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八章 倒霉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这一世的范围比之前更小,全在岷江西侧,只有贺、盖、禹、彭四州,由于锦州没有在范围内,上头猜想这次的苦主大概不是王侯贵族,以旧都洛城为中心铺展情报网,人手主要集中在贺州,其他三州保留些一半据点。”

    范明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将这一世的范围比划出来,除了贺州是全境之外,其他三州都有一小半被迷雾笼罩,陈谦转生的地方距离迷雾边界已经不远了,幸好那时他的腿不利索,不然探查盖州时很有可能直接扎进迷雾里。

    再看一下旧都洛城的位置,正好在贺州的中心偏北的地方,那是一座辉煌过的城市,至今还留存着气派的宫殿。

    早年前因为云州失守,紧邻着云州的贺州处境变得极其危险,一旦敌人从云州突破,便能一马平川杀到国都。为了安全,景国皇族已经将都城迁到岷江东岸的锦州,陈谦转生几世以来全都是如此,还没遇到过以洛城为国都的时代。

    这会儿范明已经陈述完毕,哨兵已经出发半个月,按照往常的速度已经在守地建好据点,听到一切如常,杜西岭和葛青红总算放心一些。陈谦乘机重提约定之事。

    “杜师兄,按照约定我们平安到达蠡县,是时候支付报酬让我走了吧?”陈谦搓搓手指,杜西岭看到后心领神会,吩咐范明去准备银票。

    “一大笔钱呢,也不是说支用就支用,请示一下总得花两天时间,你说是不是啊,范小弟?”葛青红阴阳怪气地开口,把范明搞蒙圈了,这钱到底给不给。

    “你又要耍什么把戏?难不成想出尔反尔?”陈谦愤怒地质问,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女人的嘴缝上。

    “我可没说不给,只不过兑换银票总得花上两天时间的,趁这点时间,我得赶紧去找陈夫人研究下仙印的用法,分秒必争,不跟你们瞎聊了。”

    葛青红说走就走,直接带着一阵风跑出房间,完全不给陈谦回嘴的机会。陈谦正要去追,又被范明拦下来。

    “这位同门,我不知道你跟葛师姐有什么仇怨,请你克制一下别在这里闹,把她惹毛了我们全部加起来都打不过她啊,而且女人不能惹,日后给你穿小鞋,那日子可不是人过的。”范明说起葛青红的可怕,全身都透着敬畏,看来有不少难过的往事。

    陈谦不好跟范明说明薛莹的事,只好转问杜西岭:“这事你不准备管了?”

    “青红她非要抵赖,你是拿她没办法的。至于你夫人那边,青红这些天也没做出格的事,你大可放心,再休息两天。”杜西岭便夹菜边说,显得毫不在意。

    “你放心我可不放心。不行,我得去盯着她。”

    陈谦甩开范明,直接奔回客栈房间,一推竟然发现门锁住了,当下大惊,直接一脚踹开闯进去。

    刚一进门陈谦就发现两个女人坐在床上,葛青红穿着沃裙坐在薛莹身后,而薛莹上身只剩件肚兜,露出光洁的后背。

    葛青红坏笑道:“果然是陈师弟,看来你家夫人的感知非常准确呢。”

    薛莹羞红脸说:“相公,快把门关上。”

    陈谦连忙反手关上门,又搬来椅子坐在门边才放心。

    “你又在折腾什么?”

    “当然是探查仙印的反应咯,有衣服隔着太费事。”

    葛青红答得理直气壮,不过在陈谦看来分明在使坏,薛莹的‘刻’字印在后颈,只要拉低衣领就能看见摸到,何必把人扒个干净。

    “你既然来了就好好守着,反正我不介意围观,至于你家夫人更不会介意了。陈夫人,按照刚才的顺序再做一次。”

    葛青红把手指放在‘刻’字印上,闭着眼睛描写仙印,而薛莹手持‘花’字印,快速地使用屠魔令,光球在她上闪出闪灭,飞快地变化。

    前两息还是磅礴大气的仙缘法球,后两息屋里又回归阴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陈谦看了几次就觉得眼睛被闪得疼,只好跟着闭眼。

    这样的尝试持续了一刻钟,葛青红没察觉到薛莹灵力的变化,检查‘花’字印也没有出现异常,于是改变方法下令延长时间,每一次发动坚持十息左右。

    时间延长后,陈谦再看屠魔令就不会太难受,兴许是因为转生的原因,眼前的屠魔令并不会让陈谦有顶礼膜拜的念头,而是盯着看后感觉意识会吸进去一样,跟在迷雾中陈谦看到的屠魔令如出一辙。

    当时薛莹举着仙印,陈谦看那光球一下子被吸引住,意识里自己变成仙人,遨游在云海之上,看见云上的山,云上的宫殿和仙人,身子继续往上飘,连云上的仙山都变成蚂蚁后,陈谦看到穹顶。

