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六章 特使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在陈谦看来这段旅程是很无趣的,尤其是大部分时间都憋在马车里,偶尔坐到车头看风景,身边只有不会讲话的胖子傀儡。那一双动物的眼睛是不是瞄向陈谦,让他心头一颤。

    小九第三个傀儡,话痨杜西岭称他为‘猪’,询问之后才知道小九对外宣称的傀儡名字并不像她告诉的陈谦那样,用各种超脱时代的术语来解释,而是套用十二生肖除了鼠以外的动物名字。比如大前锋用‘虎’,边锋一号用‘蛇’,末尾的守门员则是‘猪’。

    除了盘古十二真经这个统称比较正统外,大部分心经法诀都是用青门人才懂的名字,体会不到老祖幽默的后辈只好自己准备一套说辞来命名、解释功法,不然跟同门交流时各种奇怪词语乱飞,谁都听不懂。

    小九当初提出的足球队是她惯用的玩笑梗,但没想到陈谦似乎接受的不错,于是小九便将老祖的功法原名直接拿出来用,后续派来的傀儡也沿用边锋的称呼,而不是更常见的‘蛇’。

    身旁的‘猪’傀儡很符合守备角色的特点,身材圆滚,肩宽体胖,肚子圆得不像话,陈谦目测一番,估计把小九装进里面去都没问题。

    ‘猪’的头部也是圆滚滚的,有特别肥大的鼻子和嘴唇,让人一眼就联想大胃王。‘猪’的食量也是非常惊人的,在入睡前小九都会给傀儡补充灵力,‘虎’和‘蛇’只需要一张就够,‘猪’往往要吃掉十张,只会多不会少。小九每次准备完灵符都会特别困,喂完后就立刻去睡觉。

    跟‘猪’一起坐马车不是什么舒坦的经历,它的大屁股会挤压有限的空间,四处乱瞄的眼睛让人觉得心底发毛。只要薛莹没发脾气,陈谦基本会在马车里陪她。

    嗯,她的情绪越发低落,特别是走了三天路,遇到的城镇都是直接穿过去,那一点时间只够他们俩拿着画像沿街询问,根本来不及探查更大的范围。

    “万一瑞儿就在城里的哪个角落呢,我们这样找不是太容易错过他吗?”这话薛莹一直在提,但陈谦毫无办法。

    知晓陈谦的手段后,杜西岭暗赞高明,而葛青红则笑得很玩味,路上陈谦提出在城镇中停留的时间长一些,葛青红也完全不理会,继续催促队伍赶往贺州襄城。

    这些天陈谦好说歹说,不停地认错总算把薛莹稳住,坐车头的次数也变少。一直到第七天,正绕过一段盘山路下山时,薛莹突然跑下车,站在路边往山下看。

    “怎么突然跳车,多危险啊!”陈谦急忙下车拉薛莹,担心她情绪失控搞事情。

    “奴家感知到一个仙奴,在那边。”薛莹指着山脚下在路上的一个人。

    他正骑着小毛驴,晃晃悠悠地走在空无一人的山道。有时隐在树林里,一会又冒出头来。喝一口酒唱一段曲,声音模模糊糊地传到众人耳中。

    “这距离足有九十丈,你的仙奴真是好用,怪不得你能完成宗门的责罚。”葛青红用手掌挡住阳光,边观察骑驴仙奴边说话,丝毫不理会在暴怒边缘的陈谦。

    “你们接着下山,我去把他抓住,山脚下见。”

    葛青红冲下山坡,步伐很大,在接近直角的山坡上奔跑如平地,几下纵跃便冲到山脚。

    速度很快,比自由落体还快,十五丈高的山坡几息就跑完,正在陈谦想看她怎么落地时,葛青红双手朝地上虚按一下,数根白色的丝线打在地上,变成坚硬的细竿子将她身子一抬,又硬生生拔高一丈,转变冲势飘然落地。

    在山上陈谦看不见她用丝线,但地上突然溅起一片沙尘也让陈谦想明白。随后葛青红飞快冲向骑驴仙奴,一靠近到十五丈远时那个仙奴明显受到惊吓,直接从毛驴上摔下来,随后又装作镇定地骑上去。

