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章 启程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有人靠近,你先躲起来。”葛青红拿衣服替薛莹披上,遮住她的背部。无声下床脚尖点地,一下飘过一丈距离,背靠着墙壁手指夹着钢针,准备对付不速之客。

    “我没察觉到有人。”薛莹没有感知到仙奴或者魔宗,边穿衣服边低声地提醒。

    “你太依赖仙印的能力,如果是寻常刺客偷袭,你肯定躲不开。比如现在这一个,”葛青红侧耳倾听,眉头微微皱紧,“大白天里走路故意不出声,绝无好心。而且是个练家子,你躲着别动,我来处理。”

    还有十步,葛青红在心中默数,将每一次轻微的脚步声都记下,判断出大致的位置。在离房门三步远时,葛青红挥出一掌,十道白丝从袖口里飞射而出,刺透木门,攻向门外的刺客。

    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被白丝缠绕住身子,一旦有捕获的实感,葛青红便抬手向后一扯,将刺客拉进房中,连带着将木门撞倒。

    门被撞开的那一刻,屋内的两人都看清刺客的真容,薛莹着急大喊:“住手,是我家相公。”

    “好好的路不走,非要扮作刺客,这一摔是你自找的,可别怨我。”葛青红一翻手腕,缠住陈谦的白丝就缩回她袖子里。看陈谦狼狈地趴在地上,更是坏坏一笑,连酒窝都变得邪恶。

    “相公,你快起来,摔伤了吗?”薛莹扶起陈谦,拍拍直裾袍上沾染的尘土,试着将衣服拉直,但被白丝缠绕过袍子已经变得邹巴巴,还有很多割裂的破口,“这衣服不能穿了,奴家给你拿件新的。”

    “等等,我来的时候娘子没察觉到?”陈谦顾不上跟葛青红斗嘴,拉住薛莹便问,脸上已经笑出得意。

    “是没有察觉到…”薛莹一下子慌张起来,两手抓着陈谦的腮帮子,拉低他的脑袋,两人额头相抵,保持这个姿势就不动了。

    葛青红暗啐一句,转身出门。片刻之后薛莹才松开手,长吁一口气说:

    “还好,‘刻’字印还在,奴家还以为相公找同门消掉印记,不要人家了。”

    “想哪去了,趁着那妖女不在,我们赶紧试一下。”

    薛莹被陈谦拉着走向床铺,没想到相公的歪心思来得这么快,又是在白天,这次连门都坏了。过于出乎意料,薛莹一时间竟忘了反抗,直到靠近床沿才挣扎起来。

    “相公,你别这样…”

    “没事的,你就坐在这里,等我一下。”陈谦让薛莹坐在床头,随后走向房门。

    薛莹暗自松了口气:幸好他还知道要关门。仔细想想,自从他伤好之后一直与魔宗的人同行,确实没有机会。这两天又让他看了……八成是憋不住了,再憋着确实会伤身。

    自我催眠一阵子,薛莹解开刚系好的腰带,正准备脱掉外衣,又听到陈谦说:“娘子,把眼睛闭上。”

    这是什么新玩法?相公的鬼点子就是多…薛莹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回话:“奴家闭上了。”

    在薛莹准备好之后,陈谦在门口观察下两人的距离,大概是一丈四尺,记下之后便说:“娘子能感知到我吗?”

    “能感觉到。”薛莹意识中的‘刻’印反应有些弱,好像陈谦离开上百步,可声音明明在门口,难道相公学了某种遁术,会一下子出现在身前将自己扑到吗?还是某种传音术,能让分不清虚实,也许他正悄悄地走到我面前。

    想象未知的刺激,薛莹双手抓紧膝上的裙子,脚踝不自主地互相推挤。

    在门外的陈谦又退两步,一直退到走廊边缘,这个位置离薛莹有两丈远,陈谦再问:“还能感觉到吗?是不是感知变弱了?”

