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七章 镜面上的字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我不知道这双花布鞋有什么用,但我对这种事一点儿都不懂,只能听夏姐的。

    我决定不想那么多了,现在就回去把鞋子放好。

    刚走到门口,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于是我转过身子,又开口道:“夏姐,能告诉我谁还有我房间的钥匙吗?”

    夏姐一怔,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将这两天有人给我叠衣服的怪事儿说了出来。

    夏姐听完之后脸色大变:“真有这种事?”

    她的反应大的有些出乎我意料,我点头:“真有。”

    夏姐的眉头一下紧锁了起来,满脸的疑惑,良久后她才道:“你房间的钥匙我还有一把,但那是备用钥匙,一直锁在我住处的柜子里。”

    排除了夏姐,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我指了指肩膀,小声道:“是她?”

    夏姐停顿了一下,又摇摇头:“不<u>一定</u>。”

    我心头一颤,不是她难道我房间里另有不干净的东西?到底我做了什么孽,上班没三天就招惹到了那么多不干净的东西。

    “你先回去,把鞋子放好再说,也许很快就没事了。”夏姐看到我脸色发白,出言安慰我道。

    也只能这样了,我道了声谢,便离开了超市再次返回住处。

    回到房间,我直接走到卧室,小心翼翼的将花布鞋放到床下,心里祷告着<u>一定</u>要起作用,让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别在缠着我了。

    跑了这么大一圈,我有些尿急了,当下就急匆匆的去卫生间解决。

    然而在我解决完冲马桶的时候,刚低下头,就看到了地上一排让我毛骨悚然的东西。

    地上竟然有一排脚印!

    这排脚印是没有穿鞋子的,清晰的五个脚趾赫然醒目!

    我仔细一看,发现脚印是从浴缸里走出来的,通到洗脸池就消失了。

    我顺着脚印走到洗脸池旁,发现脚印走到这里的时候是正着的,如果站着这里,正好是面对着镜子。

    我头皮子有些发麻,谁在卫生间里光着脚照镜子了?肯定不是我,我昨天是穿着拖鞋洗澡的。

    我抬起头又看了下镜子,这一看还真就看出了些东西,镜子上面有着一道道浅浅的痕迹,似是有人在上面画了什么一样。

    以前在电影里我看到过怎么看镜面上留下的暗号,于是我对着镜子哈了几口气,镜面上立马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现在再看,镜面上的痕迹就完全显现出来了。

    那些痕迹是六个字:不要相信她们!

    我浑身一哆嗦,呼吸紧跟着也急促了起来,这明显是写给我看!

    心想这是谁写的字?她们又是谁?

    这次我没怀疑是有人用钥匙进的我房间,不用多想我也知道这个写字的家伙不是人,至于他是从那里出现的?

    看看从浴缸附近开始出现的脚印我也知道了,他肯定是从浴缸里钻出来的!

    我又多看了一眼镜面,上面的字迹写的有些潦草,似乎很着急,仿佛是在仓促下写的一样。

    很明显的,这是在提醒着我,提防她们。

    我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自己究竟陷入了什么样的漩涡中,若是真有恶祟想害我,那它直接害了我就行,干嘛这么一直神神秘秘的。

    从字上不难看出,不止一个‘人’盯上了我,我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想来想去我都搞不清楚其中的缘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跟那个穿红旗袍的女人说了话?

    不过我还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落枕酸痛的症状从跑出医院开始,全都消失了!

    回客厅的时候,我坐到沙发上,考虑着怎么打发时间,这会儿天还早,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现在去超市也没啥意思。

    看到旁边茶几上还放着中年大叔留下的三样东西,我打算再研究研究。

    破旧的花手绢和铁青蛙,我实在看不出来什么端倪,就抽出一支大前门,盯着那一串数字看。

    谁知我刚看了没一分钟,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喂,是秦先生吗?”接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

    我回道:“是我,你是?”

    电话那边的声音着急的道:“我这里是殡仪馆,你同事老陈的尸体不见了!”

    老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半天才想起来曾听夏姐提起过,老陈就是那个买大前门的中年大叔。

    警察也曾说过,让我帮着料理他的后事。

    我问道:“尸体还能不见?被偷了?”