    “一个新手,这下十拿九稳了。我们也赶紧下山吧。”杜西岭做了决定,众人再次上路。

    两刻钟后找到在路边的葛青红,此刻的仙奴已经被五花大绑,身上脚上都缠着那种白丝线,上半身更是被扒个精光,露出胸前的‘花’字印,脑袋低垂,看样子已经被打晕。

    “小九,拿一张九封篆来,本姑娘立刻了结他。”

    小九闻言又回马车上拿篆符,而杜西岭疑惑地问:“你不准备在他身上做点尝试吗?直接封印掉太浪费了吧。”

    “不会,我们现在缺的是仙印,仙奴有一个就足够了。再说除了废掉他的双手,我也没有限制仙印能力的办法,还是不冒险了。”葛青红接过九封篆,将‘花’字印封住,骑驴的小伙则直接变成尘埃消散。

    “你们不是有用来封印灵力的针吗?”陈谦想到杜西岭制服他的手段,和葛青红的针法如出一辙,用那手段就能控制仙奴了。

    “限制灵力没有用,仙奴的能力虽然弱但是很不讲道理,直接调用周围的灵力就能施展,跟其他所有门派都不相同。所以很多仙奴明明没有任何基础,但是仙印道法却用得很顺手。”

    葛青红拿到仙印后就钻进马车,开始尝试使用它。虽然陈谦对妖女并不抱期望,但有小九在旁边,也许能研究出点东西。

    这段插曲过后,众人继续上路,连走两天没看到一座城镇,这一段路属于盖、贺两州交界的地带,山林茂密猛兽奇多,大虫财狼简直随处可见,确实不适合人居住。

    过了交界进入贺州,路程已经走过一半,算起来刚好是这一世的第四十天,在这一天陈谦一行人进入蠡县,这里的建筑已经换成中原的木房子,但还有很多西南山民混在其中,街上卖的吃食也偏辣,让陈谦无从下口。

    对于蠡县陈谦印象挺深,上一世离开盖州后进入贺州的第一站也是蠡县,两世之间蠡县建筑没有太多的变化,能察觉到的便是人们越长越漂亮了,估计是民族间混血多了,经过时间累积呈现出优势。

    在小九的强烈要求下,大家在蠡县休息一天,好好睡一觉。在陈谦的强烈要求下,午饭选了一家清汤面馆,半截小米椒都没有。

    正在吃面,薛莹又感应到仙奴,低声地提醒道。

    确认是径直朝他们走来的,陈谦立刻拿出上一世的老办法,让‘虎’护送薛莹坐到斜对面的茶馆,准备再钓一次鱼。

    可没想到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到有人朝薛莹那去,反倒是小九先开口:

    “有人朝我们的马车来了,九儿看到了。”小九闭着眼睛说话,看来是在操纵傀儡。陈谦赶忙朝薛莹比划几下,薛莹看懂后玉手一指,点向客栈后面。

    “把他拿下,小九!”小九点头,一会儿后睁眼招呼大家去马车那边。

    陈谦带着薛莹跟上,走到客栈后面的巷子时没看到可疑人,问道:“抓的人呢?难道已经被封印了?”

    “这里人多眼杂,进屋解释。”杜西岭发话,众人又进到客房里,其中‘猪’跟着一起进来。

    锁好门窗后,猪才拉开大衣,打开胸腔,露出缩成一团的犯人,‘猪’肚子一挺便将犯人抖出来,那个年轻男人四肢已经弯折成了不得的角度,看来被挤进去时便全断了。

    有点像铁处女啊,‘猪’这个收纳功能实在厉害。而且能隔绝探查,在路上薛莹就一个劲说人突然不见。

    “确实是仙奴,目标只是我们的马,这招真是阴损。”葛青红踢青年一脚,对方没醒过来,她拿出一根长针正准备刺醒他,却被杜西岭制止。

    “我的鸳鸯看见外面有人过来,有十五人,十人带刀五人背弓,我们先离开这里。”

