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五章 落枕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花手绢,铁青蛙还有那包大前门!

    那包大前门我不奇怪,可是花手绢和铁青蛙是怎么回事?

    我略作犹豫,将三样东西都拿了出来,仔细一看,花手绢和铁青蛙都是旧的,不像是超市里货架上的新货。

    大前门正是前晚我卖出去的,已经打开了,我看了下,整包烟只少了一根。

    能跟两万块钱放在一起的东西,应该算是重要物品,可我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也没看出来旧的花手绢,铁皮青蛙还有一包三块钱的大前门有什么特殊之处。

    呆在死人的房间里我还是有些怕的,不过为了弄清楚大叔留给我房间钥匙的原因,我硬着头皮又来到了卫生间。

    警察说过,他是在卫生间里溺死的,跟我的卫生间一样,里面都有个浴缸,但我这两天还没泡过澡,都是淋浴的。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一个人能溺死在浴缸里也很奇怪,可警察说了,他吃过安眠药,这就说的通了。

    我在卫生间里寻摸了一圈,角落里的垃圾桶旁边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是一个抽的剩下半截的烟头。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仔细一看,这烟头正是大前门,想来是少掉的<u>那根</u>被他吸的,只是这半截烟头上有几个奇怪的数字,像是后来写上去的。

    我疑惑的盯着烟头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字被烧掉了一半,想了想,我返回去拿那一整包大前门,随便抽出来一支,一看烟身上还真有一串数字:142857。

    这数字不是烟上自带的,确实是后来被人写上去的,红色的数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也不知道咋用笔写上去的。

    我抽出剩下的烟支,惊讶的发现每支上面都写着142857这六个数字!这串数字是什么意思?

    呼!

    这时,房间里突然刮了一股怪风,让我不禁心中一紧,喃喃的道:“大叔,是你么,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可别来找我啊。”

    这股冷风来的莫名其妙,让我很是毛骨悚然,我不敢再在房间里待下去了,迅速离开了房间。

    临走的时候,我犹豫再三,拿走了两万块钱和那三样东西。

    指不定殡仪馆什么时候就来电话,这年头死个人也得花不少钱,我可出不起。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将钱放好,又把那三样东西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研究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留着慢慢研究吧,现在还是去超市找夏姐吧,问问她房间钥匙的事儿吧,说不定还真是她给我叠的衣服,我不由自主的yy起来。

    刚乘着电梯来到楼下,落枕后遗症好像又发作了,背上当时就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我一个把持不住,差点儿趴到地上去。

    而且我忽然感觉很累,走路都有些吃力了。

    我用手又揉捻了下肩膀上的肌肉,痛的我直咧嘴,这次落枕咋这么严重了,休息了一大天,一点儿也没缓解。

    落枕虽说不是什么大毛病,但一旦严重起来后果也挺可怕的,不行,我得抽时间去找个盲人按摩一下了,不行上医院。

    这么下去,肯定会影响我晚上熬夜。

    这会儿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只能弯着身子走路,两个肩膀也是越来越沉,刚走了一小段路,我就开始喘粗气了。

    “秦阳,你怎么又这么早就来了,咦?你气色咋这么差,怎么不多休息会儿。”

    一来到超市,夏姐看到我就惊讶的急道。

    我说没事,还是昨天落枕的毛病,越躺在床上休息越严重。

    “不行,不行,你这样怎么守夜,现在时间还早,赶紧去医院检查去,离这里不远就有个中医院,你快去做个针灸按摩吧。”

    我还没来得及问房间钥匙的事儿,夏姐就急忙拉着我往超市外面走,催促我去医院,神情显得很焦急。

    可是我并没有在她焦急的神色中看出关心的意思,而是生怕我晚上不能来值班一样。

    我心里有点儿失落,看来那个念头还真是yy,不过也是,我凭啥让人家关心啊。她要的是夜班店员,不是我。

    想想去医院做个针灸按摩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依她之言,问清了中医院的详细地址。

    中医院不远,离着超市约莫两公里的距离,也在郊区。

    我坐车到了中医院的时候,发现这个医院不算大,来医院看病的人也不算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不过人少也好,省的我排队了。

