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四章 偷袭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交战的地点是仍然属于两州交界,但因紧靠太岳山脉,百姓没在这定居,而是将这作为伐木场,把这一带砍得光秃秃的,既补充木材,又防止野兽盘踞。

    离战场三百步外就能听到些爆炸的声响,陈谦和薛莹早早下马,沿着山脉坡脚的林地悄悄潜行过去。

    走到近处发现那仙奴也躲在树林里,陈谦猫着腰眼睛探出杂草丛,通过树木的间隙看到百米之外的仙奴和五个护卫,而仙奴浑然不觉,注意力全在前方的战场上。

    在那片遍布树桩的空地上,杂草都长到三尺高,但却在此刻被一把火烧个干净。那个身着青色短打,赤手空拳的年轻人凭着双掌的火焰和仙奴的护卫周旋。

    他背部左肩胛骨的位置插着一把匕首,右大腿刺穿一把长刀,上身的衣服青红相间,红色的部分还在扩大。

    这样的状况,若是常人早就死透了,光是那出血量都顶的上一头牛。但这年轻的魔头还在顽抗,时不时放出狠招灭掉一两个同道。仙奴没在意损失,看到的都是魔头重伤不支的情形,只要自己带的护卫上去围剿,一定能将魔头拿下。

    得到命令,护卫头子王莽带人杀向魔头,高声喊着:“灵玉真人,崆峒派王莽前来助拳!”

    灵玉真人看到王莽带着二十多个帮手来支援大喜过望:“我们有增援,尽全力拖住魔头!”

    残存的五人拉开距离,用道法和暗器阻碍青衣的行动,只要拖一会就好。

    他们这一队人马原本有三十人驻守盖州边界,军队的防御带里发出有人闯关的信号,他们出动追查发现这魔头的踪迹,两队人在太岳山里追逃一夜,一直到出山脉才将他拦下。可他们的想法太天真,被拦下的反而是自己。

    那魔头用火相道法突袭,变出巨大火球砸到他们头顶,一招就灭掉八个人,仙师更是没了踪影。随后他们分散开来,组成圆阵围攻,虽然能将他打伤,但往往要付出一条性命。拼杀到现在,魔头已经浑身是伤,但己方也只剩六人。

    青衣看到仙奴的增援,以豪鬼炎开道,脚底爆出焚空,一步三丈踩着火焰突出重围。但前进的方向突然立起一道土墙,两息之内便长到四丈高,随后如同倒卷的海浪向他压过来。

    来不及往上跳,被这土墙盖住后得花很大力气才能冲出来。在山林里青衣就吃过这招的亏,只好选择后退。这一退便被骑马赶来的追兵围到中间。

    “魔头你逃不掉了,还我兄弟名来!”灵玉真人冷笑着咳了血,擦掉嘴角的血迹继续盯住青衣,这招土相道法得消耗精血,但能拦下这魔头,一切都是值得的。

    青衣默不作声,拔掉腿上的长刀,挤出背上的匕首,撕下一块布料绑住大腿止血。这些动作做完,灵玉真人的威胁也刚说完。

    青衣扎起弓步,肩膀后缩收拳在腰间,拳头紧握有火焰在缠绕回转,看到这个架势灵玉真人立刻连立三道土墙,下一刻土墙被拳头大的火球击碎,火球每撞上一道土墙就爆出巨大的热量,连续炸裂三次火球才消失,而炸开土块将周围的人击伤,一招便减员五人。

    这招炮拳就是昨日青衣反击第一招,将灵玉真人一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这招的缺点灵玉真人也最清楚,躺在地上用大喊:“他的灵力不多,趁现在拿下他!”

    灵玉的同门带头攻击,一个老头子甩出拂尘,白丝疯长像条鞭子一样拉住青衣的左手腕,扯得青衣身形一顿。

    青衣立刻用焚空炸开白丝,右脚蹬地爆出一圈火墙将四周飞来的暗器冲掉,火墙挡住兵器,却也遮住视线。

    火焰消失的瞬间,四名刀手已经摸到青衣身旁,四人同时出招,砍向青衣的双腿、脖子和心脏。

    青衣脚底爆开焚空,在那刹那之间身子拔高三尺,躲开砍向脚踝的两把刀,腹部和肋下各中一刀。青衣用手指射出柱状的火焰,将四名刀手的脑壳打穿,一招击杀。

    顾不上拔掉兵器,西侧有六人一同施法,招出一道一人高的水柱,像蛇一样在草地上游走,将青衣围在中间。

    如果被水蛇吞进去,青衣的火相道法便会失去威力,水牢便就能将他困到窒息。但是下一刻六人脚下的大地突然裂出缝隙,膝盖以下的部分全陷进去,裂隙刚出现便消失,土地复原后六人的半身被卡住。