    杜西岭刚说完,‘猪’便将地上的仙奴重新装回肚子里,又发出骨头摩擦的声音。葛青红带着小九回房取行李,一行人弃掉马车,客栈后门溜走。

    “是不是觉得灰头土脸地跑掉,给宗门丢人了?”看出陈谦的困扰,杜西岭边走边问,让陈谦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隐龙会从来是避战不怯战,我们没理由跟这些护卫纠缠不休,不过若是他们死缠烂打,我也不介意出手教训他们一顿。对了,你拿张九封篆给我。”

    “好,”陈谦麻溜地掏出一张递过去,只见十只鸳鸯从杜西岭的袖子里飞出来,将激发的九封篆分食干净,随后朝西南方向飞去,那正是仙奴来时方向。

    “你怀疑还有一个仙奴?”陈谦迟疑地问。

    “嗯,护卫的反应太快,八成是仙奴刚被‘猪’封住,护卫就收到命令。”

    众人刚出门就变化了装束,男的换上宽大的帽子,女的直接用薄纱遮面。拐了几道弯便躲进另一处巷子里。没过多久,十五名护卫果然冲进客栈大闹一番,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果然是冲我们来的,阿杜,找到其他仙奴没?”葛青红把玩着细针,说得漫不经心,但在场都感到一阵冷意。

    “在西城门旁边,在酒楼二层,身边护卫不多而且不强,我们直接过去。”

    杜西岭引路,一行人又绕过那帮护卫朝西城门前行,路上杜西岭又撒了一波纸鸳鸯,足足有二十只,而且陈谦感觉这一批飞得比较快。

    等到他们接近西城门时,纸鸳鸯的视野里仙奴也有察觉,准备逃跑。那白衣仙奴刚起身就听到一阵惨叫。

    那些停在屋檐人畜无害的鸳鸯突然变成利剑,刺向仙奴身边的护卫,十个护卫大多都躲闪不及,被一招击倒。能撑下来的人又被鸳鸯攻击,三十道飞到绕着仅剩的两个护卫飞舞,十息之内就将他们的脚筋切断,只能无力倒地。

    仙奴看到惨败的场景反而不跑了,重新坐回桌上自饮自酌。任由周围三十只纸鸳鸯飞舞不停。

    杜西岭感知到仙奴的异常,又让鸳鸯在四周查探一番,那片区域里确实只剩一个仙奴,其他的食客邻居全都散得一干二净,不像有埋伏。

    大概是认命了。杜西岭也没多想,带着葛青红和陈谦上楼,薛莹被留下楼下陪着小九。

    三人走上二楼,看见在那独饮的仙奴,一个挺普通的年轻人,他看向三人,突然笑了起来,嘴咧得特别大,露出满口白牙。

    他保持着笑容,身子直挺挺地倒下,脸砸到地板上笑容都没收回去。

    情况不对,杜西岭撤掉纸鸳鸯,葛青红上去试脉搏,可一碰皮肤便将手缩回来。眉头紧皱,不确定地说:

    “人凉透,死了很久。”

    可刚才他明明还在笑,陈谦没说出口,因为其他两人也没有答案。

    ……

    在贺州的某个庭院的房间里,原本在打坐的仙奴‘尘’睁开眼睛,他从床铺下来,披上素白的外套,走到案前提笔挥毫,很快画出三张人像,正是杜西岭、葛青红和陈谦。

    ‘尘’拿起刚画的‘陈谦’跟以前的画作对比,确认没有变化后,他摇动桌上的铃铛,马上就有两个侍从进门听差。

    “这三个魔头的画像立刻传阅全军,另外我得去一趟冰窖。”

    “是。”侍从分两边办事,一人取了钥匙领‘尘’下冰窖。

    到了冰窖里,除了冰块便是两排敞开的棺材,里面全躺着人。‘尘’走到最近的一个棺材前,划破手指,滴下鲜血。血液混着尘埃变成一团红雾,钻进尸体的口鼻之中。

    死人颤动几下,很快恢复生气从棺材里爬出来,发出啊啊的声响,很快也恢复说话的能力。

    “西南边界有新的鱼入网,三十号被干掉,你去填补空缺。”

    “全听特使吩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