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协议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真是怪事,我的纸鸳鸯明明发现他身上有仙奴的气息,虽然很淡,但确实有。”杜西岭仔细回忆从发现到袭击的全过程,确信自己没有错判。

    “我也有察觉到,不过气息太弱,上楼前我还以为会是一个濒死的老头子。”葛青红再次检查仙奴的尸体,没发现他身上有仙印,一时间再无从下手。

    “卫兵要来了,不能留在这。你们先走,还剩两个活口,我盘问一下再去找你们汇合。”葛青红指夹长针,刺进被切断脚筋的护卫后颈,疼得对方疯狂扭动,喉咙却不出声音。

    “你自己小心一点。”

    杜西岭带人先撤退,四人出了客栈走了两百步远,然后推开一民居的门进去。进门后陈谦才看到门栓被四只鸳鸯抓在爪下。院里各个角落都站着杜西岭的鸳鸯。

    看来是探查过,这道法真好用。陈谦有些羡慕地看着满院子的侦察兵,如果有这些小玩意儿,他也不用做半夜翻墙入室,给蔡老板下咒的行径了。

    进屋等待一刻钟,葛青红翻墙入院,落地后还整理下裙摆,唯一有点变化的便是鞋边沿的一圈红线。

    葛青红进屋后便坐下,拿起小九身前的茶杯一口干掉,放下茶杯时用气不小,吭地一声让屋里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事情有点奇怪,这两个仙奴两周就守在这里。”

    从那两个护卫口中得知他们属于贺州的一个小门派,在一个月前,也就是这一世的第十天,贺州太清宗派使者来征集护卫,协助仙奴。

    谁都不知道太清宗使者承诺过什么,结果便是掌门率领弟子倾巢而出,无论是内劲高手还是寻常武修全部出动,分成三批人马支援仙奴,他们两人便属于三支中的一支,被太清宗使者指派给那个青年仙奴。

    他们一共二十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初成内劲,跟着仙奴一路驰骋,来到边界上的蠡县和另一队人马汇合。他们的职责也很简单,只是守护好青年仙奴便好,期限未定,难易不知。

    在蠡县守备将近一个月,他们守卫的仙奴从来不闹事,基本就是在客栈里待着,倒是听说另一个仙奴经常在城里各处走动。原本以为这是个差事,没想到今天一眨眼便全军覆没。

    “这事你怎么看?”葛青红询问杜西岭的意见,她对仙奴了解不多,远不及这个情报贩子。

    “确实蹊跷,关键还是要弄明白仙奴在这里做什么,如果是设局杀人,这点护卫就不够看了,如果是别的目的,还是审问下当事人才能挖出更多线索。”

    杜西岭指了指‘猪’的肚子,小九心领神会,手指一钩‘猪’就把仙奴吐出来。

    葛青红再次用针将他扎醒,仙奴一醒来便觉得浑身剧痛,四肢比被火烧还疼,立马叫喊起来。

    “说,你们到底在蠡县做什么?见过几个魔宗?有没有对他们种印?不说的话就刺穿你的眼珠子!”

    葛青红拿着长针对着仙奴的眼球,仙奴本能地闪躲,但随后又摆正脑袋狂笑起来:

    “你们这些魔头逍遥不了几日,等着吧!待我魂归仙位,必定再下凡间取你的狗命!”喊完之后嘴巴一闭,随后喷出一口血,抽搐几下便死去,咳出鲜血里混着半截舌肉,红得特别亮。

    “竟然咬舌自尽…我从未听闻过这样的仙奴。”

    众人面面相窥,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时薛莹突然说话:

    “他说魂归仙位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一出来大家再次沉默,所有隐龙会的人都听说过千字真言阵,仙奴被赋予仙印的普通人,而在仙奴自己眼中,他们的灵魂会随着仙印的上天下凡,不断往生?

    绝对不能让薛莹认同这种邪教想法。陈谦当即反驳道:

    “纯粹的妖言惑众,怕是有人要利用这些仙奴,向他们灌输一套灵魂不死不灭的说法,彻底将他们洗脑了。你想想上一世我们在崇山县,在白城看到的仙奴是怎么过日子的?贪图享乐,荒淫无度,他们一旦认同自己不会死,也就不会在意凡间的礼教了。”

    “你倒是敏锐,光靠一句话就能联想出这么多。”葛青红眼睛一亮,难得地表示赞同。

    这不是废话吗,各种邪教传销都是这类洗脑套路,用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景诱骗世人,勾起人的贪欲。光看那仙奴死前的狂热劲,陈谦就联想到十部纪录片。

    “也许真的有些仙奴集结起来,准备对宗门动手。我们尽快去襄城,集结其他弟子开启白虎堂的密道,只要进入龙泉山脉,仙奴就没有办法了。”杜西岭收起纸扇,严肃地说。

    “倒不需要戒备到这种地步,事情还没弄清楚,要像你这样稍有威胁便当缩头乌龟,宗门的情报网还怎么铺展?迷雾边界不就没人去守了?依我看尽快弄清楚仙奴在谋划什么才是上策,之后的决断理应由长老们定夺。”葛青红封掉仙奴拿到一张‘品’字印,边观察仙印边提出自己的看法。

