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四章 留下的东西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没错,这份儿工作不能辞。”夏姐认真的道。

    看夏姐的神情,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也不像是故意威胁吓唬我。

    在这之前,谁要是告诉我辞个职就会自杀,我肯定认为他是在扯淡,可我亲身经历了从昨天到现在的事情之后,我信了。

    我仍然抱有一丝侥幸,于是拐着弯说:“夏姐,昨天晚上只卖了一包大前门,再也没有付钱的客人了,生意这么差,您还给我开那么高的工资啊。”

    夏姐笑笑:“没关系,生意好坏无所谓,姐不差钱,只要超市开着门就行,工资是你应该拿的。”

    我又说:“没生意这钱我拿的不心安啊,晚上那些客人也怪吓人的。”

    “有什么不心安的,你熬夜也很辛苦。”夏姐又四下扫视了一圈,压低了声音道:“别担心,那些东西是不会轻易害你的,东西让他们随便拿。”

    这次我听的真真切切,她说的是那些‘东西’,肯定不是说人,她果然早就知道超市里不干净!

    马蛋,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被坑了!天天跟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打交道,我还能有好吗?

    夏姐忽然眼神一冷,直勾勾的看着我:“秦阳,你不会是想辞职吧,想想老陈的下场,哦,也就是你说的中年大叔。”

    我猛的抖了个激灵,我那还敢辞职啊!但我现在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所谓的自杀,肯定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做的手脚。

    就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我连忙开口道:“没,没想辞职,我胆子大,不怕它们。”

    不怕才怪,这话我说的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这就对了,只要你能遵守一条规则,他们永远都不会害你,不用害怕。”夏姐别有深意的笑笑道。

    我问:“什么规则?”

    夏姐道:“既然你现在也知道超市里的情况了,我也不瞒你了,记住,在超市里,你可以随便跟他们聊天说话,陪他们玩都行。”

    我咽了口唾沫,点了下头,心想你一开始跟我说,老子肯定不会干这份工作。

    看她长的挺俏的,咋这么歹毒呢,故意开个高工资吸引我这丝进坑,美人蛇蝎,这个成语说的真不错。

    夏姐顿了下继续道:“但是只要他们离开超市的大门,不管你在那里看到他们,都不能再跟他们说半句话了,装作没看见就行。”

    我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要是说了会怎么样?”

    夏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记得很清楚,早上回去睡觉的时候,我在楼道口又碰到那个红旗袍的女子了,还主动打了招呼。

    我脸色煞白的道:“夏姐,我...我在外面跟她说过话了。”

    夏姐美目一竖:“怎么可能,你才来一天,不可能在外面看到他们。”

    我赶紧又说道:“真的,还有那个中年大叔我也遇到了。”

    夏姐见我不似说谎,脸色也变了:“他没事,以后你再也不会看到他了,这样,如果你今天晚上再看到她,从货架上拿一盒胭脂给她,就说你送她的。”

    货架上还有胭脂?那不是古代的化妆品么。

    见我发愣,夏姐直接走过去拿了一个红色的扁圆盒过来,递给我:“先准备好。”

    扁圆盒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但我没心思想这个,接过胭脂盒紧张的道:“这...这管用么?”

    夏姐道:“试试吧,能过去今天你就没事了。”这话说的很没底气。

    我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事儿了,不过这职我肯定是辞不成了,我不想死,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等补完货架上所有的货,夏姐让我自己吃饭,食物还是在冰柜里,微波炉热热就能吃。

    到了晚上十点,夏姐又准时走了,走前还特意叮嘱我,以后可不能再在超市外面跟那些客人说话了。

    我那里还敢啊。

    跟昨天一样,超市里还是没什么生意,我有些奇怪,我下午来的时候货架上的东西都卖空了,跟被人扫了货似的,那生意得好成什么样?

    我现在巴不得让生意好起来,多来点儿人,我累点儿没关系,总比一个人担惊受怕强啊。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睡的足了,精神很好,可就是觉得身上很累,尤其是醒来之后落枕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还越来越严重了。

    这一闲下来,我稍微一扭脖子,就觉得肩膀上两边的肌肉酸痛的厉害,我不得不用手不断的按摩减轻疼痛。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十二点,还是没有一个客人,我早就站不住了,索性坐在了收银台前打开了电脑看电影。

    昨天我第一天上班,没好意思玩儿电脑,我还怕夏姐知道了会辞退我,可我现在明白了,她是不会辞退我的。

    “大哥哥,我想要这个青蛙。”

    电影刚看到一半,柜台前面忽然又传来了昨天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我急忙站起来一看,果然是他

    我知道,小男孩是走路不迈步子的特殊客人,于是我万分紧张的道:“拿走吧。”

    小男孩跟昨天一样抱着铁皮青蛙就飘走了。

    我一直在等,等待着那个红旗袍的女子出现,等她一出现我就送给她那盒胭脂,希望能过去这关。

    我感到奇怪,昨天是她先出现的,小男孩是后来的,可今天小男孩都走了半天了,她怎么还不出现?

