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诡异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离开泸县,陈谦驾着马车往东走了半个时辰,随后又调转车头向南边,往蠡县前行。

    做出这个决定,只因薛莹在出城后说了其他仙奴的位置,原来在从蠡县赶往泸县的这段路程里,薛莹感知到三个仙奴的气息,全都是在穿越城镇时察觉到。

    当时一行人都在赶路,薛莹瞒着不说,既不想因为抓仙奴而继续跟魔宗走在一起,也有将仙印收为己有的心思。毕竟两枚仙印全被葛青红拿着,对她而言明明是无用之物,研究出用法后也没有分一张出来,让薛莹心生不满,更不想告诉她。

    陈谦回想赶路时的情景,在城镇都是骑马慢行或者牵着马走,那一段路里薛莹长时间感知仙奴,应该不会有错。

    不过从蠡县到泸县这么短的路程,先是封印两个,放跑了一个,现在还有三个在暗处,一共出现六个仙奴。这现象绝对不正常,虽然有些担心,但陈谦还是决定去试一试。

    如果能处理掉便是白赚三张,如果做不到,也只是多花十来天时间。这一世才刚刚开始,陈谦倒不着急。

    往南边走了一天到达资安县,这个县城挺大,光是城门就比泸县高六尺,进城后主道上都是热闹的景象,有卖玉器的商铺,现场拉面的胡子厨师,还有女人最爱的布料店。稍一打听就知道城里还有永玉镖局的分号。

    有钱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把瑞儿的悬赏再次挂出来,这一回陈谦和薛莹再次盛装打扮一番,找到镖局将寻人的任务交给他们。

    对于永玉镖局的办事效率,陈谦还是比较认可的,上一世虽然没有找到瑞儿,但镖局会将符合特征的孩子带过来让陈谦辨认,半个月就能见上十来个。

    带来的孩子确实都跟画像相符,但真人一站到面前两人便能认出不对的地方。不过上一世发出悬赏的时机太迟了,找不到人也没办法,只希望这一世能有充足的时间做到这件事,

    办完这件事,薛莹明显放松一些,总算又有笑脸。两人心情一好,便在资安县里闲逛起来,权当放松休息。

    薛莹自不必说,一听到能逛街游乐,笑得更灿烂。陈谦自从恢复之后除了休息便是赶路,即使在泸县的两天里也是一直躲在屋里,实在是闷坏了。

    在陪着薛莹逛街时,陈谦注意到沿街有一家很热闹的店,门口围着很多带着娃娃的父母,那些穿着粗布短打的大妈大叔拉着六七岁的娃娃排成长队。

    那店门口摆着一副木架子,架子上挂一面铜锣,旁边站着个身穿武功服的小伙子,他敲一下铜锣队伍便前进四五个身位,另有一批人从店门里出来,牵着孩子的全都一脸苦相,没带孩子的却是满脸喜悦,好像高中状元一样。

    陈谦挺好奇地,拉着薛莹往那家店走。薛莹看几眼就明白里面的门路,又将陈谦拽回衣料铺子。

    “相公,那是寻常的武馆收徒,没什么好看的。”

    “原来如此,不过看那武馆门面很小,院墙年久失修,看着不像经营良好的武馆,怎么人气会突然这么高。”陈谦看院墙上残缺的瓦片,墙面上长条的裂纹,还有墙角跟几处老鼠洞,大的足够家猫进出了。这样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有高明的师傅。

    “兴许这小县城没有别的武行,不管它啦,奴家刚看上一块料子,做成襦裙肯定很好看。相公过来看一眼。”薛莹还惦记着那块碎花白雪绸缎,拉扯的力道再上三分。

    陈谦只好被拉走,进了店铺连说好好好,把那块绸缎搬到马车上。他们花了一个时辰逛两条大街,把县城里热闹的地方都走了一遍。马车上全是薛莹买的布料,成衣和胭脂。

    放好布料,趁着薛莹还在研究料子的功夫,陈谦决定去问一问武馆的情况。逛街时他除了关心吃的,其他的注意力全放在沿街的武馆上面。这个县城里至少有一家奇门,四家门派,不过这些地方全都关门谢客,让人觉得奇怪。

    询问一个排队的大妈,陈谦才知晓县城的情况。半月之前县里原本常年收徒的武馆全都关门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整个县城就剩一家末位的门派还有在收人,这门派也知道自己留不住人,定了交钱就能学武的规矩。相当于不拜师而学艺,以后孩子还可以转投其他门派。

