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启程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二长老?怎么会跟他有关系?”

    “我还想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渊源,看来从你这里是找不到答案了,”杜西岭摇摇纸扇,想了一会又说:

    “在剿灭白城仙奴一事中,二长老命令我护你周全,安全转生。那时和许芳众分开后我便折返回去找你,没想到碰上那个仙奴老头竟不能敌,害你被他打伤,这事我有责任。”

    “这样吧,我去说服葛青红,只带你们走一段路。我们两个人都得回白虎堂复命,从盖州到贺州据点得经过不少城池,沿途如果抓到仙奴,你们就配合她一下,如果没抓到,那她也无话可说。”

    陈谦迟疑道:“这一趟得花多久?”

    “至多一个月,这段时间加上葛青红的治疗,我想你的身子也该好彻底了。”

    看来没有更好的办法,陈谦只好点头。事情谈完,陈谦也不想待在这院子里,告辞一声便回豆腐坊。

    隔天杜西岭准备好两辆马车来接陈谦薛莹,葛青红气鼓鼓地盯着杜西岭,完全不掩饰内心的怨恨,而杜西岭坦然摇扇,根本不当一回事。

    看来事情是谈成了,昨天说服薛莹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还好有马车不需要成天对着葛青红。

    陈谦和薛莹自然是同乘一辆马车,怕生的小九和葛青红一起,‘虎’和一号扮作车夫,另一个大胖子傀儡骑马跟着杜西岭。一行人离开小镇,往贺州襄城前进。

    走了一天,到晚上一行人直接在溪边休息。葛青红站在小溪旁一甩手射出六枚银针,手臂一挥便将六条鱼儿钩上岸,当今天的晚餐。

    那些针末端连着丝线,葛青红手指一钩银针就回到她袖子里,很像东方不败的招式。

    果然都是雷同的,陈谦刚冒出这样想法,不由得一阵胆寒,因为有个更惊悚的想法冒出来:难道这家伙是个娘炮?

    再仔细观察一下,胸形状还可以,不像是垫东西,脖子很直,看不出喉结。陈谦越看越放心,审视的视线倒惹葛青红不高兴,直接射两针让他左臂无力。

    陈谦没想到针的速度很快,而且葛青红发动时只用一个翻腕的动作,身体完全没有动,让陈谦没有提前戒备的机会。

    “这次是警告,你再敢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下次就让你做一世太监。”

    实力比人弱,陈谦只能忍着,赶紧回马车那边避开这瘟神。

    等到烤鱼做好,陈谦送一份给薛莹在马车里吃,其他人围在篝火旁边吃边聊。

    葛青红和杜西岭闹掰后全程沉默,专心吃鱼,剩下三人自己聊。

    这一路他们的目标便是在沿途搜捕仙奴,小九询问陈谦的成功经验。于是陈谦再一次把薛莹的功劳摆出来,特别提到‘刻’字印的感知范围。

    两人都表示出惊奇,连葛青红也被吸引,开口说:“那这一路你准备如法炮制,让你的仙奴充当猎犬咯?”

    “不现实,我们一路朝贺州走,肯定不会特意去搜查不在路线上的城镇,要知道上一世我和薛莹是挨个查过去。即使这样找,两个多月只抓一个。”

    确实只抓到一个,那个胆敢给他们下药的杨峰宝。不过上一世有仙奴成群结队游荡,这一世情形如何还未可知。

    “搜查的范围太小,这不是事儿,让佬鬼多辛苦些便是。”

    葛青红满不在意地过掉这个问题,但杜西岭开始发飙:“丫头,你再敢乱取绰号我就把你嘴打肿!”

    “准你喊我丫头,不准我叫你佬鬼吗?明明就是假和事佬,叫佬鬼最合适。”

    两人直接开骂,针锋相对斗得不亦乐乎。陈谦实在搞不懂他们在唱哪出,只好去问小九。

    “小九,刚才葛青红说搜查由杜师兄帮忙,他有辨认仙奴的能力吗?”陈谦当然记得在竹屋杜西岭发现薛莹的场景,不过那时两人相距不到十丈,这点感知距离可不够用到搜查上。

    “你没见过阿杜的道法,有疑问很正常。他的心经道法叫‘鸳鸯蝴蝶梦’,不过阿杜嫌它的名字太阴柔,便改作纸鸳鸯。这道法能够用纸张幻化飞鸟和昆虫,可以飞到各处去搜查,如果飞鸟吞食九封篆就能在短时间内拥有甄别仙奴的能力。”

    “这个效果持续的时间不长,不到半个时辰,所以九儿猜想刚才葛姐姐想的办法应该是让阿杜单独去附近的城镇,用纸鸳鸯去侦查。”

    “可是侦查一次就要消耗一张九封篆啊,我得五天才写得一张。”看到小九鼓起的腮帮子,分明是生气了,陈谦一下子明白了,“难道你也被葛妖女拉来当苦力?”

    “嗯,一天一张,在马车里都没休息,累死九儿了。”

    “妖女这么折腾人,小九干嘛听她的?有七长老护着你,没必要怕她。”

    “陈哥哥不清楚白虎堂的运作,即使在山里修行也是有事要做的,虽然事情小但也繁琐乏味,平时都是葛姐姐帮我挡下来,这一次算是还她人情了。”

    这妖女明显是用小恩小惠换实在,收益不对等啊,小九怕是被那根舌头绕晕了才答应。不过这么做有必要吗?

    “为什么葛青红想研究新的办法?金光转生既能重回青春,又能增加修为,何必去寻这穿越迷雾的方法,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隐情吗?”

    “大概是为了保持自我吧,九儿年纪小,无论怎么重生都是个孩子,每一世的身世无非就是贫穷富裕,算是经历很单纯,但如果是像葛姐姐十岁的年纪,那就很可能有不愉快的经历。”

    经小九一点,陈谦就明白其中的道理,这世界跟古代类似,结婚都很早。也许二十岁的年纪都有两个娃了,如果新的人生经历和她的信念冲突,很可能造成一些混乱。

    “陈哥哥别皱眉头,其实解决的办法也简单,神魂坚韧神识足够强之后就不会被那些经历干扰,转世后便只会得到一些信息。所以白虎堂执事和青龙堂有很多姐姐,她们大多都通过修行克服这一关。”

    原来葛青红已经克服了,那研究穿越迷雾的好处她就享受不到,难道是为了后辈着想,比如朱淮、霞斐?或者是为了小九,如果能靠迷雾转生,那小九不就能慢慢长大,变成个大姑娘。

    陈谦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一抬头看见葛青红和阿杜打起来,阿杜仗着身高抓着她的头发,葛青红像个泼妇一样不停踢阿杜的脚,激烈得小九都去劝架。

    看到这场景陈谦心里又冒出一个念头:这种泼妇妖女绝对不会有好心,刚才的推测逻辑出问题了,肯定是!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