    莫非我没什么事儿了?

    我在忐忑不安中不时揉捻着落枕酸痛的脖子,一直等到凌晨五点的时候,女子还是没出现。

    我虽然全身感觉很累,但由于生物钟调节了一下的缘故,精神还好,只是那个女子老不出现,我即紧张又有些高兴。

    因为只要再过一个小时,我今晚就算平安过去了,照夏姐说的,过去今天就没事了。

    当墙壁上的<u>钟表</u>时针指向六点时,我彻底松了一口气:红旗袍女子没出现,我没事了!

    “秦阳,你可以下班啦。”夏姐也准时来到了超市跟我换班,看到我平安无事,似乎也是松了一口气,淡笑着道。

    我一阵轻松,跟夏姐说那个女子今天没出现,我没事了吧。

    夏姐点点头:“嗯,熬过一天肯定就没事了。”

    太好了,我躲过一劫!

    我当下就跟夏姐道别,临走的时候夏姐又让我拿了一些吃的回去,说是等我睡醒以后吃,我没拒绝,超市里的半成品食物都是高档货,回去加工一下就能吃。

    “秦阳,你看起来很累啊,走路腰都直不起来了,你不舒服么?”

    提着东西刚走到超市门口,夏姐看出了我的异常,关切的问道。

    我揉了下脖子,苦笑道:“昨天睡落枕了,没什么大碍。”

    以前我也落枕过,需要自己按摩个一两天才能恢复,不过这次好像有些严重,加上在紧张中又熬了个通宵,此刻全身都觉得累,跟背了一个重物似的,走路感觉都没力气。

    “没事就好,赶紧回去休息吧。”夏姐这才放心的道。

    我计划好了,我先睡一觉,定个闹铃,等下午一点钟就起来,七八个小时的睡眠也足够了,等起来的时候我要去一趟中年大叔的房间。

    我总觉得他把钥匙留给我不仅仅是让我料理后事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另有深意。

    回到房间,我先洗了个热水澡,昨天没来得及,今天必须得洗了,刚好热水也能缓解落枕的疼痛。

    而且今天回来的时候我也没在楼道口碰到红旗袍女子,我忽然感觉没那么害怕了,毕竟两个晚上我都是平安无事。

    当我在卫生间脱掉衣服,身上淋到热水的时候,我全身都觉得轻松了起来,扭动了下脖子,落枕导致的酸痛似乎一下子减轻了许多,真舒服啊!

    洗完澡后我刚走出卫生间,一股冷风吹来,我不紧打了个冷颤,好冷。

    我迅速给手机冲上电调好闹铃,便一头钻进了被窝。

    这一觉我睡的很香,连个梦都没做,直到我听到手机闹铃把我吵醒。

    嘶!

    我刚一翻身拿手机准备关掉闹铃,后背传来的疼痛让我一下叫出了声。

    糟了!落枕的毛病似乎更加严重了,酸痛变成了刺痛,已经蔓延了整个后背,就跟受了风寒似的,一动就痛的要命。

    我咬牙坐起来,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钟,离上班还早。

    我没忘自己等下要去做什么,也顾不得身上疼痛了,活动了下脖子又按了下肩膀拿衣服穿。

    嗯?一扭头我就看见,衣服又是整整齐齐叠在床边!谁干的?

    我陡然间又紧张起来,我敢肯定,睡觉之前衣服是被我胡乱丢在一旁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房间里也有不干净的东西作祟?

    可仔细一想,从来都是听说不干净的东西害人,那有给人叠衣服的?只有人才会这么做。

    不会是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进了我房间吧!

    我赶紧起来检查了下钱包,一百块大洋还在,别的东西也没丢。我又去察看了下房门,也没有半点撬过的痕迹。

    一想到自己睡觉的时候有别人进了房间,我又是一阵后怕,这比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还吓人。

    只是奇怪的是,他不偷东西,不干别的,给我叠衣服干啥?

    细想一下,给我叠衣服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夏姐,除我之外也只有她可能有我房间钥匙。

    可再一想,一个富婆老板在员工睡着的时候偷偷跑到宿舍叠衣服,这事儿也太扯淡了,虽然我长的相当凑活,但夏姐咋看咋不像变态花痴啊。

    看来晚上还得问问她去,谁还有我房间钥匙?

    既然没丢东西,我也放松了下来,穿好衣服就去洗漱。

    洗漱完,我走到门口摸出兜里的另一把钥匙,望了下对面东户的房门,心下一横,便直接走了过去,大<u>白天</u>的,怕个球。

    只是我不明白大叔为什么把钥匙留给我,或者说是留下了某些东西在房间里,特意交给我。

    当我打开房门走进去以后,发现这套房子的格局基本和我住的一样,就是家具的款式老旧了些,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不像我的那么干净整齐。

    我四下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和暗号之类的信息,最后我才想起来警察说过床头柜里有料理后事的两万块钱。

    我犹豫了下,打开了床头柜,一打开,我顿时就愣住了,除了两沓钱外,还有三样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