    门派全部出动,跟仙奴只挑精英的策略不符,大概是有哪个武林大会在召开,陈谦没了兴趣,回到马车上继续等薛莹挑完。

    离开资安县又赶了半天路,两人来到第一个仙奴的村落,那是一处靠近溪水的农庄,离道路不远,站在路边便能看见村子的全貌。

    村落的房子都是泥巴房,上面开窗铺茅草,建成一个矮平的屋子,一共有六间。屋子西面有一块水稻田,凸起的泥巴路将田地分成五份,三块大两块小,有五个农夫还在田里干活,担着肥料走在泥巴路上,田地里特有的臭味顺着凉风飘过来,即使隔着二十丈远,薛莹也忍不住用袖子遮住口鼻。

    “那个人在吗?”陈谦指着田地的农夫问,距离太远他的神眼探查不到,这时候只能靠薛莹。

    “不在田里,在屋里。他已经察觉到奴家。”薛莹捂着鼻子看向村里的房子,指着靠中间的一间,“在那一间里,咦,他出来了。”

    陈谦看见一个矮小的男子从房间里出来,朝这边张望一会后就飞快地跑过来。

    “村民真是淳朴,我们往前走两步,那有两颗大树挡着,不会惹人怀疑。”

    陈谦驾着车走到榕树旁边,两人站着树荫下等着,那村民不觉得有异常,仍然兴奋地向两人跑来,遇到同伴的喜悦写满整张脸。

    一直走到三丈远的位置,村民放慢脚步,边走遍挥手打招呼。陈谦一直注意着两人的距离,三丈,两丈六尺,一步一步地缩短,一直到一丈远的位置,那村民跟见鬼一样不敢相信地看着陈谦,既有惊恐更多疑惑。

    迟疑的一息对陈谦而言足够了,跨步上前,在村民没喊出声响前陈谦便将九封篆拍在他脸上。

    一张‘断’字印到手,陈谦顺手烧掉村民留下的衣服,随后驾着马车前往下一处仙奴的位置。

    等走远之后,薛莹才抱怨:“相公刚才有些冒险,为了测试那衣服,非得等到他走到面前再动手。”

    “不危险,别说这仙奴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即使他能用仙印能力,光凭一个人也逃不掉。至于其他的村民不会想趟浑水的。这个尝试划得来,证明以这个状态偷偷接近仙奴是可行的。以后抓人的把握也大一点。”

    “好吧,相公有把握就行。接下来得走西南方向,第二个仙奴在渠县。”

    花费一天时间,两人赶到渠县时却扑空了,县城里已经没有仙奴的气息。倒是街上时常有被人盯上的感觉,陈谦怀疑是委托永玉镖局的事情被人察觉到,不便在城里多待,不到半个时辰就离开渠县。

    走在山路上,陈谦一直戒备着后方,担心有人从渠县跟上来。但走了大半天也没发现异常,只好将渠县里的怪异感解释成错觉了。

    再次赶路到达最后一个目的地西昌县,这次的仙奴藏在赌坊,吃住都在里面。

    赌坊的护卫挺多,门前屋后都有五个人,还都有些实力,陈谦用神眼探查,屋子还有两个内劲高手在,看来硬闯的话难度会很高,而且这次少了‘蛇’傀儡,陈谦没有合适的帮手。

    走之前应该厚着脸皮把‘蛇’傀儡要过来用用,现在身边没有忠心的帮手,而且那地方薛莹不方便靠近,即使让她穿上写满引灵符的襦裙陈谦也不放心。

    毕竟仙奴之间的感应能否被引灵符削弱,这一点陈谦还没验证过,更不敢凭猜测去冒险。

    陈谦站在离赌场大门五丈远的地方,边啃着大饼边观察进出赌坊的人。这个距离用神眼已经能察觉到灵力流动。

    盯梢一下午,进出赌坊的全是普通,一直到入夜赌坊关门都没有发现仙奴。

    本以为今天没有成果,正准备县城另一头的客栈跟薛莹汇合。往回走的路上看见一队人马朝赌坊过去。

    一共有十三人,穿着各式道服背着兵刃,其中一个全身白衣的青年比较扎眼,整队人里就他一人没有带兵器,而他的位置有在队伍中间。

    让道的群众都在猜想是那家公子出行,弄出这样阵仗。躲在巷子里的陈谦更是吃惊万分,虽然只有几眼,但自己绝对没有认错。

    那个白衣公子正是在蠡县笑着死去的仙奴,给人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当真是白日撞鬼。

    等他们冲过去后,陈谦连忙跑向客栈,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先带薛莹离开这里,安全之后再图仙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