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阴间超市 第三章 死因

时间:2018-06-13作者:算命人

    警察可不会吓唬我玩儿,我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怔了片刻才道:“我真的昨天晚上才认识他,我昨天才搬来。”

    我很紧张,警察不会怀疑我跟中年大叔的死有关系吧,别再把我当成嫌疑犯给抓起来。

    “你别害怕,他自杀已经确定了,不是什么刑事案件,我也就是找你了解一下情况,再交给你一样东西。”警察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当即出言安慰道,但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儿总有些不对。

    我疑惑的道:“交给我什么东西?”

    警察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我道:“死者生前留了个字条,说是将房子的钥匙交给西户的邻居。”

    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前这个老练的警察也流露出一丝的疑惑,估计也不明白死去的大叔为什么会这么做。

    大叔的死,肯定没那么简单,他把房间钥匙给我干啥?跟他又不熟,我想了下,决定问问大叔的情况:“警官,能告诉我他是怎么自杀的么?让我去看看他。”

    警察犹豫了下,显得很是为难,停了好一会儿才道:“他吃过安眠药,自己在卫生间里的浴缸里溺死了,你要是不害怕,就去看吧。”

    说话的档口,我看到对面的几个穿白大褂的警察正好将大叔的尸体抬了出来,正准备坐电梯下去。

    老练的警察冲他们摆摆手,示意停一下,我忙走过去,咬了咬牙,大着胆子掀开了蒙在尸体上的白布。

    大叔的死相很惨,整张脸皮被水泡的发白,但皮肤下面的肉已经黑了,眼珠子暴突着,都快掉出来了,像是死前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

    我说咋也不给他合上眼,好歹也让他瞑目。

    抬尸体的几个白大褂面面相觑,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他眼睛是闭着的啊。”

    我明明看到...当即又看了一眼,这一看,大叔的眼睛果然是闭着的。

    我怕的不行,不敢再看死去的大叔。

    “还有个事儿,既然死者把房子钥匙交给你,你得帮着把他的后事料理了。”这时,那个警察又说道。

    我愣了:“我跟他非亲非故的,干嘛让我料理他的后事,这事儿不得找他的亲人么。”

    警察解释说:“我们调查过了,他死前曾在精神病院里待过一周,没有其他亲人,死者留的纸条上面也写明让你料理后事,哦,费用不用担心,他提前在床头柜里准备了两万块钱,你取了用就行”

    说着,警察从兜里摸出来一张纸递给我:“你看看他写的东西。”

    大叔还进过精神病院?

    我忐忑的接过纸条,一看上面果然写了一段话,大致的意思就是把钥匙交给西户邻居,再把后事料理了。

    中年大叔好像早就安排好了一样。

    “小伙子,就这么办吧,怎么说你们也算是同事关系,他没亲人,只能你来帮忙了。”警察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更疑惑了,忙问:“什么同事关系?”

    “你不也在点点超市上班么,老板是个年轻漂亮的富婆,对吧。”警察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点点头,没错,超市的招牌上写的正是点点超市。

    “这就对了,死者去精神病院以前就在点点超市上班。”警察道。

    警察的话一说完,我顿时全身犹如遭了电击一样,中年大叔也在点点超市上过班?

    “行了,你给我留个电话,到时候会有殡仪馆的人跟你联系,料理后事的详细情况他们跟你谈。”警察掏出手机对我说道,同时冲那几个抬尸体的白大褂示意,可以盖上尸体走了。

    我呆呆的将手机号告诉了警察,目光再次看了大叔一眼。

    在他被盖上白布的那一刹那,我忽然看到大叔的眼睛睁开了,我吓得差点大叫起来。

    警察他们见我被吓了一跳,问我又怎么了?我说大叔睁眼了。

    他们掀开布看了看,说没有啊,还闭着呢。

    可我总觉得刚才那一幕不是幻觉,感觉大叔是要提醒我什么。

    我没再坚持多说什么,警察估计也不相信,闹不好还会认为我脑子有问题,到时候再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就糟了。

    中年大叔的死,让我心头笼罩了一层诡异可怕的阴霾,全身都不安。

    我打算晚上上班的时候找夏姐问问去,确认一下中年大叔工作的事儿。

    “你别胡思乱想了,再去休息会儿吧。”看出我心神不安,警察便出言道,说完后就冲那几个白大褂摆摆手,一同抬着尸体离开了。

    我发了下呆,急忙跑回房间洗漱了下,现在时间刚下午五点,这会儿我可没心思休息了,我得提前去超市找夏姐问个清楚去。

    然而在我整理好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先前我起床穿衣服的时候,衣服是整整齐齐叠在床边的,可我分明记得睡觉之前是胡乱脱掉衣服扔在一边的,谁帮我叠的衣服?

