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六章 硝烟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脱离蠡县后,陈谦接上薛莹后再前往约定的位置,进了山林,在背阴处的溪流边找到孔宁松,还有其他三个哨兵。他们正在替那个中毒的哨兵运功疗伤,可惜收效甚微,那腹部的毒掌早就蔓延到胸口,身前一片全是青紫色。

    “他的气息非常弱,很快就没救了。”薛莹躲在陈谦身后,探着头观察其他三个哨兵,除了那个中毒的人,另外的两人神情悲切,拳头握的死紧,一直看着孔宁松按在哨兵背上的双掌,期待着师兄能将人救回来。

    薛莹最清楚这些都是无用功,孔宁松帮那人吊着一口气,可是他的气息还是一直变弱。魔宗的感觉都快消失。她不敢离他们太近,这三人是被仙奴追杀至此,现在又有同伴牺牲,做出迁怒人的举动也不稀奇。

    “我们别过去,就在这等着,免得那两人对你不利。”陈谦在离四人十丈远的地方站定,将薛莹护在身后,“这个距离能收到功勋吗?要不要再近一点?”

    “足够了,没想到相公还记这事。”薛莹贴着他的后背,在耳旁轻声说。

    “我没有解毒的办法,事情已经无法避免,总该让我们利用一下。等会我去跟孔宁松交涉,若是他们要对你不利,我就带着你离开这。”

    陈谦等了两刻钟,那位哨兵还是咽气了。薛莹收到一份功勋,‘刻’字回复半横。

    两个哨兵挖坑埋葬同伴,孔宁松则走过来跟陈谦搭话,对于同门的死两人都表示惋惜。但更得尽快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现在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盖州那名信差也被抓了,另外五名哨兵中有三人逃脱,有两个被仙奴抓住,按照赖日正和黄杨提供的方位看,跟胡宝山的方位是一致的。恐怕仙奴有将擒住的魔宗集中起来的打算。”孔宁松说话变得很慢,还带着喘息,历经一场大战又动了元气治病,身体有些糟糕。但他是所有人中修为最高,这种时刻他必须坚持住。

    孔宁松平缓气息,接着说:“现在看来前往襄城的风险很高,靠我们几个人很难把消息传回去。好在贺州其中一个信差就在附近,只需要两天的路程。”

    每个州的哨兵会记住相邻州的一个信差的位置,他们用一种显像道法,通过地脉标记对方的方位,这个布置是为了在特殊情况中,本州信使又不在属地时,为了将重要的物件传回宗门,哨兵可以根据情况跨州将物件递交给最近的信差。

    这次赖正日标记的信差正是陈谦的熟人余成言,他身上肯定会有子母玉。决定之后陈谦提出自己的担忧,特别是那个断臂的赖正日,他看向薛莹的眼神明显不友善,杀气都溢到空气里。

    “我有解释过,但人都有心结,恐怕他们很难相信你的夫人。不过形势危急,我们需要你夫人探查的能力,我想就分成两组,一前一后同行。拉开些距离,若是那两人要对你不利,我也能及时制止。”

    孔宁松只能将两拨人绑在一起走,正是因为没有探查仙奴的能力,赖正日他们进入蠡县后急着寻医才被人盯上。

    那个开医馆的老头原本还是尽心尽力地拔毒,可中途见了一个病人,恐怕是得仙奴的指示,回头便对中毒的哨兵刘荣喜下狠手。三人暴露行踪后在蠡县里苦苦支撑,好在孔宁松及时赶到,不然全员都得交代在那。

    薛莹自然是不愿意跟危险的人物待在一起,但现在仙奴封锁的势力更加疯狂,在蠡县里阻击哨兵的修士数量已经不是陈谦能处理的,更何况这里还是贺州边界,越深入贺州怕是遭遇敌人会越多。独狼总会被野狗群耗死的一天,陈谦可不想失去宗门的庇护。

    至少跟余成言还算有交情的,这一趟还是得走,而且光从赖正日在蠡县反击敌人的掌法看,真要动起手来陈谦还是能压他一头。

    休整的时候陈谦给赖正日和黄杨衣服附上导灵符,黄杨客气地道谢,语气不冷不热,而赖正日直接把衣服抓过去,一个字都没说。

    果然会遇到这样的事,陈谦也不想多解释。按照计划休息两刻钟后上路,他和薛莹领头,另外三人隔着十丈远跟在后面。

    指路的人是赖正日,而他又是跟在后头的。为了解决这个麻烦,孔宁松做了个小玩意给陈谦。那是一块刻着篆文的鹅卵石,当需要改变方向时石头变回发热,陈谦回头看孔宁松的手势前进。

    五人一路奔驰,避开两拨仙奴的队伍,赶到余成言所在的福贡县,这是个偏远的县城,或者说是村落更为恰当。福贡县建在半山腰上,紧靠着延绵的山路,县里大多都是农民,靠山坡上梯田收的一点粮食为生,其他更靠内山里的居民会来福贡县换取些物资,福贡县便是这一带的集市。

    ‘有些奇怪,’这是陈谦第一个想法,余成言作为信差不应该到这种穷乡僻廊里,这里道路不通畅,山路窄到不能骑马,一路上山陈谦都是牵着马走的。与其说福贡县是个情报点,不如说是个避难所。正常人都不会找到这里来。

    进了村之后,五人看着简陋茅草屋,普遍瘦小的村民,很怕生的小孩子,明白这只是个普通的小山村,没有那些时刻想着要人命的修士。

    这回由孔宁松领头,众人靠近余成言所在的屋子,孔宁松示意大家在屋外七丈之外停住,黄杨还以为又遇到埋伏,拔出长剑戒备,在剑出鞘的一刻,一枚石子射穿窗户打在剑身上,将长剑震飞。孔宁松立刻喊话:“成言!是我孔宁松,你别再用‘弹指神通’试探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余成言开门出来,看到孔宁松和陈谦等人后才放下戒心,而赖正日断掉的手臂又让他心头一紧,赶紧招呼五人进屋。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盖州那边也出事了?”锁好门窗,余成言立刻开口询问,但这一句更像惊雷一般让其他人都震住。

    “我们正是因为盖州各处据点都遭到仙奴袭击才躲到贺州来,刘荣喜已经遇害,胡宝山被仙奴抓去。据点突然被袭,哨兵没法动用子母玉便被追杀驱赶,找到你就是想将消息传回宗门,请求宗门的支援。”

    孔宁松简略地说明情况,可余成言听完后眉头紧锁,迟迟没有表态,孔只好追问:“难道贺州的据点也被仙奴偷袭了?伤亡如何?”

    “嗯,确实被袭击。大部分哨兵避开偷袭,仍然有将近三十人被仙奴抓住。即使侥幸逃脱的处境也不算好,仍被仙奴追赶着。宗门已经派出御使去各处支援,我等在这就是为了接应御使。因为有一项更要命的任务要完成,恐怕没法帮你们脱困。”

    “是什么任务,我能帮上忙吗?”孔宁松焦急地问。

    “有一队十人的同门在参悟地阶石碑时被仙奴堵了后路,他们被困在蜘蛛岭。”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