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五章 坏事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这一世孔宁松还在盖州瑞昌县转生,便一直在那里生活修炼,直到哨兵胡宝山找到他,两人便一起去俞城。

    孔宁松是出了名的吃货,光靠自己打工赚伙食钱是远远不够的,向来都是由最近的哨兵负责供养。原本日子跟往常一样平静,孔宁松照常修行吃饭,胡宝山除了维持客栈运营外也没有别的事情了,但他跟范明属于一类人,对修炼不上心,经常换着花样找乐子。

    这一次胡宝山盯上个女子,客栈刚开张一周那名女子就住进来,带着一个小丫鬟平日里经常在客栈院子里停留。胡宝山见多更眼馋,常常去院子里摆弄盆栽,借机和那女子搭话,没想到聊了三天就勾搭上了。

    便宜来的太容易,胡宝山最初也起疑心,在第一次去幽会前他特意把孔宁松喊到客栈里住,美其名曰请教修炼疑难。晚上则欣然赴约,享尽温柔,没有任何坏事发生。

    第二天,第三天依旧只有好事,胡宝山渐渐放松警惕,在夜里拼命使劲,在白天练功就提不起劲,不认真的态度常常被孔宁松责骂。

    原本胡宝山对修炼就是得过且过的态度,如今那女子从了自己,又没有坏事发生。他便客客气气将孔宁松请回宅院里。那地方离客栈有两里远是俞城第二个据点。

    没有孔宁松看着,胡宝山更加放飞自我,扔下掌柜的活不干,成天跟那女子到处游玩。

    直到五天前,坏事终于来了。那日夜里胡宝山照例在女子身上使劲,舒坦之后很快睡着。直到三更锣响,女子睁眼醒来,单手在床板背面摸出藏好的迷香和丝巾,打开迷香盖放在床边,用丝巾捂住口鼻。过了一刻钟,胡宝山睡得死沉,鼾声更大。女子用力推他,用指甲抓出血痕胡宝山都没醒过来。

    确认迷晕之后女子才披上外衣,开门吹了声口哨,等在客栈周围的刺客立马翻墙进来,冲进屋里将胡宝山捆得结结实实,抬进马车运走。

    在另一处据点,他们同时对孔宁松动手了。据点里的厨子早就被买通,在那天晚餐里混进大量无色无味的迷药,足够晕倒两头老虎。

    同样在三刻动手,但他们没想到孔宁松的血仙虫能炼化药物,迷药对他完全无效。争斗一番孔宁松灭掉刺客,赶到客栈时面对的只剩了一栋烧着的宅院。

    凭着互留的标记,孔宁松可以感知到胡宝山的方位,也说明仙奴还没杀他。

    孔宁松立刻朝胡宝山的方向追过去,但是俞城里冒出一大批武修围攻他,激战两个时辰,孔宁松硬是凭借近乎不死的身体耗掉两队人马从俞城突围,躲在山里休整到天亮,补充大量肉食后才恢复过来。

    耽搁这些时间,胡宝山已经被运走很远,孔宁松继续追赶,在路上碰到其他据点的三名哨兵,他们的境遇相似,都是在那天夜里被袭击,在外出赴宴的途中被人围攻,侥幸逃脱。

    三人里有两人受伤较重,一个腹部中毒掌留下一道青紫的五指印,毒素还在往外蔓延。另一个人的左手被砍断,袖子里空空无物。

    三个哨兵找上孔宁松,自然是希望他能出手护送。眼下的情形容不得犹豫,孔宁松只好暂时放弃胡宝山,护送三人前往贺州襄城,那里有御使镇守,也是进入龙泉山脉的节点。只要能回到宗门就不会再有危险。

    前往贺州的路上受到两次仙奴的追击,好在都成功甩开。直到四人到达盖、贺两州边界时被大批军队拦住。只能冒险从关卡侧面的山脉中突围,但趁夜突袭还是被军队发现,他们朝天射响箭给仙奴引路。

    之后孔宁松断后带着仙奴在山林里转圈,给其他三人争取逃跑的时间,没想到仙奴也叫来帮手,若不是陈谦在关键时刻出手破阵,孔宁松就得交代在太岳山脚下。

    “我替他们拖了一天的时间,足够逃出追踪的范围。按照路程看,他们应该在蠡县,再赶路五天就能到泸县,哨兵范明擅长医术,治好三人的伤不成问题。接下来我得往东北方向去,继续去追查胡宝山的下落。”