    对了,还有手机,我清楚的记得,昨天手机是没电自动关机了的,我没充电就直接睡了,那又谁给我手机冲的电?

    我捏着房间的钥匙,越想越不对劲儿,按说房门的钥匙不止有一把,夏姐只给了我一把,这说明不止我一个人有房间的钥匙。

    难道是夏姐?在我睡死的时候进来帮我叠衣服给手机冲的电?

    我甩甩脑袋,这种想法也太异想天开了些,夏姐可不像是那种会做这种事的人。

    不行,还是找她问个清楚的好,若是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份工作我大不了不做了。

    我当即迅速下楼去了超市。

    刚走到超市门口我就看到,夏姐正在忙着往货架上补货,超市里满地都是装满货物的纸箱子,定眼一看,货架上的商品竟然基本上都空了!

    我很是惊奇,超市<u>白天</u>的生意有那么好?货都卖空了,昨天一晚上可是一个正经顾客都没有。

    还有,我昨天<u>白天</u>应聘的时候就没看到有白班的店员,现在看到她亲自补货,该不会<u>白天</u>都是她一个人吧。

    若是这样,她堂堂一个老板,那可就比我工作的时间还长了,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都十四个小时了,一个女人怎么吃的消?

    “秦阳你怎么这么早来了!”见我过来,正在补货的夏姐有些惊讶的道。。

    我没直接开口问大叔的事,随口说道:“休息够了,在房间里闲着也无聊,不如早点儿来超市做事呢。”

    夏姐一怔,哎呀了一声:“你饿了吧,早上忘了让你带点儿吃的回去了。”

    刚醒的那会儿我确实有些饿,可看到大叔死后的样子后,早没胃口了,我决定不再饶弯子,直接问她:“夏姐,今天早上我的邻居死了,警察说他以前在这里上过班。”

    听到我的话后,她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表情也凝固下来,片刻后才有些不在乎的道:“是啊,他以前确实在这里上班的,刚才我也看见警察抬着尸体离开小区了。”

    夏姐不在乎的神情让我心里有点儿不舒服,好歹是以前的员工啊,怎么人都死了都还这么淡定。

    于是我又道:“夏姐,警察说让我给他料理后事。”

    “哦,可以,不耽误晚上工作就行。”夏姐还是淡淡的道。

    我犹豫了下,又将昨天晚上的事说了出来:“警察说那个大叔是昨天上午自杀的,可是我在晚上还碰到到来买烟了。”

    这话一说,我注意到夏姐的身子颤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别管他,他死也是自找的。”

    我趁热打铁,问道:“他咋了?”

    “他做了不该做的事。”

    这话听的我一头雾水,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夏姐补满了一条货架,又重新拆开一个纸箱继续补货,见状,我也别闲着了,赶紧上去帮忙,她看我一脸的疑惑,认真的道:“你只要知道,他的死是咎由自取。”

    夏姐从头到尾她也没明确解释为什么我会在昨天晚上看见他的原因。

    我看出夏姐是刻意回避这个话题,我不死心,又说出了昨天晚上看见红旗袍的女子和那个小男孩儿的事儿。

    谁知夏姐的反应依然很平淡:“没事,拿什么东西就让他们拿。”

    我都要抓狂了,我都说了,那两个人走路不迈步子,明显不是人能做出来的动作,可夏姐却故意避开重点,扯拿东西的事儿。

    别说他们拿东西不给钱了,就算真给我钱我也不敢收啊。

    我再傻也懂了,夏姐是故意的,怪不得开的工资那么高,还给那么好的房子住,这个超市不干净!

    “怎么?你晚上害怕了?”见我半天不说话,夏姐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我面前道。

    废话,我都快吓尿了,我都想马上辞职不干了,我点了点头,实话实说:“怕了。”

    心想既然我都表示害怕了,她肯定认为我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主动辞退我,我真不想干了。

    “没关系,以后习惯了就不怕了。”谁知道夏姐的回答完全出乎我意料,轻笑着对我说道。

    我要崩溃了,她根本就是故意不回答我的问题,这种不干净的工作待遇再好我也不能干下去啊,我一咬牙,刚要直接说我不干了。

    夏姐忽然盯着我,一字一句的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吗?”

    她话里的意思,中年大叔的死不是自杀那么简单,我顿时紧张起来,问道:“为什么?”

    夏姐的眼神一凝,缓缓道:“因为他辞职了。”

    我心头大骇,说话都不利索了:“他...他就是因为辞职才自杀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