    地上长出藤条勒住脖子把人往下拉,修士肩膀顶地,双手解开施术去拉开脖子上的藤条,全身绷成一块硬板避免头部被藤条拉进土里。这时中部又生出铁桐木,一下子冲断修士的脊柱,整个人反弓成虾米的形状,身子抖了两下就咽气了。

    失去控制的水蛇散成一滩清水,王莽带着两名修士站到水潭上,刚散开的水潭又刺出上百根水箭刺向青衣。

    刚连续施展三种道法的青衣有些脱力,只能全力催动岩铠覆盖身体,身上还是被水箭打出十多道孔洞,鲜血直流。青衣闷喝一声,硬是将流血的伤口制住。

    一连串的攻防之后,追兵减员大半,只剩下十二人还能战,他们一同结阵用水相道法再次变出灵蛇,将青衣死死缠住,灵蛇把青衣包进体内后便转变成巨大的水球,将青衣抬离地面困在半空中。

    无处借力,爆出的焚空也只能移动三尺的距离,随后又被水波推回中心去。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水球还在挤压青衣的全身,让他的肺憋得快炸开。再过十息他可能会失去意识。

    青衣拼近最后的灵力打一记炮拳,火焰在水球里爆开,将青衣推向反方向。冲击力将原本浑圆的水球拉扯成两头尖尖的椭圆形。

    王莽为首的十二修士全都拼着内伤,硬是将水相道法维系住,吞灭内部的火焰,很快又将青衣拉回到水球中心。十二人全都口吐鲜血,但看着水球里的魔宗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眼神里冒出超过痛苦的狂热。

    ‘再坚持一会,擒住魔头就有仙缘了,一切都是值得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想,手掌中连接着水球的道法水柱变得更加稳固,势必要将魔头拿下。

    “小心后面!”倒在地上的灵玉真人高声提醒,但王莽等人已经来不及反应,之间一道火焰冲到背后,如同一把尖刀将阵型十二人的阵型刺穿。

    王莽被火焰烧伤手臂,躲开冲击时有看清敌人,那火焰是急速奔跑时释放的道法,而来的正是画像上另一个魔头陈谦。

    “这个魔头不厉害,我们还有机会!”王莽单掌连击打出五道水弹,对冲掉陈谦释放的豪鬼炎,更加坚信仙师的情报。

    正要召集躲开攻击的八人,王莽刚要开口身子就被青衣魔头切成三段。

    青衣重获自由立刻反攻,右手四指伸出四道三尺长的火焰,像是烧到通红的铁指甲,这招便是烈焰掌的第五式镰爪,也是陈谦还没发施展的招数。

    两手镰爪胜过修士手中的刀剑,剩余八人本就气力不济,几下子就被青衣砍杀干净。陈谦则将地上装死的人一一补刀。

    解决掉敌人,青衣直接原地打坐,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陈谦默默在旁边看他疗伤,看青衣身上的血迹从衣服中分离,重新变回血液流回身体里。青衣的脸色也从惨白变得有些血色了。

    果然他的回复能力非常惊人,陈谦赶到战场时第一时间选择偷袭躲在林中的仙奴,封印掉之后才到战场附近。青衣虽然受伤很重出了一堆血,但他动作一致很敏捷,完全不像重伤濒死的状态,陈谦就有青衣还有余力的判断。

    ‘幸好赌对了,不然自己冲进来搅局很有可能出不去。’

    待青衣回复一些体力,他便起身向陈谦致谢:“青龙堂弟子孔宁松,多谢兄台相救。”

    “陈谦,见过孔师兄。”陈谦观察孔宁松重新变回青色的衣服,透过破裂的开口还能看到底下完好的皮肤,心里更是吃惊,这人面相年轻,看着只有十七八岁,长得礼表堂堂,像个温雅的公子,怎么练的功夫这么邪门。

    “你就是抓仙奴还债的陈师弟?久仰久仰!”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已经是第几个这样说话的?揭人伤疤不用安慰费吗?