    “确实变弱了,几乎快察觉不到。”薛莹如实回答,心里更家紧张,看来应该是遁术,也许下一息相公就会像头饿狼一样扑过来。

    薛莹觉得全身僵得厉害,肩膀微微颤抖着,时间真的过得好慢好难熬。

    ‘两丈便到临界点吗?看来引灵符的效果比预想中好。‘刻’字印本来就专精在探查上,如果连薛莹都察觉不到,那其他仙奴的戒备可能性就更低。’

    陈谦冷静地分析一番,又往后退了五步,站在庭院之中。这个距离是有两丈四尺,发动乱藤缠或者是铁桐林都能在两息之内攻击到对手。也就是说仙奴不会有反应的机会。

    “娘子,还能感知到我吗?”

    “感知不到,相公你去哪了?”‘刻’字印的反应没了,薛莹更加紧张,预想中的袭击马上要来了。

    可等了好一会也没有半点脚步声,反倒是听到陈谦在屋外欢呼,薛莹急了,连忙系好腰带整理下衣服,拿起床边的长剑跑出们去。刚走两步‘刻’字印的反应又出现,薛莹也看见在庭院中摇拳的陈谦。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薛莹还没反应过来,陈谦就急忙地走过来分享自己的喜悦,翻出袖子内侧的导灵符给薛莹看。

    “娘子,我做的隐身衣成功了!以后穿着这身衣服就躲开其他仙奴的感知,我已经预见到这一世的十枚仙印有着落了!”

    只是为了这衣服?薛莹回想刚才自己的种种心思,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越看陈谦越生气,抡起剑鞘当棍子拍下去。

    “娘子你为何要打我?”

    “叫你作弄奴家,今天就要把你的腿打断!”

    两人在院子里追打,陈谦上蹿下跳狼狈不堪,平时求饶两句便了事,没想到今天怎么喊救命都没用,薛莹的火气特别大,拿着剑鞘都耍出剑花来。

    好在这一处宅院是宗门人御用,在看戏的只有躲在二楼的葛青红,看陈谦被打得抱头乱蹿,她又笑出两个大酒窝,显得更坏了。

    ……

    隔天一醒来陈谦就准备去找杜西岭要钱,两日约定已经完成。葛青红得到牛皮仙印的用法,他也该拿钱上路,继续去找瑞儿,抓仙奴。

    从房里出来时陈谦是扶着腰走路,下台阶时差点腰身一酸,整个人差点跪在地上,惹得路过的侍女窃笑。

    薛莹越来越难哄了,为了浇灭她的无名火,陈谦差点被吸干。还好陈谦是二十来岁的身子,怕是再过上十五六年,隔天就得躺棺材里。

    先绕道厨房猛吃一顿,休息两刻钟后陈谦再去办正事,这一回没有葛青红作梗,陈谦顺利地拿到银票,一百张银票卷成一捆放在个长匣子里,拿在手上还是颇有分量的。

    陈谦很满意,正式向杜西岭辞行:“杜师兄,今日我便带内人离开泸县,走之前我再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兄弟客气了,无需行礼,”杜西岭连忙扶住陈谦,“全是分内之事,往后大家同处一门,互相关照的事情多了,总不能一见面就客套。另外作为白虎堂执事,有件事我得提醒一下。”

    “请讲。”对方拿出白虎堂的身份,肯定是严肃的问题。陈谦收起放松的心态,专注地听接下来的话。

    “你需要仙印,也可以用吸星去培植势力抓仙奴。但我建议着手之前先跟附近的哨兵或是信使通个气儿。有很多地方是不合适的,特别是这次活动范围偏小,如果动静闹得太大,恐怕会影响宗门的布置。”

    “我明白了,动手之前我会与宗门协商。或者由宗门指定一处区域,只要不是太偏远就好。”

    这样的回答让杜西岭很满意,陈谦倒也有自己的小算盘,钓鱼法只能用在抓一些无组织的仙奴,若是再碰到上一世那种门派化的仙奴群,光靠自己的手段肯定攻不下来的。不如通报给宗门,领一小部分作为的奖赏就够了。

    辞别杜西岭后,陈谦又去跟小九道别,一路上没见着葛青红,正好不用遭她讥讽。回屋拉上薛莹,坐上范明送的马车,两人再次出发。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