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八章 房间里是谁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小伙子,你怎么了?”馆长见我神情异常,连忙出声问道。

    我一个激灵,从可怕的念头中缓过来:“没...没什么。”

    “既然尸体没丢,那再过几天就可以安排火化了。馆长丝毫没觉得害怕,反而松了一口气道。

    我表示没意见,需要交钱的时候告诉我就行。

    随后,馆长带着我离开了停尸间,去商议下其他的事情。

    馆长无非是跟我说些费用上的问题,用什么骨灰盒,需要多少钱啊等等。

    反正老陈留了两万块钱,我说随便怎么安排,不要超过两万就可以。

    谈妥所有的事情之后,我便迅速离开了殡仪馆,这种地方,没人愿意多待。

    离开殡仪馆后,我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天也已经黑透了,郊区不比市中心,晚上没有多少人出来,尤其这里还是殡仪馆附近,更是人烟稀少。

    马路上只有昏黄的路灯,偶尔也会有车辆经过时,带着一阵风吹的马路两边的绿化松树一阵的摇曳,让我感觉跟有人冲我招手一样。

    我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才等到一辆出租车,直奔超市。

    到了超市,我看到夏姐刚从微波炉里拿出一份饭菜,看样子是准备吃晚餐了。

    “鞋子放好了吧,快过来吃饭,都给你热好了。”夏姐一看到我,当下就招呼我过去收银台那里坐。

    我点了点头,又狐疑的道:“这饭是给我准备的?”

    “是啊,我早就吃过了,我估摸着你肯定还得提前来上班,就帮你热了,还挺巧的,刚热好你就来了。”夏姐放好饭菜,笑着道。

    我有些奇怪,今天夏姐是咋了?脸上带着一种难掩的兴奋之色,还给我热饭?

    说到吃饭,我忽然想到,这几天我好像从来没见过夏姐吃东西,也不见她喝水,不管我什么时候来,超市里都没有饭香味儿。

    垃圾桶里连续两天都只有我吃剩下的饭盒,还有,她又是住在哪里?

    按说像她这种富婆,应该有自己的车才对,但是这两天我都是见她走路来回的。

    我越想越觉得夏姐神秘。

    我也没矫情,这会儿肚子还真有点儿饿了,当下就坐在了那里开始吃了起来。

    要说夏姐准备的饭菜真不错,每顿都有一只鸡大腿,而且我吃的出来,鸡腿是那种土鸡的,也不知道她是从那里买来的。

    我吃饭的时候,夏姐就在一旁盯着看我,看的我都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吃完饭,我考虑着要不要将殡仪馆老陈尸体突然丢失又出现的事告诉她。

    可想到卫生间镜面上的那一句话,我又犹豫了,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因为我怀疑,字上说的她们其中就包括夏姐。

    “秦阳,我今天有点儿事得早走一会儿,你就提前上班好不好?”

    我刚想着找点儿话题聊聊天打算套套她情况的时候,夏姐就先开口道。

    我愣了愣,这话我听着总感觉那不对劲,对,从我吃饭到现在,夏姐今天晚上好像显得很温柔,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

    我连忙回道道:“你放心去办事,店里有我就行了。”

    与其说看店,倒不如说是守在这里熬时间,反正也不会有人来买东西,除了它们。

    也不知道夏姐是靠什么赚钱的,要说她有别的产业,可她一天在超市的时间足有十几个小时,那有机会干别的。

    随后,夏姐拎着自己的包高兴的离去,我心里暗想,她不会是找到男朋友去约会了吧?不然今晚怎么会这样。

    夏姐一走,我就开始了无聊的熬时间。

    十二点之前,跟前两天一样,还是没有客人,眼看着到了十二点,我心想着第一天出现的那个红旗袍女子会不会在今天出现?

    从我来到现在,店里好像只来过三个客人,一个是老陈,一个是她,再加上一个小男孩。

    老陈!

    我猛的想到,老陈那天来的时候应该是死了的,不过他拿走大前门的时候还扔给了我三个钢镚,一个死人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钱呢?

    当时我是将钢镚丢在收银机里了,我急忙打开收银机一看:钢镚不见了,可是多了三枚铜钱!

    我轻轻将铜钱拿了出来,铜钱的表面布满了斑斑点点的黑色物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这三枚铜钱夏姐应该还没发现,我思索了一下,决定暂时把铜钱收起来,或许这东西以后能用的上。

    “大哥哥,你可以帮我吗?”