    以前听别人说过,尸体在黑市挺值钱的,许多医疗机构和医学院的尸体都不够用,正常途径又很难搞到尸体,所以一些人就干起了尸贩这个行当。

    不过殡仪馆那种地方保安措施应该很好才对,怎么会有人胆子大到去那里偷尸体。

    “不...不是的,就是尸体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们查过二十四小时监控,什么也没发现。”电话那边的人说话语气很紧张。

    一种不妙的阴云顿时笼罩在我心头,我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说实话,我有点儿不想管这事儿,谁知道我还会不会再招惹到什么。

    “秦先生,你还是来一下吧,我们当面商量。”那人急切的道。

    我心里虽然不太想去,可也没办法,于是我便问清了殡仪馆的详细地址,等下就到。

    殡仪馆也在郊区,打车一个起步价就到。

    等到了殡仪馆,门口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正一脸焦急的等着我,想来丢尸体是件很严重的事,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虽然现在天还没黑,但我仍然感觉周围都是阴森森的,到处弥漫着冷气。

    “是秦先生吗?我是馆长。”看到我,那人连忙迎上来打招呼。

    我说是,问题尸体不见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在电话里也没细说。

    馆长一脸的苦色,皱着眉道:“我们也搞不清楚,今天本来是打算找你商量火化的事的,刚刚例行检查的时候才发现,尸体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接着他又说道,停尸间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丢尸体的事,上午检查的时候还在呢。

    我看馆长说话时的神色,只有焦急并没有流露出恐惧的情绪,也许是他天天跟尸体打交道,早就不知道害怕了。

    我想了下,问他能不能去放尸体的地方看看。

    馆长点头答应,直接带我走。

    停尸间在殡仪馆的地下,比起外面,这里更加阴冷,或许是因为尸体都要冷藏的缘故,刚走到这里,我就冷的浑身发抖。

    偌大的停尸间四面没有一扇窗户,全封闭的,四周的墙壁也都是用白色的瓷砖镶嵌起来,房间内是一排排的金属内嵌冷藏柜。

    尸体就存放在柜子里面,在内嵌冷藏柜上,都贴着标签,标签上写着死者的姓名等资料。

    这种严密的环境,偷尸体还真的有些不现实。

    馆长指着角落处的柜子对我道:“那就是存放老陈尸体的柜子了。”

    我走过,标签上写的果然是老陈的资料,生前单位写的是点点超市。

    我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尸体不是被偷的,那会不会是尸体自己走掉的!

    这个可怕的想法刚产生,我就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看出我的恐惧,馆长淡笑着安慰我道:“不用害怕,我干这行都快二十年了,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诈尸闹鬼之类的桥段,那些都是编造的故事,故意吓人的。”

    我干笑笑没说话,真是那样的话,我这两天的经历怎么解释?

    馆长说着话,伸手拉开了储尸柜:“你看...”

    话还没完,我们两人的眼睛就瞪大了。

    尸体还在!那张让我有些熟悉的脸庞,正好好的躺在柜子里。

    “这...这怎么可能!”馆长难以置信的惊讶喊道。

    我明白馆长不可能拿尸体不见的事情跟我开玩笑,<u>一定</u>是发生了什么!

    我大着胆子看着老陈,发现他此时的表情跟我第一次看到他尸体时有些不一样了,他好像化了淡妆,表情自然平静,身上还穿了一件崭新的<u>寿衣</u>。

    我问馆长,他的妆和衣服是怎么回事?

    馆长还在发愣,听到我的话后才缓过神儿,喃喃道:“这是我们化妆师做的,衣服也是新换的,尽量让逝者走的平静些。”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不过再仔细一观察,我发现老陈的嘴角似乎有一抹很小的弧度,若不是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抹弧度,仿佛就像是在笑一样。

    我心中陡然一紧,下意识的就将目光转移到他的脚上,他的脚是光着的,甚至给了我一种晶莹的感觉。

    不对,死人的脚怎么可能会晶莹!再一看我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是他的双脚裹着一层冰,这才显得晶莹。

    转念一想,我顿时感觉毛骨悚然起来,冰,那不是只有沾过水之后再冻成的么!

    我心脏扑通乱跳着,呼吸也急促起来,联想到我卫生间里的大脚印是从浴缸那里出现的,该不会是老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