    那是一片稀薄的云海,有着灰暗的色泽,能透过它看到穹顶之上的暗流,漆黑混乱如泥塘般粘稠,缓缓流动。正是这片灰色的云海将顶上的暗流挡在外面。

    正在陈谦继续上升要接触灰云的时候,周围一暗,他回到迷雾之中,而那时薛莹正点亮第二枚仙印。陈谦不敢再去看光球,生怕意识消失在那片幻境里。

    到今天再去观察屠魔令,陈谦仍然有被吸引的感觉,好在薛莹发动的时间很短,不会让人陷入到幻境。

    尝试又进行到一刻钟,葛青红还是没有观察到仙印和篆符的联系,倒是查看牛皮仙印时发现仙印的背面有一些红点,拿近一闻才知道是血迹。

    “血?”葛青红苦思许久后,突然抓住薛莹的手掌,捏着她的指头按个地观察指尖。

    这举动吓陈谦一跳,正要上去制止,可看了一会发现葛青红没做别的出格举动,表情认真地像是在对彩票,只好忍着重新坐到椅子上。

    薛莹已经被摆弄习惯,对于抓手掌这种小动作可以做到波澜不惊。

    过了一会葛青红又有动作,挑出个银针拿在手上就对着食指肚子扎一下。薛莹喊了声疼,陈谦直接冲上来要制止。

    “等会跟你解释,你也不像夫人的血白流。”

    葛青红抓着薛莹手上的食指点在牛皮仙印背面,一笔一划在反面写出一个‘花’字。写完后才下床,拿着仙印靠近烛火端详。

    陈谦连忙给薛莹披上衣服,再看她指尖的伤口不再流血,应该没有问题。

    “你这是做什么?”

    “试一试才知道。”

    葛青红不理会陈谦的质问,把注意力放在牛皮仙印上,手掌心贴着血迹写出的‘花’字,稍微释放一些灵力进去,光球就从牛皮仙印里冒出来,跟薛莹使用时一模一样。

    看到货真价实的屠魔令,陈谦总算明白了牛皮仙印的用法,原来是需要仙奴的血做引子,说到底篆符还是一种工具,改良完善后果然任何人都能用。

    停止释放灵力后牛皮仙印就停下,再释放又冒出光球,反复尝试后葛青红确认这仙印确实能被宗门利用。

    “这可是大发现,原来只需要用仙奴的血做引子,我们又在开拓新的转生方式上前进一大步,这对亏你们夫妻俩,我会如实上报给长老会的。”

    葛青红收起‘花’字印,又将‘品’字印拿出来,指着陈谦说:“这没你的事了,我们会换个房间继续尝试。等到后天本姑娘就把她还给你。”

    “已经证实仙印能用,你还来折腾我家娘子做什么?”

    “还有很多问题没法确认的,现在能确认的只有血的分量,书写的位置,直接写在正面会不会破坏仙印,更远一些还得确认是不是‘刻’字印仙奴的血有特殊效果,其他仙奴能不能替代,该做的事情多着呢。只让你夫人出几滴血,一顿猪肝就补回来了。你个大男人少在这磨磨唧唧的,再不走我拿针扎你!”

    “你这妖女,我今天跟你拼了!”陈谦真心忍不了,但这一次被薛莹连拉带拽地推出门外。

    “相公别冲动,真动手连你都得受伤。奴家没事,你还是后天再来吧。”

    被赶出房间的陈谦气的不轻,也没法真跟葛青红动手。她跟杜西岭打架可以互掐头发,跟他打恐怕得直接亮兵器。只能先忍着这口气回屋打坐练功。

    等回到屋里,意外发现小九已经等在房间,正站在椅子上摆弄摊开的隐身衣,铺在桌上的隐身衣已经有几处破裂,大半衣料被陈谦的血染成暗红色,可以窥见当时他受伤的程度。

    “小九,你怎么在摆弄这物件,太脏了我来收起来。”

    “别,让九儿再看看。九儿还从没遇到过转世的物品,更别说是自己做的。九儿想看仔细了!”小九将隐身衣拉住,小手正抓着染红的部分,非常坚决地说。

    陈谦看小九为了抓住隐身衣已经踮起脚尖,生怕她摔下去,只好放手。

    “无论它是否能传世,终究是件衣服,而且已经不能用了。”陈谦测试过隐身衣,输入灵力无法激活它,不清楚是破损还是因为血迹。这衣服救过他一命,权当纪念就带在身边。

    “血迹的影响比较大,虽然不能隐身,但隔绝灵力的效果还在。”小九手指沿着衣料上的篆文移动,探查一番后作出结论。

    “你是说披在身上还是会有效果,类似被‘猪’傀儡封在肚子里?”

    小九直接盘腿坐下,思考许久后说:“还是有效果的,不过比起密不透风的傀儡,隐身衣的效果要大打折扣,大概只有七成左右。”

    “有七成足够了,小九这个隔离效果的篆文会不会很难学?”

    “不难,比九封篆容易太多了,陈哥哥要学的话半天就够。”

    “那就拜托小九教我,我们一起来做件衣服。”

    小九当即收到惊吓,直接连跳三步退得远远的,不安地说:“陈哥哥你变了,竟然对女红这么上心。你以前明明是好爽的大老爷,怎么会变这么多。”

    “小九别急,听我…”

    话没说完,小九直接翻窗逃走,带着一阵哭声。

    陈谦对面摇摆的窗门,十分无奈:你哭个什么劲,今天倒霉的人是我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