很慢,我怕等我刚刚离开门一段距离,洗手间的门突然会被什么东西推开。

    站在浴缸与门的中间,我看到的,是镜子,这一刻我才发现,洗手间里面镜子安置的地方,正好在浴缸和门的中间位置,丝毫不差。

    从镜子里面,我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浴缸的一角,那洁白色的浴缸,这一刻反映在我眼中,却好像变成了一片<u>血红</u>之色。

    好像,有一个人躺在里面。

    脸色煞白,而且,还睁着漆黑色的瞳孔看着我。

    我的面色一下子就白了,因为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老陈的死状,老陈,当初,就是死在浴缸里的,而且,是溺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