    “也好,但我们还是得尽快去襄城,凭我们三人调查仙奴的行踪实在吃力,而且没有通灵符石,我们就无法跟宗门联系。光靠信使的传话太不方便了。”

    葛青红和杜西岭一来一回地讨论,说得正热烈时陈谦插话说:

    “等等,既然你们已经不再以研究仙印为目的,那我们之前的约定就不作数了吧?从这里赶到襄城,快马加鞭只需要四天,这么急地赶路肯定搜索不到仙奴的,我和薛莹没有必要继续跟着你们。”

    “算你说的有理,但我不打算放人喔,明明尽心尽力地治好你的腿,你却一点知恩图报的心都没有,真让医者难过。”

    “这份人情我会还,但我也不想拉着她去送死。万一仙奴真的跟宗门全面开战,我带薛莹回宗门会有什么结果,你们想不到吗?我可不想去赌。”陈谦挡在薛莹身前,挡住葛青红瞪人的眼神。

    “许师姐说得对,你这人真会做戏。”

    葛青红拿出银针表明态度,这一次陈谦没有退,握紧拳头准备硬拼一场。小九连忙抱住葛青红的腰,让她动弹不了。两只傀儡闪到两人中间,充当人墙。

    “小九你放开,让我教训这混人!”

    “不放,不要吵架,九儿不喜欢。”

    葛青红没法摆脱小九的纠缠,一下子局面倒是缓和一些。陈谦暗暗松口气,真要打起来估计没有半点胜算,更何况还有薛莹在这让人分神,杜西岭肯定只会帮那妖女。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小九的助攻了。

    ‘不出所料,小九最好了,没枉费我耗尽脑细胞给你讲一年的故事。’

    目前这个局势,对于陈谦而言还是压倒性的不利,还好和事佬再次出手,语气平缓地说道:“我有一个建议,大家各退一步,事情就没这么僵了。”

    “葛师妹,在襄城南边最近的据点便是泸县,不妨将原本的目的地改为泸县,毕竟襄城周围五十里之内都有戒备,若有仙奴出现,必然被同门捉去了,轮不到你捡漏。对于你抓仙奴的目的没有影响。”

    葛青红没有表态反对,杜西岭便转向陈谦:“至于陈兄弟这边,也不用担心会遇到太多同门,据点的哨兵大多都像秦辉这类人,我们不说陈夫人的身份,他们自然察觉不到。另外你们需要钱吧?到了据点我可以做主,支用一万两的银票给你,算是补偿。”

    原来杜西岭知道他重金雇镖局寻子的事情,这倒是件好事。若是要靠自己去赚这笔钱,无疑要花上很多时间。陈谦觉得还能接受,回头轻声问薛莹的意见,两人小声讨论几句,最终同意这个方案。

    结果在预料之中,杜西岭惊奇的是陈谦询问她的态度,又勾起他的好奇心。

    双方妥协之后,众人以泸县为目标开始策马狂奔,一天走了以往两天的路程。若不是小九的傀儡太重,经常累垮马匹,他们还能更快一步。

    疾驰之中,沿途的小镇小村就来不及细查,若薛莹没发现仙奴,他们就继续赶路。

    赶了五天路,累得薛莹全身都快散架了,变得看见马就闹情绪,看见新马恨不得拔剑就刺。

    到了泸县,一行人按照惯例入住和平客栈,先安排薛莹休息,随后陈谦跟着杜西岭去见客栈掌柜,哨兵范明。

    范明自然是个年轻人,二十三岁,身高相貌倒是普通,不过他的头发很亮眼,光溜溜的脑袋只留一条金鼠尾辫,害得陈谦刚见面时以为是和尚,等对方行礼鞠躬时才发觉有头发,差点闹出笑话。

    这位哨兵跟陈谦见过的秦辉又是不同的类型,行事作风更加浮夸,从他领众人进宅院的路上便能看出来。

    他家的大门建得威严大气,门梁上挂着烫金的‘范府’牌匾,进门后一地青砖铺路,绿柳扶墙,树下栏间还摆放一列列盆栽,穿着艳红丝绸衣服的侍女们娇滴滴地问好,范明也回之以媚笑,全然一副浪荡公子的做派。

    会客的房间也布置的富丽堂皇,一开门满桌佳肴摆在面前。范明热情招呼四人入座,客套两句就来一手先干为敬。

    杜西岭和葛青红可不喜欢这一套,关上门后就将范明责骂一通,男的说他不思进取,荒废修炼,女的骂他贪财好色,浪费宗门钱财。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颇有混合双打的架势,而范明就是被集火的目标。

    训斥一通后才进入正题,杜西岭问起附近仙奴的行踪,或者宗门内有无仙奴结党作乱的消息。范明立马正襟危坐,详尽地解答了。

    看他对答如流的状态,完全没有刚才被骂焉掉的惨象。看来这人公私分明做得不错,不管私下里如何乱,对待宗门事物还是挺尽责的。

    听范明回答到宗门一切如常,没有遇到仙奴作乱的现象。两位执事同时松了口气,陈谦更是放下心来,这下总该分道扬镳了。

    杜西岭又跟范明问起迷雾边界的情况,没有主动提约定之事,这又让陈谦犯难了。

    走之前该怎么开口要钱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