    “不,事情还没完,恐怕那三个哨兵会有危险!”陈谦赶紧解释自己在蠡县的境遇,拿出那一捆画像,孔宁松辨认出三个哨兵都在画像里,这才意识到事情远比想象中要严重。

    “我还以为是盖州的仙奴结成小同盟,没想到他们的图谋这么大。据我所知,盖州只有八个哨兵,一个信差,大部分白虎堂的弟兄都在贺州。”

    “孔师兄,你赶紧向宗门传信,让长老将所有人召回,免遭不测。”

    “行不通的,我身上只有通灵符石,这个物件只能收信,没法传信。能传信的只有哨兵和信差带的子母玉,恐怕仙奴选择同一时间出手,正是要让哨兵无法传信,只要没有增援,仙奴就能用人海战术将哨兵围杀。”细想下来,胡宝山在睡着时中招,三名哨兵在外出时遇袭恐怕都是仙奴特意选择的。从这一世一开始,仙奴的谋划和策略便远远超过隐龙会。这已经是完全未知的对手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只能先追上那三人,如果贺州这边的仙奴还没动静,我们便继续护送他们回宗门,将情况上报给长老们,如果是路上再遇到凶险,那就只能视情况就近隐匿。你不用太担心,哨兵异常的活动长老们会察觉到,我们先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做出决定后,三人立刻前往蠡县,出发前陈谦特意让孔宁松换上他备用的长袍,多少能削弱一些魔宗的气息。

    一天之内一刻不停地赶到蠡县,马都快跑死了。到达时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三名哨兵被困在蠡县里,大批的武修在城里追捕三人,喊杀声隔着五里地都能听到。

    “该死,他们被困住了,我去将他们就出来,陈师弟你清理城门守备,确保后路!”

    陈谦答应一声,孔宁松便全速冲向蠡县城墙,踩着马背一蹬飞起,指尖凝出火焰镰爪,足足有三丈长,越过墙头时挥臂横扫便将墙上的弓手切个干净。再踏一步便冲进蠡县里,杀入重围之中。

    少了一侧弓手,陈谦的负担清了不少,将薛莹留在原地,他冲向城墙靠着岩铠硬抗弓箭,扔出一把爆竹将墙上的弓手炸开花。

    城门紧锁,陈谦直接爆出豪鬼炎将木门打穿,刚冲进城内便有驻军和散修围过来,举着长枪结成圆阵压向陈谦,陈谦毫不手软,直接用火焰将他们烧个干净。

    三发豪鬼炎爆开,军队和散修完全不是对手,纷纷四散逃命。他们不会道法,只是驻守在城门的接应。看来围剿仙奴的主力全在孔师兄那边。

    看清形势后,陈谦立刻去将驻军的马匹牵到城门口,随后再将爆竹安置在附近的街道和城门上。做完这些还不到一刻钟,三名哨兵已经朝城门这边跑来,独臂扛着一个浑身染血的人,另外一人手持长剑在旁护卫,一有冲上来的敌人就将其逼退,他挥剑时会带出风镰,像无形剑一样一招便能斩出六刀的效果。

    “陈谦奉孔师兄之命在此接应,三位师兄快上马!”

    陈谦在一旁戒备,将冒出来的敌人打回去,三人见他用的隐龙会的功法不再迟疑,上马逃出蠡县。而断后的孔宁松则晚了一些,在街道另一头跟一群武修缠斗,争取时间。

    等三人跑出城后,孔宁松才甩开敌人全力冲向城门。那些武修继续紧追不舍,人数太多堵塞街道,还有一部分人跳上屋顶,踩着屋檐朝城门冲来。

    等孔宁松靠近到十丈远,将后面的敌人甩开一大截时,陈谦将埋着的爆竹引燃,整个街道炸出三十几团火焰。房屋道路顷刻变成废墟,扬起烟尘遮蔽整个区域。

    为防有诈,追兵不敢再踏向雷区。等到烟雾散开,陈谦一行人早就不见踪影。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