    整个医院到处弥漫着一股中药味儿,似乎这家医院选择的位置和建筑结构都不是很好,外面太阳高照,可大厅里的光线却是暗沉沉的,让人觉得阴冷。

    大厅里没几个病人,导诊台的值班护士闲的正在低头摆弄手机玩儿。

    见状,我揉着脖子就走了过去,问问导诊护士能做针灸按摩的康复理疗科在那。

    然而我走到导诊台前还没开口,护士就发现了我,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看了看,伸手一指:“你去二楼210科室就行。”

    我一愣,连护士也看出来我落枕了么?不过也是,我总用手揉捻肩膀,脖子来回扭动,病症很明显。

    我道了声谢,迈开脚步刚要走,导诊护士又说了一句:“你要是累的话可以去旁边座椅上休息一下。”

    我确实很累,肩膀沉的都快抬不起胳膊了,医院也不是休息的地方,于是我苦笑了下说:“谢谢,我还撑的住。”

    导诊护士还是刚才那怪怪的眼神,看了我几眼,没再说什么。

    难道这个小护士是看哥长得帅,发花痴了?

    我这个自恋的念头刚闪过就打消了,还是赶紧去二楼看病吧。

    210科室在二楼的走廊最里面,门外的长椅上还坐着一个面黄枯瘦的老太太。

    可当我抬头一看科室的门牌,一下子愣住了,门牌上面写着:妇科!

    我非常纳闷儿,导诊护士让我来妇科干嘛,转念一想,中医院病人不多,可能几个科室的医生同在一间办公室也很有可能。

    我见老太太坐等着,估计这会儿有人在看病,我自然不能插一个老太太的队,于是我也坐下等。

    “小伙子你挺会心疼人啊。”我刚坐下,老太太就咧开没牙的嘴巴冲我道。

    我吓了一跳,这老太太,咋也不带个假牙,黑洞洞的嘴看起来怪渗人的。

    她这句说的也是没头没脑的,听不明白她说的啥,我只好干笑笑,没搭理她。

    “闺女,你多大啦?那里不舒服啊?”

    老太太好像不在乎我的态度,一双昏黄的老眼注视着我,沙哑着声音继续道。

    我一顿头大,这老太太脑子有点儿糊涂不成?胡言乱语不说,眼神儿还不好使了,怎么就喊上我闺女了。

    我只好开口道:“老奶奶,我是男的。”

    “我眼又不花,当然看的出来你是个好小伙了。”老太太怔了下,道。

    我心说您老人家眼是不花,脑子有点儿糊涂了,只是这是那个不孝顺孩子的老人?老人来医院也不说跟着来,看她的年纪,少说也得七十五以上了。

    “闺女,你长的可真俊呢,跟画里的人似的,我年轻的时候跟你差不多。”

    得!

    老太太又开始说胡话了,不过她夸人还不忘稍上自己。

    我当即觉得有些好笑,这老人家还挺有意思的,于是我就道:“老人家,您现在长的也很精神啊。”

    老太太满意的笑笑,满脸的皱纹都成了一条线,道:“好啦,里面没人,赶紧领着女朋友去瞧病吧。”

    我的笑容登时就僵住了,喃喃的道:“老人家,我单身,那有什么女朋友啊。”

    老太太一愣,疑惑的道:“那你背着的俊俏姑娘是谁?”

    我扭头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心想这老太太真是脑子坏了不成,大<u>白天</u>的净说胡话。

    我没再多解释,既然科室里没有人,那我就进去了,当即我就敲门走进了210科室。

    里面还真没病人,办公桌前只坐着一个大妈级别的医生,正低头写着什么。

    “坐这儿吧。”

    大妈医生一看到我进来,指了指她桌前的椅子道,又将头低下去继续写东西。

    我直接坐过去。

    “那里不舒服啊?”

    大妈医生拿出一个病历本,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道:“落枕,脖子和肩膀痛的厉害。”

    大妈医生抬起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皱了下眉,片刻后才开口道:“落枕啊,这病得去康复理疗科,做个针灸按摩就行了,我只看妇科。”

    我就奇怪了,我本来就是来做针灸按摩的,导诊护士让我来妇科干嘛。

    我问康复理疗科在那?

    大妈医生说在三楼,楼梯口就是。

    我只好悻悻的站起来,道了声谢就打算马上去三楼。

    我刚走到门口,忽然又听到背后的那个大妈医生喊:“哎,你......”

    我?她还要跟我交代什么吗,我连忙回头望去。

    大妈医生指着我的肩膀处,说:“小心你女朋友的头,别撞到门框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