    我刚收好铜钱,小男孩突然出现了。

    我虽然有所心里准备,可还是被他吓了一跳,不过他今天没没有拿铁青蛙,而是仰着头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定了下神儿,没敢直接答应,反问道:“你要让我帮你什么呢?”

    小男孩瞪着大眼睛,小脸有些发苦,显得不怎么高兴:“我的铁青蛙不见了,你可以帮我找找吗?”

    我伸手指向角落里的货架,道:“你今天怎么不去拿一个新的呢?”

    小男孩使劲儿摇着头:“现在我想要自己的那个。”

    我疑惑的道:“你自己的在那呢?”

    小男孩有些委屈的道:“我的被坏蛋抢走了,姐姐说大哥哥你能帮我找到。”

    我暗骂一声,我上那找去?你一个小鬼的东西我怎么知道在那里。

    突然间,我的脑海灵光一闪,旧的铁青蛙!莫非是我在老陈房间里发现的那个?

    为了验证一下,我问道:“小弟弟,你能不能告诉我,抢走你青蛙的坏蛋长什么样子?”

    小男孩瞬间脸色就变了,整张小脸都变的狰狞起来,但他的眼中却是有着胆怯的神色,半天后才说道:“他戴着奇怪的帽子,穿了一身黄色的袍子,还有一脸的大胡子,他好坏。”

    我听迷糊了,什么样的人才会穿成那样的打扮?

    我还以为是老陈呢,结果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但我总觉得我从老陈房间里拿出来的铁青蛙就是小男孩的。

    可这会儿我又不能去拿,还得看店,于是我对他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明天再给你找回来好不好?”

    小男孩不乐意了,拉着小脸眼巴巴的望着我道:“大哥哥,你现在就帮我找回来吧,你放心,我帮你看店。”

    我无语了,小男孩可怜巴巴的眼神让我难以拒绝,不过夏姐好像也没叮嘱过我晚上不能离开超市。

    我怕不答应他会对我纠缠不休,想想住处离超市挺近的,我走的快点,十分钟之内肯定能返回来。

    还有,若是那个铁青蛙真的是小男孩的,那么,花手绢会不会是那个红旗袍女子的?刚好可以印证一下。

    我一咬牙,点头道:“好,你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小男孩见我答应,当即拍了拍<u>小手</u>:“大哥哥真好,你放心吧,今天不会再有人来了。”

    我想着快去快回,也不再耽误时间,迅速离开了超市。

    我一口气跑到电梯口才停下,趁着坐电梯的时候才缓了几口气。

    当我快步走到房门口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动静。

    我还以为是出现了错觉,又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了一下,房间里隐约传来一阵哗哗的流水声。

    我的心头猛的一紧,有人在我的房间!

    我轻轻用钥匙打开门锁,一把推开门,打开灯,大喊一声:是谁!

    但半天过后,没有回应,只有卫生间里的水还在哗哗的响着。

    我赶紧冲进卫生间,发现里面到处弥漫着热水的雾气,喷头还在滋滋的往外喷着热水。

    我轻嗅了下鼻子,空气中还有沐浴露的香味儿,低头一看,地上还有没被冲干净的泡沫,刚刚是谁卫生间洗澡的?!

    我总算有些确定了,在我的房间里,<u>一定</u>有个我看不见的东西,八成就是它给叠的衣服,可是我没听说过鬼还需要洗澡u>陌。</u>br />

    感到害怕的同时,我又感到十分不解,若是这样的话,说明那个鬼根本就没有害我的意思。

    可夏姐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还让我带双花布鞋回来?

    带着疑惑返回客厅,铁青蛙和花手绢都在客厅里的茶几下面,两万块钱也好好的。

    这两天的事,我都被诡异的事情给搞麻木了,害怕的感觉也少了许多,尤其是我现在还是来给一个小鬼拿东西的。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鬼在我房间里?它又有什么目的。

    它会不会就是这两天没再出现的那个穿红旗袍的女子?

    这也不能确定,如果是她,那骑在我背上害的我落枕那么严重的又是谁?我感觉的出,骑在我背上的女鬼肯定对我没安好心,她是想活活累死我。

    我的大脑凌乱了,我感觉自己简直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蛋,这三天的遇到的事情,比我一辈子都复杂。

    一想到超市里还有个小男孩等着我,我也不敢继续在房间里浪费时间了。

    我拿好铁青蛙,迅速返回超市。

    然而等我回到超市却发现,收银台前空荡荡的,小男孩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