    陈谦心里不舒服,还是厚着脸皮认下来了。既然孔宁松知道自己的事情,那把薛莹推出来应该不会有问题。

    “孔师兄,我正是追踪仙奴才到这里,那名仙奴已经被我封印。”

    孔宁松心中了然,也不提陈谦躲在一旁捡便宜的事,笑道:“陈师弟好本事,能追踪仙奴而不被察觉,想必是有特殊的手段,应该是许师姐提过的仙奴女子吧?”

    “正是。”陈谦没想到薛莹的事被许芳众说出去了,那女人真是个该死的大嘴巴。这下编好的一串说辞都用不上了。

    “陈师弟无需担心,你在我危难之时拉我一把,其中也有那位仙奴的功劳。若不是她带着你过来,也许我现在已经被乱刀分尸了。我一向就事论事,不会对恩人有成见。她应该还在附近?”孔宁松说得真切,让陈谦信了八分,抬手朝天连放三道火焰通知薛莹过来。

    等薛莹骑着马来到陈谦身旁,孔宁松主动问候,这才彻底打消陈谦的顾虑。

    这地方已经血气冲天,薛莹全程捂着鼻子说话。她指向四丈外的一块草皮说:“相公,那底下还有一个仙奴躲着,离地大约有两丈远。”

    陈谦立即全力发动搬山鬼,将仙奴顶出地面,土包破开的一瞬间仙奴又蹦向右侧,两只手已经再次伸入土中,如果手臂入水池一样顺畅,但这一次仙奴的脚被孔宁松抓住,将他整个倒提起来,随后便被铁桐林架在半空,双脚离地碰不到半点泥土。

    “原来当时你是躲进地里,怪不得我一记炮拳轰杀八人,却唯独没看见你的尸首。”孔宁松捡起一把长剑,准备对仙奴严刑逼供,没想到作为败者的仙奴十分猖狂,即使被铁桐林撞破内脏,说话就吐血他要也开口漫骂。

    “魔头,你们等着吧,特使会为我报仇的,教主会将引我魂回九天!你们都跑不掉!”

    说完后仙奴用袖子里的短剑割喉自尽,死的时候还瞪着眼睛看向陈谦,模样十分骇人。

    “这还是仙奴吗?我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仙奴…赶紧封印他,我们好离开这里。”孔宁松扔掉长剑,撤掉铁桐林让仙奴仰面倒地,省得那双眼珠子对着自己。

    孔宁松无意取仙印,陈谦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拿着九封篆往仙奴脑门上一拍,得到一张‘遁’字印。

    三人骑两匹马离开,走出十里地后经过一个小村庄。陈谦让薛莹去采买几套衣服回来给孔宁松穿,他身上的青衣说是乞丐服都不过分,已经破的完全不能穿。陈谦则把挂在马上的干粮和水拿给孔宁松。

    听说他边跑边打一整夜,肯定会饿的。只不过孔宁松饿的程度远超陈谦想象,他和薛莹两人五天的口粮被吃得干干净净,全是实在的白面肉干,真不知道那么大分量的事物他怎么吃完的。关键是他还在喊饿!

    等孔宁松换好衣服,陈谦只好带他进村吃第二顿,这次直接吃光村里的一头牛,牛腿肉,牛腱子,牛筋,牛肚,一盘盘菜肴被摆上桌,很快就被孔宁松消灭干净。陈谦和薛莹两人光看他吃都觉得饱了。

    吃了快一个时辰,孔宁松总算饱了。擦擦嘴又变成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因为孔宁松身上的银票已经烧没了,陈谦离开村子前特意多准备些肉食,倒是让孔宁松制止。

    离开村子,三人骑马慢行,在空无一人的小道上边走边聊时孔宁松才解释他的胃。

    “我的心经法诀叫血仙虫,治疗伤口的能力很强,是一种炼血的功法,但是消耗的精血补充起来很麻烦,只能靠吃靠休息了。每次修炼完都得海吃一通,不然补不回来。”

    ‘我去,又是先贤的恶趣味。’陈谦对于心经法诀里稀奇古怪的名字已经有免疫力了,即使听明白也不会说出口。直接选择忽略,去问重要的事情。

    “孔师兄,你怎么会被仙奴盯上?”

    “因为盖州出事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